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枯榮氣得一張俊臉都扭曲了。

「好!你狠!」

「謝謝誇獎。」路瑾收下了誇獎,不忍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放心好了。你看咱們兩個隨便拎出去一個,都厲害的一匹,這要雙劍合璧起來,說不定還真能把主系統那老王八蛋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

「呵呵,做夢更快點。」

枯榮露出一個比苦還丑的笑,路瑾一句「丑爆了」,打擊的他掉頭就走。

「我出去先準備準備,你老實呆在我這,別讓人看到你!」

路瑾歡快的對著他的背影揮了揮小手,「放心的去吧。」

「……」

枯榮走後,系統忍不住提醒:【宿主,你就這麼相信這個枯榮嗎?他可不是好人。】

據它的資料所知,枯榮來歷和那個地方有點淵源。

能活著從那個地方出來的人,絕不會是心善之輩。

那小子長著一臉人畜無害的小白臉,但誰知道手上沾了多少惡。

「好人?」路瑾嗤笑出聲,「在你眼裡,好人就是那種口中說著濟世救人,捨身為道,實則就是為了自己利益的「好人」嗎?比起那些「好人」,我倒覺得,枯榮比他們善良多了。」至少作惡也是光明正大。

罪惡之地——她早就知道枯榮是那裡的人。

「統子,你知道罪惡之地的時空通道是誰打開的嗎?」

【不知道。】罪惡之地早年還沒被人發現——更確切的說,罪惡之地早年還是被封印的狀態。

但是突然有一天,罪惡之地被人打開了,還建立了時空通道!

要是到,罪惡之地可是神遺棄的地方——是這世間所有惡的本源之地。

被人建立了時空通道,就相當於為關在裡面的那些惡徒,打開了一條通往外界的路——這何其恐怖!!!

系統豬一般的腦子,忽然一個靈光……

它不敢置信的開口:【宿宿主,不會是你吧……怎麼可能,這肯定不可能……】還沒說完,它自己就先否認了。

「恭喜你,答對了。可惜沒有獎勵。」

【……】

不!不需要獎勵了!

它一點都不想答對!也不想要獎勵!

系統一副死機的樣子,還在消化路瑾爆出的核導彈般的消息。

這點消息就受不了了?

路瑾開始考慮,她那些英勇事迹還是不讓辣雞統知道的好——怕它承受不來。

枯榮不多時就回來了,路瑾還瞄見,隱藏在他衣領下,有一枚新鮮的唇印。

感覺到路瑾的目光,他略尷尬的拉了拉衣領,眼神還帶著憤怒:「我這麼犧牲都是為了誰?你還笑,有沒有良心?!」

「沒有。」她又說:「其實你跟惜姮還蠻配的,真的不考慮接受了美人的一顆真心?」

枯榮斜飛了她一眼,嫌棄的說:「路瑾,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八卦了?還有,自那一戰之後,你一直都沒有在時空長河出現過,該不會一直被關在小黑屋裡吧?」 鎮國府實力太強,一本雙王,更有聖人坐鎮。

一般人,哪怕是當朝的權貴,都不見得能輕易進入鎮國府。

那麼,以李瀟天子閣學生的身份,能進入鎮國府嗎?

「天子閣學生,這身份在帝國內,算不算高?」李瀟問道。

「當然算高。」小白說道:「天子閣學生,將來都是帝國大臣,大將,甚至有望封王的,你說身份高不高?」

「那和鎮國府比起來呢?」李瀟皺眉:「我的意思是,我能進入鎮國府嗎?」

小白聞言,神色不用古怪了起來,更是擠眉弄眼,道:「你也看上了鎮國府的明珠?」

「啊?」李瀟愕然,有些凌亂。

「別裝了,鎮國府的明珠,花妖妖,那可是帝國第一美女,整個帝國,仰慕妖妖的人,排起隊來,能饒帝國邊境一圈。」小白說道:「不過,這帝國內,還真沒幾個人能配得上她。」

「額……」李瀟有些無語,苦笑道:「我的競爭對手可真是多呢。」

妖妖的容貌,絕對是堪稱無雙。

李瀟也沒想到,帝國內,竟然有那麼仰慕妖妖的人。

如此一來,面對那麼多的競爭者,李瀟頓時感覺自己的壓力很大呢。

「總之,想要進入鎮國府,我們還是有希望的,畢竟我們是天子閣的學生。」小白說道:「加油,我看好你。」

「嗯,我也看好我自己。」李瀟點頭道,隨即嘀咕了一聲:「一群凡人,還想搶我的女友?」

李瀟的聲音不大,但小白卻聽得清清楚楚,當即擦了一把冷汗。

只見他訕訕一笑,道:「師弟,好好修鍊才是王道。」

「嗯。」 電影世界大拯救 李瀟點頭,隨即進入了宮殿內,準備修行。

小白就此離去,回到了自己的宮殿內。

然而,沒過多久,國教學院的前院,一道道鐘聲響起。

剎那間,國教學院後院,天子閣內,九座宮殿的大門被打開了。

只見八男一女,從宮殿內走了出來,朝著前院走去。

這九人,都是天子閣的學生,可以說是帝國內,最為頂尖的幾個少年天驕了。

「警鐘,前院發生了什麼?」小白走在一群人的中間,眉頭緊皺。

要知道,在一般情況下,前院的警鐘是不可能被敲響的。

唯有發生大事,前院的學生解決不了時,才會敲響警鐘,讓天子閣的學生前去出頭解決。

「誰知道呢。」秦寒走在小白的旁邊,回頭看了一眼李瀟所在的宮殿,嘀咕道:「他不來嗎?你沒告訴他警鐘一旦被敲響,天子閣的學生都要出手嗎?」

「額……忘了。」小白當即尷尬了,之前給李瀟講解了一下鎮國府,結果忘記說警鐘的事了。

「你們先去,我去通知小師弟。」

此刻,九人中,唯一一個女子開口了。

只見其身穿藍綠色的霓裳,戴著白色面紗,婀娜的身姿,宛若天仙一般。

雖看不清其容貌,但她身上的氣質,卻十分出眾。

此人,便是天子閣內的小師妹,更是帝國內第二美女,夢玲柒。

「那就有勞小師妹了。」小白輕語,隨即帶著一群人繼續前進。

沒過多久,夢玲柒便來到了李瀟的宮殿前,輕叩大門,道:「小師弟,警鐘響了,我們該去前院了。」

「沒空。」李瀟回應道,連門都不曾打開。

只因,他正盯著自己的靈畫,思索著到底該不該將自己的容貌畫上去。

「那字畫上的人,到底是誰,明明見過,怎麼就看不清,記不起了呢。」李瀟嘀咕道。

李瀟目前是很猶豫,整張靈畫,就差這最後一步了。

「罷了,記不清就算了,把自己的容貌,手腳畫上去吧。」

想了很久,李瀟終於是做出了決定。

而此刻,夢玲柒站在宮殿外,有些凌亂。

她再次輕叩了幾下大門,然而李瀟並沒有回應她。

「國教學院有規定,警鐘響了,我們身為天子閣學生,就必須要去前院。」夢玲柒再次說道,聲音很柔和,很好聽。

「你們先去,我要突破了。」李瀟回應道:「等我突破了就來。」

「那……行吧。」夢玲柒輕語,脾氣很好,也很好說話。

隨即,她便離去。

此刻,李瀟盤坐在宮殿內,指尖靈力閃爍,身邊龍脈之力沸騰,正在靈畫上勾勒著自己的畫像。

這個過程,很快,並且也沒有引來天劫。

直到三十息后,這幅靈畫徹底完成,成型!

放眼看去,靈畫上古字密密麻麻,古字的下方,則畫著李瀟的畫像。

仔細看去,畫像中人,似乎是在闡述著什麼,其頭頂的古字,因為這一幅畫像,似乎變得靈動了許多,散發著一股莫名的氣息。

甚至,隱約間,還能聽到一縷梵音頌唱之聲從靈畫內傳出。

「行了!」李瀟笑容滿面,靈畫終於是完成了。

雖說,這靈畫上的畫像,變成了自己,但李瀟細細感悟了一下,並沒有什麼問題,這讓李瀟心裡安定了下來。

「靈畫九重,最後一步,踏入靈畫圓滿之境!」

這一刻,李瀟的手指再次滑動,在靈畫的下方角落中,刻下了自己的名字——李瀟。

「有多少人不知道靈畫境圓滿之意。」李瀟輕語道。

要知道,所謂的靈畫境圓滿,便是在完整的靈畫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寓意著這幅畫是自己所畫。

然而,僅僅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卻被多少人忽略了,從而導致很多人無法成就靈畫境圓滿之位。

「天下之物皆有主,靈畫亦是如此,不落名,靈畫便是無主,便不算完整。」李瀟輕語,同時體內傳來一道震鳴。

這一刻,李瀟身上靈力奔騰,氣勢更是暴漲了一大截,同時其境界,更是踏入了靈畫境圓滿。

現在,李瀟只需要凝聚法相,便可踏入法相境!

「先去前院,回來后再凝聚法相。」李瀟輕語,心裡也是好奇,前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竟然敲響了警鐘。

然而,當李瀟走出宮殿時,心中頓時出現了一絲悸動之感,同時一道雷音,從頭頂上空傳來!

第三章!求推薦票啊!求推薦票!雖然是一次小PK,但我不想輸啊!各位大佬,行行好,點點手指,送點推薦票!無塵跪求了!

(本章完) 枯榮斜飛了她一眼,嫌棄的說:「路瑾,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八卦了?還有,自那一戰之後,你一直都沒有在時空長河出現過,該不會一直被關在小黑屋裡吧?」

跟主系統那王八蛋一站后,她魂魄受損,就被它投到小世界里完成任務。

枯榮找不到她也是正常。

「你怎麼就沒想,萬一我真的就死了呢?」

」噗嗤!咳咳咳……」他被嗆得捂著嘴一直咳嗽,好一會兒,才緩過來,「說誰死了,我都信,但是你——就是見到你的屍體了,我也不會相信你會死的這麼窩囊的。」

「懂我!」路瑾對他的欣賞不加掩飾。

她路瑾生就該轟轟烈烈,尊貴九天,主系統那個王八蛋,說實話,她還不放在眼裡。

「我說他怎麼敢來找我,原來是你回來了。」一個柔柔弱弱的聲音傳進來,枯榮立馬如臨大敵,手不由自主的抓緊了自己的衣襟。

一個穿著大紅長裙,身材火辣的絕美女子走進來。

她轉頭看向一邊慫成一團的枯榮,嫌棄的輕哼了一聲。

「原來你還沒死。」

路瑾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乾笑兩聲,「惜姮,好久不見呵呵。」

媽蛋,這個女人怎麼來了!

路瑾想到那時候,自己哄騙著人家跟自己差點成了親,就像捂臉,找個地洞鑽進去。

年少無知啊!年少無知!

相當年,她女扮男裝,調戲了還純潔軟萌的惜姮,騙了人家姑娘一顆真心,反而在成親當天,逃婚了。

惜姮小仙女也因此黑化了,變成了時空長河裡僅次於路瑾的女魔頭。

作孽啊作孽!

「他偷我星令,想來想去,也只可能是因為你,沒想到,你還真回來了。」她淡淡的說。

想要進去時空管理局,是需要星令的。

外部路瑾自己就能搞定。

但是內部的星令是主系統那王八蛋特製的,她要是硬闖,一秒就能鎖定她的位置。

惜姮也是時空長河裡的「神秘人」之一,但是她入了時空長河。

用她的話說就是,她不是臣服主系統,只是她需要到那裡查清點事情。

路瑾也不相信這個高傲的女人會上主系統那條賊船。

但是枯榮……膽子也太大了吧?

路瑾暗地裡對枯榮使了個眼神——你快想辦法把這個女人弄走。

枯榮回她——你是姑奶奶,這位也是我的姑奶奶,作為孫子的我,沒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