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板橋區是東京二十三區之一,此區屬於關東平原的一部分。北面以荒川、北西以白子川與埼玉縣相接。在北部靠近荒川的區域,有新河岸川由西向東流經。在南部有石神井川由西向東橫切。區內屬於東京的市區,除了住宅區、商業區以外,在北部有許多工廠。

等他們抵達了板橋區之後,在張玄的指點下,汽車緩緩進入了一座大樓的停車場內。

下車之後,張玄讓三十五號以及裝箱車上面的兩個司機,把裝箱車上面的東西,全部都搬到停車場的電梯裡面。 來來回回,一共搬了好幾趟,才把這些東西全部搬進了電梯裡面。

幸好電梯夠大,才能夠放下這麼做的東西。

而後,張玄掏出了一把鑰匙,插入了電梯關門按鈕下方的鑰匙孔內,打開之後,張玄把右手的拇指按了一下黑色的面板。

嗖!

一道紅色的激光掃過面板,錄入了張玄的拇指的指紋,電梯碰的一聲動了下來,輕微的搖晃之後,向下不停的降落。

谷川靜不由張大了嘴巴,「這是什麼?」

「都說了,是秘密基地。」張玄回應。

電梯下降了一分鐘左右,張玄估摸著至少下降了五十米左右,而後停止下降,電梯門大開,一條長長的走廊浮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把東西搬出去。」張玄指揮著三十五號他們開始工作,自己也加入其中,快速把電梯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搬出來。

「輕一點。」谷川靜大聲說道:「這種東西要輕拿輕放。」

張玄點了點頭,放緩了手裡的動作。

不一會,所有的東西都搬了出來,堆積在走廊內。

張玄說道:「一會讓其他人把這些東西給你搬到實驗室內。我們走。」

他也想要看看,這個秘密基地到底如何。

走廊大約有四十米左右,用白色的金屬做成,冰冷之中透出了一絲絲科幻感,天花板內鑲嵌著白色的燈泡,將走廊照耀的燈火通明。

根據資料,這裡應該有很多陷阱,有激光切割,有機槍掩護,一旦有人攻進來,必死無疑。

走廊的盡頭是一扇鋼鐵大門,厚達十幾厘米,就算是RPG也不可能打穿。

門上的激光掃描儀掃描了張玄的眼睛之後,在轟隆的聲音中,向兩側滑開,縮進了牆壁裡面。

門后,則是一個廣闊的空間,大約有四五個足球場大小,分成了好幾個區域。

休息區,訓練區,治療區,實驗區等等。

空間分為上下兩層,上面則是指揮台,可以觀察各個出入口的情況,操控整個基地的武器。迎擊敵人,阻截追兵。

「喂喂喂,這也太誇張了吧。」

哪怕是張玄見過了照片和資料,在看到秘密基地的實體時,都會覺得驚嘆,更不要說谷川靜了,整個人都被嚇到了。

跟在他們兩個身後的三十五號幾人更是一臉驚嘆和不可思議。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非常出色的秘密基地。

張玄率先一步登上了指揮台,進入房間后,激活了整個基地的防禦系統,任何沒有經過他同意的人,如果擅入這裡,必然會遭到雷霆打擊。

來多少人,就死多少人。

可以說,這裡絕對是最難以攻克的堡壘之一。

價值兩百遊戲幣,絕對物有所值。

這也安慰了張玄心疼的小心肝。

這個秘密基地一共有三個出入口,剛才進來的那個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除了這三個出入口之外,還有一個秘密疏散通道。

一旦敵人真的攻入這裡,就可以從秘密疏散通道離開。

這個通道,張玄並不打算告訴所有人,只告訴了瀨文隼人。

在張玄的許可之下,瀨文隼人和其他人通過三個出入口,分批進入了秘密基地,一個小時后,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

讓他們把堆積在走廊內部的實驗器材全部搬到了實驗室之後,瀨文隼人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大聲說道:「今天讓你們來到這裡,就是告訴你們,你們已經通過了第一次考驗,有資格加入我們,成為我們的一份子,而這裡,這個基地,就是你們跨出蛻變的第一步。」

「昨天,我們擊潰了坂田組,但這遠遠不夠,坂田組只不過是一群雅庫扎而已,而你們的仇人,除了雅庫扎之外,還有更加兇殘的人。」

「僅僅是憑藉著昨天的戰鬥,不足以讓你們對抗今後更加兇殘的敵人,所以,你們必須經過嚴格的訓練,必須越發強大,才能夠擊潰你們的敵人,摧毀你們的仇恨,以他們的鮮血和生命,安慰你們的親人!」

「所以,我會在這裡嚴格的訓練你們,讓你們蛻變,成為更加合格的復仇者,明白了嗎?」

「明白!」所有人齊心合力的大吼。

「我聽不到!」瀨文隼人用更大的聲音咆哮了回去。

「明白!!!!」

所有人歇斯底里的大叫起來。

「很好。」瀨文隼人欣慰的點了點頭,「從現在開始,我不允許你們說不,不允許你們違抗我的命令,也不允許你們半路退出!」

「跟著我,成功的復仇,還是掉入地獄,沒有第三個選擇。」

瀨文隼人毫無疑問是一個復仇者,他的仇恨甚至比在場的所有人都深刻,這番話與其說是給他手下的人聽,不如說是給他自己聽。

成功或者失敗,沒有第三條路可以走。

他不後悔,也不願意後悔!

他只知道,自己要復仇,僅此而已。

在他的指揮下,大部分人都開始熱火朝天的訓練,吃了昨天受傷的十四號在進行一些恢復性訓練之外。

說起十四號,這傢伙雖然昨天挨了一槍,但被谷川靜取齣子彈之後,傷口已經開始恢復,超人血清不但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還賦予了他強大的恢復力。

不過說起超人血清,更加讓張玄心塞的是,谷川靜在搬入了秘密基地沒過多久,找到張玄,告訴他超人血清的原料已經不夠了。

如果想要製造出更多的超人血清,必須有足夠的原料。

這些東西原本是可以用錢購買的,但問題是張玄沒有錢啊。

於是他又心疼的花費了十個遊戲幣,購買了一批原料。

這樣一來,他剩下的遊戲幣就只有十個了。

錢,錢,錢……

張玄現在已經迫切的體會到了錢的力量。

這三十六個人在基地裡面訓練,吃喝拉撒都需要錢,將來等其他人加入之後,需要更多的錢。除此之外還需要足夠的武器,裝備來對付赤血會。

如果這些都用遊戲幣來兌換的話,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

張玄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不停歇的完成任務,用遊戲幣來供養這些人。

所以他需要錢,很多很多的錢! 「錢?」正在製作超人血清的谷川靜停下了手裡的工作,抬起頭,難以置信的看著張玄,「你剛才說什麼?」

「我沒錢了。」

「你在開玩笑嗎?」谷川靜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

「如你所見,我確實沒錢了。」張玄說道:「我把所有的經費都花費在了這個秘密基地上面,所以沒錢了。」

谷川靜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前幾天你還說你把所有的經費都花在了超人血清上面,所以沒錢了。」

「啊咧,我有這麼說過嗎?」張玄心虛的把頭扭到一邊。

谷川靜一言不發,直直的盯著他。

張玄被對方看的臉紅,一拍手說道:「好吧,我現在告訴你,我沒錢了。」

「那就去敲詐啊,你不是很在行嗎?」谷川靜面無表情的給出了一個誠懇的建議,「東京的警察不是被你耍的團團轉嗎?他們絕對有錢。」

「我沒有。」張玄反駁。

「但揚言要炸彈東京塔的人是你吧。」

「我不是……」張玄心想這種事情你就不能夠選擇性的忘記嗎?「總而言之,我們這個組織現在沒錢了,所以你借我一點吧。我聽說東京的外科醫生,工資很高啊。」

谷川靜冷靜的說道:「沒錯,東京的外科醫生工資確實很高,一年的話,收入大約在一千五百萬到一千八百萬之間,像我這樣的,大約在一千六百萬左右。」

張玄明知道對方說的是日元,但還是有些震驚。

一千六百萬日元換算下來,就相當於九十多萬人民幣了。

年薪百萬啊。

雖然對於龐大的組織來說,可能只不過是杯水車薪,但至少可以解渴。

「那麼……」

張玄剛準備說什麼,就看到谷川靜滿臉怨念的說道:「但是,託了某個人的福,我不得不採取不正當的手法離開醫院,加入某個不靠譜的組織,不但幾個月的公子泡湯,甚至連房貸都快要還不起了。」

「房貸?」張玄聽到這兩個字就頭疼。

房貸兩個字代表著什麼,代表著谷川靜不但是一個房奴,而且還是一個月光族,兜里可能比臉上還要乾淨。

「你買了一套房子?」

「沒錯,在銀座附近買了一套房子。」

張玄捂臉,銀座是東京中央區的一個主要商業區,以高級購物商店聞名,是東京其中一個代表性地區,象徵著RB現在的景點。與巴黎的香榭里舍大道,紐約的第五大道齊名,是世界三大繁華中心之一。

銀座的房子價格高的驚人,上千萬日元連銀座的一個衛生間都買不起。

就算是銀座附近的房子,也不會太低。

「你這是在作死啊,竟然在銀座附近買房子。」張玄完全無法想象,谷川靜的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竟然要買那麼貴的房子。

醫生雖然是東京的上流社會人士,工資很高,但問題是,銀座那種地方賣的那種房子,壓根就不是給醫生準備的。就算是銀座附近的房子也不行。

谷川靜很淡定的說道:「我當時腦袋一衝動,就買了下來,還準備當數十年的房奴,還房貸,但現在我已經看開了。」

加入這種連工資沒有的組織,自己的房子就當作打了水漂吧,雖然心疼的很厲害就是了。

張玄頗為同情的看了她一眼,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看開,而是已經覺得無所謂了啊。於是張玄莫名的有些心虛,離開了實驗室。

獅子男總會在他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出現,這一次也不例外,「為了錢而煩惱嗎,這也是人生呢。」

「十三級文明的人也會為了錢而煩惱?」張玄問道。

「雖然不會因為錢,但卻會為了資源而煩惱,從某種意義上,資源也算是錢了。」獅子男如此說道。

張玄一邊走一邊問道:「你對於賺錢,有什麼好注意嗎?」

「確實有一個好主意。」

「說說看?」張玄不抱希望的說道,這傢伙一向很坑。

「人工智慧如何,這個世界的網路很落後,沒有一個人工智慧,不如你在遊戲商城裡面購買一個人工智慧,可以輕易的入侵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銀行賬號,把那些死戶的錢全部轉移到你的名下,這樣一來,就不需要為錢發愁了吧。」

第一少妻:邪少獵捕計劃 它得意洋洋的說道:「到時候,錢這種東西對你來說就是一個數字,想要多少是多少。」

「厲害!」張玄嘴裡這麼說著,但心裡卻沒有被打動,「姑且問一下,一個人工智慧多少遊戲幣。」

「不貴,比不上無限公式,普通的人工智慧才五百。」

張玄有些意外的說道:「比想象中的便宜啊。」

「當然,五百隻不過是初級的人工智慧,很有可能會被發現,所以你需要一些比較高級的人工智慧,比如生化危機的紅后,鋼鐵俠裡面的賈維斯,有了這些,基本上不會被發現,紅后價格一千五,賈維斯價格兩千。」

「呵呵,買不起。」張玄看著自己孤零零十個遊戲幣自黑道:「因為我是窮逼。」

「只要你可以積極做任務,總有一天買得起的。」獅子男如此說道。

萌妻甜如蜜:封少,超寵噠! 「說來說去,是想要我做任務啊。」

張玄頓時恍然,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行啊,接取一個普通任務,一個日常任務。」

即便是獅子男不提醒張玄,張玄也會繼續接取任務。

目前,這是他唯一可以賺錢的方式了,張玄當然不會忘記這個外掛。遊戲幣雖然不能夠在現實世界消費,但問題是現實世界有的東西,遊戲商城裡面全部都有。

【等級:日常任務】

【內容:找一個看不順眼的人,狠狠的揍他一頓】

【等級:普通任務】

【內容:打電話告訴東京的警察,你要綁架一位大明星,讓他們深信不疑】

泥垢了,這遊戲到底怎麼回事,到底和RB警察有什麼仇啊。

張玄看到普通任務的內容,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尼瑪根本不是任務,而是在調戲對方吧,一定是在調戲對方吧。

說實話,張玄一點也不想要和東京的警方打交道,畢竟對方的後台是國家,一旦失手,後果不堪設想。 總而言之,還是先去完成這個日常任務吧。

離開了秘密基地后,張玄在板橋區逛了起來,日常任務其實並不困難,只不過是打架而已,而且張玄認為以自己現在的身體,別說是打一個人,就算是打一百個人也不成問題。

但這個日常任務的重點不是揍人。

而是找一個看不順眼的人,然後在揍對方一頓。

這個看不順眼就稍微提升了任務的困難度,畢竟張玄已經不是中二病時期,不可能看誰都不順眼,懟天懟地懟空氣。

很多不認識的人在張玄的眼睛里,只不過是陌生人,但張玄還沒有無聊到看到陌生人不順眼的地步。

人家壓根就不認識自己,所以自己憑什麼看人家不順眼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