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林竹雲不知道楊九天心中所想,繼續分析道:“從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個衝動的人,你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一個合適的理由,在你有足夠充分的理由以後,就算殺人,你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嗯。”

楊九天仍然承認。

林竹雲臉上的笑意更濃,又繼續道:“但這並不是你輕鬆殺死葉括的主要原因。” “噢?”

楊九天好奇,林竹雲到底會對這件事情,作出怎樣的分析。

“我料想,真正給葉括致命一擊的那個人,一定不是你。”林竹雲自信地說道。

“怎麼說。”

楊九天回想起當時的一切,也覺得那一切進展的太過順利,順利得令人無法感受到真實。

而且丁琳先前也說過,是盧思定替他解決了內閣外的衛士。

但這跟輕鬆殺死形武十星層次的葉括,卻也並無太大的關聯。

門口那些衛士,楊九天並沒有太大的畏懼,也不想跟他們動手。

然而林竹雲繼續分析道:“葉括那樣的人,身邊一定美女如雲,首先,他在女人的身上,耗費了太大的精力,以致他堂堂的形武十星武者,也無法對你形成絲毫傷害,但真正給葉括致命一擊的那個人,其實,正是他身邊的那些女人。”

他身邊的那些女人?

楊九天極力回想起當時的一切。

內閣裏的光線並不明亮,他切下葉括的頭顱之時,葉括的神情略顯怪異。

他是形武十星的武者,不可能毫無反抗力。

“如果真的如你所言,那麼又是誰下的手。”楊九天問。

“我很早就聽說過,葉括有一個貼身侍衛,叫作牛季霸,牛季霸的老婆,叫劉碧,因爲葉括生性好色,有一天,他在牛季霸的家中,玷污了劉碧,事後,劉碧自覺已經無顏面對牛季霸,就含恨自刎而死了。”

說到這裏,林竹雲動容道:“其實牛季霸親眼目睹了這一切,但面對葉括堂堂驃騎大將軍的淫威,他只能隱忍下來。”

楊九天聞言,頗覺有理。

“難道,是牛季霸派人暗殺了葉括?”

他在潛逃出南陵城的時候,還親眼見到了身爲偏將軍的牛季霸。

林竹雲卻是搖了搖頭,道:“我瞭解牛季霸,他不是一個會把仇恨記掛在心的人,他做事常常考慮周全,我料想,那個給葉括致命一擊的女人,是劉碧的妹妹,劉乃香。”

楊九天不知道這個中細節,只是暗暗點頭,也不知道這林竹雲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但丁琳卻是突然一臉激動,道:“先生,你是說,給葉括致命一擊的那個女人,是顏國第一暗殺者,劉乃香?”

“呵呵,這也只是我的推測。”林竹雲謙虛一笑。

丁琳卻是極爲肯定地點了點頭,像是已經確定了這件事情,正是那劉乃香所爲一樣。

然而楊九天再次聽到暗殺者三個字。

心頭再生疑惑:“那劉乃香,也是軍隊中的人?”

林竹雲答道:“據我所知,她應該是啓丞相身邊的人。”

“噢。”

沒想到這件事情,又跟啓丞相拉上了關係麼。

楊九天愈來愈覺得,這件事情牽扯的範圍實在太廣。

也正是此間,那穿着厚皮甲的尚狼,突然哈哈大笑着闖入軍帳。

“是誰又在背後議論我岳丈了。”

“不是議論,只是在說劉乃香的事情。”丁琳解釋道。

“哈哈。”

尚狼還在哈哈大笑,他的樣子看起來,精神氣也很足。

他似乎也知道他們的話題內容,一臉得意地說道:“林將軍果然是神機妙算,其實你們說的話,我都聽到了,給葉括致命一擊的那個人,的確就是劉乃香。”

“果真是他麼。”

楊九天震驚道:“這麼說起來,這件事情,就不算是我的功勞了。”

“算,爲什麼不算。”

尚狼突然收斂了笑意,走到楊九天的近前,輕輕拍了一下楊九天結實的肩膀,鄭重說道:“葉括畢竟是顏國的驃騎大將軍,他的死,總要有人給出一個說法,所以,我已經替你殺死了劉乃香,從今以後,這件事情,不會有任何人再繼續追究下去。”

“噢?”

楊九天一次次被他們的言辭搞得有些昏頭轉向,不禁大膽地猜測道:“難道,你們做的這一切,都是在設一個局?”

此言一出,軍帳內一陣沉寂。

從林竹雲和丁琳的面色上看,他們好像是默認了楊九天的說法。

再看向那個並不讓人喜歡的尚狼。

尚狼卻是一臉認真地說道:“楊少俠,說實話,我們只是想看看,你是否具備暗殺者的基本素質。”

“楊少俠?”

楊九天自從進入軍中,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謂了。

“呵呵,不要在意細節。”尚狼掩飾一笑。

楊九天再怎麼鎮定,此刻也無法再鎮定下去了。

他對眼下面對的一切,再次產生了極大的懷疑。

貌似平靜地說道:“那好,我們就先不去在意你所謂的那些細節,但你們這麼做到底什麼意思,難道,就是要我做一個暗殺者?”

“沒錯。”

尚狼那張貪得無厭的臉上,突然生出一些狡黠的笑意。

“果然是這樣麼。”楊九天濃密的眉毛微微一抖。

林竹雲接口說道:“楊少俠,有些事情我們可以不必追究,其實事實上,從我們第一次在官道上見到你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考驗你了。”

“什麼意思。”

楊九天面色一沉。

林竹雲道:“那天,你在吳郡城外,一腳踢死吳勇,這件事情,你應該記得很清楚吧。”

“這…”

楊九天面色更加陰沉。

他原以爲這件事情,在軍中尚未傳開。

林竹雲似乎也知道楊九天內心所想,便是呵呵一笑道:“其實你前腳離開吳郡城,我們後腳就到了,那件事情,是吳郡城的郡都尉,古幸親口告訴我們的,他請求我們,如果見到你,一定要好好的重用你。”

撩妻高高在上 “噢?”

楊九天聞言,似乎突然明白了些什麼。

在茶寮的時候,他輕易殺死了三個僞顏軍。

而丁琳不聞不問,就讓他加入了丁家軍的隊伍。

這本身就顯得極爲草率。

只是,當時尚狼的表現,實在令人極爲討厭。

他不僅奪走了古幸贈予楊九天的棕色馬,還表現得極爲高傲,一副打壓新人的惡劣姿態,展露無遺。

這也令楊九天忽略了許多事情。

此番,終於瞭解了,原來他們這麼做的真正目的,並不是要自己刺殺葉括,而只是一種考驗麼。

於是問道:“那你們要我做暗殺者的真正目的,究竟是什麼。”

林竹雲答道:“其一,我們覺得,只有你可以取代,已經失去暗殺者資格的劉乃香。其二,因爲修羅天書中的批言,指定了你就是那個,可以振興顏國勢力的天命之人,還有,你殺死了死亡血鴉,更是修羅血脈的傳承者。” “噢,是麼。”

楊九天一臉懷疑地看着林竹雲。

剛纔,林竹雲還說,並不確定是不是劉乃香,給葉括造成的致命一擊。

此番又說,只是要自己取代劉乃香的地位。

這樣前言不搭後語,他作爲一個護軍將軍,到底是有意爲之,還是單純的疏忽?

但林竹雲並沒有親眼目睹,楊九天殺死死亡血鴉,甚至連問都沒有問過,就這般肯定。

這也令楊九天,在對林竹雲產生懷疑的同時,又多了一分佩服。

思考這一切,只用了短短一瞬之間。

也是在那短短的一瞬之間,他決定不去道破此事,只是佯裝不懂,淡淡地笑着。

林竹雲畢竟也不是簡單的人物,他似乎也突然發覺出自己言語中的破綻。

但林竹雲不言不語,而是含笑看向了一旁的丁琳。

丁琳擡起那雙精明的大眼睛,在林竹雲那張文雅的面孔之上,快速地掃視一眼。

立時會意道:“楊九天,事已至此,我們也不必再向你隱瞞什麼了,你還記得當初你參軍的時候,爲什麼沒有給你發軍事用品麼。”

“當然記得。”

楊九天滿目平靜,靜待丁琳繼續說下去。

丁琳道:“那你就完全沒有懷疑過,你們的隊伍中,爲什麼只有十個人麼。”

對於這件事情,楊九天自然是記憶深刻。

“懷疑自然是有的,但我畢竟只是一個新入伍的卒夫,很多事情都不懂。”

“其實你也不需要懂這些,我跟你說這些的目的,是要告訴你,其實從你參軍的第一天開始,我們就已經開始關注,和考驗你了。”

“是麼。”

楊九天雙手環抱胸前,審視地看着丁琳和林竹雲。

丁琳一直都表現得很鎮定,就連看到葉括的人頭之時,也同樣是出奇的鎮定。

這不合常理。

在看到害死自己親人的惡人,已經身首異處,丁琳的表現實在太過平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