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林牡有神秘的說道:「我現在可是修仙者。」

修真,修仙一字之差,但是所處於的境界就是截然不同。

修真,也只是還處於在凡人的境界而已。

去假為真,褪去自己的凡人之軀,進入到那個長生不死的仙人境界。

而修仙,卻是凡人已經褪入到了仙人境界,凡體已經成功的在雷劫當中成為了仙體。

而修仙者最終的目的就是要成為天滅而我不滅的存在。

其實也可以看做修仙者就是修真者的上一級。

「修仙者。」

南炔更是一臉蒙逼的看向林牡,這一個月,他已經從林牡的口中聽到過許多陌生的辭彙了,都是一些他之前從來就沒有聽說過的。

「如果你現在接觸這些還為時過早,以後你就會知道修仙者和修真者有什麼不同。」

林牡看下好奇的南炔,並沒有解釋。

以南炔現在的境界來接受這些還是有些太過勉強了。

而且提前讓他知道這些也會有些讓他好高騖遠,

「好了,那是你的修鍊房間,你先進去修鍊吧。」

指著書店內多出來的一間房間,對著南炔說道。

這間房間和當初余寧的那一間一樣,同樣是鈴木為了培養他們所製作的。

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唯一的用處就是在裡面的壓力是在外面的十倍左右。

而且會跟著使用者的實力越強,更往上調整。

來到屬於他的專屬房間中的南炔,頓時感受到了這間房間和外面不一樣。

他剛一進入這房間的一瞬間便感覺到自己的後背上瞬間多了十倍的壓力。

甚至如果自己不刻意用力的話,還有些起步了腰。

「又是師父他為我打造的嗎?」

剛進入房間的南炔頓時就明白這些房間又是林牡為自己量身打造的。

不過他也沒有太過在意。

自己那一個月的痛苦都承受了下來,而這一點痛苦又算得了什麼?

直接打開手中的功法,按照功法的提示吸收空氣當中的真氣。

「好奇妙的感覺,比吐納更加的舒爽。」

南炔感受著從空氣當中不斷進入到自己身體當中的真氣。

這進入到自己身體當中真氣的速度比自己在家中修鍊吐納之法要多得多。

「怎麼回事。」

感受到自己體內原本雜亂無比的真氣向著自己丹田說靠攏,南炔有些奇怪。

「難道這就要突破了?我才修鍊這麼一小會啊。」

看著功法當中的提示,如果原本雜亂無章的真氣向著丹田處靠攏並聚集成為一道氣璇,那就是突破到築基的前奏。

不過南炔卻是有些不敢置信,自己才進入到這個房間沒有十分鐘。

這就快要突破了。

難道自己的天賦竟然如此的好?

南炔有些自戀的想著。

而南炔此時的丹田之處已經緩緩的出現了一道氣璇的雛形。

…… 「直接就要築基了嗎?」

林牡感受著裡面的南炔的氣息越來越深厚,不由的說道。

世界之子的天賦還真是好。

房間之中的南炔感受的著這房間內不斷傳來的壓力,

而他體內的真氣也在不斷的在向著氣璇凝聚而成。

「呲……」

一道奇異的聲音從南炔的丹田之中傳來。

而他的氣璇也已經徹底的凝聚而成。

同時也代表著南炔正式踏入了築基境界。

……

「師父,我先回去了。」

南炔摸著自己的脖子看著林牡。

自從二天前他正式突破到了築基期之後,林牡就開始了對他的魔鬼訓練。

每天在這裡首先要接受在十五倍的壓力之下的吸收真氣,而且,還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抵抗。

南炔感覺自己每吸收一絲真氣,就感覺自己的體內的筋脈要被撐爆。

這些還不算什麼,更過分的是,在他吸收這些真氣過後,還沒有來得及休息就被林牡抓出來,然後美名其曰把自己的境界壓制道築基期來訓練自己的實戰能力。

在南炔看來就是林牡想虐他而已。

雖然林牡把實力同樣也壓制到了築基期,但是,南炔完全可以感覺的到,那完全不可能是築基期施展的出來的。

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在這種情況下還手。

一直被林牡差不多虐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林牡才大發慈悲的放過了自己。

「嗯,你先回去吧。」

「不過回去之後,你還是得自己努力,你的天賦雖然好,但是可不是你浪費的資本。」

「你的兩位師兄在第一次和為師切磋的時候,可都堅持了比你久得多。」

林牡已經虐過南炔一次了,也沒有想法再去虐他了,所以還是放他回去。

「知道了,師父。」

南炔無奈的對著林牡白了一眼。

他只是一個剛接觸修真的新人,有必要這麼打擊自己嗎?

「看來這小子還是缺乏訓練力度啊。」

林牡摸了摸下巴看著已經走出去的南炔的背影,暗自的說道。

「以後看來得繼續加強了,否則的話這小子的天賦可就浪費了啊。」

不知道為什麼,已經走的有些遠了的南炔總感覺後背被什麼東西給盯住了一樣,讓他有些不寒而慄。

「我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南炔看了看後面,並沒有任何一個人。

頓時更讓他有些不寒而慄。

讓他走的更快了。

「不會是師父他盯上了我吧。」

走的有些距離的南炔突然想到。

……

「就是這個小子。」

「真是弱啊,一個只不過經歷過三次基因改造的小子,隨手就可以給解決了。」

一號一直躲在暗處觀察著從書店當中走出來的南炔。

看到他對於自己沒有一點發現,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本來以為能夠迷惑安大小姐的人到底有什麼本事,不過沒想到竟然只是一個廢物罷了。」

「小子,你死了以後可不要來怪我啊,誰叫你不自量力的竟然敢來迷惑安大小姐,也不看看,你這個廢物能夠配的上安大小姐嗎?」

南炔已經快要離開自己的視線了,一號不準備在和他繼續玩下去。

他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 「小子,你死了之後可不要怪我。」

一號的嘴角露出一絲恐怖的笑容。

同時手中的那把已經佔過了無數人鮮血的利刃已經被他從衣袖當中拿了出來。

不過他卻沒有看到南炔的嘴角上同樣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笑容。

「終於忍不住了嗎?」

南炔感受著背後那那是殺意,心中暗自的想到。

他現在已經是築基期的小高手。

雖然在林牡面前什麼都算不上,但是對付這一些普通的殺手還是沒有問題的。

在他看來,這個殺手簡直是一點功夫都沒有練到家,那無時無刻露出的殺意是個人都可以看得出來。

如果她確實因為沒有收到因為在一號的眼中,他只不過是一個隨手可以殺死的螻蟻罷了,所以根本就沒有掩飾和自身的殺意。

「小子,安心的去地下吧。」

一號的利刃已經快要刺入到南炔的心臟當中。

不過就當這把利刃距離南炔還有那麼微小的距離的時候,南炔的身影頓時往旁邊一偏,準確的躲過了一號的暗殺。

「怎……怎麼可能?」

一號完全不敢置信的看著躲過自己一擊的南炔。

這小子不過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又怎麼可能躲過自己的一招。

而且他是怎麼感受到我的存在的?一號完全想不通。

「看來這小子還是有點本事的,要不然也不會獲得的安大小姐的青睞。」

不過遇到了自己也就只能做到這份上了。

見到自己一擊並沒有徹底的殺死南炔。

一號頓時就要開始下一場攻擊。

而且這一句他是全力以付的,現在對待南炔的攻擊就像對待當初那些被重重保護的大人物一樣。

他不相信南炔還有那麼好的運氣,能夠躲掉自己的這一次全力一擊。

「呵呵,真是不自量力。」

看到一號繼續向著自己進攻而來。

南炔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

或許在一些普通人的面前,這個殺手的速度是十分的快。

但是,在南炔那絲微弱的神識面前,還是可以把一號的身影看得清清楚楚。

一號現在也只不過是經歷過第七次基因改造而已。

雖然第七次就應該照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有了相差很大的距離。

只要達到了第八基因改造,才能和那些強大的異能者所抗衡。

雖然第七次強大。但是還是沒有超出常人的極限。

而現在雖然南炔只不過是一個築基期的修真者。

但是也脫離了普通人的極限。

所以對於一號的攻擊南炔還是真的沒有看在眼裡。

「真是弱小啊。」

用兩根手指隨意地夾住了一號的利刃。

不屑的看著一號的面龐。

他不知道剛才一號也是這樣看待他的。

「不可能,你這個普通人怎麼可能見過我這一招。」

一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全力一擊竟然被眼前自己所認為的一個普通人隨意的接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