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李正石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橫飛出去,雙腳落在地上的時候,砰的一聲,跪在地上。 靜。

死一般的靜。

在場眾人,望著坐在椅子上的古清風,又看這跪在地上的李正石,或許是這一幕發生的太詭異,詭異的讓所有人思維都沒有跟上,意識也沒有反應過來,一個個都像傻了一樣,愣在那裡。

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暴發戶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話,然後李正石怎麼就突然橫飛出去,跪在了地上。

而且看起來並不止跪在地上那麼簡單,李正石一點反應都沒有,眾人祭出神識探查過去,這一探查不要緊,頓時嚇的面色大變,因為他們發現李正石沒有了意識,昏厥過去了。

不!

也不止是昏厥過去那麼簡單。

因為他們發現李正石的口中、耳中、眼中,全身七竅都開始溢出鮮血。

眾人不止是面色大變,頭皮都開始發麻起來,站都有些站不穩。

很快,李正石渾身開始冒著絲絲仙霧。

怎麼會冒仙霧?

難倒說?

眾人懷著忐忑不安又驚恐萬分的心情祭出神識,滲入李正石的體內探查,這一探查,莫說其他人,就是千凌與玄雲,也都嚇的有些站不穩了。

因為他們發現李正石的仙靈潰散了,那些仙霧不是其他,正是李正石潰散的仙靈啊!

老天爺啊!

怎麼會這樣!

那個暴發戶只是說了一句話,李正石不但跪在了地上,意識消失,七竅出血也就算了,怎麼連體內仙靈都莫名其妙的潰散了。

不知道。

誰也不清楚。

這種事情莫說見過,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簡直聞所未聞,比做夢都要邪乎!

如果說剛才古清風一口靈煙兒將金剛地煞虎這等兇猛的仙武吹的灰飛煙滅,讓眾人感到震驚駭然的話。

那麼此刻他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將李正石本人震的七竅出血,仙靈潰散,已是讓眾人不再震驚,也不再駭然,而是害怕恐懼,毛骨悚然起來!

場內。

四位太白金仙一個個都是面如死灰,嚇的不知所措。

效忠金烏李家的一千多人也都如見鬼神般,嚇的紛紛後退。

寧爲貴女 而玄雲的臉色亦是變了又變,煞白又鐵青,驚恐的盯著古清風。

「怎麼著,現在還以為爺是在吹牛,逗你們玩嗎?爺說過,當年吞了一口混沌氣兒,上可吹天地玄黃,下可吹宇宙洪荒,殺你們這些小螻蟻,就跟玩一樣,回去轉告金烏李家,讓他們安分點,今兒個就當是給他們一個教訓,以後再他娘的瞎嘚瑟,小心爺把他們金烏李家的祖墳都吹的灰飛煙滅,滾吧。」

金烏李家的一千多人,你看我,我看你,而後紛紛離開,誰也不敢繼續留下來。

他們是真的害怕了。

的確。

面對一個神秘詭異的傢伙,一口靈煙兒就能吹散一道仙武,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就能讓一位太白大圓滿的金仙七竅出血仙靈潰散。

誰不怕?

誰都怕!

更何況這千餘人都只是跟著金烏李家混口飯吃而已,平時搖旗吶喊打個群架還行,沒必要為金烏李家搭上自己的小命兒。

倒是其他四位太白金仙,雖然也害怕的要死,但並沒有離開,非但沒有離開,反而還仍出一道信符,像似在通知金烏李家的其他人。

「喲呵,還真有不怕死的啊。」

古清風瞧著四位太白金仙,說道:「看來爺今兒個不殺幾個人,還震不住你們是吧?信不信爺一聲威喝,嚇都能嚇死你們!」

對面。

四位太白金仙盯著古清風,祭出太白九重罡,手持飛劍,不停的後退。

「呵呵。」

古清風笑了笑,瞧著不停後退的四位太白金仙,猛然大喝一聲。

這一道威喝,宛如驚雷一般,迅雷不及掩耳,其他人倒沒有什麼感覺,至少千凌沒有,可是當她再次張望過去的時候,四位正在後退的太白金仙,如雕像一樣立在了哪裡,瞪著雙目,張著嘴巴,一副驚恐的樣子,緊接著四位太白金仙全部僵硬的倒在地上。

他們怎麼了?

千凌顫抖的祭出神識探查過去,赫然發現四位太白金仙全部沒有了生機。

死了?

是的。

死了。

可是!

怎麼死的?

渾身上下沒有任何傷口,仙靈也沒有潰散,五臟六腑也都好好的,可人怎麼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猛然。

千凌發現四位太白金仙一切都完好無損,唯獨心神潰散了。

瞬間,她想起剛才古清風說的話,他說一聲威喝,嚇都能把這些人嚇死。

難倒說……這四位太白金仙真被古清風一聲威喝活生生的嚇死了嗎?

天啊!

千凌的內心再也承受不住,一下子癱坐大輦上。

而場內,眾人發現四位太白金仙被古清風活生生嚇死了之後,不僅金烏李家的一千多人瘋狂竄逃,就連聚集在浮空島看熱鬧的人也不敢再停留,不顧一切的逃離此地。

浮空島上原本聚集著密密麻麻的人,前後不到幾個呼吸的功夫,全部跑的一乾二淨,只剩下那輛九頭火雲赤焰虎大輦。

大輦上,馬王爺、千鳥與小羅秘境的十餘人早已嚇的愣在那裡,身體也在止不住的顫抖,連呼吸都不敢呼吸。

他們如此。

而千凌也被嚇的癱坐在大輦上,一張清美的嬌臉,無一絲血色,就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古清風。

她知道古清風不是普通人。

一直都知道。

毒醫雙絕:辣手狂妃 也知道古清風不懼金烏李家,絕對不是裝腔作勢。

只是。

她不知道古清風到底有什麼本事,也不知道古清風所謂的震懾,到底如何震懾。

她想破大天,也沒有想到,古清風一口靈煙兒能把金罡地煞胡這等仙武吹的灰飛煙滅,更沒有想到古清風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能把李正石這麼一位大圓滿的太白金仙震的七竅出血仙靈也潰散,最讓她想不到的是,古清風一聲威喝竟然把四位太白金仙給活生生嚇死了。

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千凌腦海中一片空白。

古清風或許是坐累了,站起身狠狠的伸了一個懶腰,瞧著癱坐在大輦上的千凌,搖搖頭,沒有說話。

又看了看不遠處,早已嚇的不知所措的玄雲,笑道:「玄雲公子,怎麼樣,這齣戲還算湊合吧?沒讓你失望吧?」

玄雲盯著古清風,眼中儘是驚恐,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又哪敢說一個字。

「小琉璃,爺先走了,回頭見了面爺做東,請你們喝酒。」

古清風揚起手中的火雲鞭抽在當空,九頭火雲赤焰虎發出陣陣虎嘯,一個猛撲竄至當空,飛奔而去。 這日。

馬王爺趕著九頭火雲赤焰虎大輦在風月小世界遊逛著。

千凌、千鳥等人站在大輦裡面,你看我,我看你,看來看去,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

而古清風倒是一如既往的悠閑,仰躺在那張寬大舒適的椅子上,閉目養神,說道:「怎麼著,這麼長時間,還沒看夠啊?」

眾人面面相覷,都不敢說話,最後還是小千鳥鼓起勇氣,問道:「小酒鬼,你……」或許是先前的一幕讓她太過震撼,以至於聲音都有些沙啞,小千鳥咳了一聲,又說道:「你……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什麼叫變得?爺我一直都很厲害好不好。」

「可是……可是……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我也從來沒聽你說過啊。」

「千鳥妹子,我一直都對你說,我很厲害的,是你自己不相信,不能怨我吧。」

千鳥仔細想了想,還真是這樣,說道:「你是說過,我也不是不相信,可你說的那些話,我……我以為你在吹牛啊。」

「那是你以為而已。」

「那你……那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我啊?」古清風坐起來,笑吟吟的瞧著她,道:「你猜呢。」

「我猜不著啊。」千鳥瞪著眼睛,盯著古清風,問道:「難倒……你以前真是什麼大老爺?」

「那是當然了。」

「可……可就算你以前真的是什麼大老爺,你現在也修為盡失了啊。」

「所以呢?」

「所以,你怎麼還是這麼厲害?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怎麼就說了一句話李正石的仙靈都潰散了,又怎麼你大叫一聲就把那四位太白金仙給嚇死了呢!」

「你猜呢?」

「難倒你以前真的吞過什麼混沌氣,上可吹天地玄黃?下可吹宇宙洪荒?」

古清風咧嘴笑了笑,問道:「你不相信嗎?」

千鳥搖搖頭,道:「不相信!」

「你不相信,我也沒法子啊。」

「你個傢伙!」

千鳥又看向千凌,問道:「凌兒姐你相信嗎?」

千凌搖搖頭,她當然也不相信,但凡智商正常的都不會相信。

千鳥說道:「小酒鬼,你就說說嘛。」

「你想學啊?」

千鳥重重的點點頭,道:「你肯教我?真的嗎?」

「那就得瞧你的表現了。」

「表現?什麼表現?」

「來,先幫大爺按按肩膀。」

「就這麼簡單?」

「先按按再說,先讓大爺看看你的誠意嘛。」

如若是以前,小千鳥肯定會臭罵一頓,不過瞧著古清風這麼厲害,她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樣對待,不僅態度變的乖順,就連說話都不敢大聲說了。

……

浮空島事件很快在風月小世界傳遍開來。

小羅秘境也因此名聲大噪。

大家都知道小羅秘境出了兩位了不得的人物。

一位名不見傳的太白金仙,不僅擁有後天大造化,還以一道仙法劍訣擊潰了百餘人。

在雙極天域,太白金仙或許有很多,但是能以一道仙法劍訣擊潰百餘人的絕對寥寥無幾,而擁有可遇不可求這等後天大造化的太白金仙更是少之又少。

明星製造:情纏腹黑大少 千凌之名,也因為浮空島事件,廣為人知。

不過,眾人議論的並不是千凌,而是小羅秘境那位一把贏了十八億的土豪暴發戶。

先是一口靈煙兒將金罡地煞虎這等仙武吹的灰飛煙滅。

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將李正石這麼一位大圓滿的太白金仙震的仙靈潰散。

又以一聲威喝將四位太白金仙活生生的嚇死。

可偏偏這位土豪暴發戶要修為沒有修為,要造化也沒有造化,他到底如何做到的,誰也不清楚,誰也推測不出來,至今也是一個謎,至於那位土豪暴發戶究竟是什麼人,也沒有人知道,眾說紛紜。

有人說這暴發戶,以前可能真是雄霸一方天域的大老爺,不過並不是仙道的大老爺,可能是妖道,鬼道,或是巫道,甚至魔道的大老爺。

只是,這個猜測很快就被推翻了。

因為今古萬年,妖道與鬼道早已名存實亡,歸屬了仙道之後,所謂的妖鬼,都成了妖仙與鬼仙,即便大荒之內還有很多修鍊了數萬年甚至十萬年的老妖鬼,不過那些老妖鬼身上的妖鬼之息一個個都非常強大,根本無法掩蓋。

更何況那位土豪暴發戶,身上並沒有什麼妖鬼之息,只有人息。

至於巫道。

一直都是神秘詭異的象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