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李月低聲說道:「胡嬌是東藝的老闆,也就是趙甜的母親!」

「哦?」

林塵一楞:「這是興師問罪來了?」

雖然有點疑惑,林塵還是接通道:「你好,我是林塵!」

「林導,您好,我是胡嬌,這次不能合作,我要替甜甜向您說一聲對不起……」

聽著手機里的話林塵雖然腦子有點亂,但還是笑道:「無妨,您客氣了,也是我們準備不周導致檔期延誤了,好,沒問題,如果有合適的戲一定能合作的。」

掛斷電話后,林塵並沒有多想,直接把手機遞給了李月,倒沒有注意到李月望向林塵的目光露出崇拜和敬佩的目光。

東藝!

趙甜有點不樂意:「媽,她林塵說來只是一個新興導演,這幾年新興導演有多少都折戟了,今年姜烈暫且不說,就連謝京的《陰陽殭屍》不也毀掉了嗎?」

「是,林塵是新導演,可是姜烈和謝京的作品全是被林塵給碾壓了。」

望著自己的女兒胡嬌微微搖頭:「我們是經紀公司,不與任何人交惡永遠是宗旨,這個圈子起起伏伏,你永遠不知道你這一秒踩的人或許下一秒就能翻身!」

……

某活動後台!

「啊?沒問題,有時間,有時間!」

秦山接到電話忙說道:「好,我現在就帶著萬麗前往帝都影視基地!」

對於《琅琊榜》這部劇林塵都用了原班人馬,可惜飾演程錦雲的萬麗卻是沒有角色,這一點秦山也是略感鬱悶。

沒辦法,誰讓他們是家小公司呢?

可是萬萬沒料到啊,都以為沒有機會了,結果卻是接到了《琅琊榜》劇組的電話。

竟然還是女主角?

這可真是天上掉餡餅啊!

想到這裡,秦山急忙朝著活動現場的萬麗揮手。

三分鐘后,萬麗有點疑惑的走了過來:「山哥,怎麼回事?出什麼事了?」

「走,跟我去帝都影視基地!」

秦山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琅琊榜》劇組打來電話了,要你去試戲。」

「什麼?」

萬麗一楞,然後聽完秦山說完也是神情略帶興奮。

雖然憑藉著程錦雲一角萬麗也算是名氣稍漲,可是沒有資源的她依舊競爭不過熱鬧劇。

這次《琅琊榜》就是例子。

車上,秦山說道:「這次試戲麗麗你一定要拿出最好狀態啊,這個角色我們必須拿到。」

「我知道。」

萬麗的神情也是略顯激動與期待的說道。

……

……

(你們是哥哥,不是叔叔,可以把刀放下了,感謝諸位的月票,請繼續,不要停,更新交給猩猩了。) 曾經電視劇中琅琊閣的內景是在橫店拍攝的,而梅長蘇夢醒后所見的窗景等鏡頭,則是特別通過後期「嫁接」了雁盪山的風光,以營造出琅琊閣身處世外桃源的景象。

自然,林塵一開始也是準備這樣拍攝的。

而且第一集中,梅長蘇獨自泛舟游湖的場景也同樣取自雁盪山,不過水墨畫般的場景其實是特效所制,梅長蘇長身玉立,吹著笛子所站小舟的背後,實際上是一大片綠幕。

知道大家煩,但不得說一句,這《琅琊榜》的諸多特效你看的是自然而然,就是琅琊閣的嫁接也是同樣如此,可你看那部摳圖的劇,簡直就是吊打了有木有?

此時,林塵坐在導演椅上望著機器的拍攝!

「你真要跟蕭景睿那兩個公子哥一塊進京?」

飾演藺晨的鄭燁開口說道。

坐在他對面的喬庚緩緩說道:「他們兩個身份尊貴,又不涉朝政,最合適不過了,這件事情總要有個開端,如果我不隨他們去,難道還真的要我接受譽王和太子的招攬,以謀士的身份進京?」

……

這一場戲張青一直沒拍,正好林塵進組拍攝,這場戲也是《琅琊榜》的開端。

梅長蘇一切都是準備妥當,布局了這麼久的他終於要進京了,至於梅長蘇的至交,也就是《琅琊榜》的少閣主藺晨則是來找梅長蘇送行。

這齣戲一方面證明了梅長蘇其實時日無多,另一方面也表明了藺晨對於梅長蘇性格的了解,還有醫術的高超。

「卡!」

突然,坐在機器後邊的林塵喊了一聲『卡』!

劇組的眾人一楞!

鄭燁和喬庚也略有不解,兩人沒覺得哪裡不對,尤其是喬庚轉身朝著林塵問道:「林導,是不是我稍稍台詞快了一點?」

「呵呵,不是你們兩人的事!」

林塵微微擺手,然後朝著道具組說道:「位置不對,拿尺子來!」

一名道具組成員急忙將尺子拿了過來:「林導,你的意思是?」

「將椅子往左邊擺一下,從這個位置看過去我需要絕對的對稱。」

林塵朝著道具組說道:「拿尺子做到精確。」

此時,道具組的眾人也是急忙行動了起來。

其它沒有和林塵合作過的幾位演員,尤其是年輕演員對望一眼感覺到有點壓力了。

萌寶駕到:爸比滾去火葬場 「這林導,是處女作嗎?」

飾演蕭京睿的演員候誠低聲說道:「好嚴格啊!」

「小點聲!」

另一位飾演言豫津的演員則忙說道:「我們總經理可說了,在劇組千萬要聽林導的。」

「是啊,我們幾個都是被叮囑了好幾遍了。」

「不管怎麼說,咱們別坑聲了,你沒看林導一進組,咱們劇組上下都是煥然一新嗎?」

……

其它幾個演員還想說什麼,結果當林塵的目光望來之後一個個的都是急忙閉嘴了。

「馮老師,這一幕因為後期外景是要嫁接到雁盪山的。」

林塵朝著馮天放說道:「我希望的是觀眾從這位置看上去,你看,這個畫面我需要的不單單是對稱、三分、框架等等構圖法!」

馮天放則是微微皺眉:「那林導,您的意思是?」

「層層的門框需要展示出來,也就是從這看上去需要有一種錯落感。」

林塵笑道:「這方面,馮老師你看除了較低的機位拍攝還如何才能實現?」

「這樣!」

馮天放恍然:「好,我懂了!」

話落,馮天放朝著月未說道:「把兩邊的機位調到最低,同時,你掌鏡,手持三號機器拍攝。」

對於如何拍攝出效果來,林塵不會瞎摻和。

當初,《琅琊榜》是由兩位導演孔笙、李雪合力拍攝,這兩位也都是攝像師,自然能夠拍攝出來良心滿滿的畫面與鏡頭。

問題林塵他不是全才啊。

攝影系他並不了解,所以韓愈說的對,術業有專攻!

道具組重新擺置完畢,機位也是擺放妥當,繼續開拍!

「你真要跟蕭景睿那兩個公子哥一塊進京?」

……

鄭燁和喬庚畢竟都是科班出身,兩人的台詞功力還是相當不錯的,現場林塵收音了,他也並不准備後期配音了。

說來另一個時空,老幹部靳東飾演藺晨確實是有點並不合適,原著中藺晨可是一位風流瀟洒,出塵脫俗,拓拔不羈,行蹤難定,文武雙全,熟知天下事的人,而且容貌也是異常的帥。

可惜老幹部的扮相有點老了,而且也被很多人吐槽,尤其是配音這一塊。

不過林塵覺得他接受採訪時DISS自己的配音其實有點過了。

按照靳冬所說,他認為:「網友們應該再努力地去吐槽才對。儘管我給他們友情出演,他們也不至於說讓別人來配我的台詞,對這個事我有兩點看法:一是對侯鴻亮和李雪深惡痛絕,其次,我很遺憾。因為它很容易造成聲形不符,當我質問他們的時候,他們兩個很自豪地跟我說,找了目前北京配音界最大的大腕來配我的台詞,但是結果呢,還是讓大家去評論吧。」

但調查後會發現,其實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琅琊榜》中給藺晨配音的是姜廣濤,這位可能很多人都沒有聽過,但在業內可是配音界的大佬了,他同樣是《琅琊榜》的配音導演。

那個電視劇里的少年林殊同樣是姜廣濤配的音。

看過小說版的眾人肯定明白,如果用靳東的原聲,那真的是完全不符合人物的設定了。

好在,鄭燁的聲音非常不錯,林塵也不需要有這個擔心!

11點45分,鄭燁的這場戲和另外幾場戲算是全部拍攝完成了!

獵愛上癮:豪門鎖嬌妻 效果可以稱得上神速了。

一旁的岳遠也是服了,他現在明白為何自己老總一點都不擔心了,因為只要林塵回來,這個劇組肯定就像是吃了泄葯一樣各種快了。

「要是照著這個速度拍攝,那麼《琅琊榜》恐怕2個月的時間足夠了。」

岳遠內心算了一下說道。

「鄭燁,恭喜你順利殺青!」

林塵笑呵呵的說道:「劇組工期緊,殺青宴就不給你準備了,馬上盒飯就到了,我看要不吃了飯再走吧。」

「林導,我這友情幫忙,您就給我一盒飯打發了啊。」

鄭燁開玩笑的說道:「這太摳門了吧。」

至於喬庚則笑道:「是的,林導,我覺得可以送鄭哥兩個盒飯。」

「我看行。」

林塵也是哈哈一笑說道。

在場的氣氛很不錯,和林塵盒作過的鄭燁、喬庚、馮雅初等人都明白,只要拍完戲之後林塵就是相當的隨和了,大家開幾個玩笑也無關緊要。

「林導,如果沒事我肯定在這吃飯了。」

鄭燁有點歉意的說道:「但是我有部戲正在洽談,剛剛經紀人打電話過來要和製作方一起吃個飯,所以改天吧。」

「沒問題,等殺青宴的時候你到場就行。」

林塵望著鄭燁似笑非笑的說道:「如果你不來,有部戲的主角肯定就不給你了。」

「哈哈,林導,我到時一定到。」

鄭燁終於大笑了起來,來友情客串《琅琊榜》不就是為了這句話嘛。

要知道鄭燁現在可是急需要一部戲來獲得認可的,《琅琊榜》他只是客串,根本沒有多大的效果。

這個時候林塵答應下部戲,那再好不過了。

所以,鄭燁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接下來,盒飯到了,劇組的眾人也開始吃飯了。

不過這時李月則是過來低聲說道:「林導,有件事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怎麼了?」

望著李月這神秘兮兮的樣子林塵有點不解,自己這經紀人一直都是屬於相當穩重的,有時穩的也不像話。

《失戀33天》大爆,整個星火影視李月是唯一一個淡定的人。

「這次《琅琊榜》劇組我的一個遠房親戚也在當群演,剛剛他剛好發現我了,然後聊了幾句。」

李月朝著林塵說道。

「哦,你想給他弄一個角色?這個倒無妨,有幾個配角可以給他。」

林塵打斷了李月的話:「這點小事你用得著偷偷摸摸的嗎?」

「不是,林導,您誤會了。」

李月忙擺手說道:「我這遠房親戚是大學生,這次《琅琊榜》招的群演也有他,下午晚上要拍攝的群戲他也來參演的。」

「說重點!」

望著李月這絮絮叨叨的樣子林塵也是直接打斷說道。

「是,簡單來說是盒飯的問題。」

李月把事情快速的說了出來。

聽完之後,林塵也是有點錯愕:「此話當真?」

李月忙說:「是真的,我又專門問了幾個人,確實是如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