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李郃、李斯洪、醫神便是其中三位評委,其他六位,是來自大夏國各地的知名人士,皆是身份高貴或德望極高之士,無一例外,飽嘗過眾多美酒。酒量是不俗。由他們評出「大下第一酒,也讓大家較為信服。

「第一位,古酬鎮張湯先生,參賽美酒——月照鄉。」

一個清秀的高個書生抱著一壇酒走上了台,向評委一一行禮。

「這……這你也會釀酒?」李郃好奇地問道。

「回侯爺,學生家中是開酒館的,自幼耳濡目染。學會釀酒之法。後來讀了書,受聖人之教,方知酒中自有黃金屋,酒中自有顏如玉、。有道是,人生得意需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又有言,有酒不飲非君子,飲不醉不丈夫!還有言,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

「停!停停停……」李郃趕緊打手勢叫停,「酒中自有顏如玉?酒中自有黃金屋?還飲酒不醉不丈夫?你酒量很差吧?」

張湯尷尬笑笑:這個…學生酒量確實一般,不過所釀之酒,卻絕對不一般。說著打開塞子,開始給九個評委面前的杯子斟滿。

李郃端起杯子懷疑地聞了聞,入鼻滿是清香,倒是沒有什麼怪味。回頭看看其他評委,也都個個是一臉不信任的樣子,顯然不太相信這書生不像書生的傢伙能釀出什麼好酒來。

呷了一小口,其他八個評委立刻向他望來:「怎麼樣?」

李郃回視八人:「好。」

八人鬆了口氣,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卻個個是一臉茫然。

醫神看向李郃:「就這……你也說是好酒?老夫就沒喝出哪裡有酒味!分明就是蜜糖水嘛!」

李郃眨眨眼笑道:「我可沒說這是好酒,只說好,好喝!哈哈。」

李斯洪端著杯子對張湯道:這也能算酒?」

張湯囁嚅道:「學生……學生酒量不行,所以……所以這酒,比較稀……」

「比較稀?我看這根本就不算酒!」李斯洪皺眉道:「拖下去拖下去!初審是怎麼審的,怎麼連這樣的酒都能拿上來?太不成體統了!」

「饒……饒命……學生……學生冤枉!一」張湯被李斯洪一嚇,立馬軟了腿,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要把他拉下去砍頭呢。

李郃對站在身後的楊堇招了招手,後者立刻上前俯首:「將軍有何吩咐?」

「去把那個張湯帶到府里去。」李郃低聲道。這個張湯所釀的東西,若以酒的標準來評量的話,肯定是不值一提。不過這味道老實說確實不錯,有點他上世的飲料菊花茶的味道,清涼解渴,弄了配方,以後做起來給家中眾女喝,她們一定喜歡。

「第二位,肇州王連汪,參賽美酒——九磐酒!」

一個滿臉冰霜的白髮老者抱著一壇酒冷冷地站到了評委面前。

「這老棺材。」醫神撇了撇嘴,低聲自語。

王連汪看到醫神也在評委之列,目光停留了一會,臉上卻仍是毫無表情,默默走到九人面前將酒倒出。

這九磐酒確是美酒,酒香醇厚,酒色清白,輕呷一口,清冽潤口,入喉爽心,回味無窮。

幾個評委有的舉起八分牌,有的舉起七分牌,便是醫神也舉起了八分,只有李郃是淡淡的舉起三分。

一直面色平靜古井無波的王連汪終是瞳孔一縮,臉頰肌肉抖了抖,問道:「敢問侯爺,此酒可有何處不對?」語氣生硬,似於很少說話的樣子。

李郃淡淡一笑:「這酒不錯。挺好,沒什麼不對。」

「那為何?」王連汪看向他手中的三分牌。

李郃歪著頭嘆道:「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什麼意思?」王連汪皺眉不解。

醫神和李斯洪等人也是疑惑地看向他,風柳三則是自言自語的重複他的話:「曾經滄海難為水……曾經滄海?」

李郃道:「怎麼這麼笨吶。這都不懂。也就是說。你的酒雖好,但本侯喝過比你的酒更好十倍百倍的絕世美酒,所以……現在喝這酒,就沒什麼感覺嘍。」

王連汪聽得此言,臉瞬間漲得通紅。甚至連眼睛都紅了起來,沙啞著聲音道:「敢問,這絕世美酒,在何處?」

李郃把玩著食指的黑戒指,微笑:「待會你便知了。不過,你恐怕沒機會喝到此酒。下去吧。」

王連汪似乎仍有不甘,不過看到一臉猙獰的牛大向他走來。還是趕趕忙抱著半壇九磐酒下了台。

醫神湊花白的臉袋,對李郃低聲笑道:「老夫不知你說的是真是假,但王連汪那棺材臉還是第一次表情那麼豐富呢。」

「棺材臉?嗯,真貼切。」李郃微笑道:「在下所言真假,前輩很快就知道了。」

很快的,九位評委己一一品嘗過三十幾位或醇或烈、或辣。或清爽的美酒,但所打分數卻再沒有高過王連汪的。李郃甚至一直都舉一、二分牌。也使得台上台下眾人愈發好奇——到底什麼樣的絕世美酒,能讓武威侯如此念念不忘,這麼多美酒都無一能比得上半分。

正品嘗著第三十九位的美酒,醫神忽然眉頭微皺。

「前輩,怎麼了?」李郃注意到他的異態,問道。

「你聞到了沒有?」醫神問。

「聞到什麼?」

「酒香。」

李郃笑笑,搖了搖手中仍有半杯的酒杯,道:此就雖香,也算得美酒,但比起我所嘗過的絕世美酒,卻仍是相差甚遠。

「不是這酒,是另外一個味道,很香,很特別,這味道……是酒香,可老夫卻猜不出是什麼酒,甚至是哪類都不知。」醫神皺眉道。

李郃也凝神一嗅,果然聞到空氣里瀰漫的各色酒香中,有一股最特別的酒香,正是他昨晚才喝的絕世美酒。看向正台的側面,果然看到紫妍和蒙著面紗的香香、芊芊站在那裡,正準備上來。紫妍手中端著一個褐色的酒盞,正是李郃專用的,裡面盛著一杯讓人一喝難忘的絕世美酒。

「我他寶貝們來了。」李郃微笑道。

「我的寶貝們來了?」醫神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怔怔地道。

「咳、咳,是我的寶貝,不是你的。」李郃糾正道。

醫神深吸了口氣:「這酒香是不是那杯子散發出的?太不可思議了,絕世美酒,真的是絕世美酒」

「第四十位,司徒紫妍,扈陽府!」

紫妍一身鵝黃色的華麗羅裙,輕捧著酒盞緩步上台,香香、芊芊一襲白裙緊隨其後。

一時間,台上台下皆是一片寂靜,萬眾目光緊隨著三女輕緩的腳步和曼妙的身姿。

「這酒名是?」李斯洪問道,知道面前的女子是自己的兒媳婦,他的語氣也是溫和了不少。

紫妍輕聲道:「紅顏。」秀麗的雙目似有似無的看了李郃一眼。

「紅顏?嗯,這酒名有意思。」李斯紅撫須點頭道。

原來是紅顏?為何是紅顏?莫非是有什麼寓意意?李郃心中疑惑。

醫神問道:「可為何只有一杯?」

「不是一杯。」紫妍道。

「那為何只端一杯上來?」

「是半杯。」

「啊?!」眾評委和台下眾人皆詫異驚呼。

李郃趕緊在紫妍之前道:「這個……美酒在味美而非量多,呵呵,咱們是品量絕世美酒,而非比酒量,所以小杯足矣。」

香香和芊芊上前,拿出準備好的一套小杯,為幾位評委分酒。

李郃專用的酒盞比之普通酒杯要大上許多倍,所以半杯也仍夠分成數份,斟到九個小杯中。不過即便是小杯,每人也只有三分之一杯,看得眾評委眉頭大皺,但杯中的誘人酒香,卻使得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想一嘗滋味。

台下的王連汪也伸長了脖子密切地關注著台上評委的表情,他迫切的想看看,這被武威侯說成天下無雙的絕世美酒,究竟有多絕,多美!

除了李郃之外,八人幾乎同時喝盡杯中之酒,雖然酒少得幾乎是入喉即無,但這酒的味道卻絲毫不減,八人同李郃第一次喝這酒一樣,都是表情數變,先是醉麻全身,接著酸甜苦辣四味輪過,最後是留了一口讓人無限感嘆、無限回味、無限依戀的香味。或者,這已不僅僅是用話所形容,這種味道,應該是每個人自己的味覺所能感覺到的最香、最美、最好的味道。

「好!」不知是誰最先長吁了一口氣,從陶醉中醒來,讚歎道:「好酒!絕世好酒啊!過去幾十年的酒都白喝了!!!」

「妙!妙!妙!太妙了!」李斯洪讚歎竟是與李郃昨晚驚人的相似,果然不愧為父子。

一時間,台上眾評委替皆點頭讚歎,在酒的美妙專否,已經無須置疑了。不過卻更撩得台下的酒鬼們心癢難耐,沒有什麼比讓酒鬼看著別人喝絕世美酒而嘗不到更讓他們難受的事了。

李郃注意到醫神喝完酒後就一直愣愣地看著酒杯,沒說一句話,不禁問道:「前輩,你怎麼了?」

醫神抬眼看向他,道:「為什麼?」

「啊?」

李郃一愣:「什麼為什麼?」 ps:今天第一更,與母皇類似的情節已經過去,以後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再厚臉求一下訂閱!求打賞!求一切支持!/波ok/

隨著時間的推移,恆星系統的異常變化越發劇烈。就在無人探索飛船發現情況不對,立時進入超空間飛行狀態離開該片星域之後沒多久,這處恆星系統的恆星就開始了塌陷。

而這顆質量大約為太陽系中的太陽六倍大的恆星開始塌陷之後,最終發生超新星爆發,整個恆星系統特別是靠近恆星的區域,徹底陷入了毀滅的狀態。

就在探索飛船在足夠安全的太空中重新跳出超空間飛行狀態,並且繼續對正在遭受災難的恆星系統進行探測也記錄之後,

也就是二十四個地球時不到的樣子,就從一片混亂的恆得系統中掃描到了一個高能量反應正在朝著自己這個方向高速度移動著。

早在離開起點星域之前,就已經植入了相關應急預案的探索飛船,第一時間就彈射出一架承載著整個飛船數據的小型飛船,憑藉著小型超空間引擎瞬間就跑得沒了影子。

一旦探索飛船出出問題,這架小飛船就會沿著來時的星路將相關的消息和數據發送回距離最近前哨站,然後再通過前哨站和層層傳遞的方法最終把消息傳送回大本營。

這裡的大本營可不是指起點星,甚至不是宇宙荒漠區域的任何一顆星球。而是寧致遠專門在北銀河系星域裡布置的幾處擁有一定防禦和攻擊能力的情報中轉星球。

就在小飛船剛剛進入超空間飛行狀態,一道深藍色的光芒就突然出現在深邃而黑暗的虛空中。輕輕這麼一掃,原本還留在原地探測數據的探索飛船頓時消失不見。

深藍色的光芒消失之後,純凈而蔚藍的晶體飛船隨之浮現。在虛空中靜靜地停留了幾個地球分鐘之後,正前方再次出現一次空間跳躍的窗口,然後就飛快地鑽了進去。

等這艘剛剛俘獲了探索飛船的蔚藍色晶體飛船離開這剛剛遭受超新星爆發的恆星系統后,大約過了十來個地球小時,一支造型非常漂亮的銀白色艦隊出現在了這片星域的外圍。

如果有隸屬於北銀河系聯盟的文明在場的話,就會發現這支銀白色的艦隊同樣也都有著聯盟的標記。在這支艦隊出現之後。立時有幾艘飛船進入那個恆星系統探測起來。

恆星的毀滅引起的超新星爆發雖然在銀河系裡很常見,但對於北銀河系聯盟來說,這處恆星系統里的恆星,還非常的年輕,卻並不符合產生超新星的條件。

沒多會兒的功夫,北銀河系聯盟的這支艦隊,就已經搜集完了相關資料。並且經過分析之後,基本可以確定這次的超新星爆發,應該與人為有關。

別看摧毀恆星這種能力,高等文明基本都能做到。但這種手段可是被北銀河系聯盟所禁止。所以,在發現這個問題之後,這支艦隊立時將相關的消息發送了出去。

就還沒等這條消息發回北銀河系聯盟的總部並且引起足夠重視的時候。一條關於聯盟轄區內某個文明所在的恆星系統,被不明藍色晶體飛船攻擊的求助信息卻是搶先到了。

而那艘蔚藍色的晶體飛船,並沒有花太久的時間,就將那個倒霉的外星文明給打殘。在掠奪了足夠的資源、能源和敵人的文明資料之後,就再次消失不見。

很快。北銀河系聯盟所覆蓋的星域里,接二連三的開始有外星文明遭受到同為蔚藍色晶體飛船的襲擊。每次都是被用絕對的實力打殘。然後再被洗劫。

唯一讓這些倒霉的文明慶幸得是,神秘飛船的打歸打,卻並沒有什麼興趣玩什麼滅族的遊戲。甚至,還有些文明看出,這個神秘的敵人貌似是在尋找著什麼。

一艘探索飛船的消失,對於寧致遠這邊來說並不算會。畢竟宇宙深邃無垠,處處都蘊藏著極大的危險。再加上探索的又是未知的星域,出現一些損失也很正常。

剛開始的時候,在相關的消息通過子空間通訊系統傳回情報中轉星球之後,經過情報人員和智腦的分析,也並沒有把這件事情太過放在心上。

可隨著北銀河星系接二連三出現的慘劇,再加上這一系列的入侵與洗劫事件的起源,都是來自於當初損失了一艘探索飛船的星域,這才引起了一定的重視。

只不過,由於出事兒的只是北銀河系聯盟所在的星域,離自己的星域還很遙遠,所以,情報中轉星球這邊的控制中心,也只是讓下面的前哨站、情報站進行相關的信息收集與戒備。

而這些並不算緊急的消息,自然不會打擾到正在閉關的寧致遠。憑藉著時間膨脹裝置的作用,有條不紊地對摩睺一族在靈子文明進化路上的發展成果進行消化與吸收。

同時,對天株星人、羅剎星人還有龍族文明的研究也在全力地進行著。而最關鍵得,則是關於曾經那個差點毀掉了這四個種族的聖堂武士的研究。

從四大種族那裡得到的資料中,特別是天株星人和摩睺星人的傳承里,不但留下了關於聖堂武士的培育資料,而且還有著關於新一代更安全版本的研究資料。

考慮到這種超級武器的危險性,寧致遠並沒有讓下面直接就培育這玩意兒,這要是萬一再出問題,到時候倒霉的可是自己。

不過也沒有因此而放棄對這種超級武器的研究工作,而是讓本體利用四大外星文明和自身的技術相結合,給自己培育一具類似聖堂武士,但還要更強的身體。

畢竟根據天株星人和摩睺星人的記載,這個才被創造出來,沒多久就失去控制的聖堂武士實在很強悍,除了有限的幾種攻擊方式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弱點。

而且就算是那和種攻擊方式,也很難把這玩意兒真正消滅掉。同時在攻擊手段方面,聖堂武士也不只有通過吞噬目標能量和精神波動這一種手段。

自從把本我意識與純能量化的本體分開之後,寧致遠一直都是以培育出來的異能系身體出現。要說異能,特別是集成了諸多異能的身體,確實是很強大。

特別是牽扯到空間、能量甚至是精神層面的異能,使用起來效果也是非常之好。但相對來說,不只是沒辦法跟聖堂武士相比,連羅剎星人和龍族都沒得比。

當然,羅剎星人和龍族的強大之處,除了各自所代表的高級文明之外,更多的是強在身體上。龍族就不說了,可以靠身體橫渡宇宙的種族,自然是非常強悍。

而羅剎文明這種天生的戰鬥種族,身體之強大甚至連超人這種劇情角色都得自愧不如。而且,還沒有必須吸收特定恆星能才能擁有強悍身體、飛行和鐳射光的缺點。

在天株星人的記載中,羅剎人個個都是可以肉身在宇宙中進行戰鬥的高等種族。再加上那極其高超的能量運用技術,個人的實力比戰鬥母艦還要強悍。

當然,如果單單隻是這樣的話,寧致遠自然不會滿足。但再加上摩睺一族在靈子文明道路上的進化成果,還有天株文明的牛逼之處,寧致遠很有信心給自己打造個極品身體。

有了這樣的指令,以寧致遠本體為首的研究基地自然是全力對這個項目進行攻關。憑藉著時間膨脹裝置的作用,在研究、實驗、再研究、再實驗的不斷重複中,終於有了突破。

別看只是在主位面一個多月的時間后,寧致遠這邊就有了最完善的研究成果,但對於身處於《普羅米修斯》世界那些時間膨脹裝置里的基地來說,卻已經過去了一千多個月。

這可是近百年的時間啊…… 醫神看著李郃:「為什麼這世間有如此好酒?為什麼你要讓我喝到此酒?以後我要是再也喝不到了怎麼辦?!」

李郃啞然失笑:「這台詞怎麼這麼耳熟。」

「台詞?那是什麼?」

「哦,沒什麼。前輩放心,只要前輩喜歡,這酒自然還有機會再喝。」李郃笑著拿起了十分牌。

「是嗎?那就好。」醫神亦是舉起了十分牌。

無一例外的,九個評委都是打出了十分。紫妍所釀之酒「紅顏」毫無爭議地暫列第一。

李郃按照前世所搬的比賽規則,目前看起來還算好用,對於台上幾人的平分,幾乎沒人敢有什麼異議。

接下來上台的酒,評委們嘗起來就越來越沒有滋味了,無一不是在回味著剛剛的「紅顏」,對新倒上的酒都是輕沾一口淺嘗輒止,分數也越打越低。

能夠擺上台來的酒,無一不是極品佳釀,但在紫妍的「紅顏」美酒下,卻都黯然失色,無一能入評委們的法眼。

「第一屆『天下第一酒』大賽冠軍得主是——扈陽司徒紫妍,美酒『紅顏』!」

紫妍到台上領取獎金和那刻著「天下第一酒」五字的牌匾,王連汪卻突然從旁邊躥出來,攔住她道:「請讓我嘗一口『紅顏』,我想知道我敗在什麼樣的美酒之下。」

紫妍搖了搖頭:「恐怕不行。」

「為何?」

跟在一旁準備幫紫妍搬牌匾的牛二、牛三見狀,立刻上前提起了王連汪:「就你這老木頭,還想嘗紅顏?嘗屎吧你!快滾!」揮手一扔,老王立刻被拋起數尺,打著旋跌落人群中,生死不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