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楊一凡現在的精神已經有些恍惚了,畢比的話語落在他的耳中,就像是從天外而來那麼飄渺。

他在心中苦笑了一聲,你特么的畢比倒是給我說說咋么算認輸啊?

你當我不想認輸啊?

剛才看過系統任務計時,自己已經在畢比的手下支撐了四分二十二秒。其實早在剛滿四分鐘的時候他就想認輸了,可是他根本就做不到啊!

楊一凡的嘴都被畢比打爛了,已經說不出話來。眼睛也腫的比核桃大,連眨眼都做不到。脖子早就被打歪的脫了臼,點頭更是想都別想。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安靜靜的躺在地上做一條真正的離水瀕死的魚。 楊一凡的思緒越來越模糊,周圍眾人的聲音在他聽來也越來越飄渺。他的心中升起了最後一個念頭,完了,這次裝比裝大發了,也不知道畢比最後會不會打死自己。不過就算他不打死自己,以自己目前的傷勢,要是得不到治療的話,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古人云不做不死,誠不欺我啊!然後他的腦袋一歪,乾脆的昏死了過去。

他沒有聽到的是,在他暈過去的前一秒,腦海中響起了一條系統提示音。

畢比看著楊一凡一直不回應自己,剛剛因為被楊一凡不屈精神感動的心中又浮現起一絲惱怒。這人莫不是腦子有病吧,就沒見過這麼不識抬舉的人。

想到這裡畢比抬腿又是一腳向著楊一凡踢了過去,不過這一腳只是伸到了一半,然後便停在了半空中。因為畢比已經發現不是楊一凡不想回答他,而是已經昏迷了過去。

見楊一凡昏迷了過去,畢比在心中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自己算是把面子掙回來了。而且現在他暈了過去,自己也不用再逼他認輸了,也算是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以後要是再讓自己逼問這樣的人,畢比是打死也不幹了,真的是太折磨人了。

心中已經做好了決定,畢比嘴上冷哼了一聲。「哼,要不是看在海芋公子的面子上,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來人把他帶到醫務室去,等把他醫好之後我再好好收拾他。」

撂下句場面話后,畢比一邊招呼那些看熱鬧的人幫忙把楊一凡抬到醫務室去,一邊緩緩的收回自己之前想踢楊一凡的右腿。

就在畢比的腿快要收回來的時候,忽然右腿一僵,因為他感覺自己的腿似乎給抓住了?可是誰會抓自己的腿,要知道自己的腳下除了一個昏迷的倔強男人外就沒有其他人了啊。

等等,倔強男人?

畢比低頭把視線朝著自己的右腳看去,然後他就看見讓他有些甭潰的一幕。

只見地上那個本應該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楊一凡不知何時坐了起來,雖然雙眼還是緊緊的閉著,卻伸出手抓住了毫無防備的畢比。

抓住也就算了吧,更讓畢比抓狂的是楊一凡居然在他的小腿上撫*摸了起來,一邊摸還一邊說。

「咦,親愛的你腿上什麼時候長毛了?不過長毛的你還是那麼可愛。嘿嘿,親愛的,我有些忍不住了,不如我們啪怕帕吧?!」說著楊一凡的手如同跗骨之蛆,蛇形走位向著畢比的大腿一路摸了上去。

作為一個男人,從來只有摸別人的份,什麼時候輪到被別人摸了?而且摸他的還是另外一個男人!

這簡直是叔叔不能忍,嬸嬸也不能忍啊!

畢比瞬間就怒了,先是一臉像踩到大便的噁心表情,用力甩開了楊一凡抓著自己腿的手,正要再給他一腳的時候,他又聽到楊一凡開口說話了。

「親愛的你躲什麼嘛,難道是想和我玩玩遊戲?嘿嘿,你就老實從了我吧,今天就算是你叫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你了!」

「砰!」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楊一凡在倒飛出去的半空中睜開了眼睛,只是這眼神中有些迷惘,還有些睡眼惺忪的模樣?

楊一凡的心中有些納悶,剛才不是正夢著自己修鍊到了地級,然後終於能和楚若依啪怕帕了,自己激動的在她光滑的大腿上遊走。然後夢境中小妮子的腿上有些詭異的長腿毛了,不過楊一凡也沒有在意,在興頭上的男人誰也不能阻止他啪怕帕。

正當楊一凡準備更進一步的時候,他醒了。然後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飛在半空中。

「哎喲我去,這是怎麼回事?」楊一凡在半空中大喊道。

「還好意思說!」楊一凡身邊傳來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畢比實在是有些不能接受自己被一個男人給非禮的事實。「去死吧你!」

半空中的楊一凡被畢比加速追了上來,一個凌空虛度來到他的上方一腳踩在他的背上,然後楊一凡向飛去的力量頓時被一股向下的力量所抵消,楊一凡直接被踩到了地上,再次讓青石上多了幾道裂縫。

砰砰砰的擊打聲不絕於耳,把剛剛蘇醒的楊一凡直接就給打蒙了。

楊一凡能夠醒來的原來自然是因為系統了,他昏迷前聽到的就是他任務完成領取獎勵的系統提示。

之前楊一凡被訓練營眾人嘲笑,他就接到了那個叫做世人笑我的任務。然後他在一次次畢比的打擊中,堅強的又站了起來,成功了撕下了眾人貼在楊一凡身上懦夫的標籤。

任務完成了當然得發放獎勵,那個骰子暫且不說。 總裁的億萬老婆 單說楊一凡本來離17級就只差了100點經驗,現在有了500點經驗,自然而然的就讓他升級了。

升級之後恢復滿血滿狀態,之前畢比對楊一凡造成的傷勢自然不藥而癒。除了臉上依舊存在著的血污,若是楊一凡現在洗個澡洗把臉的話,眾人一定會震驚的發現,楊一凡被畢比打了那麼久,身上竟然一點傷勢都沒有。

恢復滿血后之前昏迷的狀態就轉變為了睡眠狀態,然後楊一凡就做了一個少兒不宜的H夢,接著才發生他摸畢比的腿,然後被他一腳踢飛的一幕。

在畢比一臉惱怒的攻擊下,楊一凡全身上下再次被流出了的鮮血沾染。也幸好畢比不知道楊一凡升級恢復了傷勢,還以為他是重傷在身,所以使用的力量並不算很強。所以被畢比的老拳揍了這麼久,最多也就一點皮外傷,只是看著流血多嚇人罷了。

不過這樣也好,順便還幫楊一凡掩飾了他能瞬間恢復這樣神奇的本領來。

畢比越打越是來勁,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開始增加,眼看著又要增加到七成功力的強度,緊盯著任務計時的楊一凡終於坐不住了。

經過之前的事,楊一凡已經深深的明白了什麼叫不做不死,什麼叫見好就收。如果自己再被畢比打的垂垂欲死,可再也沒有升級這樣恢復這樣的事情了。要知道要想升18級,還需要足足5600點經驗啊!

眼看著又是一記鞭腿即將落在自己的身上,楊一凡趕緊大吼了一聲。「大哥!我錯了、我服了,我以後再也不裝比了!」

聽到楊一凡的話畢比的腿頓時僵在了半空中,畢竟自己之前可是答應過楊一凡的,只要他認錯服軟,自己就不再追究他,而且他畢比又是最重承諾的人。

可是想想心中又有些不甘,畢竟自己可是先被人羞辱了,然後又被他摸了啊!

畢比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變換,最終心中的堅持還是戰勝了報復的慾望。而我從某一方面來說,自己把眼前這個人也打的夠慘了,早就應該報復回來了。

最終,畢比只能狠狠的瞪了楊一凡一眼,然後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右腿。 「精彩,還真是精彩。小傢伙,你真是給了我太多的驚喜了,看來你真的很有趣啊!」

海芋公子那個傢伙果然一直躲在後面,偷偷地窺視著前邊大廳發生的事情。現在見到此間事情終於完結,他一邊鼓著掌,一邊笑著走了出來。

本來他是準備在楊一凡支撐不了,畢比還要下殺手的時候出手的。但是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就連他都想不到,楊一凡這個連黃級都沒有完全進入的傢伙,竟然能夠在快到達黃級高階的畢比手下支撐這麼久。

想到這裡海芋公子轉頭看向楊一凡,看著那個在畢比腳下微微顫抖,渾身上下鮮血淋漓,即使在認輸,也依然認的孤傲不凡的楊一凡。

感受到海芋公子的注視,楊一凡也抬起頭來,正正的對上了海芋公子的眼睛,然後他就看到了一種飽含深意的眼神。

被這眼神微一注視,楊一凡就感覺自己全身上下莫名的一寒,心中突然湧現起了一種果體站在別人面前,被人全部都看透了的表情。

莫不是海芋公子看出來什麼來了?楊一凡心中微微一驚,手中下意識的又要把回城卷掏出來。

但當回城卷即將出現的剎那,楊一凡又趕緊制止了自己那個逃走的想法。因為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突兀的掏出一個捲軸來,而且連玄級的實力都不能發現這個捲軸到底是怎麼出現的,到時候相信海芋公子一定會對這個感興趣的。

楊一凡仔細想了一想,剛才自己也沒有顯露出太過詭異的能力來。畢竟自己施展施毒術的時候可是關閉了光效的,也就是說除了被施法者畢比自己能夠感受到楊一凡攻擊了他,其他人都是以為楊一凡全程都在被毆打的。

那麼海芋公子唯一發現的也就應該是自己剛才升級恢復全部傷勢的問題了,自己之前明明已經被畢比給打的內臟碎裂口中噴出黑血,可就是那麼一剎那的時間,卻又堪稱神跡的恢復了!

雖然楊一凡自始自終身上都有著他之前吐出的,或者傷口流出的大片血跡,而且楊一凡在恢復傷勢后還巧妙的又被畢比毆打了一頓,也就是說楊一凡現在也就傷口看著嚇人,但實際上還真沒多嚴重的傷勢了。

不過這個巧合雖然能夠騙過在場的菜鳥營學員,就連畢比自己都沒有發現楊一凡的異樣。但這一切都是逃不過海芋公子的注視的,畢竟他可是玄級的高手,那是一個楊一凡現在都不能理解的境界。

想到這裡楊一凡乾咳了幾聲,有些心虛的避開了海芋公子那灼灼的目光。「哎喲喂,嗶嗶嗶,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送我上醫院啊!你看把我打的,全身都是傷,這要是去晚了的話,說不定就得找家長牽病危通知書了!」

楊一凡現在是一刻都不想和海芋公子呆在一起,因為他感覺自己與他多在一起一秒鐘,自己的秘密就多一份暴露的危險。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離他遠遠的,反正自己本來就全身是傷,要求去找醫生搶救一下沒什麼問題吧?

海芋公子似笑非笑的看了楊一凡一眼,不過不知何故,他並沒有出口點破楊一凡拙劣的表演。只是這樣靜靜的看著楊一凡裝傻,絲毫沒有打斷他的想法。

「還想去醫院?你看看我被你打了,這麼久有說要去醫院嗎,還是老實在這呆著。等給我們兄弟道了歉,我們心情要是好的話,就再送你到醫院去吧!」

畢比還沒有開口,他的弟弟畢豪就一臉得意的從人群中跳了出來,看著楊一凡的臉上儘是嘲笑的表情。

楊一凡對畢豪的話語充耳不聞,只是用眼神看著畢比,等待著他的回答。他相信畢比不光情商比弟弟高,智商也不知高到哪裡去了,絕對會做出最明智的選擇的。

果然畢比沒有理會自己弟弟的建議,皺著眉頭看了楊一凡一眼,然後又小心翼翼的轉頭,看了身邊含笑看著楊一凡的海芋公子一眼。

躊躇再三,畢比還是做出了決定。「我畢比說話算數,既然你已經認服,而且我已經打了你這麼久了,道歉的事也就不再提了,我們三人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記住沒有畢豪?以後不準私自再去找楊一凡的麻煩了,不然的話我打斷你的腿!」

畢比前半段話是給自己台階下,順便在海芋公子面前留下個寬宏大量的光明形象。後面段話卻是他對自己弟弟說的,他的話也沒有說死,讓畢豪以後絕對不準找楊一凡麻煩。

只是說的不能私自去找麻煩而已,意思就是說必須經過畢比的同意后才能去。其實畢比對畢豪做出這個限制也是為了畢豪好,畢竟經過之前那幾分鐘的接觸,畢比明白楊一凡雖然看起來也就黃級前面臨門一腳,但他卻有著那種詭異的能夠讓自己都虛弱的東西,而且他本身的實力也不弱,兩者相加的話,畢豪去找楊一凡的麻煩絕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啊!

畢豪仍舊有些不甘心,但一聽到自己哥哥嚴厲的話語,還威脅自己要打斷腿。響起哥哥以往的積威,而且還是一個說到做到的傢伙。

頓時嚇得就是一個哆嗦,雙股都有些微微發顫了。再也顧不得繼續裝比威脅楊一凡,悄悄的往後縮了縮,直接就退回了洶湧的人群中。

「好,夠爽快!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夠小氣,以後只要畢豪不會不長眼的自己撞上來,我也絕不會找他的麻煩了。」

楊一凡這句話可不是套話,他之前真的有想過,畢比打不過,就把軟柿子畢豪抓住吊起來。好好的煽一頓耳光,怎麼也要出出自己心中被他哥哥吊打這麼久的氣來。

畢比撇了撇嘴巴,以為楊一凡這只是場面話而已,也就沒有過多的在意。招呼了一下身邊的幾個人,讓他們來到楊一凡的身邊。

「把他送到醫護室去,讓醫生務必把他治好。」送楊一凡這樣的小事自然不會勞煩畢比親自動手,只要微微動動嘴皮子,自然會有人幫他跑腿的。 畢比的話聲剛剛落下,就有倆個男人走到楊一凡的身邊扶起了裝的一臉虛弱的他。

倆個男人雖然依舊有些看不起實力不如他們的楊一凡,畢竟無論是在外面的大江湖裡,還是在訓練營這個小江湖裡,實力永遠都是最大的資本。

但楊一凡硬是憑藉自己的人格魅力,那面對畢比的強勢,不屈不撓的二比精神打動了他們。畢竟無論楊一凡的腦子是不是真的有問題,能做到自己這些人不能做到的事情,這本身就是值得敬佩的。

都是習武之人,倆人一左一右架起楊一凡,依然能夠健步如飛,很快就來到了訓練室外面的醫護室。

三人來到醫護室的時候裡面並沒有任何人,想來醫生他們是有什麼事出去了。扶著楊一凡的倆人見醫生不再卻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對視了一眼眼神中蘊含著欣喜的神色。然後吩咐了楊一凡就在這裡等著就行了,話一說完自己就和另外一個男人飛一般的逃離了醫護室。

楊一凡被倆人的動作弄得有些莫名其妙,這裡難道不是醫護室,而是有著什麼要吃人絕世凶獸?

想到這裡楊一凡有些失笑的搖搖頭,雖然魯迅都說過不要怕以最大的惡意去揣度別人。但是在海芋公子還在場的情況下,楊一凡就算再借畢比三個膽,他也不敢這樣明目張胆的坑害自己。

那麼答案只有一個了,這裡確實是醫護室,但是這醫護室裡面的醫護人員,卻有著一個讓他們懼怕的人,那麼這又是個什麼樣的人,竟然能讓倆個黃級中階的傢伙都害怕得狼狽逃竄。

就在楊一凡躺在醫護室的床上百無聊奈的胡思亂想的時候,他的腦海中再次響起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虎死骨立任務宿主支撐時間統計完畢,為五分四十九秒。捨去零數四十九秒,最終宿主支撐的時間為五分鐘,恭喜宿主獲得5000點經驗。」

看著那被捨棄的四十九秒,楊一凡的嘴角一陣抽搐。自己剛才若是再多堅持十一秒就好了,那可是1000點經驗啊,有了這1000點經驗,自己就能夠升到LV18學習道士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攻擊手段——靈魂火符了!

不過這樣一來也不是沒有好處,畢竟要是經驗達到了滿值,升級了的話自己身上的傷勢又要全部恢復。到時候面對醫生的時候自己可不好解釋,總不能趁著醫生還不到,自己打自己一頓,造點假傷勢吧?

「吱呀。。。」醫護室的門被人從外面一把推開,然後一個風風火火的人走了進來。

楊一凡沒有轉頭去看進來的人,而是靜靜的躺在床上裝死,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可是一個重病號勒。不過雖然沒有轉頭去看,一股淡淡的香味卻隨著進來的人飄進了他的鼻翼。

楊一凡字香味的刺激下抽了抽鼻子,有些詫異的想到——這醫生是個女人?

來人在看到床上楊一凡的剎那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想到居然還有一個人。不過她也沒有多想,而是趕緊示意著身後的幾個醫護人員,把一張擔架給抬了進來,把上面的人放在了楊一凡旁邊的病床上。

聽到一大群人湧進了醫護室,楊一凡也有些奇怪。這可是醫護室,又不是菜市場,亂糟糟的進來這麼多人幹什麼?

這個想法剛剛升起,然後楊一凡就聽見一個如同空谷幽蘭般的聲音在他旁邊響起。「好了,病人送到這裡就行了,你們其他的人都出去吧,我會儘力救治他的。」

「救人?」楊一凡聽到這裡,心中微微一動。悄悄的睜開了一隻眼睛,不動聲色的開始打量起醫護室裡面的情況來。

「御仙子,你可一定要把我的師弟給救回來啊,要知道他才剛剛16歲而已。就因為多看了武媚宗的女弟子幾眼,就被那些傢伙給打斷了五肢。要知道他家可是四代單傳,要是讓他知道師弟五肢斷了。。。」一個中年男人哭喪著臉道。

那個被稱為御仙子的女人揮手打斷了這個傢伙葷素搭配的嘮叨,淡然的聲音再次響起。「要麼你自己出去,要麼把他也抬出去。再多一句嘴,我就幫你選了。」

中年男人一聽這話趕緊伸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可是知道御仙子的規矩的。明白若是讓御仙子來選的話,自己師弟的小命百分百是完了。

於是他一邊連連點頭,口中卻不敢發出任何聲音,腳下步伐急閃,化作三倆步就逃出了醫護室。

見趕走了中年男人這隻煩人的蒼蠅,御仙子再次揮手讓其他的人也走了出去,到最後整個醫護室就只剩下楊一凡、御仙子和那位倒霉師弟了。

御仙子仔細查看了一番倒霉師弟的傷勢,眉頭越皺越緊,到最後都快擠出一條溝來了。「四肢的問題倒還好說,只要配合我門內力重新接好經脈骨骼,再輔以門中秘葯,很快就能夠康復,倒是這第五肢有些麻煩了。。。」

御仙子自言自語著,聽她的意思打斷四肢竟只是很輕的傷勢而已。「這個東西用現在科學的話語來說,結構應該是一種叫做海綿體的東西。按照我以前看的書來說,這東西平時都應該是軟的啊,又怎麼會被人給打斷?」

「哦!之前他師兄說他是看武媚宗的女弟子幾眼,那他應該是看到了某些不應該看的東西了吧。讓海綿體充血之後,這才被人給打斷了。」

找到了五肢被人打斷的原因,御仙子的眉頭沒有絲毫的舒展,反而有著更緊的趨勢。「既然如此又該如何醫治?嗯。。。治好他第五肢的傷勢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可問題是怎麼把它恢復到正常的情況去?自己只在醫書上看過那東西的圖片和文字介紹,實物可一直都沒有見過。」

楊一凡聽到這裡的時候突然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果然還沒等他轉頭閉上眼睛,就看見了御仙子的眼神飄了過來,正正的對上了他的眼睛。

「怎麼不裝死了?」御仙子的語氣平淡,似乎是早就知道楊一凡是清醒的一樣。「既然已經醒了,就配合我做一個實驗吧,讓我研究下你身體的一個構造,然後我再幫你把外傷處理一下。」

研究自己身體的一個構造?楊一凡只感覺下*面一涼,趕緊伸手捂住了那裡,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一樣。「不行不行,這東西怎麼能隨便給別人研究?這東西是能隨便給別人看的嗎,那可是我未來老婆才能看的啊,你是我未來老婆嗎?」

既然都被別人發現自己是清醒的,楊一凡索性直接坐了起來,同時一邊說著一邊仔細的打量起這個御仙子來。 出乎楊一凡的預料,御仙子並沒有穿著醫生特有的白大褂,反而穿著一身鵝黃色的古典宮衣。她此時就靜靜的站在楊一凡面前,膚如白雪肌似凝玉,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安寧祥和的味道。

只不過可惜的是她的面前籠罩著一層薄紗,讓人看不清她真正的面容。不過也正是因為這種遮掩的狀態,才更能激發男人想要透過這層薄紗,一窺她真正容貌的欲*望。

那層薄紗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做成,雖然看起來就薄薄的一層,但是楊一凡無論怎樣努力的去看,都只有看到御仙子朦朦朧朧的面孔。

「我自然不會是你未來的老婆了,只不過是想對你進行一些科學性的研究罷了,想來你應該不會拒絕的。」御仙子淡淡的說道,楊一凡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從她的聲音聽來,應該是那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吧。

「我當然要拒絕了啊!」楊一凡一下子就從病床上蹦了下來。

蜜寵成殤:三少的萌情小寵物 開什麼玩笑,雖然讓這樣一個古典美女把自己的話兒握在手中把玩研究,那種感覺想想就感覺很刺激。

但萬一她所謂的研究不只是看外表,而是特指的內部構造怎麼辦?那是不是還得把自己那話兒切下來,片成小塊來研究一下組織結構?

似乎是看出了楊一凡內心的想法,御仙子又道。「你不要過於擔心,我保證研究不會對你自己造成任何傷害,這點實力我還是有的。」

說完楊一凡就感覺一股強烈的自信迎面撲來,好。。。好吊。

不過就算你再吊,作為一個男人,那東西也不可能給你隨便研究啊!

「那什麼,我突然感覺自己全身都好了,不需要再處理什麼傷勢了。不信你看我蹦幾下給你看,真的是渾身都有勁,一口氣爬個十樓都不帶喘氣的。」楊一凡一邊說說一邊真的蹦了幾下,生怕御仙子不相信似地。

「所以御仙子我就不打攪你了,看你現在也挺忙的,還得思考給他的治療方案。我就先走一步了,你自己慢慢研究蛤!」楊一凡訕訕的笑了倆聲,順著牆根就朝著醫護室的門口摸去。他現在只想離開這個醫護室,離開這個恐怖的醫生。

「相逢既是有緣,我醫護室的工作人員全是女的,你總不能讓我去研究外面金剛門那群五大三粗的壯漢吧。相比較之下,雖然你長得也不是很帥,但至少看起來還順眼那麼一點。」

御仙子一邊說著一邊朝楊一凡走了過來,手上還拿著一把手術用的小刀。「放心吧,在我獨門秘法之下你是感覺不到疼痛的。而且我很快的,還保證給你恢複本身的樣子。」

看著御仙子緩緩走來的模樣,楊一凡心中一慌,不知為何腦海中就浮現起小時候打針被護士姐姐支配的恐懼。「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可就動手了啊!你看到我身上的鮮血沒有,這全是剛才和別人打架打的,那人都被我打哭了,你再過來可別怪我打女人啊!」

「喔?你不認識我。」御仙子的語氣中透露著一股子詫異。

楊一凡一邊往後退,一邊撇撇嘴道。「你哪個醫院畢業的,很出名嗎,我為什麽一定要認識你?而且臉上還蒙著布,就算我認識你,現在也看不出來了啊!」

「呵呵呵。」御仙子突然嬌笑了起來,似乎聽到了一個大笑話一般,笑的都彎下了腰。

「小弟弟,你真是太可愛了。剛才你說什麼,要打我嗎?我現在就站在你的面前,你過來打我呀!」

小弟弟?你不知道這麼稱呼一個男人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嗎?

邪性總裁【完結】 上一個叫自己是小弟弟的還是那個在考場上出現的奇怪監考老師,那個女老師和眼前這御仙子一個老師一個醫生,都是玩制服的好苗子。可年齡看上去都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憑什麼叫自己小弟弟勒?

「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可真動手了啊!我跟你醬,我可是很兇的,殺人不眨眼的那種啊!」楊一凡努力在臉上做出一個兇惡的表情,手上也做出了攻擊的動作。但是他卻不敢真箇出手,就連逃跑都是小心翼翼的。

因為在他的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感覺,眼前這位看上去嬌弱的御仙子似乎很不一般,一旦自己出手的話,倒霉那個人一定會是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