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楚河對此很是自信。

忽然見到如此一幕,在場諸位心中不由紛紛閃過疑惑不解之意。

見此,阿修羅細而濃的雙眉深深地蹙起,一雙猩紅色的眸子緊緊地盯住了葫蘆,心中暗想;「他這是要幹什麼,竟然拿出了這樣一個無關的東西,難道是個酒葫蘆,他難道不想救回公主了嗎?」

而與此同時,美莎公主忍受住脖頸處傳來的陣陣的痛感,使勁地睜大了雙眸,凝視著楚河,滿含期待之意。

她心中相信,這個人一定可以救她出去的,她堅信著,所以,她不害怕了。

「怎麼,是要放棄救人開始認輸了嗎?」

「還是說,只是你自己口渴了想要喝口酒?」阿修羅看著楚河,戲謔的笑了起來,他的笑容之中,此時,充滿了嘲諷的味道。

由此言可知,阿修羅顯然是不認識楚河手中的寶葫蘆。

卻也難怪,阿修羅雖然存在已有數千年之久,但他長期生活在魔界,並沒有去過多少次人界,所以對人界之事不甚了解,再加上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武痴,除了對武術外,其他的一切,都並不怎麼感興趣,所以說,他根本就從沒有聽說過這個葫蘆,自然也就不知道其功效,用途。

阿修羅只是認為,或許只是個普通的酒葫蘆而已,並沒有往其他地方設想。

然而,正是阿修羅的孤陋寡聞,讓楚河有了發揮寶物效用的餘地。

楚河緊緊盯著阿修羅,目光中有精芒一閃而過,他嘴角微微地彎起,淡淡地開口道;「阿修羅,在我面前,失敗的永遠都是你,白痴!」

「可惡,你這個混蛋傢伙!」聞言,阿修羅登時就怒不可遏,大聲喝道。

葫蘆塞被楚河輕輕地拔了出來。楚河神色平靜,看著他面前的阿修羅,忽然叫了一聲,「阿修羅!」

阿修羅心中氣憤,猛然聽到楚河叫他的名字,頓時橫眉怒目,雙目似乎要噴火似地望著他,恨聲道;「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阿修羅話語剛一落下,就聽見一道帶著嘲諷之意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畔。

「被人叫住名字后,要回答在,知道嗎,白痴!」猛然聽到楚河這句話時,阿修羅正感覺不知所謂時,驀然間,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一瞬間彷彿忽然不是自己的了似地,全身上下驟然麻痹了起來,就像是所有的神經都被切斷了一樣。

身體根本就沒有了絲毫的氣力,直接脫離了他的控制,如同精神已經和身體霍然分割成了兩個世界,

他鉗住美莎公主的手也瞬息癱軟了下來,阿修羅的入眼之處,此時,儘是一片粉色的煙霧。在神色驚駭中,他的身體直接就如煙霧隨之飄飛,然後就化入了楚河手中的葫蘆中。

「阿……阿修羅大人,阿修羅大人竟然消失了!」

「……天啊,那是什麼葫蘆,阿修羅大人會怎麼樣!」

「這個人類,太可怕了,一定要聯合在一起對付他才行……」

群魔見到這一幕後,紛紛慌亂成一團,驚慌失措了起來,各種聲音交織在一起。

而與此同時,楚河雙目一亮,身體如浮光掠影,一閃之下,就已然來到了身處群魔之中的美莎公主身前,然後,楚河一手就攬住了美莎公主纖細柔軟的腰肢,抱在懷裡,一步之下,就縱身飄飛在了空中,停浮了下來。此時,被攬入懷中的美莎公主立即霞飛雙頰,嬌羞地哼叫了一聲。

美莎公主年齡雖然還未及豆蔻,但是,當感受到楚河溫柔有力的懷抱,嗅到那清新好聞的男子氣息,心中卻忽然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一陣酥麻感剎那間就遍及全身,一股奇妙而又令人難以言語的感覺,在心頭蕩漾起來。

美莎公主那雙清澈晶亮的眼眸緊緊地盯著楚河那近在咫尺的清秀面孔,望著那如寒星似神秘的眸子,好似有股深深地吸引力,讓她漸漸地迷失,感覺心中又是狂跳不已了起來。.. 「……謝謝你救了我!」美莎公主鼓起勇氣,一雙晶亮的眸子溫柔的望著楚河,語氣輕柔的說道。

「……呵呵!」楚河微微一笑,用手輕輕摸了摸美莎紅色的柔順髮絲,柔和說道;「小妹妹,你沒事就好,剛才都因為我的大意,才讓你又吃了不少苦頭,你可別怪我呀!」

「不……沒有這種事,都是我自己的原因,都是我自己不好。」

「況且,大哥哥,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可能就會一輩子待在這裡了,你來救我,我怎麼可能會怪你呢!」美莎公主神色中充滿了感動,用溫柔的語氣說道。

「那我就放心了。像你這樣的可愛的女孩子,怎麼能待在這樣陰暗不見天日的地方呢!」楚河輕輕一笑,又揉了揉女孩的秀髮,輕捏了一下女孩的臉蛋,說道;「而且,你也是一個堅強的好孩子呢!」

「嗯,這都是因為有大哥哥在,我才能不害怕的!不然的話,我可能早就嚇壞了!」美莎輕輕拍了一下胸脯,用一副后怕的語氣說道。

在楚河和美莎對話間,此時,魔界的妖怪因為阿修羅的消失,忽然沸騰了起來,如潮水洶湧,不斷有大量的妖怪向森羅殿聚集。

楚河循聲從天空向下看去,只見此時,整個森羅殿已經被無數大大小小的妖怪佔據,密密麻麻,遍地可見。

「大哥哥,這麼多的妖怪來了,現在該怎麼辦啊?」有楚河在身旁,美莎已經把他當做了自己的主心骨,守護神,即使面對如此多兇惡猙獰的妖怪,美莎的臉上也沒有了多大驚懼之色,而是略帶好奇的問道。

「哼,不過是一群雜碎而已,不足為慮!」俯視身下無數群魔,楚河冷冷一笑,嘴角牽起了一抹帶著輕蔑與不屑的笑意。

楚河神色平靜,身體向上再次飄飛,直接就飛到了殿內最高處,然後,將美莎背在了自己的後背,把兩手釋放了出來,緊接著對美莎吩咐道;「抱緊我得腰,千萬別鬆手呀!」

「……嗯!」美莎乖巧的點了點頭,毫無猶豫的就環抱住了楚河結實的小腹,美莎神色羞澀中,俏麗白皙的嫩臉上,帶有一份寧靜的氣息。

故園烽煙舊時影 「哼!就此消失吧,魔界的雜碎們!」楚河目中驀然間寒光四溢,彷彿無數利劍四射,他冷冷大喝了一聲,與此同時,他的兩手猛然相互相靠,只見肉眼可見藍色的光球瘋狂的聚集,如同太陽般閃耀出無盡的光芒,瞬間昏暗陰沉的森羅殿的每一寸角落都閃耀的如同白晝。

楚河冷笑一聲,雙手向下一推,轟然一聲震天般的巨響傳來、

藍色的能量光柱在無盡的光芒下,傾瀉而下,如海嘯般的呼嘯而落,瞬息就席捲了整個地面上所有存在的妖魔。

光芒瞬間就覆蓋了大地,群魔根本就來不及做出任何的抵抗和反應,甚至連慘叫都有發出,就被藍色火焰兇猛的吞噬,血肉,骨骼在頃刻就被吞噬成渣,化為成塵埃。

群魔就這樣,在一瞬之間,全部被消滅掉了。

此時,地面不斷的左搖右擺,一陣晃動,四周的牆壁上裂開了無數的裂紋,地面發生了不斷的塌陷,龜裂。到處都是可見的碎石,塵土。

美莎公主獃獃地看著如此驚人的一幕,小嘴張得大大的,心中狂跳不已,旋即,她用熾熱的眼神看著楚河,大呼道;「大哥哥,你真的是太厲害了,比那個阿修羅要強一千倍,一萬倍!」

「好棒啊……」

「不要在誇了啊,你這樣說,可是會讓我驕傲的啊,說不定被你這樣一說,以後我就不再厲害了呢!」楚河微微轉頭,看了美莎一眼,開玩笑的說道。

「啊……那我不誇了好吧,不過,我知道,就算我不說,大哥哥一定會繼續厲害下去,一定會成為最強的存在!」美莎公主秋水般的雙眸凝視楚河,用深信不疑的語氣說道。

聽到美莎的話,頓時,楚河展顏一笑,微笑道;「小妹妹,這句話我很喜歡,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嗯,我相信,如果是你的話,一定可以的,因為,大哥哥你是我從出生到現在見到過的最厲害人呢!」美莎說這話這時的語氣,很認真,也很堅定。

而與此同時,在她心裡,還有沒說出來的來話,或許是由於害羞吧,她只是在心裡如此對楚河默默想道;「……就像童話故事中寫的那樣,你也是我的英雄啊,是救我於惡魔手中的英雄,是那麼的帥氣、溫柔、強大!」

美莎公主將心中的這份甜蜜放在了心裡,不敢言語,只是溫柔的用眼神默默地凝視楚河。

楚河沒有注意到女孩的情緒,他摸摸美莎的秀髮,輕聲道;「好了,也該出去了,在人界還有許多人在等我們回去呢,我也該先送你回家了!」

「回家!」聽到楚河的話,美莎公主喃喃自語道,小小的臉上頓時閃過一抹喜色,神色也瞬間興奮起來,但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她興奮的目光一下子就暗淡了下來,神色一下子變得悶悶不樂起來。

她看了楚河一眼,輕嘆了口氣,心中忽然湧現出一陣不舍。雖然她年紀還小,但是卻儼然明白,人與人之間再相遇之後,下一刻面臨的,就是分離,更何況是毫無關係的他們,這是誰也無法阻止的事情。

此時,魔界大部分妖魔皆被楚河的龜派氣功一擊之下化為了塵埃,其餘的小妖小怪皆不成氣候,楚河也懶得去一一尋找解決,如此看來,這樣也算是完成了神的囑託,而且,公主也被他成功救回,對人間來說,也是一件喜事,總之,這次行程總體來說,楚河還算是比較滿意。

楚河從空中抱著美莎一同飄落下來,兩人手拉著手,並肩而行,正要走出森羅殿門時,卻突然聽到了有一道清脆的女子的叫聲從門外忽然傳了進來,

「阿修羅……阿修羅,阿修羅你沒事吧?」

驟然聽到此言,楚河和美莎驀然循聲向大門方向瞧去。.. 入眼所見,只見一個身材妖嬈,紅髮飄搖,有著和阿修羅一樣的猩紅色眼眸的年輕女人,正一臉焦急之色地跑進了殿內。

御醫案:以女之名 此人,正是先前在入口處阻止楚河去魔界的的美拉。

美拉一路跑來,猛然間向前凝眸望去,在看到兩人後,她又張望了一下四處,身軀猛然一震,立刻就停住了腳步,

美拉猩紅色的瞳孔驟然一縮,頓時就驚呼出口,臉色閃過濃濃的震撼之色。

偌大的森羅殿,此時,再不復先前的光景,牆壁坍塌,層層龜裂,地面深深凹陷,碎石堆積,可以說,幾乎是斷壁殘垣,差不多已經化為一片廢墟。

整個殿內,所有妖魔全部不見,儼然只剩下了楚河和美莎公主兩人,自然是十分的醒目,美拉一瞬間,花容慘變,紅潤的面龐立刻蒼白無比,不見半分血色。

「……阿修羅,阿修羅你在哪裡?阿修羅!」

美拉先是對殿內的四面到處大聲叫了幾聲后,見依然毫無反應,然後,她又立刻跑到楚河的面前,目光頓時落在楚河和美莎的臉上。

沉默片刻后,美拉沙啞著嗓子,用略帶顫抖語氣問道;「楚河,阿……阿修羅呢,難道說,你……你已經把他給殺死了嗎?」

說完這句話,美拉雙眸一眨不眨的盯住楚河,心中怦怦直跳,忐忑難安,她希望不要聽到自己不想得到的回答。

忽然見到此女出現,楚河心中也是微微一愣,待見到她的所行所為,聽到她的話語后,楚河心中便知,美拉一定是深愛阿修羅,極其在意阿修羅。在得知自己要消滅魔界,要在阿修羅手中救回公主,所以,她就不顧一切地趕來阻止自己,只希望自己還沒有傷害到阿修羅。

而美莎公主見兩人說話,就一臉乖巧的默不作聲,只是一手緊緊地抓住了楚河的手,她不捨得放開那隻手,那隻讓她感覺溫暖,感到安寧的手。

與此同時,美拉公主的雙目也落向了美拉,小臉上也閃過了一抹好奇之色。

楚河凝視著美拉,片刻之後,他沉吟少許,忽然開口問道;「如果我說,阿修羅他已經從這個世界消失掉了,你會怎麼做呢?」

楚河一雙眼眸緊緊盯住了美拉,想知道聽到此話后,她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美拉聞言后,頓時嗎,嬌軀情不自禁地,輕輕顫抖了起來,她緊緊咬住細密的牙齒,一臉泫然欲泣之態。

美拉神色中泛起悲哀之色,在心神激蕩之下,她的雙手猛然變拳緊緊握了起來,眼眶中的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滴滴地晶瑩溢出,一點一點的順著蒼白的面頰花落而下。

她心神哀痛,悲傷欲絕,繼而用怨憤而哀痛眼神望向楚河,不敢置信地道;「你……說的是真的?他真的被你殺死了!」

見到美拉如此模樣,楚河在心中輕嘆一聲,臉上卻依然保持平靜的神色,用淡漠的語氣說道;「是又怎麼樣呢?」

「我……我!」一時間,美莎仇恨地目光緊緊地在楚河臉上不斷地旋轉,憤怒之色布滿了蒼白的面龐,但僅在片刻中,那憤恨如冰消雪融消失,被悲痛所代替,美拉神色一下子頹然了下來。

她擦拭眼角的淚水,低垂著頭,悲傷而又凄然說道;「算了,那你,你也把我也一併給殺了吧,你不是曾說過要滅掉魔界的嗎,那把我也殺掉吧,相信對你來說,殺掉我,也只不過是揮手之間的事情!」

此時的美拉,神色悲痛難過至極,她淚流滿面,整個人看上去頗為凄慘,讓人一眼望之,便忍不住生出惻隱之心。

美莎公主見到女子如此狀況,純善的心靈似乎被一下子觸動了,晶瑩的眸中閃過同情的神色。

楚河看著女子的哭訴,對此,心中也是感到幾分無奈之意。

他雖曾說要消滅魔界,但對這魔界女子,卻存有幾分憐憫之意。

楚河心中能夠感覺得到,美拉雖說是魔界之人,但心底卻並不同其他魔界妖怪猙獰兇惡,反而存有一分善良。

因為從一開始見到她時,被她阻攔,楚河在他的身上,並沒有感覺到殺氣與惡念。

如此,便讓楚河有了不殺她的理由,楚河並非是不分善惡,亂殺無辜之人。

而且,對方又是一名漂亮的女人,在楚河以前所處的時代,不管是什麼原因,男人欺負一個女人,終究是不光彩之事,令人所不齒,雖然楚河並不怎麼在意這個,但仍不免受到幾分影響,也不會輕易的做出打殺女人之事。

楚河沉吟片刻,緩緩地說道;「先前我就說了,我不會殺你,既然已經說過,那就不會反悔,我不殺你,你走吧!」

美拉聽到楚河的話,神色凄然地慘笑了一聲,一臉傷心地說道;「你殺了阿修羅,那隻剩我孤身一人活在世上又有什麼意思呢!」

「你的武功這麼厲害,我恐怕終生也無法為他報仇,就算報了仇,又有什麼用處呢?」美拉口中喃喃,神色驟然低沉下來,她雙目一陣黯然,淚水盈盈的說道;「好,既然你不殺我,那我便自己做個了斷吧!」

美拉神色黯然,低聲自語道;「……阿修羅,你現在應該是在地獄吧,很快的,我們就會在地獄中相見的!」

美拉話音緩緩的落下,就見她伸出手來,手心一轉,下一刻,就見一把飛鏢突然出現在她手中,鋒利的鏢尖瞬間散發出了銳利的鋒芒,寒氣逼人,此時,正對準了自己修長的脖頸,美拉手腕用力之下,便要狠狠地扎向脖頸,.. 突然見到此幕,楚河目光驟然一閃,身體猛然反應過來,他閃電般伸出手,屈指向前一彈,一道勁風瞬間就呼嘯而去。

剎那間,美拉只覺手中一麻,飛鏢『咣當』一聲,就掉落在了地上。

在就在楚河阻止美拉自盡之時,見到此幕的美莎公主忽然大聲的喊叫起來。

「……紅髮姐姐,大哥哥是騙你的了,阿修羅他沒有死,你可千萬不要想不開呢!」

美莎善良的心使得她不忍見到眼前這位傷心的女子自盡,所以,此時她毫無猶豫的說了出來。

而飛鏢脫手后,自盡未成的美拉,原本正想要繼續拿出飛鏢求死之時,猛然間聽到了美莎的喊聲,美拉身體頓時一震,驟然就睜大了眼睛,停止了手中未完成得動作。

美拉地神色開始一陣變幻,她的眼神一下子好似死灰復燃般的爆發出一團神采。

美拉猩紅色眼眸緊緊盯住了美莎,語氣顫抖中又帶著些許的興奮與期待。

「小妹妹,你……你剛才是說,阿修羅他沒有死,對吧?」

美莎公主聞言,先轉頭偷看了一下楚河的臉龐,待發現他並沒有露出什麼不滿的神色時,美莎公主心下稍定,輕呼一口氣后,才輕聲地說道;「是的,你說的阿修羅他並沒有死呢,現在他還活著,所以,紅髮姐姐,你也別尋死了,扎脖子很痛苦啊,好不好?」

聽到美莎公主肯定的回答,美拉的神色似乎一下子就從陰暗而變得充滿了光彩,那支離破碎的心似乎也在同時開始地恢復過來,她整個人如同從萬丈深淵中重新的脫離出來。

美拉神色激動,聲音顫抖地問道;「那、那他現在在哪?為什麼在這裡沒有的他蹤影,我也感覺不到他的氣息呢?」

美莎公主水眸盈盈閃動,目光又轉向了楚河,回過頭后,她輕聲地說道;「阿修羅現在就在大哥哥的葫蘆中!」

「葫蘆中!」聞言,美拉頓時驚呼一聲,她霍然轉過頭來,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楚河的臉上,就這樣,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看起來。

而楚河也神色平靜與之對望,神色淡然,他漆黑的眸子似乎蘊含無盡的神秘光彩,美拉在對視中,竟然感覺雙目刺痛,隱隱生出了畏懼之感,不敢與其對視的樣子。

美拉深吸了口氣,穩定了心中忐忑不安的情緒,然後問道;「楚河,剛才這個小妹妹她所說的都是真的嗎,阿修羅並沒有被你殺死!」

楚河凝視著美拉,沉默片刻后,終於緩緩點頭,平靜的承認道;「是的,他現在確實沒死,被我收入了葫蘆里!」

美拉聽到楚河的回答,徹底確認了阿修羅還存在於世,頓時,她喜形於色,臉上再不復方才的傷心模樣,但就在此時,卻見楚河話鋒忽然一轉,又說道;「不過以後會不會死,可就不太好說了!」

楚河的話中隱隱透出一絲淡淡的殺意,讓美拉的臉色再度有了變化。

美拉眼中閃過各種複雜之色,她深呼口氣后,忽然對楚河躬下身子,用哀求的語氣說道;「求求你,可以放過阿修羅,繞他一命嗎?」

此時,美拉的神色認真而又堅定。

聞言,楚河目光閃動,他用淡漠的雙眸望著美拉,語氣冷硬地說道;「你想讓我放他,可是我為什麼要放他出來呢,說出個令我滿意的理由!」

「我求求你了,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代他一死,用我的命來抵償他的命,可不可以?」美拉目光堅定的凝視著楚河,毫無猶豫的懇求道。

楚河神色平靜,他淡淡地說道;「我要你的命又有什麼用處呢?」

美拉神色頹然,眼神黯然地道;「那、那你到底怎麼樣才可以放過他呢?」

楚河沉默片刻,雙眸深深地凝視著美拉,忽然開口問道;「阿修羅對於你來說,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難道真的這麼重要,比你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為了他,甚至不惜做到這種地步!」

美拉神色一愣,微一沉吟,便極為認真的說道;「是的,很重要,非常重要,對我來說,阿修羅是比生命還重要的存在!」

「因為,我是深愛著他的!」美拉斷然的說道,此時的她,神色中再無半分的羞澀,而是一臉的坦然,在她的眼神之中,似乎還存有一絲痴意。

聽到美拉毫無遮掩,對阿修羅的痴情言語,楚河的心中,也微微有些動容。

他沉默片刻,繼續問道;「那你知不知道,阿修羅他是愛你的嗎?」

美拉眸光微閃,輕聲說道;「我想,他應該也是喜歡我的吧!」

楚河問道;「只是應該嗎,那也就是說,你也不敢輕言說愛,看來,你心中也是不清楚的吧,你應該知道,阿修羅今日可是要迎娶美莎公主,這樣,你還認為他是喜歡你的嗎?」

聞言,美拉臉上並沒有閃過失落的神情,沉吟片刻后,她忽然嘆息了一聲,緩緩說道;「其實,我是知道的,阿修羅娶公主,並非是因為喜歡公主才娶的,而是為了讓人間界由公主被擄走可以派出人界高手來挑戰他!」

「因為阿修羅他是一個武痴,一個對戰鬥極為渴望的人,而在魔界的他已經沒有了敵手,這讓他感覺到日子非常的寂寞,於是,他才想出這樣這樣一個方法,擄走人間的一個公主,這樣就可以藉此同人間高手交戰,來排遣寂寞,磨鍊武技!」

「……哦?阿修羅他竟然也是個武痴!」楚河忽然說道。

「嗯,是的,他對武學非常的痴迷,甚至曾為此放棄了許多!」美拉說這話時,語氣中,似乎透出一股幽怨之意。

美拉繼續說道;「沒想到,人間界竟然有如你這樣的深不可測境界的高手,這可能是阿修羅萬萬沒有想到的事!」.. 「而且,阿修羅的本性其實並不壞的,並非是如你想象中的妖魔。他同你往日並無仇怨,只是在俘劫公主這一事上才和你有了衝突,現在公主既然已經安然無恙,你和他之間也就沒有什麼仇怨了!」

語氣微微一頓,美拉看著一臉平靜,面無表情的楚河,深深地嘆息了一聲。沉思片刻后,她又繼續說道;「我記得,你曾說過要消滅魔界吧!若是因為在這件事上你不肯放過,那我可以告所你,其實阿修羅和我,原本都並非是魔界的魔族,我們兩個其實也同你一樣,是後來才進入魔界中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