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林昊點頭,端起酒杯潤了潤唇。

雲家眾人再次落座,雲老爺子卻端著酒杯走到堂中,慨然道:「林大師對我雲家有再造之恩,今後,但凡我雲家子弟,見大師必執弟子之禮,如有違反,如同此杯……」

語落,「嘭」的一聲,那精美華貴的玉質酒杯摔得粉碎。

聞聲,人群心頭更見驚悚!

好就好在,接下來沒再出現類似聳人聽聞的場面。

氣氛很快熱絡!

主桌上,除了林昊和糖姨,儘是雲家三代嫡系男賓。

這是千年傳承下來的規矩,哪怕身為家主夫人,雲易之妻,雲無塵雲陽之母,都不能上這一桌。

如此可見,糖姨此刻到底多麼尊貴,說全場加起來比不上她一根頭髮,絕不過分。

此等尊貴之人,斷然沒有放著不巴結的道理!

那林大師世外高人,或許難以高攀,可眼下是人都看得出來,他對那個名喚唐婉的女人看得極中。

如此,若是還不知道該怎麼做,那此刻堂中這些人大約也不配稱之為杭城名流!

就因為這份自覺,很快來往主桌的人多了起來。

「敬林大師,敬唐小姐。

鄙人王福明,薄有資產,這是在下的名片,往後若大師和小姐有用得著的地方,儘管吩咐!」

「林大師,唐小姐,我曹建斌是個粗人,客套話就不說了,這是名片,多的不敢說,就這杭城一帶,我老曹說話還是有點分量的,有事千萬別客氣!」

「唐姐姐,有個這麼好的侄子,羨煞旁人呢!

這次來得匆忙,也沒準備什麼像樣的禮物,這張西湖會所的至尊貴賓卡,還望姐姐不要嫌棄!」

「……」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你來我往,絡繹不絕。

此刻,不論多麼顯赫的身份,不論多麼輝煌的財勢,在主桌那二人面前,全都心甘情願淪為綠葉。

敬酒!

雙手奉上名片!

叫唐小姐的!

叫唐姐姐的!

叫唐妹妹的!

有人送頂級會所貴賓卡!

有人送限量版香水!

有人送翡翠玉飾!

糖姨懵懵然,根本招呼不了這麼多人,也根本不知如何應對。

她就只能笑!

笑著笑著,臉都僵了,手裡也多了一堆名片,身邊還有侍婢將香水首飾之類裝了一盒子。

最後,雲家也不能免俗。

儘管此前雲易已經奉送一對帝王綠精雕細琢價值連城的鳳棲梧桐耳環,可那只是雲陽衝撞的賠禮,當不得正菜。

等過來敬酒送禮的走得差不多,雲老爺子親自將一份產權證書送到糖姨面前。

那是大禮,很多人都心驚眼紅的那種!

眾所周知,西湖龍井乃茶中極品,而這份產權書,關聯的赫然就是雲家在獅峰山下的龍井茶莊。

別看龍井茶莊不大,年產茶葉數量十分有限,可上流社會的基本都知道,最頂級的龍井茶,十有八九來自龍井茶莊。

尤為讓人眼紅的是,龍井茶莊有一十八棵乾隆親封「御茶」,其名貴珍惜冠絕天下,除卻武夷山那株母樹大紅袍,茶樹界恐無人能及。

糖姨不知道那麼多!

可聽周圍倒吸涼氣的聲音,她也知道這份禮物貴重,不能要。

只是面對雲家的堅持,她又不知該怎麼回絕。

林昊卻是十分淡然。

「也是一番心意,糖姨你只管收著便是。」

「若是實在覺得不安,回頭把你種在山莊的菜多弄些當回禮就是了!」

「……」

輕描淡寫。

那意思,用自己莊園種的菜來交換這價值無法估量的茶莊,還是雲家賺了。

尤為可惡的是,嘴上說著這些話,其實他注意力根本不在這上面。

眼看著好不容易矮下去的玉碗裡頭,各樣菜又悄悄堆成了小山,糖姨又羞又惱,哭笑不得。

雲家卻很高興!

茶莊再好,無非就是能多賺點錢。

可對雲家這等千年世家來說,錢多錢少已經沒什麼意義了。

如此,反倒是不如那些珍品蔬菜來得有價值。

是以對於林昊這個說法,他們是歡欣鼓舞,一千個一萬個願意。

主桌熱鬧,旁邊女賓桌上也不遑多讓。

「未雨,有這麼個哥哥,你真幸福!」

「哎呀,羨慕死唐阿姨了,若是現在坐在林大師身邊的是我該多好?」

「長這麼大沒在正式場合上過主桌呢,未雨,你媽媽真幸福!」

「那可不,全場加起來都比不上唐阿姨一根頭髮,當時我心裡還笑呢,現在,嗚嗚,羨慕死了!

未雨你知道嗎,現在在場這些人,非富即貴,沒一個簡單的。

等閑時候,就是我們想要見到他們都難呢,現在居然全都對你媽那麼客氣那麼尊敬,簡直都不可思議!」

「誒,女人當到唐阿姨這個份上,也算是絕無僅有的吧,你說呢雲姨?」

美男社交圈 「是啊,自從嫁到雲家,正式場合我都沒上過主桌呢,未雨,還是你媽媽厲害!」

「誒未雨,問你個事啊,林大師現在有女朋友了嗎?幫個忙,你把我介紹給他唄!」

「還是介紹給我吧,這樣的男人,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

「噗,別這麼浪好不好,這樣說,你怎麼不幹脆去約林大師上床呢?」

「有臉說我,你敢說你不想跟林大師上床?」

「……」

邊吃邊聊,這邊氣氛要鬆快很多,也大膽露骨很多。

雖然也不少人因著林昊和糖姨的面子來問候江未雨,可到底都是一些年輕一輩的人,數量也少很多。

可對於江未雨來說,這並不是一件多麼讓人興奮的事!

看似她一直跟周圍有說有笑,可事實上,她心裡堵得厲害。

越是看到林昊風光無限,她心裡越是酸澀難明!

甚至於某一刻,看著媽媽那麼被呵護備至,受盡尊崇,她都覺得刺眼,心裡難受!

她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可她就是忍不住。

明明是很親近的人,明明就隔著一張桌子,可說不上為什麼,她覺得她跟他們的距離真的好遠好遠。

遠得她只能在旁邊默默看,默默心酸,默默羨慕,遠得她一輩子都無法跨越,只能看著他們歡笑,幸福。

這註定是刻骨銘心的一天!

或許對所有人來說,這個晚宴都歡快愉悅,收穫滿滿,可這其中絕不包括她江未雨。

一路強顏歡笑到散場,說實話,她從未這麼沮喪過,也從未感覺這麼累過。

可即便如此,那些外來的賓客都走了,她卻還不能走。

主桌還沒散,男人們還在笑談。

作為女性,她只能跟雲陽媽媽等雲家一眾女性成員在一起,默默等待。

這個時候她覺得自己連那些俏美的侍婢都不如!

至少她們還能笑著在主桌邊上添酒布菜,可她卻連靠近的資格都沒有。

再看雲陽,分明被羞辱至此,他眼裡卻只有恭維敬畏沒有恨意,她心裡更加黯然,只覺得一切都那麼索然無味。

便在這充斥著痛苦與酸澀的煎熬中,某一刻,主桌上也終於收場。

謝絕了雲家的盛情挽留,林昊本打算帶糖姨離開,可終究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回雲陽身上。

不明何意,氣氛忽然就變得有些緊張!

雲老爺子心中暗嘆,正待壯志斷腕,給林昊一個交代,林昊卻忽然開口問道:「雲陽,你喜歡江未雨嗎?」

說罷又道:「放心,我不是要干涉你們什麼,我對江未雨也沒什麼興趣。

我只是希望你老實的回答我,你對她到底是不是真的!」

有些出乎意料。

雖然跟想象中不太一樣,原本擔心的事情並未發生,可是,氣氛反而更加緊張。

雲家緊張,是擔心雲陽說謊,又或者說胡話!

糖姨緊張,那是因為事關女兒江未雨!

至於江未雨……

這畢竟是她真正意義上第一份愛情,是她截止目前依然認同的情感,如此,她如何能不緊張?

似乎也感受到周圍的緊張,雲陽壓力很大。

可終究他還是頂住了,高聲道:「我喜歡江未雨。

她是我這輩子遇上過最好的女生,我要娶她為妻,我要跟她白頭偕老……」 杭城西南,獅峰山下。

細雨如絲,淅淅瀝瀝,看著絲柔綿滑,卻是滲著蝕骨的寒意。

上午十點多,龍井茶莊。

房間角落裡,八角鎏金炭爐中果木炭燃得通紅,暖氣如煙絲般裊裊升起,帶來果木清香的同時,也驅散了寒意。

窗前,江未雨披散一頭長發,手捧一杯香茗,目光獃滯,靜靜看雨。

距離那夜已經過去好幾天了,她卻始終無法走出那片陰霾。

明明那麼真!

明明那麼用心!

當時她都感動哭了,只覺得那一切的羞辱和委屈都值得,卻沒想到,終究是她一廂情願。

怪林昊嗎?

自然是怪的!

那恨他嗎?

不知道。

當時恨,恨得咬牙切齒。

可慢慢的,恨意越來越低,時至今日,哪怕使勁去想,也總是恨不起來。

「或許,真的是我太過自以為是吧!」

「自以為自己很優秀,罕有人配得上,事實上卻沒那麼優秀!」

「自以為雲陽真心愛我,願意跟我白頭偕老一輩子,事實上他本來只想玩玩我!」

「自以為雲家很重視我,那麼夜了又是車隊相迎,又是闔家等我吃飯,然而,他們看重的卻並不是我!」

「可是……」

秀眉微蹙,煙鎖重樓。

茶杯放下在窗檯,她抬起手腕,又捋起袖子,看著手腕上那串失而復得的手鏈,說不上為什麼,心裡又委屈得厲害。

「你呢?」

「為什麼你那麼殘忍?」

「戳破我所有的偽裝與美夢,為什麼你還是不理我,為什麼你還是對我不屑一顧?」

「媽媽真的就那麼好,值得讓你對世間所有其她異性都不屑一顧嗎?

可就算媽媽真的那麼好,那她也不可能成為你一輩子伴侶,你終究還是要有另一半的!」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