2021 年 11 月 24 日

李一諾有些憋不住了。

她很想告訴大家真相。

林壞現在,根本就不在天海市,而是在北境,就為了唐萱兒的那一句話!

能做到這個份上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出軌嘛。

只是,林壞再三囑咐過她,讓她別告訴其他人,所以她只能憋住不說了。

很快,吃完了早飯,一家人便一起前往百億項目的工地。

今天百億項目算是正式竣工了,要舉辦竣工儀式,算是很重要的日子。

一家人剛坐上車離開,身後一輛別克也緊隨其後。

別克車上,司機不緊不慢地跟着唐萱兒她們的車,然後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趙先生,唐萱兒她們出發了。」

而這邊。

趙衛東正和駱飛燕在一品閣喝茶。

自從駱爺『死後』,這裏就被他們給佔領了,連丁算天都被趕了出去。

趙衛東掛了電話,沖着駱飛燕一笑:「時機成熟了,我們動手吧。」

「收網!」

兩個人起身,準備兵分兩路。

趙衛東立刻帶着人,趕往竣工儀式現場。

而駱飛燕,則帶着沿海地下盤口的十幾個老大,來到了天海市的入口處。

這十幾個老大,又分別帶了上百小弟,總共有上千人。

只要趙衛東那邊動手,控制住了林壞,他們就會馬上攻入天海市,先佔領天海市的地下盤口。

緊接着,又會去一趟寧海市,把林壞奪走的東西全都收回來。

駱飛燕坐在車裏抽著女士香煙,滿臉得意:「林壞啊林壞,你再厲害,還不是要栽在我駱飛燕手裏。」

「等你死了,我會好好照顧你女人的,呵呵。」

一想到唐萱兒那絕美容貌和身材,她就忍不住躁動。

而此刻。

唐萱兒一家對即將發生的危機絲毫沒有察覺,正趕到了竣工儀式現場。

望着眼前這棟已經竣工的大項目,唐萱兒心裏五味雜陳。

這個項目,是她和林壞愛情的見證。

現在項目結束,難道……也是她和林壞的結束么?

紫筆文學 黎夏收住了腳步,好半晌才開口,「露清沒拿。」

「是白色的那盆嗎?我給你一併帶來了,只是不知道要用什麼澆灌,便沒給它澆。」顧筠夜立馬道。

黎夏聞言,放在身側的手指微微蜷縮了下。

半晌,才轉過身,悶悶道,「餓了,吃飯。」

「好,吃飯。」顧筠夜應著,就向著廚房裡走去。

吃飯的時候,黎夏有些心不在焉。

「顧筠夜。」吃得差不多了,黎夏忽然開口,叫了一聲顧筠夜的名字。

顧筠夜抬眸,看著黎夏。

「允熙哥說,你在追沐雪?」黎夏問了這麼一句。

「沒有的事。」顧筠夜解釋道,「就是偶遇遇了幾次,出手幫了下她。」

雖然剛開始,確實是打著,讓沐雪移情別戀,然後幫黎夏追慕允熙的主意。

但是沒幾天,他自己就放棄了。

且不說就連放手,他都做不到,更何況,還要幫她和另一個男人在一起。

「哦。」黎夏低聲應了一句。

心下有些懊惱。

她與顧筠夜早已離婚了,顧筠夜追誰,和她有什麼關係?

……

晚上,洗完澡,黎夏抱著膝蓋,坐在房間里的沙發上,盯著茶几上的築夢和露清看了許久,怔怔地出神。

直到,門口傳來敲門聲。

黎夏回神,從沙發上起來,向著門口走去。

打開門,就看到端著一杯牛奶,站在門外的顧筠夜。

「牛奶,有助於睡眠。」

黎夏動了動唇,想說自己晚上的睡眠一向很好,但是話到嘴邊,還是收住了。

伸手,接過顧筠夜手裡的杯子,然後仰頭,猛地灌了自己一口。

然後,把被子遞迴給顧筠夜,「謝謝。」

看著一口灌完自己一杯牛奶的黎夏,顧筠夜嘴角抽抽了。

伸手,接過黎夏遞迴來的杯子。

「我晚上睡眠好,不用牛奶和安神草。」顧筠夜臨走時,黎夏還是開口了,「你以後,別忙活了。」

顧筠夜聞言,輕輕嗯了一聲。

顧筠夜一離開,黎夏就關上了門。

重新回到茶几邊,伸手,摘下一片築夢花花瓣,放進瓷碗中,又摘下一朵露清也放出碗中。

今晚,就可以知曉所有的答案了。

那些殘缺的記憶,她也都可以找回來了。

拿著碾磨棒,細細地碾磨著。

待將花瓣都碾碎了,黎夏才伸手,徒手取出了一滴心頭血。

取血的過程有些痛,黎夏蹙著眉,咬著牙,把血取了出來。

心頭血取出,黎夏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慘白,唇色微微泛白。

將心頭血滴入碗中,拿著碾磨榜攪拌了下,便端著瓷碗,直接仰頭服下了。

才服下小半碗,無盡的困意襲來。

黎夏隨手把瓷碗放回茶几,才剛起身,沒來得及去床上,就直接昏睡過去了。

「不!不要!」大約十五分鐘后,房間里,傳來悲慟又絕望的慘叫。

顧筠夜才剛躺上床,就聽到耳邊響起的慘叫,聽出是黎夏的聲音,立馬起身,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就匆匆忙忙跑出了房間。

「夏夏?」

「夏夏?」

顧筠夜連著敲了好幾下門,裡面都沒有動靜。

顧筠夜沒法,只好把門撞開了。

。 「絕配!」

唐龍由衷地發出感慨,初級劍術專精的效果自動適應天賜型技能,大大降低了劍法技能的施展難度,原本兩秒讀二十八字,現在兩秒只需讀十四字。

不過,在刪減技能名稱的時候,唐龍發現刪減存在着隱藏規則,在刪減過後,技能名稱不能出現「違背事實」的情況,例如,原技能全名共二十八個字,在刪減過程中,如果沒有將「全稱字數二十八」的字樣刪除,就會因為違背事實而被系統回絕刪減申請。

此外,刪減之後的名稱不得有語病,最終刪減版為:末世苟活不惜創造奇葩逆天劍法!

就在唐龍完成對技能名稱刪減設定后,眾人來到一個十字路口,路口被一派路障擋住了去路,他感覺情況有異,便獨自靠近路障探查,結果發現驚奇一幕:十字路口的四面入口都被各類路障封死,而被封死的空間內,有大量鬼物聚集!

這些鬼物顯然是有人可以囤積在此,但其實用途不大,一旦這些鬼物發現生人,這些路障根本擋不住。

不過,馬路兩邊的高聳樓層是最佳的屏障,只要不主動靠近封鎖區,裏面絕大多數的鬼物不會沖開路障。

唐龍退回隊伍,並躲進附近一家服裝店,將自己看到的情況告訴眾人,並分析道:「有人設置了這些路障,那就意味着這附近可能還有倖存者團隊停留,這些路障大多是用石墩、木板以及鐵架組建而成,單面路障總長超過十五米,想要在短時間內完成這樣的工程,可見這支倖存者隊伍體量不小,能夠調動這麼多人,必定有一個威信極高、能力不俗的領導者。」

眾人聞言都露出了高興的神情,如果能找到這支倖存者隊伍,就可以保障自身安全了。

「我摸索過四個路口的路障,發現西面的路障有一個活動門,那應該是倖存者用來將外面的鬼物引進封鎖區而刻意設置的,所以,他們撤離的方向在西面,但我對這裏並不熟悉,你們有沒有人知道能最快從這裏繞到西面路口的道路?最好不要是大馬路,那樣風險太大。」唐龍環顧眾人,尋求幫助。

初中女生在此時舉起手來,驕傲地說道:「我知道!我在附近的英才中學上學,平時經常和同學來這裏逛街,有一條小道可以直通學校,穿過學校,從後門出去就是西面路口了!我可以帶路!」

唐龍考慮片刻,最終點頭答應了,臨離開前,他讓眾人在服裝店裏補充一些服裝需求。

其實主要是唐馨帶出來的衣服不夠用了,先前易羋舞穿着睡衣到十五樓,換的就是唐馨的衣服,而劉璐被救下后,也是穿走了一套,這就導致唐馨除了身上這一套,就只剩下一套換洗用的,但末世可沒有時間給她洗衣服,只能儘可能多準備幾套。

出發前,唐龍在初中女生的腰上綁了一條繩子,他本想將繩子的一段用手牽着,但女生卻嫌棄這種牽法像牽狗,硬是要求把繩子系在兩人腰上,唐龍只能答應。

一行人重新出發,初中女生似乎是因為身後有唐龍這個強力保鏢保護,變得無所畏懼,一出發便好似脫韁的野馬,得虧是唐龍在後面拉着,否則早就跑沒影了。

進入狹窄小巷,幾經輾轉,來到英才中學的大門外,門衛室內,一隻警衛鬼物被困在其中,不斷地貼著牆轉圈,而電子門緊鎖。

初中女生拉了拉腰上的繩子,示意唐龍上前,然後指了指右手邊的鐵門,小聲說道:「我有那個鐵門的鑰匙,我們可以從那邊進去學校。」

「你把鑰匙給我,我去開門。」唐龍伸手討要鑰匙,但女生卻露出了狡黠的神情。

「怎麼?你難道沒帶鑰匙出來?」

初中女生仰著頭,鼻子直哼哼,神氣地說道:「我當然帶了!不過嘛,我不能就這樣給你,我有要求的!」

唐龍眉頭微皺,帶着幾分不耐煩問道:「你有什麼要求?」

「你什麼你,我叫馬紫薇!我要你當我男朋友!」

馬紫薇的家庭條件不錯,她爸爸禿頭男·馬長青是個包工頭,在當地的人脈關係不錯,手頭上的大項目一件接着一件,自從五年前妻子車禍過世,馬長青對家裏的這個女兒更加寵溺,這也直接導致馬紫薇性格傲慢,並衍生出「錢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的想法,也是因此,她在班級里並不怎麼受待見,所以經常逃課。

末世當天,學校正常上課,但馬紫薇因為前一天和班裏的女生吵架,心情不佳,直接選擇逃課,馬長青則是苦口婆心地勸說她去上課,這才導致父女兩人被困在了家中。

馬紫薇對唐龍的態度一開始是高高在上的,她相信錢可以解決一切,而她爸爸就有很多錢,自然沒必要對唐龍客氣,但隨着後來的事情發展,她用錢堆砌起來的世界觀被唐龍擊潰,又在唐龍獵殺鬼物的一幕幕中重新構建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