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果然,她們是早有準備的。

秦昭靈沒再說話,只面無表情的俯視著下面戾氣深重的圍獵場。

下面,秦瀚宇大感不免,涼嗖嗖的瞅著清風閣主他們問,「秦玥呢?」

難怪他總覺得少了點什麼,這一路追擊過來,未免太容易了。

若說秦玥不在背後搞點什麼小動作,他才不信!

不知為何,秦瀚宇心頭,隱隱有股不好的預感。

「弘王兄是在找本王嗎?」

回應秦瀚宇的,正是秦玥本人。

頓時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只見秦玥悠哉悠哉的從林子里走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個籠子。

裡面裝的,是一隻全身紅色皮毛的狐狸,正是火靈狐。

眾人瞭然,他竟是捉狐狸去了?!

外面都打起來了,他竟然還有閑心去抓狐狸!

眾人愕然……

「弘王兄這是什麼陣仗?」秦玥一手提著狐狸,一邊挑眉掃了一眼在場的人,「該不會是在舉旗謀反吧?」

「……」眾人無語。

這麼個場景,已經很明顯了好嗎?

可偏偏從秦玥嘴裡說出來,怎麼就那麼有喜感呢?

就好像……就好像這些個黑衣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一樣,不值得一提。

兩句話的喜感,便將秦瀚宇說的一文不值。

秦瀚宇怒,「秦玥!你休得猖狂,想來你還不知道吧?這麼多年,你之所以聲名狼藉,命克至親,被所有人說成了天煞孤星,罪魁禍首就是你身後的父皇,秦玥,你真可悲。」

你,真,可,悲。

最後四個字,秦瀚宇有意放慢了語速,咬字清晰,嘴角含笑,秦玥以為他是軟柿子嗎?

就只有他秦玥會拿捏,會嘲諷人嗎?

秦玥,就是天底下最大的一個笑話。

可笑他竟還要維護他們那個無情無義的父皇不成? 秦瀚宇毫不掩飾的嘲諷著,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厭棄,詬病,難道不可悲嗎?

他就不信秦玥能無動於衷?

秦玥深諳如寒潭的眸中,深邃的深不見底,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幽光,稍縱即逝,快到誰也沒有看清。

秦瀚宇,成功的戳到了他極其鮮少的一個痛腳。

他秦玥,向來是睚眥必報。

「本王可悲,莫非是弘王兄謀逆的理由?」

秦玥面不改色的飄出一句話來。

無人看到清風閣主面具下泛起的擔憂之色,秦瀚宇說的太直接,但好在,玥王不是那種扛不住打擊的人。

否則這麼多年,玥王不會活的那般隨性愜意。

早就聽慣了別人說他命克至親,天煞孤星等言語,這點『打擊』對玥王來說,不算什麼。

但,也不能再讓秦瀚宇說下去了,清風閣主面具下的眼中,掠過一絲殺氣。

秦玥面色平靜的與秦瀚宇對視著,說他天煞孤星?說他可悲?

難道秦瀚宇帶兵謀逆弒君,是因為他可悲?

簡直搞笑呢!

要論嘲諷,秦玥那雙深諳的眸中,嘲諷的都能刺痛人的皮膚!

「你…」秦瀚宇面色鐵青,氣的捏緊拳頭,咬牙切齒的。

大手一揚,再無耐心跟秦玥他們廢話,下令道:

「眾將士聽令!玥王命中犯沖,衝撞了父皇,本王便要替父皇,替皇室清理門戶,格殺,勿論!」

秦瀚宇厲聲咬完最後四個字,剩餘的黑衣軍便提起了武器,接二連三的向秦玥他們沖了過去。

黑衣軍形成了包圍圈的模式,將秦玥等人都包圍了起來。

秦玥,清風閣主,還有墨香,以及穆錚四人又形成了一個小的包圍圈,將秦玄帝護在其中!

四人一人守一面,但凡有黑衣軍衝上來,那也是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死一雙的結果!

四人圍起來的保護圈,可謂是牢不可破。

可秦瀚宇不著急,他還有一千兵馬的黑衣軍,秦玥他們只有四個人,累都能累死他們!

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清風吹散了林子里瀰漫的血腥味兒…

眼看著地上的屍體越來越多,而秦玄帝,乃至秦玥四人依舊是毫髮無損,秦瀚宇眸光一沉!

黑衣軍不是秦玥他們的對手,只能任由秦玥他們屠殺。

秦瀚宇狠厲的目光一眼掃過,像是鎖定了一個目標,突然之間變從馬背上飛身而起,長劍出鞘,猛的朝墨香刺了過去!

意識到危險,卻又有黑衣軍的牽絆,墨香一時間脫不開身,避之不及,只能以手臂擋之。

痛感一瞬間襲來,墨香妖媚的眉頭一皺,手臂被秦瀚宇刺了一大個口子,鮮血以肉眼可見之速,染紅了衣袖…

「墨香。」

清風閣主速度之快,人未到,飛柳銀刀便射了過去!

與秦瀚宇的長劍擦肩而過,替墨香爭取到了自救的機會。

墨香第一次,不顧妖嬈形象的破口罵了一聲,「好生卑鄙!」

偷襲他不說,還專挑他這個『弱』的下手!

堂堂弘王,可真卑鄙!

知道打不過閣主和玥王,便拿他開刀,是看他好欺負啊!

墨香一雙風情萬種的眼中滿是憤怒!

而秦瀚宇也確實如墨香所想,他們四個就他實力最弱,不挑他下手挑誰?

只有打破了他們的陣腳,黑衣軍才能有進攻的機會。

而他,也確實做到了。

他們四個的陣勢,明顯亂了很多。

就在秦瀚宇想要再次出手的時候,一縷人影如清風般的飄到了他面前,「對一個屬下出手,未免有失弘王的身份。」

即便看不清面具下的臉色,也能聽出清風閣主此時的冷怒與譏諷。

墨香是他的人,他豈能不管不顧?

秦瀚宇,專挑一個屬下動手,也不嫌丟人!

但是現在說什麼勝之不武,贏了也不光彩的話,卻是多餘的。

戰場上,只有輸贏,沒有手段。

「那就讓本王討教一個清風閣主的手段。」

秦瀚宇話語中殺氣畢露,長劍折射出他殺氣騰騰的雙眼,身隨風動,提劍便刺向了清風閣主。

今生他倒要領教一下傳聞中清風閣主的厲害!

高手過招,勝負只在毫釐之間。

一眨眼,便過了數十招。

面具下,清風閣主微微蹙眉,眼中一閃而過的詫異,秦瀚宇的內力竟在他之上!

看來,倒是他低估了秦瀚宇。

秦瀚宇,隱藏的夠深的。

高手過招,最忌分心。

哪怕清風閣主只有一秒鐘的分心,便是給了秦瀚宇制勝的機會!

長劍在他眼前甩出無數的劍花,虛虛實實分不清楚,但,每一道劍花劃到身上,都會是一條實打實的口子!

秦瀚宇步步緊逼,清風閣主唯有退,不斷的退後,可劍花彷彿如影隨形…

「閣主!」

瞧見清風閣主處於下風,墨香大驚!

分分鐘就想去救人,不妨有人比他更快!

他只看見眼前晃過一個虛影,下一秒,便見秦玥救下了清風閣主,將其帶離了秦瀚宇的危險區域。

「多謝。」清風閣主低聲道了聲謝。

「後邊兒去。」秦玥一副指使的口吻睨了他一眼。

秦瀚宇內力深藏不露,後面的那些黑衣軍嘍啰,才傷不了他。

「……」清風閣主一噎。

好吧,他不生氣,他曉得秦玥是為他好。

只是他這口氣……

清風閣主也不遲疑,點了頭,「好。」

秦瀚宇就交給秦玥來對付了。

「怎麼?還玩輪番上陣?」秦瀚宇以勝利者的姿態睥睨著秦玥。

他還以為清風閣主有多厲害呢?也不過如此。

應該說,過去是他們都小瞧了他。

他有這一身的內力,還得多虧了子辰。

這些年,子辰替他搜羅來了許多罕見的內功心法,助他提升內力,並且也是子辰跟他說,不要暴露全部的功力。

這才有了今日能夠滅掉秦玥他們的實力!

「弘王兄果真深藏不露,內力深厚,連清風閣主都不是弘王兄的對手。」

秦玥毫不吝嗇的誇讚著秦瀚宇。

聽在秦瀚宇的耳朵里,順耳極了,他不屑的冷笑一聲,「秦玥,看在你我皇室同宗的份兒上,你若自盡,本王便為你保留身後名如何?」

噗…

秦玥實實在在的笑了,不是他要笑,著實是可笑。

秦瀚宇居然讓他自盡?他有那麼想死嗎?

還為他保留身後名?

嘖嘖,活著的時候他都這麼聲名狼藉了,死都死了,還在意什麼身後名?

「弘王兄,本王不知如何自盡,不如弘王兄教教本王?」

秦玥好看的眉頭輕佻,煞有其事的向秦瀚宇請教『如何自盡?』

秦瀚宇微微眯起了眸子,光會耍嘴皮子有什麼用?

法醫靈異檔案 「既然你不會自盡,那本王便助你一臂之力!」秦瀚宇長劍一番,劍氣縱橫,隨時都會一招斃人命!

既然秦玥不想自盡,那就死在他的劍下!

「可本王還不想死。」秦玥說的極其認真,他才剛做了父王,還沒娶到顏顏,還沒來得及看他兒子一眼,怎麼能死呢?

哎……秦玥低沉的嘆了口氣。

秦瀚宇是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竟看不出他是在拖延時間?

習武之人,耳力都極好。

秦玥只需動動耳,便能聽見極大的震動聲正朝這邊奔來。

那是馬蹄的聲音,成千上萬的馬蹄。

來的倒是比他預計中的要快些。

「弘王兄,聽到了嗎?」秦玥『細心』的指了指外邊兒,他們的人馬到了。

秦瀚宇,還跑的掉嗎?

反過來說,哪怕是車輪戰,也能累死秦瀚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