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林霄無奈的笑了笑,說:「李初九,當時我也並不是一心要幫你!只是看不慣他們的做法而已,用這種手段,的確勝之不武,也太丟我們修道之人的臉了!」

「不管怎樣,你始終還是救了我,對不對?」林霄是那種比較正直的人,不能用古板的方式來和他交流,不然會很無趣。

林霄最終還是笑著承認了,之後就問我怎麼混進來了。

我告訴了他我此番回來的目的,不但要復仇,還要拿回屬於我的道門,讓道門徹底大換血,走上正途。

誰知,林霄聽完之後確實沉默了下來。我看向他的時候,他的眼神更是有些不敢看我,只是簡單的敷衍了一句,「你和他們都不同,你身上有修道之人該有的精神!我相信,道門在你手上,只會越來越好的!」

「哈哈……」聽到林肖這番話,我就忍不住笑了起來。笑罷之後,這才眼神灼灼的看著他,問道:「林大哥,如果有朝一日我李初九奪回了道門,你能否隨我統一南北道門?陪我一起讓道門重新走上正軌?」

我說這話的分貝很高,字字鏗鏘,眼神更是沒有半點躲避!

而林霄的神情,也逐漸激動了起來。那雙漆黑的眼眸里,我再次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九哥,我林霄隨意追隨你!」怔了幾秒過後,林霄突然抱拳就要下跪。

我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笑道:「林大哥,你比我大不少,叫我初九便行!從見到你那天開始,我就很欣賞你!如若我奪回道門,我需要你!」

我這麼一說,林霄再次抱拳,道:「初九,你太抬舉我了!但只要是道門的事情,只要是明君,我林某定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坦白說,我真的沒有想到會拿下林霄這員大將,完全是因禍得福。要不是葉家老祖心眼小、嫉妒心強,恐怕我根本沒辦法讓林霄投靠於我。

林肖不但正直,而且還是個愚忠之人。不然的話,也不至於會死心塌地的跟著葉家老祖。

我還在激動中,林霄就問了我一句,「初九,我們現在被困在這鬼村裡,你可有辦法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笑了笑,說:「林大哥,別著急,好戲馬上開始了!剛才那四個人,就是我們離開這個地方的關鍵!」

在我說話之時,林霄也順著窗戶看了出去。這一看,正好就看到那四個天字門的弟子掙扎著站了起來。

而他們剛一站起來,我就會心的笑了起來。因為地上那些昏迷不醒的弟子,也開始動了!

林霄看到這一幕,一臉的不可思議和驚愕,更是脫口驚呼了一句,「原來是這些弟子有問題!」 月千歡聽了一個故事。一個關於世家嫡公子,和一個不知身份的小姐之間的故事。

月江離和明芊芊的認識,是月江離一次遊歷。英雄救美,一見傾心很狗血。但發生在現實,美好的像是童話。只可惜,這份美好最終破碎,險些為月家招惹來大禍!

月明堂今天嘆息聲最多。「大哥一門心思要娶大嫂。父親也只好從了,誰知道大嫂是朱雀界明家的人。」

原本以為是公子美人的佳話。可誰知這個美人身份太高了,遠在朱雀界。剛剛成婚,朱雀界就來人了。

「起初我們以為是明家不同意這門婚事。後來才發現,他們的目的是我月家。歡兒是不是想,大家肯定懷疑大嫂?」

月千歡點點頭。

月明堂笑了笑,搖頭。 霍少你被OUT了 「大哥護著大嫂,別人說一句話都不行。大哥對大嫂是真的好,我們自然也是相信大嫂的。」

「後來也證明,大嫂的確是無辜,也被瞞在鼓裡。最後還是因為大嫂拼了命,才保下了月家免受一場劫難。」

沒有人知道他們想要什麼。只知道,最後明芊芊拚死才換回了月家的和平。但是她和月江離,都被明家抓走了。月家老爺子為了去找他們,這一去也了無音訊。

「三叔知道的,就這些?」

「嗯。還有,桑天羽是大哥的好友,他或許也知道一二。但現在看來,他的話不能信。」

月千歡眸光閃了閃。「如果要找到爹娘的話,我要去朱雀界。」

「沒錯。以歡兒的天賦,想必用不了多久能前往朱雀界。到時候三叔就不能護著你了。」說完,月明堂才反應過來。月千歡此刻的實力,也用不著他去庇護。

突然有種吾兒忽長大,月明堂有些心酸酸的。

侄女剛剛養大,就被墨九卿拐走了。他怎麼那麼恨呢,當初就該攔著墨九卿的!

墨九卿要是好好愛歡兒還好。要是敢欺負歡兒,他月明堂就算是拼字。也會保護歡兒,接她回家。

月千歡垂著眼帘,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以為從月明堂這兒,可以知道一五一十。然後才發現,其實月明堂知道的還沒她多。朱雀界明家,要去那裡才能查清楚嗎?

「歡兒。」

「嗯?」月千歡抬眸。

月明堂表情嚴肅開口:「既然歡兒已經決定墨九卿了。那等我們找到父親,就讓他來協商聘禮一事。我月家的女兒,絕對不能受虧待了!」

「在此之前,歡兒別告訴他。免得他那麼嘚瑟。」

在月明堂眼底,月千歡就是被墨九卿拐走的。因此他當然給不了墨九卿好臉色。

月千歡勾唇點點頭。「好。」

她微微眯眸,在月明堂看不見的地方。飛速閃過陰森冷意。她當然不會讓墨九卿嘚瑟上天!

相反她還要好好懲罰墨九卿一把!害她流言蜚語纏身?害她被月明堂誤會。很好!墨九卿你完蛋了。

荒原城外。

墨九卿剛剛和鳳九黎打一場回來。剛走進城門,沒忍住打了個噴嚏。

「咦,奇怪。怎麼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我早就知道那些昏迷不醒的弟子有問題了,起初我就覺得他們的身體和常人不一樣,很軟,而且根本沒摸到骨頭。

我記得我第一次背他們時,就感覺這些人像一灘肉泥一樣,好像體內沒有骨架。

要是我沒有看到塔樓那口奇怪的棺材,我也無法把這兩者聯繫起來!那口棺材的材質其實差不多,也是軟乎乎的一坨,但又不是肉。

再有一點,剛才幾十個人守著這些昏迷不醒的弟子。可偏偏活著的人出事了,這些昏迷不醒的弟子沒出事。

所以,我早早就懷疑這些昏迷不醒的弟子了。剛才故意把林霄帶過來,就是想暗中看看這到底是啥東西!

「初九,我明白了!剛才你故意放了這幾個人,就是想把這鬼村的東西給引出來!」林霄明白了我的用意,我笑著點了點頭,沒說話。

我們兩人的目光繼續鎖定那幾個剛站起來天字門弟子,剛才林霄打傷了他們,是一怒之下出的手。出手不輕,應該傷及了五臟六腑。但好的是,這些人還能動。

他們根本沒有察覺到地上那些在動的人,只是相互攙扶著,一個勁兒的往鬼村出口的方向走!他們明明知道出不去,還是執意要去試一下。

而他們一走,我和林霄就看到了無比邪門的一幕……

只見那些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弟子,既然慢慢爬了起來。但他們身上好像沒有骨頭一樣,根本站不起來,而是像蛆蟲一樣,慢慢往前蠕動。

那蠕動的樣子,說不出來的滑稽和滲人!

可以嘗試想象一下,他們是人,但卻不能站立起來,而且好像全身都沒有力氣,就是一坨肉在跟著那些活人蠕動。

晃眼一看的話,會有一種奇怪的視覺感,那在地上蠕動的根本不是人,反倒是有些像一隻只巨大的蛆蟲!

「初九,這些應該不是人了!可奇怪的是,他們怎麼會長著人的五官?」林霄眉頭皺的很深,一臉的震驚和蒙圈。

以他的經驗和聽聞,估計也是沒有見過這麼邪門的東西!

驕妻惹火:老公別亂來 我沒有把心裡的猜疑說出來,只是讓林霄別著急,說不定看到後面就明白了!

我其實猜到了一點,但還不敢確認,因為這些東西實在是太邪門了!

就在這短短十秒鐘的時間,地上那些像驅蟲一樣的人,瞬間就追上了那四個天字門的弟子。

「他們醒了?不對,他們有問題!」其中一個心細的弟子已經發現了這一幕,但很快就察覺到事情不對勁了,當即大喊了一聲,「不對,快跑!快!」

誰曉得,這人一喊,那地上蠕動著的人,竟然猛的一下子撲了上來,直接把他們全數撲到在地上。只有反應快的那個人跑脫了,一邊跑,一邊放出了信號彈。

再回頭看那三個被撲到的弟子,就好像撲到他們的是一坨黏糊糊的液體一樣,瞬間把他們吞了進去。速度太快了,就是眨眼的功夫,他們就已經完全融入了進去。

那些人沒有骨骼,像一灘爛泥,也像是海綿一樣,活脫脫把一個活人給吸了進去。

而再吞噬了一個活人後,那像爛泥一樣的人,體型就開始慢慢變大了不少,彷彿是兩個人重疊在了一起的厚度。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林霄看到這一幕,也是大驚失色。

我沒有回答他,還在看著一路逃跑的那個弟子。他的反應是最快的,也是唯一逃脫的。不過,這鬼村就這麼大,加上他受了傷,他根本逃不了。

信號彈已經放出去了,想必會有更多的人進來。而讓我詫異的是,這些沒有骨頭的人,蠕動起來的速度非常快,完全不亞於一個成年人奔跑的速度。

放眼看去,地上一片蠕動的景象,只看得人噁心反胃。

可讓我更沒有想到的是,這逃脫的人,竟然朝我們的屋子跑了過來。一邊跑,還一邊喊救命。

「這混蛋!連死也要把我們拖下水!」我罵咧了一聲,同時把門給關上了。我這樣做,就是要斷絕他唯一的生路。

這些人,不值得救!說不定,到時候還會被他反咬一口!

「李初九,林霄!你們這兩個狗雜碎,你們一定不得好死!老子今天就算變成鬼,也要詛咒你們不得好死!開門,救救我,開門啊!雜碎!」這外面的弟子已經完全慌了,又罵又求我們,不停的用腳來踹門。

但這門被我關的很嚴實,連續踢了幾下之後,我就聽不到他的聲音了。不用想都知道,他應該也被吞噬了。

等我重新把頭探出去時,就看到這些吞了活人的「東西」,竟然慢慢朝中間那塔樓的位置爬了過去。更讓我震驚的是,他們竟然沒有從大門進去,而是從牆上爬上去的。

他們的身體,就好像是粘在了牆壁上一樣!不管他們的身體有多厚,也是沒有絲毫落下來的跡象。而且,那速度太快了,短短几分鐘的功夫,他們就已經爬到了塔樓的頂端。

但過了好幾分鐘的樣子,他們還是沒有下來。反倒是沒有爬上塔樓的那些「東西」,又挨著一排躺在了地上,再次偽裝成了之前那昏迷不醒的樣子。

這他娘的邪門了!

林霄看著我,問:「初九,你是不是猜到了什麼?」

我先是點了點頭,但好像眼前發生的事情,又和我的認知有些偏出,隨即我又搖了搖頭,不確定的說:「林大哥,心裡話,我現在也無法確定這東西是啥玩意兒!」

「唉,還真是活見鬼了!」林霄嘆息了一聲,自顧的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說:「初九,說說你的想法!」

求你別升級技能了 「好!」我也找了凳子坐了下來,慢慢把我心裡的猜疑說了起來,「林大哥,在看到塔樓頂端那口奇怪的棺材時,我就想到了一樣東西……太歲!」

我一提到太歲,就看到林霄的眉頭跳了跳,眉頭一擰,突然拍了一下他自己的大腿,「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個東西!錯不了,這東西應該就是太歲!」

對於太歲,民間有很多種說法。太歲又叫肉靈芝,顧名思義,是體型長的像肉一樣的靈芝。但實際上又不是肉,而是一種有藥用價值的菌體而已。

市場也能看到有人販賣太歲,說吃了太歲能夠延年益壽。如果從小服用,更是有長生不老的功效。

但這很顯然是假的,道門中所提到的太歲,並不是真正的肉靈芝,而是一種會自己成長的陰物。就好比殭屍喉嚨中的棺材菌一樣,也是怨氣滋生長大的。

而我們修道之人提的太歲,是有延年益壽的功效,但對人體的傷害也大。這玩意兒是陰物,人服用了之後,肯定會被陰氣和怨氣影響,到時候只會迷失了心智!輕則瘋瘋癲癲,重則家破人亡。

而且,太歲不死不滅,不管你割下多大一塊,它也會自己長出來!只要環境陰暗,它們會越長越大。

烏龜也囂張 可老實說,我是第一次聽到太歲吞人,而且還是有靈智的太歲!

林霄似乎也考慮到這一點上去了,問我:「初九,你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嗎?那影子鬼也好,還有那陰兵也好,都是來自於陰間!會不會,這太歲也是屬於陰間的東西?你看啊,那太歲吞了人之後,就能變成被吞噬之人的容貌!這肯定是邪物,絕不會是陽間的肉靈芝!」

林霄這麼一說,倒是提醒我了,這玩意兒肯定是從陰間來的!但陰間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陽間?還有之前的陰兵和影子鬼。

我正疑惑,林霄忽然眯著眼睛問了我一句,「初九,還記得塔樓那口棺材嗎?」 「回來了?」

墨九卿一進屋,就看見月千歡側躺在美人榻上。撩人的姿態,拄著頭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

月千歡的神色看不出喜怒,墨九卿卻下意識覺得月千歡是在生氣的。墨九卿用神識掃了眼自己,發現和鳳九黎回來后忘了打理。衣著凌亂,面具碎了一個角。

換了個姿勢,月千歡坐直身體。「這是被人打了?」

「歡歡覺得,我像是被人打的?」

月千歡眯著眼睛,盯著墨九卿打量一番。然後點頭,「像極了!」

要不是墨九卿盯著鳳九黎離開的。還以為月千歡是知道他們一戰。現在被月千歡盯著,墨九卿莫名有些心虛。

鳳眸微眯,墨九卿語氣輕狂傲慢。「有誰能打我?不過我能理解,這是歡歡在擔心我嗎?」

「你把你的面具取下來。」

「嗯?」

月千歡勾唇冷笑,目光陰森森盯著墨九卿。「不然我怕我會打你!」

讓她先看看墨九卿禍國殃民的臉消消氣。這個世界這麼美好,兇殘不好!動手打人更不好。……去他的不好,今天她放過墨九卿。她就不叫月千歡!

墨九卿敏銳察覺到了來自月千歡陰森危險的注視。等他取下面具過後,目光中又多了幾分腹黑。

感覺歡歡在謀划什麼陰謀的樣子,有點方。

「歡歡你怎麼了?」

「為了慶祝我們抓住上將軍,找到月家老爺子指日可待。喝一杯?」月千歡勾唇嫣然一笑。

那股陰森危險的感覺瞬間消散了。墨九卿也沒多想,接過酒杯喝下。

酒香醇厚,回味無窮。

墨九卿卻有些有點熟悉。而且這種酒,絕對不應該出現在滄淵的!「瓊瑤露?」

一隻手搭在墨九卿肩膀上,月千歡的笑容變得詭異,陰森。「現在感覺怎麼樣?這酒好喝嗎。我可是特地為你準備的!」

「歡歡,你怎麼會有瓊瑤露?是鳳九黎給你的對不對。」

「你別管我哪兒來的。你先想想,你將面臨怎樣的酷刑~~」握手成拳,骨節捏的嘎嘣響。

撩的她腿軟?流言滿天飛?

呵呵,墨九卿等著跪下唱征服吧!

……時間回到之前。

月千歡從月明堂那裡出來,先遇到了鳳九黎。

眯起眼睛,月千歡詫異盯著鳳九黎略微凌亂的衣著。但眉眼中的意氣風發,出塵高雅。證明鳳九黎的心情應該很不錯。

咦,師尊這是去做了什麼開心的事嗎?

「徒兒,流言是個誤會。為師幫你教訓了一番罪魁禍首。」

「噗!」這是月千歡今天第三次噴了。

原來鳳九黎也為這件事出動了?而且鳳九黎直接是去找墨九卿動手了。月千歡嘴角抽搐,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