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楚香君站起身來,就往後廚走。

楚展鵬也站起身來:「我可以去后廚看看嗎?」

「是想偷師嗎?」楚香君反問,半點不給楚展鵬面子。

楚展鵬一張老臉漲紅成豬肝色,剛剛生出的那點同情立刻煙消雲散。

這個油鹽不進的女兒,居然如此不給自己面子,簡直就是逆女。

「我就是怕你們處理不好我的食材,我的食材可是……」

楚展鵬正想炫耀一下,楚香君卻打斷了他:「到時候您不滿意,我們會賠償雙倍食材價錢給您的。」 如此張狂,如此自信。

楚展鵬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楚香君已經進入后廚去了。

楚瑩萱冷哼一聲,對著楚展鵬道:「爸爸,您真放心讓她處理七里香豬嗎,那食材您可是花了大價錢的,就這麼給她糟蹋浪費嗎?」

聽到楚瑩萱的話,媒體朋友們伸長了耳朵,然後紛紛掏出手機搜索什麼是七里香豬,這一搜,大家吃了一驚,這七里香豬在古代也叫巴馬香豬,由於產量稀少,所以被當做貢品專供皇親貴族享用。

雖然很稀少,但是好像也不是什麼稀罕食材。

媒體們可是知道,隱食之前暴出了不少稀罕食材,大家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隱食說吃了可以治某種病,還真有富翁嘗試,然後,還真的是靠吃將病給治好了。

楚展鵬見楚瑩萱的話並沒有在媒體朋友們中激起多少風浪,心中有些疑惑。

莫不是這些人不知道什麼是七里香豬?

「老公,咱們的香豬一直都是用咱們在非洲專門開闢的純天然無污染土地種出的番豆飼養的,您剛剛應該告訴主廚一聲,方便她尋找最好的烹飪方法製作的。」

林鳳嬌此話一出,媒體們很是驚訝。

專門在非洲買地種番豆給一隻豬吃?那這隻豬的肉,可真是充滿了金錢的味道啊,也不知道隱食會如何烹飪呢。

「還收了我們二十萬定製費用,加上這香豬的錢,都快花去三十萬了,也不知道何種滋味的菜,才能值得了三十萬啊。」楚瑩萱雙手杵著自己下巴,無限嚮往的樣子。

媒體們炸開了鍋:「加工費二十萬,我沒聽錯吧?」

「那隻七里香豬居然值十萬,我的天,人不如豬系列。」

「三十萬吃一道菜,不愧是味傾天下的老總,財大氣粗啊。」

……

媒體們嘰嘰喳喳,話題開始被炒起來了。

楚瑩萱眼中閃過一抹算計的笑,林鳳嬌也將身子坐的筆直優雅,面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手上卻是偷偷的拿出手機在按著一排排簡訊內容。

楚展鵬的心中說不出高興還是不高興,十分的複雜。

自己今天這般做,會不會毀掉自己女兒辛苦建立的隱食小店呢。

本來就對她有所虧欠,如果還毀掉了她的事業……楚展鵬覺得自己真不配做一個父親。

「你是想偷師嗎?」楚香君傲慢無禮的那句話在楚展鵬腦海里回想。

楚展鵬就覺得,楚香君小小年紀就不知道什麼是天高地厚,將來出社會是要吃虧的,作為他的父親,還是很有必要給她上上社會刻,讓她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三十萬的費用,大家都以為楚香君肯定會花費很多時間冥思苦想怎麼烹飪好七里香豬,誰知道,楚香君進去后不過十分鐘左右就出來了,手中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中放著一隻巨大的湯盆和一個小盤子,最邊上重疊的放著三個碗和三個湯匙。

這是……做好了?

這麼快的嗎!

楚展鵬、林鳳嬌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楚瑩萱則露出一抹看好戲的神情。

「您的菜上齊了,請慢用。」楚香君將食物擺放到了楚展鵬他們面前,面帶淡淡微笑。

就在剛剛后廚的時候,楚香君發消息詢問月輪,才知道人家是第一個定製美食客戶,二十萬的定製費啊,就是看在錢的份上,楚香君覺得,暫時不跟楚瑩萱一般計較,還是好好把錢賺到手才是王道,所以,對於這份美食,楚香君投入了相當多的心思進去的。 月輪和啵啵見到楚香君端出的肉丸湯,還有旁邊一疊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的醬料糊糊,不住的流著口水。

兩人的嗅覺異於常人,尤其是啵啵,自然聞到了食物中散發出的濃烈的靈氣的香味。

楚香君這次做的肉丸,比起剛剛大家吃的還要香。

難道是因為食材好的緣故?

啵啵心思滴溜轉,心裡尋思著早知道自己就偷藏一塊香豬肉好了,到時候也讓楚香君做做看看是什麼味道。

都市少年醫生 啵啵和月輪是非常想吃的,而真正擁有享用食材資格的三人,此刻的心情卻是極為複雜的。

首先不滿意的是楚瑩萱,她盯著肉丸湯看了半天。

肉丸光滑細膩,完全看不出是用的什麼材料。

雖然分量十足,但是楚瑩萱還是十分懷疑:楚香君確定用了那一整隻小香豬嗎?不會偷工減料或者是狸貓換太子了吧?

還有旁邊這一疊黑乎乎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鬼,看著完全沒有食慾啊。

楚瑩萱皺著眉頭,十分嫌棄。

林鳳嬌和楚展鵬看到楚香君端出來的肉丸,也吃了一驚。

林鳳嬌有一種暴殄天物之感,因為她腦海里想了各種香豬的烹飪方法,還在猜測楚香君會做出什麼好吃的美味料理,來個一豬幾吃的,畢竟她收了二十萬的定製費啊。

可是,讓林鳳嬌大跌眼鏡的是,楚香君做的居然是肉丸湯。

肉丸——湯?

確定這也是一道菜嗎!

楚展鵬看著肉丸湯半響,直接一拍桌子,十分生氣:「胡鬧!」

果真應了楚瑩萱說的話,楚香君這是暴殄天物,浪費了自己的好食材。

想想自己那隻可愛的小香豬,楚展鵬有一百種料理方法可以將之烹飪的香噴噴、美味無敵的,但是到了楚香君手裡,簡直成了兒戲。

相比於一家三口的震怒,媒體朋友們顯然十分淡定。

大約是喝了香茶的緣故,大家聞著那肉丸湯,只覺得充斥鼻尖的清新之感比香茶更加濃烈。

雖然看似十分普通,但是媒體們就是莫名有一種,一定很好吃的奇異感覺。

大家舉起相機咔咔咔咔怕個不停,除了美食,大家還拍下了楚展鵬一家三口憤怒的臉色。

客戶不滿意,這算不算是隱食小店定製美食危機?

「哪裡胡鬧了,我們的定製是有規矩的,那就是您出食材,至於怎麼烹飪,是由我們決定的。」月輪面上帶著笑,語氣卻十分強硬。

說罷,他還拿出了合同,上面有楚展鵬的簽字。

楚展鵬臉色漆黑一片,心中都有點懷疑這是不是楚香君給自己設的局,故意要針對糊弄自己?

「我們可是付了二十萬費用的,你們也不能這樣糊弄我們啊。」楚瑩萱嘟著小嘴委屈道。

肉丸湯誰不會做啊!我至於花費二十萬跑到你店裡來吃,我腦子抽掉了嗎?

「是不是糊弄,吃吃看不就知道了。」楚香君淡定自若。

「我不吃!」 鬼魅首席的金屋嬌妻 楚瑩萱往座椅後面一靠,雙手環胸,十分不高興:「這麼醜陋的食物,我看著就沒胃口了。」

林鳳嬌也皺了眉頭,楚香君這般做食物,是不是故意針對自己啊。

這傅淑蘭的女兒,果真是小家子氣,耍這等小心眼,枉自己之前還高看她一眼,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沒有美感嗎?」啵啵湊到跟前仔仔細細看了很多遍,咕咚咕咚不知道吞了多少口水。

靈氣,好濃郁的靈氣啊。

也不知道楚香君用擂鼓瓮金錘砸了多少遍,才砸了這麼多靈氣進食物裡面啊。

太想吃了啊!

傲嬌上司潛規則:噓,不許動 「白白胖胖的丸子,這麼可愛,哪裡沒有美感了?」

啵啵對著楚瑩萱問道,視線卻從沒從丸子上挪開過。

楚瑩萱看她一臉饞貓的樣子,鄙視至極。

「什麼審美啊,知不知道食物最重要的是什麼,色香味俱全,你看看這個丸子湯,有色嗎,有香嗎,有味嗎?完全就是三無產品。」

「素雅之色,靈氣之香,誘人之味,哪裡不色香味俱全了?」月輪笑嘻嘻道,說罷,也不住吞了口口水。

見月輪和啵啵如此反應,楚瑩萱只當他二人餓死鬼投胎,對他們更加鄙視。

楚香君招的都是什麼人啊,居然對著客人的食物流口水,一點素質都沒有。

「你究竟知不知道一個廚師基本的素養是什麼?」楚展鵬覺得,很有必要教訓一下楚香君做廚師的基本素養。

不然像她這樣我行我素,以後在餐飲界是待不下去的。

「吃吃看。」楚香君並不理會他,也不想聽他的長篇大論,而是直接對著他道。

林鳳嬌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楚瑩萱也想憤怒咆哮。

「都說了長得太丑我不想吃!」楚瑩萱道。

月輪冷笑一聲:「姑娘你自己審美水平不高,不要怪別人東西不好。」說罷,月輪對著媒體朋友們問道:「大家覺得我們這道圓子湯長得丑嗎?」

「不醜,不醜,圓子大小均一,白胖可愛,高湯清澈見底,濃郁香綢,還有這可愛的小蔥點綴其上,看著很讓人食慾大開啊。」一臉想吃的樣子。

「我從沒見過如此大小均一的肉丸,是手工做的嗎?」吞了口口水。

楚香君點了點頭,那記者又舉著相機咔擦咔擦,不住讚歎:「好手藝,簡直是藝術品。」

月輪沖著楚瑩萱挑挑眉,意思不言而喻。

楚瑩萱剛想罵一句那些媒體都是托的,卻被林鳳嬌輕輕拉住了。

媒體可是楚展鵬請來的,楚瑩萱要是說一些不過腦子的話惹怒了媒體朋友就得不償失了。

「既如此,我們就嘗嘗吧。」林鳳嬌保持著大度的微笑,對著楚展鵬建議道。

楚瑩萱還是很抗拒:「要吃你們吃,我可不吃。」

「那楚小姐來我們店卻不吃東西,莫不是來找茬的嗎?」月輪笑著道。

楚瑩萱被她噎的說不出話,她很想怒吼我就是來找茬的怎樣,但是想起母親對自己的教導,於是高傲如孔雀的坐直了身子,眉眼滿是嫌棄:「當然不是,我就是來吃飯的。」

說罷,拿過一個碗和勺子,嫌棄的舀了一顆肉丸到自己碗里,在舀肉丸的時候,楚瑩萱眼睛精光一閃,嘴角揚起一抹邪惡的笑:「這可是我們櫻蘭高中的校花親手做的丸子呢,多少男生求而不得,今天我倒是有口福了。」楚瑩萱用勺子舀起丸子,滿臉欣賞的樣子。

「吃還堵不上你的嘴。」啵啵在她話音剛落下,就伸出手往前一推,丸子就整顆被塞到了楚瑩萱口中。 龍吟集團總部大廈,頂樓,辦公室。

寬大的現代化辦公室中,龍耀一身漢服古裝呆坐在座椅上,他的面前,放著一台蘋果筆記本電腦。

電腦中,正在跟別人遠程視頻。

視頻里,滿滿當當都是楚香君的影子。

她的自信張揚,她的淡定自若。

龍耀看著,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

只是,那拍視頻的人時而抖動畫面,讓龍耀有些不悅的皺起了眉頭。

當視頻偶爾一掃過啵啵的時候,龍耀有些悵然。

雖然早有懷疑,可是,卻還是沒有發現不是嗎。

自己在幹什麼,連自己深愛的人也會認錯,龍耀眼眸深處懊惱一閃而過。

「少主!」

梁小刀敲門進來,恭敬的對著龍耀行了一禮。

「都安排好了嗎?」龍耀的視線並未曾從屏幕上離開,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是的!」梁小刀恭敬。

當她聽到視頻里傳來的是楚香君的聲音,心神一震,旋即斂了心神。

「開始執行吧。」龍耀長吁一口氣,道。

梁小刀雙手抱拳,恭敬的再次行了一禮:「是。」說罷,轉身退了下去,全身帶著肅殺之氣。

龍耀的視線仍舊痴迷貪戀的望著視頻中的楚香君,眼神迷茫。

啵啵、月輪的口水流的更歡了,望著吃的狼吞虎咽,毫無形象的三人,啵啵和月輪沖著楚香君投去一個渴求的眼神。

楚香君無奈的搖了搖頭,卻又點了點頭。

啵啵和月輪狂喜!

在大家的注視下,楚展鵬、林鳳嬌還有楚瑩萱,一直到吃光了所有的食物,才抬起頭,臉上一臉朦朧的樣子。

厚婚祕愛:總裁老公超給力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見著所有人都在吞口水的樣子,三個人不敢置信的望向那滿滿一大盆的湯碗中,已經見底了不說,那一盤黑乎乎的東西,也不見了蹤影。

是被自己三人吃掉了嗎?

三個人感覺有點玄幻,似乎食物中有一種魔力,讓人一吃就停不下來。

吃完之後,渾身輕鬆舒暢,林鳳嬌和楚展鵬都感覺自己又年輕了不少歲,楚瑩萱也感覺自己又變美了,三個人不自覺的去撫摸自己的臉龐,竟神奇的發現,皮膚真的變得光潔白皙彈性。

這……這……這到底是食物還是仙藥啊?

效果如此立竿見影!

「楚總,請問您覺得食物味道怎樣,可否和大家分享一下感想?」

「楚小姐,看您都光碟行動了,是不是表示您對食物的味道很滿意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