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李無憂點點頭,然後對靜立一旁的崔長老等人道:「那便開始吧。」

說完,向望嵐宗那位九重境界的弟子道:「你先來。」

那盛成安趕緊上前,盤腿坐在李無憂面前。

李無憂伸出手來,按在他的頭頂之上,神念緩緩探入。

其實對於他來說,直接催動神念也行,但伸出手來多少能掩飾住自己神念遠超旁人的秘密。

航空崛起 神念催動,從經脈到骨骼、血肉,然後慢慢侵入對方的神念之中,在對方還未開闢出的識海之中一沾即退。

李無憂發現,若是自己有什麼壞心思,無論是要將對方擊殺還是毀其神念,或者將其煉成傀儡,都是簡單的事情。

收回手來,心中自嘲,自己似乎想多了,雖然神念築基很是強大,但也沒聽說有人被這樣控制了。其中,只怕還是有什麼隱秘才是。

「血肉筋骨還差一點,靈力距離化液階段也有一些距離。」

李無憂將自己的判斷說了出來。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是微微點頭,雖然在他們探查看來,這位望嵐宗弟子已是練氣巔峰,隨時都能突破築基。但是對於丹道高人來說,他們會有更準確的判斷。

那位望嵐宗弟子聞言,心中一顫,自己一直以為自己已是做了充足

準備,隨時都能走出那一步,沒想到在丹尊大人看來,還是差了一點。

「莫要氣餒,丹尊大人是以高標準來判斷的,你的底子在望嵐宗中已是算很紮實的了。」見弟子面露失望,翁宗主趕緊開口。

他也沒有想到,自家這位在宗門之中都是出類拔萃的,如此優秀的弟子,在丹尊眼中卻還差一些。

「哦,我說的差一些,是說若能將各方條件補齊,當能自行突破築基,水到渠成。」

李無憂見自己一句話,似乎將所有人都打擊到了,趕緊開口。

丹盟的崔長老和洛長老兩人點點頭,他們都是丹道高人,對李無憂的判斷也是認同的。

崔長老開口道:「這一次翁宗主也是捨得,一位有望自行築基的好苗子,都捨得拿出來。」

其他人也是點頭,自行築基,那要在修行中有多高的天賦啊!千百人中也難尋一個。大部分人都是在將要突破之時,藉助藥物或者功法,又或者前輩的幫助一舉突破。

但是藉助了外力,多少對後面的修行有所影響。

那望嵐宗弟子眼底有著一抹難掩的黯然,若不是不得已,自己又怎麼會來試藥?

「成安是我的弟子,作為宗主弟子,有些事,是他們的責任。」

翁宗主開口道,神色有些複雜。

丹室之中,一時間沒有人出聲。

李無憂沉吟片刻,拿出一個小玉瓶道:「這是一顆上品壯骨丹,你先服下。」

然後又對著靜立一旁的莫老祖道:「麻煩老祖準備一份滌塵丹的藥材來。」

莫老祖抱拳應了,翁宗主忽然開口道:「莫家主放心,所有煉丹所費都算我望嵐宗的。」然後他又看向李無憂:「丹尊大人出手的費用我望嵐宗也不會少。」

望嵐宗乃北域第一大宗,有這樣說話的底氣。

李無憂微微一笑道:「翁宗主不必在意,我也不會獅子大開口。」

盛成安服下丹藥煉化,李無憂已經在煉製莫老祖送來的藥材。

知道他要煉製極品丹藥,所有人都是默默關注。

而李無憂卻不以為然,隨手一揮,點燃丹火,然後便有一搭

沒一搭的投放藥材,是不是揮揮手,調整丹氣。

這毫無煙火氣的一番動作,將所有人都鎮住,崔、洛二位長老已是看的神魂迷醉,不知所以來。

一爐丹藥收取,期間毫無聲息,也無丹氣迸發。

「果然是尊者出手,嘆為觀止啊」

崔長老看著那圓溜溜晶瑩的極品丹藥,不禁感嘆。

他也能煉製出極品丹藥來,卻只能靠碰運氣,哪能如此輕鬆?

洛長老在一旁也是眼熱無比。

李無憂忽然道:「此事容易,等此間事了,讓老祖將此丹煉製的細化流程與你們講解一番,想來你們也能煉製出來。」

兩位長老一驚,然後就是狂喜,趕緊躬身道:「多謝尊者。」

其他人看向莫老祖的眼光又有不同,這等小家族,沒想到竟有這樣的運氣。

李無憂起身來到正在調息的盛成安背後,伸手一搭他的背心,然後道:「張嘴。」

一顆丹藥入口,盛成安只感覺渾身暖洋洋的,不禁輕輕一哼。

一股難言的氣息從他的身上湧起,卻又迅速收回。

他緩緩睜開眼睛,尤自發愣,獃獃道:「這,就結束了?」

其他人也沒有想到,築基,竟是如此簡單。

從來有規律,築基時間越短,前途越遠大,若是那種拖延許久難以築基的,便似僥倖築基,也走不長遠。

翁宗主趕緊上前,伸手搭在盛成安的肩膀,靈力催動,只感覺不管是經脈還是筋骨,都是堅韌無比,遠不是練氣之境能比。

而再催動靈力探向丹田,只感覺運行晦澀,其中竟是已充斥著大量的靈液。

「竟是連境界都穩固了?」翁宗主喃喃自語一聲,然後便是面上狂喜。

原本以為要廢一個弟子,沒想到卻造就出一位完美築基,前途無量的弟子來。

「多謝丹尊大人成全!」

翁宗主一施禮,盛成安跟著趕緊躬身,他雖然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看師父神情,恐怕不會太差。

李無憂擺手一笑:「那,我們繼續?」 一顆丹藥,讓望嵐宗弟子盛成安完美築基。此刻丹室之中眾人恨不得試藥之人是自己。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這次試藥怕要將來斷絕道途,卻沒想到竟是有這樣的大機緣,完美築基啊!前途不可限量,這盛成安回宗門之後怕就要得到整個望嵐宗的關注了。

而且,他的道途,肯定不止一個望嵐宗。

崔長老忽然道:「丹尊大人,您一開始就準備這樣讓他們試藥嗎?」

「還有別的試藥之法?」李無憂好奇的問。

丹室之中,一時間又是沉默一片。

大家原本的意思是,讓這些弟子服用極品丹,之後如何築基便是他們的造化了。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在李無憂這裡,極品丹如此易得,然後,他們更沒有想到的是,李無憂所說的築基,竟是完美築基。

別看這裡大多數都是築基後期乃至巔峰的高人,在整個北域都是頂尖了,可是若是可以,他們也願意廢了修為,再來一次完美築基,因為這可是關係道途長遠的。

「也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容易,想來這完美築基還是需要機緣的。」

李無憂開口道,其實他自己還沒有築基呢,若說神念築基也算的話,那他自己也是瞬間踏入築基境界的。

惑亂風塵 丹室之中試藥的還有三人,李無憂一一探查之後,向崔長老說道:「不知丹盟之中,有沒有收藏藥性平和一些,對肉身要求低一些的丹方?」

崔長老略一沉思,然後不太確定道:「若說藥效平和,其實也有不少。但既能讓人突破境界,又能不傷經脈的,那只有洗髓丹了,可是這洗髓丹所需的蘊靈朱果太難得,一般世家恐怕都沒有。」

莫老祖在後面尷尬的點頭道:「崔長老說的是,這洗髓丹與蘊靈朱果我雖都聽說過,卻是沒有見過。」

李無憂眉頭皺了皺,他自己還是對丹道了解的太少了些,很多丹方和常識都不知道。

「那不知崔長老可否將這洗髓丹的丹方告訴我?我拿丹藥換。」

李無憂掂量著開口道。畢竟是人家所珍藏的丹方,白拿的話,似有不妥。

「尊者說的是哪裡話?丹盟存在,就是為了我人族丹道延續,讓人族更加昌盛。尊者要什麼丹方,只要丹盟有的,全部都可觀看。」

崔長

老趕緊開口說道。

李無憂點點頭,沒想到這丹盟還有如此大宏願。

那崔長老伸手拿出一塊玉簡,然後道:「尊者,這是我丹盟所藏百份練氣與築基期的丹方,您先看看,其中就有洗髓丹的丹方。」

親愛的,你怎麼捨得讓我難過 李無憂伸手接過,神念往玉簡上一掃,就將其中所記內容接收了。

上百個丹方,果然都頗為珍貴,其中所載的丹藥,都是練氣築基期大有作用的丹藥。

他看著其中的洗髓丹丹方,果然,根據其中配伍,的確是最為平和,幾乎對經脈沒有什麼損傷。

可是上面的好幾種靈藥,據他所指,莫家是沒有的。 狠戾暴君:娘子,莫逃 而那蘊靈朱果也太珍貴,難以大量煉製。

「蘊靈朱果」李無憂沉吟著。

「老祖,麻煩去取剛葉草五株,鳳鍛草三兩,魔鋒翅十對」

一樣樣藥材的名字被說出來。

崔長老和洛長老卻是瞪大眼睛,這些藥材不少是煉製洗髓丹的,可是還有不少根本不是那丹方之上的。

「再加上霜苓果三顆吧,就這樣。」

這些藥名中根本沒有提到那蘊靈朱果,其他人又是一陣疑惑。

而那崔長老和洛長老此時已是閉目盤坐,兩人頭頂熱氣蒸騰,竟是在那推算這張丹方之中的配伍。

片刻之後,兩人面露疑惑的睜眼,相視一眼,沒有說話,但是據他們的推理,煉出的,怕是沒什麼用的廢丹。

藥材送到,李無憂點火開爐,跟崔、洛二人所想的並無二致。

「放博萱草養丹氣,投魔鋒翅融合丹氣」

這些步驟與他們所推演都差不多。

「嗯?鳳鍛草不是提純丹氣,而是壓縮?」

「那這霜苓果呢?雖也算不錯的靈藥,卻是與蘊靈朱果的藥力相差太多啊」

最後一味葯,就是那替代蘊靈朱果的霜苓果。不過李無憂不是將這果子直接投入其中,而是捏碎了,慢慢放入,讓其丹氣四散。

「丹氣四散,這樣煉出的丹藥,藥力是平和一些,可是原本就藥力不強的丹藥,再藥力平和,服用會有效果嗎?」

爐倉已封,李無

憂伸手按住爐壁,在外人看不見的爐倉之中,那丹氣並不是如崔、洛二人所想的四散,而是猶如旋渦一般高速旋轉。

那旋轉之速太快,便連丹爐都抖動起來。

「怕是要炸爐啊」

見得如此,丹室之中眾人心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炸爐。

不過,那丹爐自始至終都沒有炸裂。

爐火熄滅,爐蓋打開,一顆丹藥飛出。

「原來如此!」

其他人還不覺得,浸淫丹道多年的兩位丹盟長老已是按捺不住,趕緊上前。

只見一顆圓溜溜的火紅大丹上,一條條斷裂的紋脈縱橫交錯。

「半靈丹」

兩位長老頭對著頭,恨不得眼睛湊到丹藥上去。

這顆丹藥還不是真真的靈丹,所以藥力沒有那麼恐怖,而因為已經趨於靈丹轉化,所以其中藥力又非常平和。

李無憂伸手一揮,對著那端坐的望嵐宗弟子孔若依道:「張口!」

崔、洛兩人滿臉可惜的看著半靈丹被那孔若依服下,此丹若是交給他們研究,相信對他們的丹道修行定是大有幫助。

服下丹藥的孔若依身上湧出一股靈力,那靈力很是平和,只淡淡的將她包裹住,不一會,那靈力一涌。

鍊氣八重境!

過得片刻,那靈氣又是一盪。

鍊氣九重!

「不要急著突破,將藥力壓住,慢慢吸收。」

李無憂開口道。

那位孔若依聞言,身上靈力慢慢收回,顯出身形來。

翁宗主和崔、洛兩位長老趕緊上前,各自伸手一搭她的肩膀。

「靈力充沛,藥力還剩大半,經脈毫無受損。肉身在緩慢增強。」

三人慢慢感知著,難掩心中震撼。這位無憂丹尊竟是將洗髓丹的丹方改良了,效果還如此之好。

「那個,還是讓這位弟子去洗漱一番吧,畢竟洗髓丹服用之後,有些不方便。」

李無憂不得不開口,那位女弟子被一句話說的滿臉通紅,雖然臉色已經被身上湧出的雜質掩蓋住,不太看得見。 朱濟同是品悅城朱家年青一代的翹楚,前幾日,家主說要他再積累一段時間,然後一舉突破築基。

他知道,家主的意思是讓他避過大比。可是,他對這個消息卻有些猶豫。

因為他的弟弟朱濟寅已是練氣五重境界,這次大比是肯定要去的。如果他們兄弟一起去參加大比,到了繁妖山,好歹也有個照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