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林辰笑了笑,別說知道小舞身上的異常是由於『相思斷腸紅』帶來的,林辰相信除了史萊克學院的那幾個人,其他的人估計連『相思斷腸紅』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眾人只見小舞抓住對手獃滯的那一段時間,飛快的朝著對手跑去。

眼看著自己毒霧無效,而且在那金紅色光芒的作用下,隨著毒霧的消融,巴拉克學院這名隊員的魂力也在大量消耗著。心中大驚之下,他不得不用出自己的第三魂技。

身體一個半轉,太陽花猛的揮了出去,剎那間,無數淡黃色的光點從巨大的花盤上灑出,帶著強勁的氣息籠罩了很大的一片範圍,想要閃躲顯然是不可能的。

本來小舞看到對放釋放出來的黃色光點,就像通過瞬移閃開,不過她心裡似乎有一個聲音提示著她不用躲避。

小舞下意識的就沒有動用魂技閃避。

只看見那些飛舞的黃色光點瞬間就把小舞籠罩在了裡面。 月千歡和墨九卿夫妻兩默契的想到個主意。那就是抓個兩頭人來搜魂!

霽華和蒼煙來勘測地形,觀察注意四周的情況。月千歡和墨九卿出手,去抓雙頭人。鳳九黎不動手,隨時注意接應和以備萬全之策。

一決定,就動手!

月千歡和墨九卿出動,兩人宛如幽靈般穿梭在小巷子中尋找一個合適的下手對象。

很快,月千歡挑中了一個人。

是個男性雙頭人。似乎他的家在這裡,他離開了街道往小巷子中走來。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兩人一同閃身沖向男性雙頭人。衝到面前,男性雙頭人發現了他們。張大嘴巴,似乎要喊叫一樣。

墨九卿閃身出現在雙頭人背後,抬手一掌砍在雙頭人腦袋上,將人砍暈。並立馬捆綁起來。

而月千歡站在巷子前,掐訣布陣。空間陣法隔絕街道和小巷子,這樣就算有雙頭人從外面經過,都不會看到他們。在它們眼底,這裡空無一人。

「抓到了,走!」墨九卿抓起雙頭人對月千歡說。

他們立馬撤離這兒。

霽華和蒼煙從觀望的地方退回來。鳳九黎在準備時,也挑中了一個無人的屋子。

他們翻窗進去,墨九卿和鳳九黎一同出手在屋內屋外布陣。月千歡也掐訣,空間決將這個隔絕開來。等一切準備就緒,他們才看向雙頭人。

月千歡:「搜魂你來還是我來?」

「我來吧。」

墨九卿站在雙頭人面前,他張開手放在雙頭人頭頂上方。

默念法決,墨九卿掌心有力量包裹住雙頭人的兩顆腦袋。隱約可見,絲絲縷縷的灰色霧氣從雙頭人腦袋裡飛出來。

蒼煙好奇問:「這是在做什麼?」

「搜魂。 代孕媽媽追婚記 只要它有靈魂,爹爹就能知道他的記憶,看清楚它的過去,和它知道的所有一切。」霽華回答蒼煙的好奇心。

蒼煙點點頭,一副好奇專註的看著墨九卿動手。

就在墨九卿搜魂成功的時候。方圓八百里內的所有巡邏雙頭四隻手的守衛停下腳步,它們齊刷刷扭頭隔空望著月千歡他們所在的方向。

這時,墨九卿也從雙頭人靈魂中得知了線索。

他收回手,變了臉色。「不好!這些雙頭人都是互通的,傷了一個守護就能感應到。我們暴露了,快離開這兒!」

什麼!

大家紛紛變色。他們知道這代表什麼,當即轉身立馬離開此地。

就在他們前腳離開,還沒有一炷香時間。最近的守衛趕到了屋子,它們衝進屋中看到倒在地上的雙頭人。

彼此對視一眼,守衛齊齊仰頭髮出一聲類似野獸般的吼叫聲。吼叫聲傳出,遠遠還有別的吼叫聲傳來,似乎在回應交流信息。

接著,雙頭四隻手的守衛衝出屋子。它們兩張鼻子嗅動,隨即選了個方向追下去!

這時,墨九卿說:「我們必須抹去身上的氣味,否則會被守衛追上來的。」

「我有丹藥能解決這個問題。還有別的需要注意的嗎?」月千歡一邊讓霽華從九重空間塔里取出數瓶丹藥,一邊問墨九卿。 只見密集的黃色光點從四周包圍住了小舞。

不過讓眾人吃驚的是,籠罩住小舞的黃色光點在接觸到小舞身邊的金色光芒的時候,全部都消失不見了,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而且不但這還讓小舞身邊的金色光芒大漲,就像是金色光芒吞噬了黃色光點,然後面積擴大了一樣。

暴漲的金色光芒一瞬間就把籠罩在小舞身邊的黃色光芒全部都給消融了。

在黃色光點全部消融了以後,小舞身上的黃色光芒逐漸的擴大,最後直接籠罩了整個比賽台。

身在其中的裁判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妥,不過小舞的對手就不一樣了,他就像是面對一個封號斗羅一樣,心底生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

他全身的魂力都像是泄氣的氣球一樣,瞬間全部失去了作用,就連他手中的太陽花也在金色的光芒的籠罩下悄然枯萎。

小舞也愣住了,眼前的情況,她根本就不需要再出手,而隨著對手手中太陽花的凋謝,她體內那股熱流也緩緩消失,一會兒的工夫,就化為烏有。炫麗的金紅色光暈也隨之消失。

比賽正常開始,詭異結束。和第一場比賽火暴的場面相比,這一場給人更難以置信的感覺。小舞不過是一名魂尊,卻連敗兩名魂宗。震懾全場。正在小舞有些茫然的時候,唐三細微的聲音卻在她耳邊響起,「不論是誰問,你都不要回答為什麼會出現這金紅色光芒。保持沉默和神秘感。其他的交給我來處理。」

與此同時,貴賓席上也是一陣議論,雪夜大帝驚訝的看向寧風致,寧風致卻向他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那金紅色的光芒是什麼。

白金主教薩拉斯卻開口了,「沒想到,這史萊克學院居然還有一個擁有魂骨的人。這應該是他們隱藏的實力。」

薩拉斯的聲音並不小,他不僅是說給雪夜聽得,還是說給台下的一群出瓜群眾聽的,畢竟除了史萊克學院的人,其他的人都不知道金色的光芒是什麼東西,所以薩拉斯的聲音大一點也就是給眾人解釋一下小舞身上出現的異常,免得他們都去胡思亂想。

聽到魂骨的這個說法,雪夜大帝點了點頭,台下的不少人也是認同的點了點頭,因為魂骨的存在是對這個現象最好的解釋。

林辰看著旁邊的千仞雪說道:「是不是你們武魂殿的人都喜歡這麼裝逼啊,要是真的是魂骨還好說,可小舞的這個根本就不是魂骨,有時候裝逼需要謹慎啊,別一下裝成一個傻丶逼了,在我看來現在貴賓席上面的白金主教薩拉斯就是一個裝逼裝成傻丶逼的典型例子。」

千仞雪瞪了林辰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人都會往魂骨的這個方向去想好不好,畢竟除了魂骨這個說法,誰能有其他的東西來解釋這個問題。」

林辰搖了搖頭,「所以說裝逼需謹慎,不知道就不要解釋了唄,要是這個時候我上去揭穿他,你們武魂殿的面子就真的丟了。」

千仞雪沒有去理會林辰,畢竟她也沒有更好的理由去反駁林辰,還不如沉默。

雪夜大帝深吸口氣。「只是,這魂骨的技能未免太強大了一些。居然可以令對手的武魂瞬間凋謝。看上去,在魂力創傷上,這個巴拉克學院地學員比上一個還要嚴重一些。」

寧風致微微一笑。道:「陛下有所不知,如果我猜地不錯,小舞那個魂技應該是有針對性的,並不是對任何武魂都有效。或許,只有植物系的武魂會被她魂骨的這個能力所克制。甚至範圍還會更小作為七寶琉璃宗宗主。天下第一輔助魂師。寧風致地知識何等豐富,如果小舞身上釋放的金紅色光芒對於任何武魂都有效果。那豈不是要天下無敵了么?

薩拉斯難得的沒有和寧風致抬杠,頷首道:「我和寧宗主的看法一樣。這應該是一塊十分普通的魂骨,只不過適逢其會,才發揮出了作用。並不能代表什麼。」

台上的裁判對於金色光芒的存在表示疑惑,上前尋詢問著小舞金色光芒的情況,不過由於唐三提前知會過,所以不管裁判怎麼問,小舞都不回答。

無奈之下他只能把目光投向了貴賓席,把裁決權交給審判席。

雪夜他們商量之下,直接宣布了史萊克學院獲勝,畢竟小舞不說話更加確定了眾人的猜想,畢竟魂骨很稀有,基本上沒有人會去承認自己身上擁有魂骨。

比賽繼續,巴拉克學院後面上場的魂師都沒有太大的戰鬥力,小舞直接又解決了三個巴拉克學院的學院以後才因為魂力不足而退場。

也正是因為小舞的五連勝,現在個人成績的排名小舞她排在第一。

而在小舞退場后,唐三踏上了比賽台,本來巴拉克學院的人還在為小舞退場鬆了一口氣,不過唐三的武魂釋放的瞬間又讓他們的內心降到了冰點。

黃,黃,紫,黑。四個魂環出現以後,黑色的魂環雖然不是最為絢麗耀眼的,不過那深邃的顏色徹底的擊垮了巴拉克學院剩下的兩個學院的心裡防線。

唐三還沒有動手,巴拉克學院的人直接認輸了,因為唐三的萬年魂環帶來的視覺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唐三他們也是兩個人就戰勝了對立的學院,不過他們帶來的視覺衝擊比火舞她們兩兄妹帶來的衝擊更加強大。

林辰只看見火舞看著小舞的眼神更加的凌厲了,畢竟小舞對戰的時候給眾人帶來的視覺衝擊比火舞帶來的視覺衝擊更加的強大。

火舞可是對唐三有點意思的,要知道火舞可是一個要強的女孩子,對於唐三這種能夠壓制住自己的魂師來說,唐三的身上散發著的是一種神秘的吸引力,時刻的吸引著火舞的注意力。

雖然林辰他們這邊的實力更強,不過火舞有自知之明,蕭炎的身邊有蕭薰兒的存在,而林辰的身邊就不用說了,兮兮三女哪一個都比她出色太多了。

唐三下場以後,小舞就拉著他詢問著比賽是自己身上出現的異常。

只看見唐三笑了笑,然後俯身在小舞的耳朵旁邊把剛才自己的猜想說了一遍。

小舞恍然大悟,伸手摸了摸自己懷了的『相思斷腸紅』。確實剛才熱流出現的位置就是『相思斷腸紅』所在的位置。

史萊克學院一對的第一場比賽,唐三他們可謂是獲得了一個完美的結局,沒有暴露實力就拿下了比賽,可以說是非常的完美。

之後的比賽中,來之天斗城的隊伍都取得了勝利,來自天斗城的五隻參賽隊伍,林辰他們輪空,而其他的學院都取得了勝利,這隊伍雪夜來說是非常的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雪夜大帝當場表示,獎賞今日所有獲勝學院各一千金魂幣,失敗的學院也有五百金魂幣的獎勵。

不過這和林辰沒有關係,就算有關係林辰也看不上那一千金魂幣,一千金魂幣對於自己來說也就是『彼岸花主題網咖』幾個小時的網費而已。

第一天的比賽結束之後,各個學院的院長重新上台抽籤。

唐三他們第二場的比賽對手是風頭正盛的熾火學院,也不知道薩拉斯是不是故意的,要知道現在史萊克學院和熾火學院兩個學院的呼聲都是最高的,也就是說兩個風頭正盛的兩個學院將會在第二天的比賽中相遇。

回到營地之中,小舞自己回房間先去休息了,明天還有比賽,她今天消耗了不少魂力,必須儘快恢復過來,絳珠陪她一起,憑藉絳珠的武魂,能夠讓她的回復速度變得更快。

本來林辰打算給她治療一下的,但是小舞又沒有受傷,人家只是魂力消耗過度而已,自己的武魂是恢復傷勢的,並不是恢復魂力的。

大師將史萊克學院的學員們聚集在一起,就連林辰也被他叫了過去,畢竟林辰的意見也是值得採納的,眾人齊聚以後,大師開門見山的問道:「明天你們的對手是熾火學院,你們認為,應該以怎樣的陣容迎戰?」

作為隊長,戴沐白第一個說道:「大師,熾火學院的實力雖然不俗,但他們其實在四元素學院中卻是最弱的一個,只有火無雙和火舞兩個人比較強。其他人很難對我們造成威脅。按照今天比賽的情況來看,火無雙和火舞兄妹至少有一個人會排在前面。儘可能獲勝。其他隊員應該都是用來消耗我方魂力的。不如讓我第一個出戰,小三收尾。這樣完全可以保證必勝。」

大師道:「沐白說的不錯。但是,有一點我必須要提醒你們。預選賽畢竟是預選賽,哪怕現在的晉級賽,各支隊伍也未必會用出全力。並不是只有我們才會隱藏實力。別人也同樣會用這樣的方法。你們史萊克七怪七個人中有兩名輔助魂師,其他人實力相對均衡。唐三和沐白略微突出一些。你們來參加比賽,不只是要拿名次,更重要的是鍛煉。鍛煉實力和心態。你們能想到的,對手自然也能想到。今天我要交給你們的,就是出其不意。不按常理出牌才更容易打破對手的節奏。所以,明日一戰,小三第一個出場,接下來是馬紅俊、朱竹清、小舞和沐白。」 有!

墨九卿臉色有些難看的回答,「第一,我們在這裡無法升空。飛行的法寶靈船都不能用,只能步行。」

「第二,這些守衛的鼻子很靈,就像狗一樣會把我們找出來。不過隱去氣味后,應該會好很多!但現在整個石城都在騷動,等著抓我們。」

「還有呢?」鳳九黎問。

他的直覺告訴他,糟糕的還不止這一點。

墨九卿點頭,「第三,這些雙頭人我們不能動,不能殺。它們全部所有都公用一個大腦,所有看見的聽見的都是互通的。」

這樣聽起來,這些雙頭人還真是詭異陰森到了極點!

然而還有更糟的!

墨九卿一邊跑,一邊頭疼的看向月千歡,霽華,鳳九黎和蒼煙。他說:「我剛剛在雙頭人記憶里,找到了出口的位置。」

「在哪兒?」

雖然知道可能答案很糟,但還是忍不住追問。

墨九卿抬頭,遠遠看向一個方向。

「沙漠下並不只一座古城。這樣的古城,共有九座。九座環繞中間的一座核心古城。而我們要找的出口,就在核心古城之中!」

聞言,大家驚呆了。

那麼加起來,一共有十座古城!古城有多麼大?他們現在都還沒看到這座古城的邊界在哪兒。

這意味著,他們必須要穿過這個龐大浩瀚的古城,進入核心古城中。然後再去找到出口,才能離開聖塔九重的第四層,通關出去。

這無疑是個浩大,極為消耗時間的工程!

霽華開口:「爹爹知道怎麼去核心古城嗎?」

墨九卿點頭,然後告訴他們。想要從這座古城去核心古城,只有坐古城中的骨船,才能過去。

十座古城,就像是建立在一個藏在地底深處的沙海上一樣。而這沙海是活的,除了古城的骨船能通過,別的任何東西都會被沙海吞沒。

而且沙海中還存在一種怪物,會攻擊骨船。並且以雙頭人為食物。

「我們能坐骨船嗎?」蒼煙低頭看了看自己,又看向月千歡他們。

現在雙頭人守衛正在追殺抓捕他們。露面肯定是不行的!要坐骨船看起來也幾乎沒有可能。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要怎麼去核心古城?

腳步一停,月千歡凝眸說道:「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冒險試一試!」

「什麼辦法?」

他們在暫時甩掉古城守衛后,找了個地方停下來。月千歡取出丹藥,每個人分了三顆。

然後月千歡站在每個人面前,依次掐訣在他們身上籠罩疊加一層層的空間幻象。月千歡說:「丹藥一顆能管一天,輔佐我的空間幻象。應該可以矇騙古城守衛,和那些雙頭人。」

頓了頓,月千歡笑著補充。「在它們眼底,我們是跟他們一樣的雙頭人。不會被發現的!」

「真的嗎?」蒼煙好奇的瞪大了眼睛。這麼神奇?

月千歡點頭。她端詳著手指間的丹藥,又嚴肅道:「不過為了更妥善安全,還是要親自試試才能肯定。這次我去,我的丹藥,和空間幻象。我更清楚怎麼做。」 在墨九卿,霽華,鳳九黎他們擔心的目光下,月千歡服用丹藥,頂著空間幻象出現在大街上。

她一走出去,立馬街上所有雙頭人都停下來,扭頭盯著她。

「娘親!」霽華握緊了拳頭。

墨九卿也很擔心,但他還是伸手拍拍霽華的肩膀安撫。「要相信你娘親,她可以的。」

「嗯,相信徒兒!」鳳九黎亦是低語安撫自己。不要激動,忍住!不要這麼著急衝出去保護月千歡。

這時,情況好像變得更糟了!

那些雙頭人圍攏過來,將月千歡包圍在中間。情況、局面緊張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就在墨九卿也忍不住,想要衝出去帶回月千歡時。情況發生了變化,那些雙頭人四散開,繼續做它們自己的事。沒有再為月千歡感到驚奇。

這時候,有一隊巡邏的守衛經過。

有驚無險,它們也沒有過多關注月千歡。月千歡的辦法成功了!

走回來,月千歡長鬆口氣。她笑道:「剛剛還差了一點,那就是模仿那些雙頭人身上的氣息。現在我精鍊提升了一下,這下可以保證基本沒有問題了。」

「太好了。那我們就可以去骨船了!」蒼煙拍手笑道。

這座古城太陰森詭異。而且對他們的實力隱隱有種壓制和霸道的影響。誰也不想在這兒久留。

找到出口離開,就成了最重要的事!

全部做好了偽裝后。墨九卿在前面帶路,這次他們不需要再偷偷摸摸走小路。直接挑最近的路,往渡口走去。

因為不能飛行,有雙頭人的時候,他們不能走的太快。再加上古城太過龐大廣袤了,哪怕用了最快的速度,走最近的捷徑。月千歡他們仍舊花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才走到渡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