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林牡的話音剛落下,余寧那快消失的靈魂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結。

老黑:「……」你是大佬,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天脈啊,真可惜了。」

看著自己懷中的余寧,黑霧一陣可惜,要不是這小子幸運的被這位至高的存在看中了的話,這具肉身就是自己的了。以自己數萬年的見識,再加上這具身體的天賦,自己踏入那修行的巔峰也是有很大的機會的。

「老黑啊,你知道為什麼你的一句承諾,甚至沒有任何用東西來拘束你,就放過了你,讓你跟在我最看中的人身邊?」

「為什麼?」

老黑下意識的說道。

「老黑啊,看你平時挺聰明的,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就這麼蠢了。」

深夜書屋 「本座是什麼身份,這個世界上的事情又有什麼可以瞞得過本座。」

「所以,你那些不該有的心思還不是不要有為好,不然的話,本座生氣的話可是很嚴重的。」

林牡停下,回來深深的看了老黑一眼。

「是,大人,。」

看到林牡的眼神后,老黑頓時一驚,心頭的冷汗再一次的湧現。

沒想到,自己只是想想,這位存在就知道了。

。「走吧。」

警告了一翻老黑之後,林牡相信老黑也不敢在生出什麼不該有的心思了,畢竟,老黑最看中的還是自己的小命。

「他是本座十分看中的人,以後繼承本座的位置的機會很大,所以,你跟著他不會虧待你的。」

林牡知道給完大棒之後要給個蘿蔔的道理。

現在給老黑一個憧憬,才能讓他更加的放心。

讓他知道現在自己跟隨的人是下一任天道,只要自己一心一意的跟著他,好處不會少了的。

「大人,您的位置還能繼承。」

老黑顯然被林牡的話給震驚到了,頭一次聽見天道的位置還能夠被繼承。

難不成,在這位存在前面還有其他的天道。

…… 「本座的的實力已經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所以本座想去看看更廣闊的世界,所以,最近本座在選定繼承人。」

「而現在看來只有這小子是最符合本座要求的。」

林牡自然不能說是自己的系統給自己安排的任務,所以就只能瞎扯一頓。

「新的高度,您的上面還有……」

「老黑啊,現在的你不該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為好。」

「所以,你以後跟著這小子混,好處不會少的。」

說起來,這老黑也還是挺幸運的,跟著還沒有成長起來的天道混,以後的成就肯定要比現在要高。

……

「這是哪裡,我不是要死了嗎?這裡難道是六道輪迴?」

余寧緩緩的睜開雙眼。

發現自己的身體還能夠活動之後,余寧瞬間起來打量著這是個什麼地方。

他腦海當中的記憶還停留在自己被靈兒一掌打死的那一幕當中,在彌留之際記得剛想從自己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團黑霧。

然後自己就什麼都不記得。

「難道我沒死,不過這裡是哪裡。」

余寧那濃重的體溫無時不告訴余寧自己,自己還沒有死,不過卻是不知道此地到底是何地。

從周圍來看,自己身處在一個環形的山谷當中,山谷的正中間還有一座龐大的湖泊,就算以余寧沒有修鍊過的凡人之軀都可以感覺到這個湖泊絕對不簡單。

甚至這個山谷當中的靈氣此自己見過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要多。

「這難道是某個前輩的道場?」

「小子,你醒了。」

正在余寧考慮怎麼見到此地的主人的時候,一道黑霧突兀的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前。

從黑霧當中出現一道人臉。

「這就是出現在我頭上的那團黑霧?」

看到這團黑霧之後,余寧想起自己暈過去之前的最後一段記憶。」

「前輩,是您救了晚輩。」

余寧最後一段記憶是這個黑霧,而現在這團黑霧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還活的好好的,所以,余寧也只能想到是這團黑霧把自己救活了,不過對方到底是什麼目的,是什麼人,但是,是別人救了自己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救你?桀桀,本座可沒有那麼好心,要不是我家老爺……」

就算知道余寧是那位存在看中的人,以後很有機會繼承那位的位置,但是,老黑作為數萬年前的巨擘,暫時還是放不下面子的。

「算了,和你小子說這麼多幹什麼,過來吧,我家老爺要見你。」

說著便自顧自的像前走著。

「老爺,看來就是這個地方真正的主人了。」

見到已經有些走遠了的老黑,余寧趕忙的跟上去。

「敢問前輩怎麼稱呼。」余寧對著老黑套著近乎。

余寧在底層混了十多年,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不知道多少,雖然這團黑霧自稱此地的主人為老爺,但是此人絕對不是一位普通的僕人那麼簡單,這團黑霧散發出來的氣息,他這些年只要一人身上感受到過。

那就是差點把他殺了的那位叫靈兒的女子的父親的身上見過,而且,是遠遠的感受到過。

凰謀之毒後傾城 靈兒的父親是天下三宗之一的雲華宗的大長老。

也就是說,眼前的這一位黑霧擁有著不下去雲華宗大長老的實力。

「叫我老黑就行了。」

老黑白了余寧一眼,雖然他現在的形態沒有眼睛,但是還是回答了余寧的問題,畢竟,余寧以後也是他要跟隨的人。

「老黑前輩……」

余寧恭敬的對著老黑一拜。

「打住,說了叫我老黑就行了。」所謂的前輩也只不過是活的久了一點。

老黑隨口打住了余寧,現在聽著前輩前輩的爽了,鬼知道這小子記不記仇。

「到了,進去吧,我家老爺在裡面等你。」

老黑把余寧帶入一個石洞外面,對著余寧說道。

……

「小子。醒了。」

余寧走進石洞裡面,首先入眼看到的就是一位年輕人躺在一個奇怪的大床的上,手中還拿著一塊發光的磚頭似的東西。

而且,這石洞裡面的裝飾品都是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奇怪東西。

雖然這位年輕人沒有一點得道高人的樣子,但是余寧還是不敢怠慢畢竟,外面老黑渾身上下的氣息他可以感受的一清二楚,而連老黑都要叫老爺的人又怎麼會是普通人。

「余寧見過前輩,多謝前輩的救命之恩。」

恭敬的對著林牡一拜道:

「前輩的救命之恩,余寧無以為報,雖然余寧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不管前輩有什麼吩咐,余寧一定會去儘力完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余寧本來就是一個十分重恩情的人,只要別人曾經幫過他,不管是過了多久,余寧多會記住。

「呵呵,我要你的命幹什麼。」

看著余寧那堅定而還有些嫩稚的眼神,林牡有些打笑道。

此時心中也有些放心了下來,畢竟,他是要余寧繼承這個世界天道的位置的,如果余寧的心性過不去,那他就是天賦再好林牡也不會選擇他,只有一位對於眾生有感情的人才能管理好這個世界。

而他竟然接受了天道系統,那他就要為每一個世界負責。

現在的余寧至少有了知恩圖報這一優點,至於其他的就待他慢慢的發掘了。

「余寧啊,你想不想修鍊。」

走到自己無聊時候所改造的一處書架旁邊,隨意的從中拿出了一本書,對著林牡說道。

「前輩我只是個廢物,天生廢脈又怎麼能夠修鍊。」

余寧的眼中露出一絲苦楚,他又怎麼不想修鍊呢,簡直都是做夢都想啊,但是,事實卻是他只是一個廢脈罷了。

「切,那只是那些廢物不識貨罷了。」

隨後走進來的老黑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他是真的看不起這個時代的那些廢物,盡然連號稱最接近「天」的天脈都不認識。

隨後想想那個傳說還真是真的,天脈不愧是最接近「天」的人。

「呵呵。老黑說的沒錯,只是那些人不識貨罷了,你的體質古往今來都可以為首的體質,而那些人盡然認為你是個廢脈,簡直是暴殄天物。」

看了一眼走進來的老黑,嚇的老黑直接下意識縮了縮脖子,隨後才發現自己也沒有脖子。

「前輩的意思,我同樣也可以修鍊。」

林牡和老黑的話頓時讓余寧眼神一亮。

這兩位在自己看來絕對都是十分強大的人物,而自己的體系盡然可以同時讓兩位大人物讚賞,那就算沒有這兩位大人物口中的那麼誇張,但是也絕對不會差。

「你被認為是廢脈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這世間沒有適合你修鍊的功法罷了。」

「但是,很巧的是,本座這裡剛好有你所適合的功法。」

「余寧,拜本座為師怎麼樣。」

林牡微微一笑道。

現在身邊的老黑有些羨慕,一旦成為了這一位弟子那就等於在這個世界上可以橫著走了,說不定隨便的走兩步就可以獲得絕世寶貝,誰讓他後台是天道呢?

「弟子拜見師尊。」

沒有任何猶豫,余寧雙膝跪在林牡的跟前,對著林牡磕了九個響頭。

「嗯,起來吧,從今天起,你就是我林牡的弟子了,同時也是大弟子,我這一門,也沒有什麼規矩,但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能為禍蒼生,否則的話,本座會親自出手清理門戶。」

林牡對著余寧虛扶一下,鄭重的對著余寧說道。

余寧是他要培養成為這個世界天道的人,所以這個規矩必須定下。

「好了,坐吧,為師今天先給你說說修鍊體系,然後在教你修鍊……」 「這個世界南雲界。

其中一共有兩片大陸,分別是安寧大陸和隔著一片無盡大海的安陽大陸。

很多年以前兩片大陸本是同一片大陸,不過因為一場大戰,導致了兩片大陸的分裂。」

林牡首先向余寧介紹的這個世界的基本。

說著便看了老黑一眼。

頓時嚇得老黑直縮脖子,很明顯,那兩片大陸分裂的原因就是在他們那一代。

余寧聽的眼睛放光,活了這麼多年,才知道這個世界竟然有著兩片大陸。

「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修鍊的是元氣,但是也有高低之分。低等級的人雖說是修鍊元氣,但是卻也只是此普通人強一點罷了,最多也是以以敵百,只有踏入了一定的等級才會被稱為修士。」

「而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就是功法的強弱,沒有一本好的功法,一個人終其一生我就只能在低等境界徘徊,永遠進入不了修士的世界。但是,那些強大的修士宗門大部分都是把自己的功法隱瞞的死死的,根本不給普通人有接觸的可能。」

對於這一點,余寧十分明白,他的父母本來是雲華宗的外門弟子,不過因為一次外出歷練的時候不幸而亡,而他又被檢測出來時天生廢脈,要不是自己父母當年的好友已經混到外門長老的位置,要不然,他估計早就被趕出雲華宗了,就算如此,他也從來沒有接觸任何一本功法。

「所以,一本功法的強大決定了一個人一生的成就。」林牡繼續的說道。

「而修士根據強大又分為,入微,入境,紫府,元神,真人,五個境界。」

「好了,這就是修行界最基本的情況了,其餘的就要你自己以後去了解了,畢竟。自己見識到了永遠要比從別人的口中聽的要好。」

林牡只是介紹了一下這個世界的基本情況就沒有多說。

「好了,這是《天澤道經》,一本最適合你的體質的功法。」

林牡從空中一模,一本古樸的書便出現在了林牡的手中,隨後便遞給了余寧。

女人,你惹火我了 「《天澤道經》?我怎麼沒聽過,不過,老爺可是那位存在,肯定不會拿出什麼次品,說不定是老爺親自創造的。」

老黑一臉羨慕的看著余寧手上那本《天澤道經》不過也沒有起什麼覬覦之心,他還沒有那個膽子來反抗林牡。

「多謝師尊賜法。

不過余寧卻是沒有想那麼多,恭敬的對著林牡一拜。

「修真一途乃逆天而行,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一,此遁去其一便是我輩修行之人的一線生機,固我輩修行之人到達一個境界,天道便會降下雷罰,渡過便是高高在上的仙人,若渡不過,便是魂灰魄散之下場,固,後輩之人,慎入,慎入。」

開頭就是標準的修真側一脈的功法的開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