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楊雪站在雪蓮峰,這是族中專門為她安排的住處,雪蓮峰有上百侍女服侍楊雪,此時,這些侍女們都站在楊雪身後。

楊玄真和小龍女離開青木山脈后,回頭看了一眼,腳下升雲,與小龍女駕雲遠去,以楊玄真現在的實力,駕雲速度已經不弱於高級遁術了。

可以說,以楊玄真的實力,駕雲遨遊天下,一天之內,可以游遍整個大夏世界。

片刻后,楊玄真和小龍女來到一處山谷之上,楊玄真開啟天眼,看了一下這個山谷,說,「姐姐,這裡靈氣充沛,又與周圍的地脈相連,是最好的度劫之地。」

「嗯。」小龍女微微點頭,「度劫之時,有三災九劫,還有心魔劫,以及人劫,我們要做好萬全準備。」

「姐姐,三災九劫,我到是不擔心,至於心魔劫,以我們兩人的心境修為,也能輕鬆度劫,我最擔心的到是人劫。」

「人劫的變數也最大!」

「姐姐,以我們的實力,如果遇到人劫,應該會有純陽真仙,真神級別的強者出現,甚至,還有可能出現道祖。」

「道祖?」小龍女念了一句,已經施展出大預言術,然而,身在局中,卻很難看清楚。

楊玄真看出小龍女的心思,說,「姐姐,不用預測了,有句話說,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們已經身在局中,是看不到的。」

「嗯!」小龍女點頭,又說,「準備度劫吧。」

兩人降下雲頭,進入山谷之中,山谷之中長滿了各種各樣的花草,還有兩條小溪緩緩流淌著。

乍一看上去,倒像一處仙山祖地。

楊玄真和小龍女對視一眼,雙雙分開,頓時,只見兩人身影閃動,兩人開始準備大陣,以應付即將到來的天劫。

時間不長,楊玄真和小龍女布下了兩座聚靈陣,八座防禦陣,這八座防禦陣又呈八卦陣勢,互為陰陽,生生不息,擁有極強的防禦力。

一切準備好之後,楊玄真又拿出一條元液河,把元液河丟到山谷之中,剎那間,山谷之中的靈氣大增,一些靈氣霧化成水滴,落到山谷之中,山谷之中的花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

隨即,楊玄真和小龍女對視一眼,放開心靈,也解開封印,一股幽深而又玄妙的氣息以山谷為中心散發出去。

頓時,虛空中出現一片片烏雲,此為三災九劫,其中,我風劫,火劫,水劫,雷劫,諸般劫數臨身,若能度過,就能晉級天仙境界。

楊玄真和小龍女站在山谷中,靜靜的等待著劫雲凝聚。

「噼啪!噼啪!」

大量的黑雲聚集在一起,黑雲之中有一條條電蛇跳動,這些電蛇隨時都會落下來,給人以致命一擊。 楊玄真和小龍女同時度劫,和普通修士的劫已經有所不同,剛開始就出現雷劫,雷劫之中又蘊含了風劫,火劫,水劫,冰劫,等等,諸般劫數同時降臨。

「轟轟!」

天地震響,虛空破碎,浩劫降臨。

此時,即使站在萬里之遙,也能看到一片烏雲籠罩著天空,遠遠看去,就好像一片大地被黑色的烏雲蓋住了。

「誰在度劫?」

「好恐怖的劫數啊?」

「又有魔頭出世嗎?」

眾生看到楊玄真和小龍女的劫數時,都不敢相信這是某個修士在度劫,也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妖獸在度劫,因為,無論是修士,還是妖獸,都不會出現如此恐怖的劫數。

這會兒,眾人站在萬里之外,也能感受到濃濃的天地威壓,就好像老天爺發怒了,怒打不肖子一般。

「轟轟!」

天地再次傳出一陣陣轟響,無數的電蛇在虛空之中環繞著,與此同時,烏雲之中還有大量的風刃,火雲,冰刀等等物質穿梭著。

「這就是我們的天劫嗎?」楊玄真微微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心裡也有一絲震驚。

原本,楊玄真不擔心風火雷三劫,也不在意心魔劫,只在意最後的人劫,卻沒想到,天劫剛開始就帶給他龐大的壓力。

楊玄真和小龍女度劫的聲勢過於浩大,僅僅片刻,有強大魔神度劫的消息就以極快的速度傳播開,方圓千萬里的修士都知道隱靈谷有一個強大的魔神在度劫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夏王朝也知道了『魔神』度劫的消息。

夏皇收到魔神度劫的消息后,心中震驚,「又有大魔頭出世嗎?」

隨著量劫開啟,大夏世界越來越混亂,夏皇有一種焦頭爛額的感覺,他沒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又有一個強大的魔頭出世,而且要度劫了。

夏皇沉吟了一會,又問,「有水鏡術影像嗎?」

娘娘又偷襲陛下了 「有!」一情報員拿出一個仙球,仙球飛到空中,以水鏡術顯化影像,頓時,夏皇看到了楊玄真的度劫場景,他整個人都懵了。

命定限量版壞首領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夏皇不敢相信,以他的見識來看,也只有洪荒破碎之前的先天魔神才會遇到如此恐怖的天劫。

「道祖之劫,也不過如此啊!」夏皇說了一句,臉色凝重,一道身影從他的身體中走出來,這是夏皇的第二元神,他要去赤明道祖的世界,把大夏世界的情況告訴赤明道祖,如此強大的魔神出世,會給三界帶來無量劫數。

「此魔,以我的實力已經無法應付,需要請各位師兄弟同時出手。」

與此同時,楊玄真度劫的消息傳到了神王的耳中,神王看完水鏡術之後,心中震驚,「此魔是誰?這肯定是遠古時期的魔神,不知道怎麼觸怒了天道,竟然讓天道降下毀滅天劫,要致其於死地。」

當然了,神王也明白,如此恐怖的劫數,一旦度過了,將擁有無盡的好處。

神王端坐於王座之上,其身上十萬丈,俯視下方諸神,下令,「著神衛百人,領天兵十萬,前往大夏世界,見機行事。」

「是!」 棄婦有情天 眾神應命,離開神殿。

再看大夏世界,楊玄真和小龍女頭頂的劫雲越來越厚,整個天地都暗了下來,無數的電蛇在劫雲之中跳動,每一條電蛇都攜帶著龐大的威能。

方圓萬里之內的修士和妖獸都已經逃離,有些妖獸逃離到萬里之外后,仍然感受到濃濃的危機,又逃出數萬里,遠遠的看著劫雲。

「這是誰在度劫啊?竟然如斯恐怖。」

「應該不是度劫,是某個魔神觸怒了天道,天道降下天罰。」

九公主得到魔神度劫的消息后,她觀察了一下水鏡術影像,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大羅道?我怎麼感受到大羅道的規則氣息了?」

在三界之中,除了九公主參悟出大羅道,也只有楊玄真能參悟出大羅道。

當然了,楊玄真所參悟的大羅道,乃是經過小冊子優化之後的大羅道,與九公主的有些不同。

九公主僅憑水鏡術,就看出了一些端倪,她心神一震,「不對,不是某個魔神度劫,是他在度劫?」

九公主明白之後,身體一閃,離開大羅宮,再次踏出一步,施展出大羅道,橫跨時空,僅僅數步,就來到楊玄真和小龍女度劫的地方,她和其他修士一樣,站在外里之外觀看。

九公主明白,如果自己進入萬里之內,就會被雷劫波及。

當九公主來到楊玄真和小龍女度劫的現場后,她終於確定了自己的猜測,「果然是他在度劫。」

以九公主的神通,可以透過雷劫,看到楊玄真和小龍女的身影,她傳出一道神識波,「玄真……」

然而,九公主僅僅傳出兩個音波,虛空中就出現一條水桶粗,十萬丈長的電蛇,這條電蛇瞬間衝到九公主身邊,九公主大驚,施展出大羅天道,身邊出現一道網,把電蛇擋住。

「轟轟轟!」

九公主身邊傳出一陣陣轟響,電蛇的能量耗盡后,又有十條電蛇向九公主游過來。

「呃!」九公主傻眼了,「這有完沒完了?我就傳了一道神識啊。」

周圍的修士見到九公主的情形后,紛紛露出震驚的神情。

「這是誰?」

九公主的名氣雖大,但是,真正見過她本尊的人卻不多,是以,很多人不知道與雷劫相抗的人就是大夏王朝最有才情的九公主,也是那個創造了大羅宮的九公主。

「這人真的好強,竟然能抗住一道雷劫。」

要知道,已經有人靠近雷劫,也引動了雷劫的攻擊,僅僅一條電蛇,就能抹殺天仙境界的修士,就連天神境的魔神也無法倖免。

正因為此,眾修士和眾妖獸只能站在萬里之外,不敢靠近雷劫影響範圍,生怕自己受到雷劫攻擊。

九公主的實力極強,自創大羅道,她雙手結印,身邊出現一條條白線,白線成網,九公主隱藏於自己織的網中,雷電失去九公主的氣息,再次回到劫雲之中。

「呼!」九公中長出一口氣,「竟然如此強大。」

「如此強大的雷劫,他能度過嗎?」

九公主隱藏在一個特殊的維度之中,避開了雷劫,突然間,虛空波動了一下,一道身影出現在她身邊。 「父親。」九公主喊道。

來人正是夏皇,他落到九公主身邊后,遠遠的看著雷劫的方向,「是他?」

九公主明白夏皇的意思,看來,夏皇已經知道度劫者是誰了,九公主點頭,「是他,沒想到,他的實力如此強大,而且,還是兩人一起度劫。」

「他的來歷很神秘!」夏皇說,他的第二元神已經見過赤明道祖,連赤明道祖也看不出楊玄真的來歷。

隨時時間的推移,過來觀看楊玄真度劫的修士越來越多,有些是懷著好奇心,有些修士則想藉此機會參悟出一點東西。

夏皇和九公主說了幾句話之後,又來了幾個熟悉的身影,紀寧,九蓮,余薇,木子朔等人落到劫雲之外,離劫雲十萬里遠。

紀寧遠遠的看著劫雲,說,「真沒想到,楊大可的天劫如此恐怖。」

「是啊!」余薇感嘆道,「他的實力太強了,太可怕了。」

紀寧,余薇等人和楊玄真非常熟悉,和楊雪也是好朋友,他們知道楊玄真的真實境界,正因為此,他們才會更加的震驚。

紀寧回到大夏世界時,第二元神已經達到地仙境界,本尊元神境界,其實力已經堪比天仙,甚至,能斬殺普通天仙。

「轟轟!」

又是一陣陣雷鳴轟響,這一次的響聲更大,方圓萬里之遙的修士和妖獸都能感覺到天地在震動。

「落下來了,落下來了!」

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聲,一道道水桶粗的雷劫從天而降,眾人看到這個陣勢,心中震驚。

「這是九九滅神劫!」

「竟然是九九滅神劫?」夏皇有些無語了,這等劫數,根本不是天仙之劫,一般情況下,天仙劫分為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九等等七個等級。

普通天仙,都是三九,或者四九天劫,這等普通劫數,已經極難,如,天兵天將,大多數四九天劫,度劫成功后,可入天庭,也可以加入三千大世界的大勢力。

而九九雷劫,已經是異數,億萬年一見的天才,所度天劫,才是九九歸真劫,一旦度劫成功,實力大增,以天仙境界,可以匹敵純陽真仙,甚至,可以斬殺純陽真仙。

九公主也有些無語,「父親,他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啊?竟然引來了九九滅神劫。」

一道道水桶粗的雷劫從天而降,落到楊玄真和小龍女身上,就好像暴雨落到兩人身上。

「碰碰碰!」

「噼里啪啦!」

楊玄真承受了十幾道雷劫后,身上冒出一陣陣輕煙,再看小龍女,她的情況也和楊玄真差不多,她的頭髮已經被劈散,發出焦味。

楊玄真和小龍女心意相通,即使不說話,也能知道彼此的心思,兩人一邊承受雷劫,一邊布置防禦仙陣。

剛才,僅僅第一波天劫,就把兩人布置好的仙陣破了,陣仙雖破,卻還在運轉,需要加固。

「姐姐,用神禁!」

「好!」

楊玄真和小龍女雙手結印,打出一道道神禁,神禁打入仙陣之後,竟然與仙陣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讓仙陣的威力更強了。

「神!」

至此,楊玄真和小龍女終於明白了神的含意,「姐姐,我明白了,鴻蒙把自己的宇宙分為三個等級,修真,修仙,修神,是有其道理的。」

「嗯!」小龍女也明白了,「神,確定比仙高一個等級,也更為玄妙!」

「神,表現在神識方面,也表面在法則領悟方面。」

「嗯?」小龍女又承受了十幾道雷劫,虛空中的風呼嘯而來。

「蝕骨湮風!」

「噬神風。」

遠在萬里之外觀看楊玄真和小龍女度劫的修士又被震住了,無論是蝕骨湮風,還是噬神風,都是極為可怕的劫風。

蝕骨湮風,先把皮肉化泥,而後,吹入骨髓,把修士的骨頭被成細碎顆粒。

噬神風,也極為可怕,可以吹入識海空間,把修士的神魂吹散,魂飛魄散,讓其無法入六道輪迴。

「呼呼呼!」

「姐姐!」 重生之賢妻難爲 楊玄真喊了一聲,又向小龍女看了一眼,見小龍女已經閉上眼睛,他能感覺到小龍女的心神波動。

對!在此時此刻,只有小龍女的心還在波動,身體和神識都被蝕骨湮風和噬神風吹散了,只余其形。

可以這麼說,眾人看到的只是小龍女留下的一道影子,其身體和神魂已經完全散了。

「呃!」楊玄真痛呼一聲,他的身體和神魂也散了。

「虛空不滅!」楊玄真施展出自己在方寸山參悟出來的煉體之法,以心神寄託虛空,以雷劫煉體,以風劫煉神。

「他死了?」九公主輕聲說了一句,她已經感受不到楊玄真的氣息,也不敢釋放出神識。

夏皇靜立不動,剛準備說話,一道身影出現在他身邊,「夏皇?」

「是你這個老傢伙?」夏皇和來人打了一個招呼,來人和夏皇說了一句話之後,雙眼看著雷劫中心,眼睛深處帶著一絲擔憂,『這小子,怎麼如此狂妄,竟然兩個人一起度劫。』

「夏叔!」九公主也喊了一聲。

來人正是夏狂人,他得知楊玄真度劫的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度劫現場,心裡又是擔心,又是憤怒,『度劫也不叫我?』

夏皇知道夏狂人和楊玄真的關係,也沒有多說,他以道力觀看天劫,想從天劫之中參悟出一些東西。

「他沒有死!」夏皇說。

其實,在場的修士都知道楊玄真和小龍女沒有死,因為,天劫還沒有散去,這會兒,天劫不但沒散,而且,越來越強,天地威壓也越來越大。

「第一波雷劫都沒有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