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林天傑閉著眼,一副任人宰割的溫順姿態,徹底沒了銳氣。

韓棠悄然喘了口氣,心神微微放鬆下來。

回想到金靈劍突然產生的詭異力量,他又忍不住想起了擎蒼,目光下意識地掃視過四周,密密麻麻的腦袋,然而,卻沒有那張黝紅矍鑠的臉龐。

霸道教父的專屬戀人 「韓棠弟,你太讓我們驚喜了!」

在韓棠思索間,一道欣喜的話語聲傳來,韓沖擠進人群,走到了近前。

「沒辦法,韓家勢弱,一定要贏。」韓棠抬頭望著韓沖,露出個頗為感慨的笑意,對於真正的家族成員,他態度向來親切,現在韓沖跟他消除隔閡,那種芥蒂消失無蹤。

「我相信!」

韓沖鄭重一笑,沖著韓棠伸出了大拇指,欽佩之意鮮明直白。

「幫我制住他,我喘口氣,又輪到我們大收穫了。」韓棠欣然笑著,繃緊的狀態悄然釋放開來,韓沖爽快答應,隨手取出一柄雪亮的匕首,架在了林天傑的咽喉處。

韓棠提著金靈劍,緩緩站了起來,臉上笑意從容,絲毫不像剛剛激戰過的模樣。

強元丹的輔助,至關重要。

「呵呵,贏了,又贏了!」在片刻愣神后,韓天明醒悟過來,手掌輕輕顫抖著,激動之餘,眼眶忍不住悄然濕潤。許多屆的平金大會,韓家從來都是弱勢,五塊礦脈能爭取到兩塊,已經是極限,但現在,僅僅一個韓棠,就為韓家爭奪到了三塊礦脈,這是破天荒的記錄。

對於他這任族主來說,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心情的振奮,甚至讓他忘了中毒帶來的傷痛,嘴角處一抹褐色的血液悄然滲出。

「林堂主,洪會長,別發獃!」

在全場熱切目光的注視下,韓棠重新跳上了戰台,輕輕一揮金靈劍,沖著主觀台上露出個熱情洋溢,明媚無限的笑容,聲音高亢嘹亮,傳遍全場。

「哈哈哈,精彩!」

戰台近處的不少圍觀者,忍不住起鬨歡笑起來,情緒被屢創奇迹的韓棠徹底帶動。

一聲高喊,讓正在發獃的林碩石打了個激靈,隨即有點醒悟過來。

而一張臉龐,幾乎要哭了!

「別著急,按順序來!」

韓棠轉身沖著哄鬧的圍觀者輕快一笑,揮手示意安靜,隨即沖著哭喪著臉的洪嘯和林碩石,高聲道:「人命關天,先交出解藥,再交金幣,願賭服輸嘛。」



全場氣氛頓時被引爆。 林碩石和洪嘯忍不住對視了眼,都在彼此的眼眸中看到了頹然和無奈。

此時的局面,太慘了。

「哈哈哈,好,痛快!」

韓家的後排座位上,熊烈快速站了起來,發福的臉龐上滿是笑意,望著戰台上的韓棠,高聲爽朗道,隨即瞅了眼洪嘯和林碩石,話語當即變得低沉:「我說洪會長和林堂主,你們藉機下毒謀害韓族主,是不是做的太卑鄙了點?」

聞言,洪嘯和林碩石臉上頓時露出苦笑,一時間,表情頗為精彩。

「既然知錯了,那就趕緊給解藥吧。」

熊烈盯著兩人,目光悄然變得陰冷銳利,語氣慢條斯理,隱約間,一股無形的威勢爆發出來。

洪嘯看了眼林碩石。

林碩石有點猶豫,如果給了韓天明解藥,無疑會當場增加一個勁敵。

「我想,以韓棠少主的性格,即便你家小子不死,也得受傷。」熊烈更為悠然響亮的話語,迅速在場中傳開,似乎在響應韓棠的同時,也在狠狠敲打著洪嘯和林碩石的底線。

聽到這種威脅,林碩石頓時清醒過來,兒子林天傑的小命,還被攥在韓棠的手中呢。

「林堂主,要不要先喝杯茶,再考慮?」

韓棠盯著主觀台上沉默不語的林碩石,悠然笑著質問,而眼眸中的殺機卻是在悄然增加著。

如果不是為了救父親,他早已趁機將林天傑擊斃。

「爹,救我」

躺在地面上的林天傑,又發出了一道有點微弱的求救聲。

「呃,不必考慮了。」

眼眸中閃過一抹狠色,林碩石立刻露出個歉意的笑容,隨即輕輕一伸手,取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高聲道:「解藥在這裡,放過我兒子。」

隨即揮手命令,一名烈風堂成員接過解藥,快步向著韓棠走來。

「提醒林堂主一句,眼下情況特殊,我實在沒興趣跟你們玩辨別藥品真假的遊戲。所以,如果不想讓你兒子死,痛快點,拿真的解藥來。」韓棠聲音有些冰冷,提醒道:「當然,我會先讓你兒子嘗試。」

此話一出,林碩石頓時變了臉色,急聲道:「停!」

負責傳葯的烈風堂成員立即停下,林碩石又拋過一隻紫色的瓷瓶,低沉道:「這是真的。」

見此情景,場外的民眾頓時起了一陣喧囂,各種對林碩石的指責沸騰而起。

韓棠取過紫色藥瓶,撬開林天傑的嘴,狠狠倒了進去,盞茶時間過後,見林天傑依舊安然無恙,才放下心來,鄭重走上主觀台,親自將解藥交到韓天明手中。

「棠兒!」

韓天明握著藥瓶,注視著韓棠,深情地呼喚了聲。

「父親,快服解藥吧,只要我在,任何想要顛覆韓家的陰謀都會破滅,任何想要傷害韓家的人都會死。」韓棠神色肅然,鏗鏘有力地說道。

「我相信!」

韓天明露出個欣然的笑意,然後將解藥服下去。

在全場緊張地注視中,韓天明坐在席位上,進入到靜止不動的狀態,而韓棠靜靜地站在他面前,等待著結果。

約莫盞茶時間,韓棠便是發現,韓天明的臉色在變好,從暗淡的死灰色變得紅潤起來,整個人的氣息在提升,很快便恢復了先前的狀態。

「父親,毒解了?」

韓棠輕輕探過身子,關切地問道。

「呵呵,恢復了,徹底恢復了。」感受到身體的飽滿狀態,韓天明忍不住振奮地笑起來,隨之,一股雄厚的氣勢快速瀰漫而出,讓站在面前的韓棠微微受到了衝擊。

「太好了。」

韓棠在短暫遲疑后,也是欣喜地笑起來。

「我兒子,是不是該放了?」不遠處,林碩石有點緩和地問道,整個人看上去低眉順眼。

聞言,韓棠臉上的笑意快速凝固,轉頭看著林碩石,沉聲道:「還有放的必要麼?」

「你……」

林碩石急的臉龐肌肉一陣抖動,差點忍不住衝過來,一股磅礴的氣勢從其體內瘋狂瀰漫而出,眨眼間,便是波及過來,一種壓迫感隨之產生。

「這傢伙,好強,怕是超過了靈魂境,走向了結元境。」

韓棠悄然調動體內元素,抗衡著席捲而來的壓迫,內心暗自思忖著。

「父親。」

想到此處,韓棠看向了韓天明,此時,韓天明紅光滿面,精神飽滿,看上去狀態上佳。

「韓家還要在封金地帶立足,履行約定吧。」韓天明輕輕揮了揮手,聲音隨之悄然壓低,「不過,下不為例,只要逮到機會,將那小子廢掉才是上策。」

「明白。」

韓棠淡然一笑,事情發展到現在,終於將自己父親的做事底線逼出來。

「韓沖兄,放吧。」

韓棠沖著戰台下的韓沖喊了聲,韓沖略微猶豫,突然一揮匕首,在林天傑的臉龐上劃出一道傷口,隨即閃電後退,回到了主觀台上。

「混蛋」

見此情形,林碩石怒吼了一聲,叫囂道:「你們敢背信棄義?」

「林堂主,背信棄義的事,你們做的還少么?」淡淡地掃了眼林碩石,韓棠露出個從容不迫的微笑,並沒有因為席捲而來的氣勢,而有絲毫的膽怯。

「你……」

聞言,林碩石臉龐一陣紅一陣青,無可奈何。

林天傑垂頭喪氣地上了主觀台,臉龐還在流著血,在經過中間位置時,陰森的目光惡狠狠地剮了韓棠和韓沖一眼,殺意完全爆發。

韓棠沖著他明媚一笑,頓時讓林天傑瞪了眼。

「呵呵,韓族主,恭喜恢復。」

熊烈爽朗笑著,走到了近前,沖著韓天明拱了拱手,然後,目光便是落在了韓棠身上,上下打量著,忍不住微笑讚揚道:「韓族主,你有個好兒子啊!」

「呵呵,這都是小兒努力的結果。」韓天明客套地回應著。

韓棠笑而不語。

「韓棠弟弟,你剛才差點嚇死我。」就在韓棠思索金靈劍的詭異之時,一道熱情直爽的聲音突然在身後響起,隨即,一隻柔軟如玉的纖纖玉手,便拍在了他的肩頭處。

慕容貝貝站在了旁邊,美眸望著韓棠,笑意盈盈。

「我也差點嚇到我自己。」

韓棠輕輕按住肩頭的玉手,微笑間,將臉龐向慕容貝貝湊過去,趴在她的耳邊,悠然低語。

「哈哈哈。」

聞言,慕容貝貝忍不住再度歡快笑起來,燦爛如花。

「又輪到收錢了。」

韓棠沖著慕容貝貝粉嫩的耳珠吹了口氣,悠然微笑著,隨即看向了熊烈,淡然道:「我們勝了賭局,是不是到了該收穫的時候了?」

「呵呵,不錯。」

熊烈爽朗點頭,目光立即落在了林碩石和洪嘯身上,語氣威嚴道:「兩位,願賭服輸,兌現承諾吧!」

聞言,洪嘯和林碩石身子同時一哆嗦,頓時感覺有點無力,幾乎要酥軟下去。這一輸,無論是長生會還是烈風堂,都需要交出一千二百萬的金幣,加起來就是兩千四百萬,這完全是他們兩家五年的利潤。

「能不能緩一緩,這筆錢數目太大了。」

林碩石終究城府深點,在短暫頹然後,努力露出個溫和的笑容,目光緩緩看向了熊烈和韓棠,央求之意明顯。

「你覺得呢?」

望著林碩石頹然的神態,韓棠輕輕一聳肩,悠然反問道。

「怎麼,想賴賬?!」

熊烈冷冷盯著林碩石,眼線猝然收縮,一抹凌厲的殺意在目光中閃現,鋒利如刀,隨即提醒道:「提醒林堂主一句,不要忘了我熊烈是什麼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