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李冬梅一甩王嫣的手,氣道:“別替他解釋,這幾年,你受的苦還少嗎?!”

一想到這,李冬梅又是一陣惱怒。

她指着劉東方的鼻子,開口罵道:“這三年,要不是我們李家養你,就你那副半死不活的德行,早就餓死街頭了!”

見丈母孃氣勢洶洶,劉東方臉一沉,詢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你個倒插門,還有臉問,就因爲你,嫣兒昨晚在宴會上被人譏諷嘲笑!”

李冬梅一想到自己的寶貴女兒,竟然嫁給這麼個窩囊廢,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劉東方,你要還是個人,就抓緊上門給李家磕頭賠罪,要不然你就從這個家裏滾蛋!”

李冬梅很心痛,要知道王嫣如果真被逐出李家,就意味着她每年的分紅會損失一大筆錢!

“媽,別說了,他好歹也是你的女婿!”王嫣眼眸中透着憂傷。

聽到“女婿”二字,更是激起李冬梅的怒火。

“狗屁女婿,要錢沒有,要命半條的殘廢,還有臉做我的女婿?!”

李冬梅越說越氣,憑她女兒的姿色,本應嫁入豪門,那樣,她也能跟着享受貴婦般的待遇。

可現在呢?!

除了年年被族人恥笑外,她什麼也沒得到!

“媽,求你別說了!”見李冬梅步步緊逼,王嫣眼中透着一絲絕望。

“好,讓我不說也可以,你現在就跟劉東方把離婚證辦了,要不然,別叫我媽!”李冬梅咬牙說道。

她這個女兒,什麼都好,就是心太軟。

當年她逼女兒嫁給劉東方,是看中他醫院的影響力,哪知劉東方突然落魄。

要是她,這時候就該把劉東方給蹬了,再嫁個老實的有錢人。

“媽!”

王嫣急的都快要哭了。

見狀,李冬梅暗歎口氣,語重心長道:“女兒,你工作都沒了,還想指望他那點錢養你?”

就在李冬梅還想繼續做女兒的思想工作時,一旁沉默不語的劉東方,突然開口。

“我有能力養她!”

“就你?”

李冬梅頓時來氣:“拿什麼養?”

“自然是拿錢養她了。”劉東方笑道。

“呵呵!”

李冬梅嘴一撇,不屑道:“之前王嫣每個月都會給我三萬塊的贍養費,你要是現在能給,自然信你!”

三萬塊!

相當於劉東方一年多的工資,李冬梅自然不相信他能拿得出來。

然而,隨着叮的一聲,李冬梅收到一條短信。

三萬塊?!

李冬梅瞪着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手機裏的匯款信息。

劉東方!

他什麼時候有錢了?!

對,一定是借的錢!

瞭然於心的李冬梅,冷笑道:“劉東方,你居然爲了面子,借高利貸,就不怕被人找上門?!”

劉東方一撇嘴,見李冬梅拿了錢還再聒噪,讓他心中有點煩。

“支付寶到賬,6萬塊!”

提示音嚇了李冬梅一跳,只見卡里又多了六萬。

“剛纔3萬是你的贍養費,這6萬叫你閉嘴!”

頓時,李冬梅只覺臉火辣辣地燙。

“最後一萬,請你離開!”

十萬塊,瞬間進入李冬梅的口袋,看着手機屏幕上一串數字,突然樂開了花。

“這次就算了,記得下個月打錢,否則,饒不了你!”

心滿意足的李冬梅,落下幾句狠話,便眉開眼笑地離開了。

看着李冬梅離去的背影,王嫣只覺心中一酸。

一個愛財如命的母親,一個斷手無能的丈夫,想到這,王嫣眼眶發紅,晶瑩涌出。

積攢內心的委屈,如洪水般,發泄出來。

“我只想好好過日子,爲什麼就這麼難!”

王嫣咬着嘴脣,這些年的壓力,壓垮了她。

明明應該衣食無憂,現在卻只能爲了生計,受人嘲笑,忍人譏諷。

王嫣屈膝環抱,淚流滿面,讓劉東方愧疚不已。

“對不起,這些年讓你受苦了。”

溫柔的話語,讓王嫣一怔,看着遞來的潔白紙巾,表情詫異。

“你的手,好了?”

王嫣擡起頭,不可思議地看着劉東方。

“好多了。”

劉東方面帶微笑,彈開她眼角淚珠,眼中柔情似水,又堅毅自信,讓王嫣內心一顫。

剛纔母親的謾罵,王嫣怕他誤會:“昨晚宴會的事,上班怕你爲難,我纔沒說。”

“我知道。”

雖然心中清楚,但此時聽到王嫣的解釋,還是讓劉東方心中一暖。

這幾年,劉東方院內潦倒,人見人欺,而王嫣卻對他不離不棄,這一切,他都知道。

“從今天起,只要有我在,就不會讓你再受到一絲傷害!”

劉東方雙眼微眯,心中暗自發誓。

這時,一陣粗魯的敲門聲突然響起。 咚咚地敲門聲,力氣之大,粗魯至極,讓劉東方微微皺眉。

開門,一個長臉小眼,面黃肌瘦的青年,浮現眼前。

“李路?”劉東方眉頭緊鎖。

“讓開!”

李路冷笑不已,作勢一推,只感雙臂發麻,後者如同城牆般,紋絲不動。

“你個廢物也敢擋我?!”李路氣的咬牙切齒。

見他不依不饒,劉東方雙眼微眯,眸中閃過一道寒光,冰冷刺骨。

李路如墜冰窟,恍惚間,彷彿看到千軍萬馬,朝他殺來!

我怎麼被這個廢物嚇到了?!

李路一晃神,更是火冒三丈,在他眼裏,劉東方不過是族裏的一條狗,竟敢招惹他!

“不讓我進?!”

李路眼中冒火:“這套房產已歸在我名下,你們現在是私闖民宅,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叫警察把你們都抓走!”

此言一出,頓時引來劉東方心中怒火。

“再敢胡說八道,小心撕爛你的嘴。”

李路做爲李家長孫,平時耀武揚威慣了,沒少在族內欺負王嫣。

此時竟然敢上門叫囂,劉東方當然饒不了他!

聞言,李路突然冷笑道:“這事,王嫣居然沒跟你講過?”

此刻李路更加篤定,兩人的關係,絕無夫妻之實。

“李路,你非要做到這一步嗎?!”

王嫣眼中帶淚,徑直朝李路走來。

“這是你自己選的!”

李路面帶不屑,一想到當年被爺爺寵愛有加的王嫣,落得這般下場,心中就是一陣暗爽。

他瞥了眼劉東方,冷笑不已:“你嫁了個廢物,難倒昨晚爺爺說錯了?”

“你竟敢當衆替他說話,頂撞爺爺,真是不知死活!”

“李路,我是你妹妹,非要趕盡殺絕嗎?”

王嫣眸中無光,被逐出家門,意味着所住房產也要盡數收回。

只是她沒想到,一天未到,李路竟找上門來,不留一絲活路。

“現在知道我是你哥了?”

李路面帶譏笑:“當初介紹你見趙總的時候,怎麼不給面子呢。”

這番話,頓時引來王嫣怒氣:“趙總都五十多的人了,你讓我去陪他,不是把我往火坑裏推嗎?!”

“那怎麼了,趙總人雖然醜了點,年紀大了點,但他錢多啊!”李路不以爲然道。

“難倒有錢就是唯一的標準嗎?!”

“起碼你跟了他,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李路面露不屑:“再看看你現在,過的是什麼日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