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林達並沒有繼續追擊這群敗軍,而是和唐龍一同,帶領共和軍一口氣殺向了象城。因為桂蘇起兵時幾乎帶走了絕大多數的族內精英,此時象城只有為數不多的一百多個桂族修士留守。當林達率領的大軍殺入象城時,其天壁峰大陣竟無人啟動,被共和軍輕易地殺入城中。

林達率軍迅速包圍了王族宮殿,當他就準備要下令強攻時,統領象城桂族的一名桂族長老竟然放棄了抵抗,帶著所有桂族人走出王宮,戰戰兢兢地主動向共和軍無條件投降!

林達毫不客氣地接受了桂族的投降,在向桂族諸人身上下了禁止后,妥善地關押了起來,又派軍佔領了整個象城。很快,插在象城各處的桂族族旗和族徽被扯下,全部換上了凡修共和國的國旗。統治象城千年之久的桂族,終於被連根拔起,徹底敗落了。

在桂國北部的四族聯盟駐地勝城,黎裴和嚴虎率領的千餘名四族子弟兵同樣按計劃開展了發了進攻藍星自治團的行動,他們攻擊的目標,則是小禹縣。

不過,同樣和桂族的遭遇一樣,四族的行動計劃早就被藍星自治團所識破,在四族軍隊剛要出城時,就被潛伏在勝城四周的五千多名共和軍包圍起來。

率領共和軍的將領,正是剛剛進階到丹境初期的伊萬諾夫。和唐龍一樣,他也是在林達的幫助下突破到了丹境不久,雖然有林達送給的幾件稱手寶物作為武器,但自身實力仍然不是黎裴和嚴虎這樣的中階丹境強者的對手。不過伊萬諾夫可沒有親自上陣和黎裴二人單挑,他率軍包圍勝城后,立即將所有武器對準目標,並向四族聯盟發出了要求無條件投降的要求。

黎裴和嚴虎自然是又驚又怒,驚的是藍星自治團居然發現了他們的行動計劃,怒的是伊凡諾夫不過區區一個剛剛進階的丹境統領,竟然也有膽要他二人投降。於是,黎裴二人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伊萬諾夫的要求,就要帶兵殺出勝城,與伊萬諾夫進行決戰。

伊萬諾夫雖然脾氣有點暴躁,但也不是愣頭青,自然不會傻獃獃地和黎裴二人單挑,見到四族聯盟拒絕投降后,他竟毫不猶豫地下令炮擊勝城!

這名來自於地球俄羅斯族的科學壯漢,完全繼承了蘇聯的戰爭理念,把火炮的使用推崇到極致,竟抽調了近千門大炮參加此次戰鬥。當他下令攻擊后,部署在勝城四周的所有大炮同時開火,向勝城內的四族大本營發起了猛烈的炮擊。

經過一個多小時不間斷的炮擊,數萬發炮彈準確地落到城內四族總部的頭上,整個四族總部不但被炸得面目全非,化為一片廢墟,千餘名四族子弟兵更是損失慘重。最後,不甘失敗的黎裴和嚴虎二人帶領最後的三百餘名殺出城外,向伊萬諾夫所在陣地發起了自殺性的攻擊。

面對已經徹底瘋狂的四族軍隊,伊萬諾夫毫不客氣地火力全開。在共和軍的猛烈火炮下,這隻四族最後的兵團遭受了徹底的慘敗!黎裴身負重傷后被俘,三百餘名四族子弟兵更是傷亡慘重,只有幾十人受傷被俘,其他人全都當場戰死!只有嚴虎一人見勢不妙,帶傷逃離了戰場,朝著桂國北部逃去。

很快,和象城一樣,勝城也落到了藍星自治團手中,四族聯盟和桂族聯手兩大勢力對付藍星自治團的陰謀,徹底落敗!

兩大勢力的謀反一事,迅速傳遍了整個桂國,並且引起了全國上下的一片震動和嘩然。當康奈政府向民眾發布桂族和四族聯盟勾結甲浦國海盜軍隊、製造麻山鎮屠殺的真相時,桂國的民眾徹底驚呆了。很快,憤怒的民眾便將怒火發泄到兩大勢力上,全國各地的民眾日夜舉行各種抗議活動,激動地譴責桂族與四族的可恥行為,要求政府立即處置這兩大叛族,康奈政府立即抓住這一機會,對兩大勢力展開了大規模的清理行動! ?凡修共和國內的這一次血腥大清洗,首先第一個被動手,自然是共和軍。

此前,藍星自治團為了引蛇出洞,故意將除部署在越國三郡的原桂族軍隊,以及駐守在全國各地的共和軍,以進攻亂礁島為名,全都調集到南防郡。不出所料,當林達在亂礁海擊敗敵人、並故意放出共和軍全軍覆沒的假消息時,桂族和四族聯盟大喜過望,終於展開了叛變行動,並同時向共和軍中忠於他們的部隊發起了叛變的命令。

當初逐漸共和軍時,共和軍十大軍團中,就有四個軍團的統帥分佈由王族和貴族聯盟的人擔任,這四人自然是兩大勢力叛變的重要人物。但實際上,藍星自治團早就對這四人嚴加防範,時刻暗中監視他們。

這四人中,有兩人是桂族的丹境統領,還有兩人則是身經百戰的四族聯盟地境後期巔峰修士,四人的實力相對藍星自治團其他人來說要強大得多。並且這四人控制的軍團中,還有數千名忠於他們的兩大實力士兵。雖然共和軍內大多數軍官和士兵都是出身於凡軍,服從藍星自治團主導的國會和政府的命令,但兩大勢力的人可不一定會。如果這些人真的叛變,要順利解除這些人的武裝,的確是極為危險的事。畢竟這不是在戰場上擺開陣勢硬拼,藍星自治團內除了林達、唐龍和施羅德等三人,沒有一個人能和這四名將領抗衡,一個不小心,一旦消息敗露,很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後果。

幸運的是,林達及時趕回了桂國。當這四名統領集中到一起,準備開始行動前,林達如同鬼魅般出現在這些人的集合地,以霹靂手段擊殺了一名桂族丹境將領,重傷另一名桂族丹境將領。其他兩名四族聯盟統領見勢不妙,趕緊向林達乖乖投降。而這些人的屬下還沒來得及集結,便被秘密部署的共和軍特種部隊所包圍,經過一番並不激烈的戰鬥,共和軍順利地解除了這些叛軍的武裝。兩大勢力圖謀已久的叛變計劃,就這樣徹底失敗了!

除了這四大軍團之外,在共和軍中,自然也有不少終於兩大勢力的士兵,加起了大約有近萬人之多。不過,他們中許多人早就被政府的情報機關給盯上,不少人也參與了反叛,他們一接到命令,便迫不及待地帶兵殺向最近的城市。但他們無一例外地失敗了,剛剛想要起事,便被立即逮捕或擊殺,根本興不起什麼風浪。

十餘萬共和軍中,共有近一千參與謀反的軍官或士兵被當場擊殺,還有四千多名參與謀反的人被逮捕,此外,還有隻有五千多人涉嫌與反叛勢力聯繫而受到牽連,被逐出共和軍。不過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低級軍官和普通士兵,就算他們有心想要為本族報仇,也沒有多大的能耐。

清理共和軍的同時,自治團更是採取了大規模的軍事行動。首要目標,便是以最快的速度爭奪桂國的重要戰略要地,天倫峰。

天倫峰的戰略位置不用多說,這個扼守桂越邊境的重要戰略要塞,是桂國進出東炎洲六國、把守桂國大門的重要屏障。在桂越戰爭中,此峰曾落到越軍手裡,而在戰爭後期,越軍又突然撤回,桂軍一路乘勝追擊,經過一番血戰又奪了回來。共和國建立后,共和軍進行重大改革,駐守天倫的桂軍被整編成第三軍團,其中一半是桂軍原班人馬,一半是四族、凡軍和世族聯盟的人,而大多數軍官則仍然是桂軍,而軍團統領換成了世族聯盟派出的一名地境軍官。

作為桂軍經營已久的地盤,在兩大勢力圖謀反叛時,天倫峰軍團也與國內的反叛行動舉動遙相呼應,一名擔任軍團副統領的桂族軍官宣布起兵叛變。這一決定,立即得到不少忠於舊勢力的官兵支持。其他忠於共和國的官兵當然不幹了,他們立即宣布對方為叛軍,天倫峰軍團分裂成兩部分,雙方在營地中很快就展開了一番大戰。

就在雙方戰鬥到白熱狀態時,進階丹境的伊萬諾夫突然率軍殺到天倫峰,及時鎮壓了叛軍。而叛軍見到這名丹境強者的到來,頓時軍心大亂,很快就被擊敗了。除了千餘人逃向越國方向外,其他人全部被俘,天倫峰終於被凡修共和國牢牢控制住!

從軍事上消除了兩大勢力的威脅后,接下來,便輪到政府機關的清理了。

在建國之時,桂族和四族分別在國會、政府機關以及司法部門中獲得不少權力職位,兩大勢力中許多人都在共和國各級政權中擔任要職。例如官職最高的共和國元首桂鸞成,掌握實權的如檢察長碧親王,司法部長黎裴,國會三分之一的議員和十多個部的部長等。此外,整個共和國官僚體制內,還有近五分之一的官員是兩大勢力之人。

當藍星自治團宣布兩大勢力謀反時,所有屬於兩大勢力的議員和官員頓時成為眾矢之的。許多暗中參與謀反的人立即被丹尼領導的國安局和情報局秘密逮捕,而其他沒有參與謀反的人,也在巨大的壓力之下被迫辭職,一番折騰,兩大勢力的人終於被徹底的清除出權力體系之外。

這還不夠,在藍星自治團的故意推動下,全國上下掀起了一場排斥兩大勢力的狂潮。人們把亂礁島海盜屠殺桂國居民的仇恨全部轉移到兩大勢力之上,甚至將桂國王族統治時期,桂族和貴族對人們欺壓凌辱的歷史舊賬也翻出來。在新仇舊恨的刺激下,憤怒的民眾、特別是桂國普通凡人,開始一一清算兩大勢力在統治桂國期間所犯下的罪行。

首當其衝的便是兩大勢力中凡人貴族階層了。這些原來依靠本族強大勢力佔有大量社會資源和財產的特殊階層,在建國之初因為三方協議的保護,其利益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害,反而因為協議的存在而把自己佔有的財富轉為合法化。但其所依仗的修真勢力倒台,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依靠,民眾積壓已久的怒火終於爆發出來。

人們先是紛紛走上街頭,將兩大勢力的族徽、族旗等各種標誌當眾燒毀。一些激進的民眾沖入兩大勢力的各種商鋪、錢莊、工廠,放肆地進行打砸搶等破壞,甚至沖入兩大勢力的私人屬地,破壞他們見到的一切。一些作惡多端的貴族甚至被民眾拖到街上遊行,被當眾痛斥其犯下的罪狀。

對於民眾的這些過激行為,康奈政府並沒有多少干預,只是派出大量的治安人員在旁監視,只要這些民眾沒有弄出人命,或者做出過分之事,而只是發泄怒火,他們就沒有干預,任由民眾所為。

但民眾這種過激行為並沒有持續很久,為了保證社會和國家制度的穩定,三日後,康奈政府很快就制止了民眾的許多瘋狂行為,而是通過法律的方式,對兩大勢力提起了訴訟。國會先是通過了罷免國家元首桂鸞成等兩大勢力佔據的重要職位人選的決定。接著,康奈政府以兩大勢力勾結亂礁島海盜屠殺國民、出賣國家利益的罪行發起起訴,並對各個叛變頭目進行了公開的審訊,整個審訊過程以廣播的方式失實播出,讓民眾全程監督整個過程。

在嚴明而公正的司法審訊下,曾經無比自傲的桂鸞成等人終於被迫低頭,承認了自己的罪行,這一刻,他們曾經高高在上的修真統治者身份,被一群凡人出身的修真者和普通凡人狠狠地摔在地上。當民眾親耳聽到桂鸞成等人承認罪行時,頓時激動萬分,歡呼雀躍。

接下來,便是展開對兩大勢力在統治桂國時所犯下的種種罪行進行清算了。這些罪行,在其他修真國看來是極為正常的事,但在藍星自治團長期的法制熏陶下,桂國民智頓開,維護自身權利的意識被徹底喚醒,他們終於敢於反抗過去高高在上的統治者了。

兩大勢力中,一共有兩千多人被陸續起訴,按照共和國法律被判處不同的刑罰。前共和國元首、桂族族長桂欒城,還有碧親王、桂蘇和穆炎等四族族長因叛國罪被判處死刑,其他人被判處死刑、無期至數十上百年不等的刑期,這些在桂國作惡多端的修真統治者,終於受到了公正的懲罰!

就在桂國國內清除兩大勢力時,遠在越國三郡的羅親王心急如燎,甚至忍不住想要出兵殺回國內。但此時通往桂國的天倫峰早已被共和軍牢牢控制,他若是帶兵殺回,一方面沒有多大把握能攻下天倫峰。另一方面,他又極為顧慮越國其他勢力的覬覦,幾經掙扎,終於還是不敢殺回國內,只好繼續呆在三郡。而共和軍在將兩大勢力從軍中清除后,立即增兵邊界地區,防止其他外國勢力趁機入侵桂國,保障了國內大清洗的完成。

轟轟烈烈的清理兩大勢力的運動,持續了一年之久,桂族和四族聯盟在桂國的所有勢力被連根拔起,徹底剷除,而他們的各種工廠、商品等財產則被康奈政府充公或拍賣,建國協議中所有關於兩大勢力相關權利保障的條例全部廢除。經此一波折,兩大勢力終於徹底退出了桂國的歷史舞台。

在將兩大勢力徹底清除之後,整個共和國的上層機構進行了重新洗牌。亞登則擔任了共和國的國家元首,康奈擔任政府總理,而國會議長一職則由藍星自治團最忠誠的盟友、原小禹縣縣長沈紋擔任。林達則繼續擔任共和國大法師,唐龍、施羅德、摩登、伊萬諾夫這幾名文武雙全之人則分別佔據了新更名為藍星軍的原共和國軍隊的統帥職位,就連沈浩、奎楓以及世族聯盟的不少人也被任命為重要崗位的負責人,成為支撐整個藍星國的重要支柱。

藍星紀20年1月28日,凡修共和國正式更名為藍星共和國,此刻,藍星自治團終於控制了整個桂國,成為了真正的主人! ?共和國首都漢中城,某處戒備森嚴的建築內,一名身穿印度服飾、舉止優雅的中年女士在幾名士兵的陪同下,從一間布滿各種禁制的特殊牢房中出來,緩緩走到外面一間精緻的休息室內。

她一進門,一雙可以說話的眼睛掃了一眼房間,臉上頓時露出玩味的一笑,對房間一角里正在聊天的幾人說道:「嘿!我沒辦法了!已經是三次提審了,她什麼都不肯說!不過,剛才她倒是指定要見你一面,嘿嘿,這倒是挺有意思的。」

「什麼?要見我?」林達突然一愣,和一旁的唐龍等人對視了一眼,莫名其妙地問道。

「是的!不過她什麼原因都不肯說。林達,你俘虜了她的人,不會連人家的心也一起俘虜了吧?」這名看似嚴肅的女士竟一臉玩笑地說道。

「索尼婭!你開什麼玩笑!我可沒有那麼大的魅力!」林達臉色一紅,頓時苦笑道,做出一幅頗為無辜的樣子。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們共和國的大法師,年輕,有實力,地位高,還單身,要是在地球上,不知有多少姑娘對你投懷送抱呢?!在這嘛…誰知道這些修真者是不是和我們這些地球人想的是一樣的呢?話說回來,那妞可是個大美女哦!好了,既然連我都和她說不出什麼,那我也沒有辦法了,該怎麼做,還是看你這個大法師了!我得先走了,還有不少事情要做的,你們有什麼好消息,再來通知我吧!」這名女士和林達等人打個招呼,便直接告辭了。

林達等人連忙起身相送,直到把她送到門外,這才轉身回來。這名女士不是別人,正是公約會成員、教育部部長索尼婭。作為與林達等人一同出生入死的夥伴,他們之間當然可以隨意地開玩笑,不過林達此刻卻笑不起來,因為剛才索尼婭審問的,正是他在亂礁海俘獲的那名甲浦國白衣女統領。

這名女子自從亂礁海一戰被林達俘獲后,就一直關押在漢中城最高級別的軍事監獄內。因為考慮到她的特殊身份,所以自治團也沒有怎麼為難她,除了身上被林達下了幾道禁制,並被限制人身自由外,其他各種生活必須品一樣俱全。

不過,即便如此,她好像對周圍的一切都視而不見,被關入房間后,就一直閉目打坐,不管是自治團派人來問詢,還是為她送來各種生活用品,都一概不理。

這種消極的態度,讓自治團從她嘴裡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不得以之下,他們只好派出索尼婭來做思想工作。亞登這些人天真地以為,同樣作為女性,由索尼婭來和她溝通會更好一些,沒想到經過幾番折騰,這個倔強的女統領仍然不肯開口。

「嘿!難道真的像索尼婭說的那樣,那妞對你有意思?」唐龍一臉壞笑地看著林達,嘻嘻哈哈地說道。

「你別瞎說!那怎麼可能?」林達搖搖頭,雖然嘴上這樣說,但不知怎地,心裡竟有一絲竊喜之心。但他猛地搖了搖頭,將心中的各種雜念排出,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走進了牢房。

這是一間布置得極為溫馨的房間,絲毫沒有監獄那種冷冰冰的樣子,床、書桌、衣櫃、衛生間等等該有的現代化生活設施,應有盡有,桌上還擺放了鮮花和水果,如果不是外牆上若隱若現的層層禁制,一定會讓人以為這是一間豪華客房。

只是房間內的所有東西都沒有被動過分毫。在房間中間的一個坐榻上,一名身穿白衣、容貌秀美的女子正閉目打坐,此刻她臉上的面具早已摘下,露出一副美若天仙的容顏。

「嘿!…你好!打擾了!我該稱呼你為白羽吧?嗯…這些天來在這裡過得怎麼樣?」林達一進門便見到房間中心的女子。他先是詫異地打量了一番,見到女人驚人的容顏,失神了一會,這才略帶慌張地拉過一張椅子,小心翼翼地坐在女子面前。

白羽感應到林達進來,美目一睜,看了林達一眼,但又馬上閉上了眼睛。但她在睜眼的一剎那,也悄然露出一絲複雜的神情,彷彿欲言又止。

林達見到女子那暗含憂傷的美目,又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女子的容顏,心中微微一動,沉默了片刻,這才緩緩說道:「怎麼,你對我們有什麼不滿嗎?難道是我們招待不周?還是我們之間存在什麼誤會?」

沉默了片刻,白羽終於冷冷說道:「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說的?!我既然已經落到你們的手裡,任殺任剮隨你們便了!」

「要殺你?我們什麼時候說要傷害你了?雖然你當時控制那個陣法差點讓我們全軍覆沒,但那是在戰場上,你我各為其主,既然我們沒有因此戰敗,所以我們現在也不打算追究那事。」林達笑了笑,和氣地解析道。

冒婚新娘 女子聽了林達的話,臉色稍微好了些,沉默了片刻,帶著些慍怒地問道:「既然如此,那你們把我關在這裡,這又是什麼意思?」

林達微微一笑,說道:「首先請允許我說聲對不起,讓你這樣尊貴的小姐呆在這種地方,不過,我們也是不得已而為。畢竟,你所在甲浦國與我國叛軍偷偷結盟,意圖侵略我國,並且你們支持的海盜,此前還在我國製造了幾起屠殺平民的慘劇。你作為甲浦國的軍隊統領,既然被我們俘虜了,當然不會輕易給你自由。」

女子咬著嘴唇聽完林達的話,眼裡露出一絲掙扎之意,沉默了好一會,這才說道:「亂礁島海盜屠殺桂國民眾、甲浦國暗中與你們兩大勢力結盟,這自然是我們的不對。不過,這些全都是黑風王一人的決定,與甲浦國的百姓無關,同樣也不是我本人的意識,並且我還因此多次出言勸誡。作為甲浦國的高層,我卻不能阻止這些事,讓貴國與我們甲浦國兵戎相見,這裡面也有我的一份責任!小女子在此替甲浦國眾生,向貴國說一聲對不起了!」

說完,女子站起身來,向林達深深地鞠了一躬,一副真心實意道歉的樣子。

林達見到女子竟有這般態度,心中暗暗驚訝,但他沉默了一會,緩緩說道:「你能這麼說,我個人表示非常的感謝!不過這只是你個人的道歉,既不能改變亂礁島海盜屠殺我國民眾的事實,又不能阻止你我雙方的戰爭,這又有何用?罷了!此事暫且不提吧!我聽同伴說,你剛才說想要見我,到底有什麼事嗎?」

女子聽到林達說她道歉無用,臉上愧色一現,又聽到林達問她要見林達的原因,臉上露出一絲猶豫之色,片刻后,她反問道:「小女麻煩林法師到此,自然是有原因的。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問明白一事,你們將我關押在此,是為了獲得甲浦國的真正情報吧?」

林達猶豫了一下,這才認真地點點頭。女子說的沒錯,他俘虜女子的目的,正是為了從她身上得到更多的關於亂礁島和甲浦國的情報。 總裁老公惹不得 這對於今後藍星國開展海洋戰略,維護周邊海域的安全,甚至出兵征服這個敵對島國,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林達這才大方地承認下來。

見到林達如此爽快地承認,女子先是微微驚訝,忽然又盯著林達,追問道:「你們想要甲浦國的情報,是打算要以後要征服我們嗎?」

林達搖搖頭,回答道:「那可不是!我們藍星國可不喜歡打仗和征服。只是貴國支持的亂礁島海盜,一直來都在威脅到我國的安全,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也會我們會選擇向甲浦國開戰,但絕不會想過要佔領亂礁島,甚至出兵甲浦國!畢竟那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這一次如不是你們對我們圖謀不軌,我們也不會出兵亂礁海,但即使如此,我們的目的也只是擊敗你們的主力部隊,並沒有打上亂礁島、進攻甲浦國的計劃。」

女子聽聞,微微鬆了一口氣,見到林達一副不像是開玩笑的昂子,她猶豫片刻后,頓時做出了決定,這才說道:「既然你們並非打算報復甲浦國,那我找你商議便是對的了。請問林大法師,你們願不願讓我助你們以最小的代價征服甲浦國?」

「你說什麼?」林達聽到女子這番話,一時呆住了,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你打算幫助我們征服甲浦國?!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是甲浦國人嗎?為什麼要幫助我們?難道你另有什麼企圖?」林達一口氣問道。

女子這一個莫名其妙的請求,頓時讓林達警惕起來。他可不信這名女子會置本國利益不顧,做出賣國求榮的事來,這裡一定有什麼蹊蹺,或者這個女子,就是那種以國家利益換取個人利益的小人?

女子自然看不出林達此刻心中的各種念頭,她輕嘆了一口氣,說道:「是的!我助你們以最小的代價征服甲浦國,但不是說讓你們成為甲浦國的主人,而是希望你們能夠驅趕現在的甲浦國統治者,最好是徹底消滅黑風王和他那群作惡多端的手下,給甲浦國的人民帶來重生的希望。作為代價,我將保證廢除亂礁島海盜,甲浦國今後也不再做出入侵大陸各國的野蠻行為,甚至我們之間還可以結成同盟,世代友好相處。」

「擊殺黑風王?這又是為什麼?!難道你不是他的手下嗎?你說想讓我們幫助甲浦國民眾?這是為什麼?難道甲浦國百姓現在過得很悲慘嗎?這是到底是怎麼回事?」林達一口氣提出了一大堆問題,臉上滿是不敢相信的疑惑。

女子點點頭,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玉唇微動,細語嚶嚶,向林達緩緩道出甲浦國數十年前一段不為人知的秘史來。 ?「亂礁島原來並非是海盜島,甲浦國原來也不是現在這個模樣…」白羽此刻不再在蒲團上打坐,而是和林達一樣,拉過一張椅子輕輕坐上,好像在和朋友聊天一樣,慢慢地回憶著亂礁島的過去。

「二十多年前,甲浦國還沒有現在這樣繁榮,雖然人口不多,經濟也不發達,國民以漁業為生,但因為得到國中修真者的照顧,每年的魚季都能有很好的收穫,國家雖然並不富裕強大,但國民倒也能安於天命,過著淳樸祥和、與世無爭的生活。」白羽說起過去的甲浦國,好像想起美好的過去,臉上洋溢著快樂的神情。

「當時,甲浦國國王白雲衫作為國家的最高統治者,也是全國唯一一個嬰境修士,他肩負著保衛甲浦國的重任,多次擊敗過外族的入侵。但隨著歲月流逝,他的年紀越來越大,修為也難以再上一個層次,感覺自己已經不能再肩負起保衛國家的重任了。於是,他便把國家未來的希望,放在自己的唯一個的女兒以及幾個徒弟身上。」

「要成為甲浦國國王的繼承者,首先需要強大的修為和神通,這和人族大陸上其他國家都是一樣的。白雲衫當時曾想立自己的剛剛十二歲的女兒為繼承者。這位公主在修鍊上是一個天縱之才,從小就被父王著力培養,小小年紀就達到了地境修為。而且公主為人謙和善良,在民眾中有很好的人緣,想來應該是一個十分合適的繼承人。」

白羽說著這位公主,好像在說起一個十分熟悉的人一樣。

「但公主當時畢竟還算年幼,根本不能支撐起統治整個國家的重任,並且這一決定,也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對。但白雲衫並沒有因此放棄立公主為繼承人的打算,他希望能找到一名合適的輔助大臣來輔助公主,待到公主的年齡和修為都到達合適的時候,再接任國王的位置。於是白雲衫把擔任一個輔助大臣的目光放在了他三個徒弟身上,希望能從中挑選一人來輔助公主。這個人選的要求,首先必須要有強大的實力,以及對國王絕對的忠誠。」

「白雲衫的三個徒弟跟了他也有三十多年了,三人都有丹境修為,大徒弟性格溫和,但卻不喜權力,一心只想修行,二徒弟精明能幹,雄心壯志,渴望有一番作為,三徒弟好動活潑,不喜歡有約束在身。這三人對比,想來是二徒弟最為合適了。」

林達也點點頭,照白羽這麼說,三個徒弟各有其志,但只有二徒弟願意幫助國王肩負起這個重任,他便說道:「那白雲衫國王選的是二徒弟了?」

白羽輕輕地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一絲淡淡的悔意,說道:「是的。白雲衫國王親自找了每一個徒弟單獨談話,徵求他們的意見,只有二徒弟十分爽快地答應了下來,願意為保衛甲浦國接受這般重任。加上其他兩個徒弟當時拒絕了國王的要求。於是,白雲衫國王便決定任命二徒弟為輔國大臣。」

「此後,白雲衫國王還將自己畢生的修鍊心得一一傳授給二徒弟,不斷幫助他提升實力。很快,二徒弟的修為越來越高,實力也越來越強,很快就超過了兩個師兄弟,甚至達到了丹境後期,只差一步就可以達到白雲衫國王的程度。」

「為了能讓他順利地進階嬰境,更好地擔任輔國大臣的職位,白雲衫國王便讓二徒弟到人族大陸遊歷,讓他能增長些見識,磨練一下心境,也為日後突破嬰境更為有利。」

「就這樣,二徒弟便踏上了人族大陸的遊歷之路。白雲衫國王以為他至少要五年以上才會回來,沒想到不到兩年時間,二徒弟就從人族大陸返回了。兩年的磨礪,竟然讓他性情大變了不少。以前的他雖然野心勃勃,但平時也有說有笑,性情開朗活躍。但他回來后,話少了很多,對人也突然變得冷冰冰起來,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唯一不變的,卻是對獲得權力的渴望。不!這個願望變得更加強烈,甚至超過了所有的一切!」

「不過,當時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些變化,就連一直視其為子的白雲衫也沒有發現他這一點。倒是覺得他經過歷練,變得更加成熟穩重了,也就更加信任他。這二徒弟雖然對人冷淡,但對白雲衫卻是另一種態度,不但有求必應,而且千方百計地討好他,親近他,一點一點地讓白雲衫把權力交給他。」

「這個二徒弟這種表現,豈不是兩面派的做法嗎?他一定是另有所圖吧?為什麼白雲衫看不出了呢?」林達聽出了些不妥,連忙問道。

「是啊!」白羽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臉露無奈之色,說道:「他的確是另有所圖,為的就是那至高無上的權力!不過,當時他在白雲衫面前裝得如此隱蔽,誰也看不出他的真實面目,並且白雲衫又是極為喜歡他,所以就看不出來了。」

「後來,白雲衫見自己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便下詔立這二徒弟為輔國大臣,其他兩個徒弟為左右大將軍,又將公主立為儲君。白雲衫以為這樣布置,一切都會按照他所設想的那樣順利發展,沒想到,他最後還是算錯了。」

「這二徒弟被任命為輔國大臣后,掌握了極大的權力,便在朝中拉攏了大量的親信。他讓這些親信到處為他造勢,說他身授天命,是甲浦國千年來難得的賢臣,將來一定會將亂礁島帶向興盛之類的話,把他描繪成甲浦國的英雄或偉人之類的人物。他這些蠱惑人心的宣傳,很快就在民間造成了極大的聲勢,許多人都被他所欺騙了,人們都讚美他、支持他。」

「反過來,他又讓人利用各種手段抹黑兩位師兄弟,多次讓人到白雲衫前進讒言,把這二人描繪成為專門蠱惑國王,攪亂民間的讒臣。一開始,白雲衫對這些傳聞還不怎麼相信,但加上二徒弟這人也在一旁蠱惑,便逐漸相信起來,並且也開始慢慢地疏遠這兩個徒弟,更加重用二徒弟此人。」

「然後呢?二徒弟就這樣大權獨攬了?那另外兩名師兄弟不會就這樣輕易地被排擠掉了吧?」林達奇怪地問道。

「是的,如果只是這些傳聞,又沒有其他證據,白雲衫還是不會徹底拋棄兩位徒弟。但就在這時候,發生了一件大事。二十年前,越國大舉入侵我國,想要一舉征服甲浦國。外敵入侵,白雲衫自然極為重視,自己親帥大軍出征,同時也把這個危機當作鍛煉二徒弟的機會,委以其重任,讓他擔任大軍副帥,輔助自己抵禦越軍。」

「那二徒弟得了兵權,竟然提出要把兩位師兄弟也帶上,說是要給這兩人一個重生的機會。白雲衫聽了竟十分感動,相信了他的話,讓兩個已經失去信任的徒弟隨軍出征。沒想到,這竟然是二徒弟的一個陷阱。在一次最為激烈的戰鬥中,二徒弟蠱惑白雲衫讓這兩位師兄弟去完成一個幾乎極為危險的任務,二人無奈之下只能前往,沒想到竟中了越軍的陷阱,他們拚死抵抗,大師兄當場戰死,三師弟身負重傷,下落不明。這二人不但沒有完成任務,反而落得過兵敗身死的下場,真的是令人嘆息啊!」

白羽說到這,臉上露出一絲深深的哀傷之意,眼角甚至有一絲淚光溢出。

她又接著說道:「二徒弟設計除掉了這二人,終於沒有人能阻止他的所作所為。 霸寵宅妻 在白雲衫的帶領下,他在戰場上倒是奮力殺敵,居然多次擊敗越軍,在白雲衫和其他士兵的心目中威望也越來越高。」

「這一次越軍入侵亂礁島的大戰,最終以越軍大敗而歸作為結局。實際上,甲浦之所以能取得勝利,一個是我們動用了之前對付你們的葵水大陣,這可是傳承了亂礁島千年之久的超級大陣,二是白雲衫的拚死抵擋,與越國國王越昇大戰了數場不落下風,這才擊破了越軍想要征服甲浦國的企圖。」

「但白雲衫也在這場戰爭中身負重傷,原本不是很好的身體越加虛弱。他自知命將不久,一回國內,便加快了輔助二徒弟執政的速度,希望他能儘快地肩負起保衛甲浦國、輔助公主的目的。為了這個,他甚至不惜以犧牲自己壽元為代價,花費了大量的財力物力到二徒弟身上,終於幫助二徒弟進階嬰境,擁有了統領一個修真國的真正力量。」

「沒想到的是,這二徒弟一進階嬰境,便馬上露出其真面目。他立即軟禁了身負重傷的白雲衫,自己以輔國大臣的身份掌控了政權,任用他的親信把持朝政,就連公主也被他軟禁了起來,又大肆捕殺所有反對他的人,很快就成為了甲浦國的真正統治者。」

林達聽到這裡,終於露出一絲慍怒之情,他雖然不是甲浦國之人,但也為這二徒弟的卑鄙做法感到羞恥和憤怒。

「白雲衫到此刻才終於醒悟了過來,他想要上朝召開朝會,罷免二徒弟的職位,但此時他傷勢未愈,又中了二徒弟的禁制,動彈不得,可以說是無力回天。直到這時,他才真正看清了二徒弟的真面目,終於感到深深的絕望和後悔,但這已經太遲了!」

白羽說道這裡,語氣突然變得激動了起來。「在一個晚上,二徒弟支開了白雲衫所在宮殿的所有人,隻身一人探望白雲衫,強迫白雲衫立下遺囑,任他為甲浦國的繼承人。白雲衫暴怒至極,不斷地叱罵他,不肯按他的意思去做。這二徒弟竟然無恥之極,見白雲衫不肯聽其安排,竟然用法術強迫白雲衫立下了遺囑,並且…並且在白雲衫立下遺囑之後…殘忍地殺害了白雲衫!」

白羽竟忍不住哭咽起來,緊緊地握住了拳頭,眼中竟充滿了怒火,林達見了,不禁暗暗驚訝。

片刻之後,白羽恢復了情緒,緩緩說道:「這二徒弟得到了白雲衫的遺詔,如願以償地成為了甲浦國的國王。雖然有人對此感到疑惑,但很快所有反對他和質疑他的的人都被他殺掉了,很快,甲浦國便成為了他一個人的天下。」

說到這裡,林達終於明白了些什麼,問道:「你說的那個二徒弟,難道就是現在甲浦國的統治者,黑風王嗎?」

白羽點點頭,承認道:「是的,那二徒弟便是篡位的逆賊、殺害前國王白雲衫的兇手,黑風王萊西麻!」

林達聽了,並不感到十分驚訝,猶豫了一番,試探地問道:「這種謀逆之事應該是十分隱秘的,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呢?」

白羽沉默了片刻,輕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因為,我就是白雲衫的女兒,甲浦國的唯一合法繼承人。」 ?「什麼!你就是甲蒲國公主!」

林達彷彿聽到什麼天方夜譚,一連驚愕地望著白羽,差點要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他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和公主這種身份的人有什麼奇特的緣分,命中注定總要和她們產生交集,譬如之前遇到的魚人族公主,還有眼前這位甲浦國公主。

「是的,我就是甲蒲國公主,也是王國王位的合法繼承人。」白羽輕捋了一下額前的青絲,淡淡地說道,並沒有因為自己公主的身份而有什麼態度上的變化。

「可是,如果你是公主,那黑風王為什麼還把你帶在身邊,任命你為軍隊將領?難道他不知道你對他的威脅嗎?」林達有點懷疑地問道。

白羽輕嘆了一聲,說道:「是的,萊西麻當然知道我會威脅他的王位,只要我活在世上一日,他的王位就絕不會安穩。所以他登上王位后,雖然馬上將我軟禁起來,對外則宣稱我身患重病,以掩蓋民間質疑的聲音。但紙終究包不住火,還是有許多人知道我被軟禁的真相。也因為萊西麻的獨裁統治,忠於我的民眾在甲蒲國爆發過幾次以解救我為名、反對萊西麻的暴動,但這些都被他以鐵血的手段血腥鎮壓下來。」

「但是,萊西麻也意識到一味這樣鎮壓並不能真正鞏固政權。更重要的是,他也不能把我給怎麼樣。作為甲蒲國的真正繼承人,我掌握了甲蒲國最重要的秘密、葵水大陣的啟動秘訣。沒有這個超級大陣,以甲蒲國的國力,根本不能抵擋外來的入侵。」

「萊西麻?這是黑風王的名字?葵水大陣?就是當初差點滅掉我們海軍的那個超級法陣?」林達想起不久前在亂礁海,共和軍也差點落入這個葵水大陣中,若不是他提前使用幻覺法術騙過了黑風王等人,這隻共和軍大軍早就全軍覆沒了。

「是的。正因為這個法陣,萊西麻既不能放了我,又不能殺了我。於是他在我身上下了禁制后,這才任命我為甲蒲國五大統領,還四處散播假消息,說雲杉已經將我嫁給他、作為未來王后的謠言…這些話雖然很無恥,但卻成功地欺騙了大多數人,一番整治后,他終於還是把他的王位給穩定了下來。」

「萊西麻穩定政權后,馬上拋棄了以前父王崇尚和平的統治方式。他野心極大,統治整個甲浦國不夠,還想要染指人族大陸。他在國內大肆宣傳外界的富裕與軟弱,聲稱要為甲浦國帶來更多的財富和土地,同時不斷擴張甲浦國軍隊,將全國所有修士都納入其中,組成了一隻以對外侵略掠奪為目的的軍隊。」

「這十多年來,甲浦國大軍化妝為海盜,以距離人族大陸最近的亂礁島為基地,多次掠奪人族大陸沿海周邊國家。當然,萊西麻並不敢直接與修真國對抗,而是專門入侵那些暫時虛弱的國家,如你們的桂國,同時還在海上做起海盜的勾當。這些強盜行徑,給甲浦國帶來了巨大的財富。只是這些財富,最後都被他個人佔有,只有少部分分給了參與掠奪的士兵。甲浦國本來就不富裕,為了生存,許多人便加入到這樣的對外掠奪中,成為萊西麻對外侵略的幫凶。這也造成了甲浦國惡名在外的局面,於是,人族大陸的人再也不稱呼我們原來的國名,而是把我們稱之為海盜之國。」

白羽說著這些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痛苦之色,林達雖然不能體會到她的痛苦,但也多少理解一些。畢竟被迫與一個殺父仇人共處,還得背上一個託付與人的謊言,看著以前熟悉的國人一點點地走向墮落,可知她的仇恨和失望有多大。

「那你為什麼還要屈居黑風王之下?你沒有想過要復仇嗎?」林達想了想,忽然問道。

白羽點了點頭,輕抿嘴唇,堅定地說道:「我當然渴望要報仇!不管是殺父之仇,還是奪位之恨,我無時無刻都記得!雖然我不在乎做什麼國王,但我卻不能忍受原本淳樸善良的國民這樣一日日的墮落!因為萊西麻不斷發動的對外戰爭,我國不知有多少修士和凡人死在異國他鄉,還得背上強盜和侵略者的惡名!任由萊西麻這樣下去,整個甲浦國一定會被他毀掉!我身為甲浦國的合法繼承人,決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林達心中一動,白羽這番話讓他頗為意外。在人人自私自利的修真界,白羽作為一名高階修真者,能有這種憂國憂民、關愛眾生的思想,實在是難能可貴,絕不像他所見過的桂族、四族或者越國統治者之流,為了自己的統治不擇手段,視百姓如草芥,這樣看來,白羽這人還是值得一交的。

「所以,你找到我的原因,就是為了希望我們能幫助你復國,對吧?!」林達想了一下,彷彿看穿了白羽內心的的想法,他直直地盯著白羽那美麗的眼睛,十分認真嚴肅地問道。

「是的!」

白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毫不畏懼地迎著林達的目光,說道:「當日我見到你們帶兵前來,我就看到了一絲復國的可能。可惜你們並不打算真的對付萊西麻,但你和萊西麻以及那幾個叛軍首領之間的對話,竟讓我燃起了一點希望。這些天來,我一直在觀察你們藍星族在桂國的所作所為,你們和那些傳統的修真統治家族不同,至少不會那麼殘暴、蠻不講理,所以我才這找到你們,希望能夠借你們的力量助我驅走萊西麻,拯救甲浦國的人民。」

無罪謀殺 「我知道,國與國之間或者修士之間,只有利益關係,你們不可能會平白無故的接受我這個請求。如果你們真的能幫助我恢復王位,我一定會改變甲浦國與你們敵對的關係,甚至可以讓甲浦國成為桂國最親密的盟友。只要你們不做出傷害甲浦國民眾的事,不管你們需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白羽緊緊盯著林達的雙眼,雙手卻握緊了拳頭,可見她提出這個要求后,心中是多麼的不安。

林達此刻卻有點頭痛了,沒想到白羽竟會提出這種要求,讓他們支持她恢復王位。聽起來,白羽好像是那種極為渴望王位權力的人,甚至為此不惜藉助外國勢力。但實際上,她希望恢復統治的目的,和桂鸞成拉攏黑風王入侵桂國的目的卻截然相反。白羽要求桂國介入亂礁島的內政,是為了甲浦國的民眾不再遭受萊西麻的殘暴統治,這一點,和藍星族將凡人從桂國統治手中拯救出來同出一撤。從這一點上看,白羽不知比其他修真統治者高尚了多少,這正是林達所敬佩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