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林庸猛地喊住他:「等等!誰說我是來賭錢的?」

高在對著觀眾一笑:「怎麼了林先生?捨不得了?你放心,一會兒我留一千萬給你,不讓你血本無歸。」

林庸站起身來,伸出右手慢慢將自己的面具一點一點拉了下來,露出底下鄭重地表情:「我要和你賭名字!」

高在笑道:「哈哈,你憑什麼和我賭名字?難道你也叫賭神嗎?」

林庸嘴角一勾:「不,我當然不是賭神,但我有它!」

說完林庸輕輕從兜里的信封中拿出一個綠色的戒指,揚在了空中。只見那玉戒溫潤如脂,瑩光流動,卻是一件難得的至寶。

賭神玉戒!

林庸的最後殺手鐧。

林庸面向全場:「你雖然被喚作賭神,但這是你自封的,高進先生從來不曾把這名字傳給你,甚至一度想要清理門戶。這枚玉戒相信在世人眼中,已經可以代表高進先生本人,我敢問你!沒有它,你算什麼賭神!」

高在雙眼死死地盯著那枚晶瑩的玉戒,透露出一種入魔般的渴求:「你……你怎麼會有它?」

林庸微微一笑:「想要嗎?」

高在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你想怎麼賭!」

林庸放開聲音,如洪鐘一般喝到:「我輸了,玉戒給你,你為賭神正名!並且我自廢雙手,永不再入賭場一步。但如果你輸了,奪去賭神之名,斷掉手筋,跪在地上對這枚玉戒嗑九個響頭!以慰高進先生在天之靈!」

「荒唐~!」高在大喊一聲。

林庸一聳肩:「不賭算了,反正你就是個假賭神,連我都贏不了,以後這名字也用不上了。」說完將玉戒直接戴在了右手的無名指上。

高在看著林庸的動作氣得發抖,壓低聲音惡聲說道:「你是激我!你這把根本贏不了!」

林庸也笑著向前一撐:「你是怕我!連穩贏你都在怕我!!」

高在眼睛在林庸和他的牌之間來回看了兩三次,他此刻的情緒終於開始崩潰。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贏我,因為他連底牌都還沒有看!!!

「來!我和你賭!!!就算你是同花又怎麼樣!」

高在猛地砸出自己的底牌:

黑桃a

「四條a!翻開你的牌!」

林庸輕輕轉了轉右手上的玉戒指,往自己的底牌上輕輕一掠,抽出底牌揚起手來從空中往下一砸!

「畜生,跪下!!!」

那是一張————方片3!

高在:a、a、k、a、a!四條鐵支。

林庸:3、2、4、6、5!同花順!

高在雙眼渾圓,眼皮亂抖,不敢相信地扶住了桌子。

林庸輕輕拿起手中的底牌:「我上一把輸給你兩億,但細心的你肯定看到了我的底牌,我那一把是葫蘆!其實應該是我贏的!但我主動認輸,是故意讓你覺得我不會看底牌!而這一把!我在第二輪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底牌!你根本沒發現,而且你剛提牌起來,我就能判斷百分之八十,你的底牌就是a!當最後我翻開那張6時,我心中只有一個期望,那就是求你得到最後一張a,這樣你才上得了勾,和我加註賭名!」

高在此刻在自己最自信的領域完敗,一時有些無法接受:「你……你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看得出我得什麼底牌!我根本不會將喜怒暴露出來!」

「人的表情可以騙人,但人的心跳卻騙不了人!我說過,我是人h2 高羽看著地上奄奄一息昏迷的高在,緊緊攥.住了自己手裡的玉戒。

父親,你看到了嗎?我們終於沒有辱您威名!

林庸看了看時間,心裡惦記著左三那條老狐狸,轉身正欲離開。

「林先生,等等!」龍五突然叫住了林庸。

林庸撓了撓后勺,轉過頭來:「還有什麼事嗎?放心,我已經跟陳警官說了,他不會為難你們了。」

高羽走上前來:「大恩大德,無以為報。除了我們原本的賭金之外,贏得的資產我想你接受一半,這是您應得的,請和我們一起做一下交接手續,這也表達我們最真摯的感謝。」

林庸嚇了一跳,這可是近十億美金的資產!

「高羽,錢本來就是你的,我只是幫你賭而已,我怎麼可能要!而且我整天刀山火海,如履薄冰。有命拿也沒命花,你如果願意,就多做些真正的慈善吧!我還有事……」

「不!我們都不知如何謝你,再怎麼你也要接受,要不了幾個小時的!」

媽的,還幾個小時?

林庸急於脫身,眼珠子一轉,突然從台下牽住阮名伶的手走上台來:「這樣吧!要感謝感謝她!有什麼事跟她說,我真有事,走了!」說完將阮名伶往高羽面前一推,匆匆跑出了會場。

……………………………………………………

一出會場,林庸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站在甲板面上看著茫茫的大海,竟然風平浪靜,一點水花都沒有。

船竟然停了!

就在這時,林庸耳朵一豎,聽到了甲板旁的腳步聲,只見左右各竄出來幾個黑衣男子,全都舉著手槍瞄向了林庸。

自己被左三發現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沒想到他發現自己之後,竟然還會選擇主動出擊!

啾啾啾啾!幾個黑衣男子毫不猶豫地對林庸開起火來。

林庸快速抓著甲板旁的護欄往下一栽,直接躍下五層跳到了樓下的甲板露台上。之後轉身衝進身後房間,兩個正在親熱的男女被嚇了一跳,一邊尖叫一邊用被子捂住身體,眼睜睜地看著林庸穿過房間拉開房門跑了出去。

嗡——!林庸聚起耳力,全息聲波瞬間覆蓋身邊百米範圍,朝著腦中印象的位置飛奔而去。

那是在船的倒數第二層右側的船尾,有一個封閉的房間,林庸的目標就是那裡!

在林庸的全息聲波下,遠遠甩開了守衛的追擊,十分鐘以後,便已經到達了倒數第二層的右側走廊。

「左三!!!出來!!!」

林庸一邊吼叫,一邊豎耳傾聽,尋找著自己無法探入的房間。

就在林庸找到一個無法穿透的陰影,似是有所發現時,正前方的一個房間門突然打開了,一個金髮美國人慢慢從那裡走出來,正是菲爾。

菲爾帶著非常紳士的笑容:「我們又見面了,林先生,或者,我應該稱呼你為……惡魔?」

林庸皺了皺眉:「左三呢?」

菲爾說道:「左先生在我身後的房間里,他是『天鷹』的客人,所以……很抱歉不能交給你。」

「你是『天鷹』的?那你應該知道和『獵人』對抗的後果。」

菲爾點點頭:「我非常知道,因為我們的卡爾就在你們手裡。真正不知道的是你,這艘船左先生佔有三十的股份,它有一個秘密。」

「秘密?」

菲爾輕輕將自己的西裝脫下來,露出裡面完美的身材:

「它在建造之初,就在幾個特殊的位置安放了小型的起爆裝置,輕輕一摁……整艘船,會爆炸!」

林庸心裡嗑噔一下,有些不敢相信。

「你跟我說這些幹嘛?我要的是左三!」

「不不不,不是你要他,而是他要你!當他聽說你在船上時,似乎非常的生氣。他把我請了過去,跟我說,他想摁那個按鈕!但不巧的是,我這次的任務就是將他安全地帶回華盛頓,肯定不能讓他輕易地摁按鈕啊!所以我就跟他說,你,交給我來搞定。」

林庸冷笑一聲:「你覺得你能搞得定?」

「你殺死了亞巴頓,全世界都已經知道。但天使米迦勒和惡魔亞巴頓,不過是所有a級進化者里最弱的兩個人罷了,而且你們還是圍殺。所以並不能代表你有多強,我想,我可以試試,也挺有把握。」

林庸一拳錘在旁邊的護欄上,直接將那護欄錘斷成兩截!

「你不是已經試過了嗎?」

菲爾微笑著說道:「噢~你說餐廳那次啊?是啊,你的力量確實超過了陸地上的我,但沒關係,這裡是我的世界。我答應了左三先生。二十分鐘!二十分鐘內如果我搞不定你,那麼他隨時可以按下按鈕。」

「我就在這船上呆二十分鐘,他能飛了不成?他敢跟我同歸於盡不成?!!」

「當然,他現在正在離開!」

「什麼?」林庸突然感覺到船體有一絲搖晃,接著船底發出咔咔咔地怪響,仔細一聽……

聲波地圖中那個黑暗的房間,竟然從卡亞尼拉號上分離了出去!與此同時,船體微微傾斜重新開始向前推進,船底的縫隙也開始湧進海水來。

對了,高羽曾近跟自己說過,那個封閉的房間可以分離出去,難道左三那個老狐狸已經跑了?

林庸直接回頭朝身後跑去,用最快的速度向上層猛衝,來到甲板的露台邊剛要跳下去,突然林庸又定住了身子。

他騙我怎麼辦!他還在船上怎麼辦!

就在林庸猶豫之際,身後一個矯健的身影跟著他來到了露台。林庸還沒回頭,就聽見一陣拳風從後面掃來。

林庸趕緊一側頭。

&nbsh2 噗啊!

林庸終於重新回到水面,張口就噴出一口鮮血出來。

自己的內臟已經因為水壓的擠壓而重傷,只感覺連呼吸都變得十分疼痛,胸腔里的肺泡都差不多爆了一半!林庸抹了一把臉上的水,開始環顧四周。

卡亞尼拉號已經重新啟動漸漸遠去,燈火通明的甲板照耀著林庸蒼白的臉頰,丟下林庸在這無邊無際的大海之上孤軍奮戰,此刻想追也追不上了……

只有一條路,戰!把左三給挖出來!

但是怎麼戰?林庸此刻連敵人都不知道是誰,如果就這麼僵持下去,再過十幾分鐘左三真的按下按鈕,那全船的人都會遭殃。

攻擊自己的,到底是什麼怪物?林庸現在又急又怕,趕緊遊了兩步來到自己丟下來的充氣床墊旁,死死地抱住了它。

廢材王妃 就在林庸剛剛扒上床墊,一隻大手再次向林庸的腳踝抓來。

媽的!你還來!

巨力之下,林庸咕咚一下就被拽進了海里,但他一隻手死死的逮住床墊的邊緣,死也不放手!

在充氣床墊巨大的浮力之下,林庸只被拽下水底三米就生生止住,另一隻手握成拳頭,往水下奮力擊打。可打了半天卻什麼也沒有打著,全都落空。那抓.住自己的東西發現沒有辦法再將林庸往下拖,果斷地放開了林庸的腳踝,林庸還來不及慶幸,只覺得肚子一痛!

噗!咕嚕嚕嚕!

林庸受了這一擊,差點抓不住手裡的床墊,在水中再次吐出一口鮮血出來,力道簡直與自己相比都不遑多讓。豈料這一下只是一個開始,緊接著自己渾身上下到處傳來巨力打擊,水中一個影子在身邊竄來竄去,如同最靈活的游魚一般,每挨著自己一下,自己就起碼受上三五下重擊!

當林庸重新浮出.水面,竭盡全力地趴在床墊上。回頭一瞧,一個身影直接從遠處躍出海面,如展翅蝴蝶一般朝自己飛來,完美的身形勻稱而矯健,在月光下騰出.水面近兩米的高度,一下踏在了那床墊之上!

床墊搖晃了兩下便穩了下來,站在上面的那個身影慢慢轉過身來,帶著滲人的殘冷微笑。

竟然是菲爾先生!

他居高臨下,看著林庸狼狽地模樣,蹲下來慢慢說道:「怎麼了,林先生?你不是力氣很大嗎?水壓的味道如何?」

皎潔的月光下,林庸聚睛一看,這菲爾雙手雙腳上都是蹼,一條長長的裂縫從他的耳根一直延伸到脖頸,還在慢慢地一張一合吐出海水。

這個怪物,竟然進化出了魚腮!

林庸咳出一口海水,裡面還夾著紅絲:「你是……故意等我下來的?」

菲爾蹲下.身來:「在水裡,我就是皇帝!惡魔又怎麼樣?我要先用海水把你灌飽,再用拳頭把它從你肚子里打出來!反反覆復,直到把你的血肉打爛為止!告訴你個秘密,我可不準備這麼快解決你,我要等到十分鐘以後,左三按下那個按鈕,讓這個無聊的海面升起絢爛的煙火,讓全船的人為你陪葬,包括那個在餐廳里的胖子!」

林庸眼睛都紅了:「你他媽就是個心理變.態!!」

菲爾笑了笑:「不錯,所有人都這麼說我,可你又有什麼辦法呢?」

林庸渾身顫抖,死死地盯住菲爾,嘴角一扯一扯地抽.動,這種毫無辦法的情況下,只有換一個天地,自己定法!

他眼睛里的紅光越來越盛,終於……他和菲爾一樣,嘴角彎彎地上揚,出聲笑了起來。

「咦——哈——桀——哈哈哈……我倒是認識一個比你還變.態的人~」

菲爾高高仰著頭:「誰?」

「我!」

林天擇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罪惡降臨。

只見林天擇輕輕向外一撐雙手,將菲爾和充氣床墊推向遠處,竟在此時推開了自己這大海之上的唯一生機,孤零零地踩著浮水,臉上露出渴望的面容,伸手向漸漸飄遠的菲爾招了招。

「桀喇喇喇喇~~~下來!皇帝!」

「找死!」菲爾縱身一躍就跳進水中,在水下如游魚般擺動雙.腿,以四米每秒超越人類極限的遊動速度朝林庸沖了過去,手一劃帶著涌流的氣泡在水下一把就抓.住了林天擇的褲帶往下一扯。

呼~!

林天擇被扯得一下沒入水中,而他竟也不掙扎,跟著那菲爾沉到水下二十米的位置,之後雙手猛地抓向自己的腰間,那菲爾的手滑滑膩膩根本不受力,嗖地一下收了回去,朝黑暗當中遊走。

而林天擇身在二十米的水下,強大的水壓將海水灌進自己的鼻腔耳洞,擠走所有的空氣,全身毛孔一收一放,吐出一口濁氣正常呼吸起來。

之後他閉上雙眼,打開了全息聲納……

嗡!整個世界簡直比陸地上的世界清晰了十倍不止!

聲音在空氣中傳播的速度是三百四十米每秒,而在海水中的速度,則達到了一千五百米每秒以上!再加上海水的干擾減少,整個水下的黑暗世界,瞬間就通過耳膜和大腦的運作,變得明亮起來。

嘣!林天擇剛展開聲納,腰間就被一拳從身後打中。這菲爾的拳頭力度奇大,簡直比陸地上的他強大了一倍有餘,這完全是因為他能夠利用和適應水壓。

水壓怎麼利用?一塊十五厘米厚的強化鋼板,在上千米的海底被微小暗流輕輕一碰,就會整塊變形彎曲,這就是水壓的恐怖之處!別看這裡只有二十米,但如果加上水壓的加成,就絕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菲爾的身形在水簡直比飛鳥還要靈活,只見他游出五米後轉身重新加速,全身如波浪線條擺動朝著林天擇撞了過去。

林天擇背對著他在水裡慢慢上浮,眼看就要被這一拳擊中。

但就在那拳頭要打在林天擇身上的時候,他卻奇異般地一側身!

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