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極。

她奶聲奶氣地向胡飛道謝:「得蒙武神大恩,風柳雪月夜此名從此丟棄,回歸吾命柳茜雪。」

話音落畢,她的葯武道符又多出一種變化。正是柳茜雪的性格武符一溫善武符。

「嗯,果真不出我之所料。當小柳成功轉化,凝聚出全新的葯武道符時,我的武神道符當中也生出了一道葯武道符的變化來。就是不知道新生的柳,她有什麼本能神通了。」

別人的本能神通,可算是他人的私密,胡飛到不好問出口。只是單單從柳茜雪身上散出來的神威來瞧,她仍舊是下位神級,並未有實力爆漲。

胡飛想想,也便釋然:「我的武神道符,乃是因為切合武道規則,吸收了成千上萬的武符變化,才得有實力和神級的爆。小柳不過只有兩道武符變化而已,能夠成就下位神的功果,也相當不易了。」

武道並非神道,也不是天道,而是全新的一種修鍊途徑,可達神果位。它不同佛道一般講究脫。也不同仙道一般講究逍遙。更不同神道一般講究信仰。

武道在於自我和抗爭。

因此會有性格武符等等各式各樣的武道變化。

胡飛先前用神道的方式來走武道,結果導致究竟是信仰和本我之間的沖是當他脫離一切狂棋。走上最正確不過的道路之後,這種衝突便蕩然無存了。

他點化了柳茜雪,獲得了葯武道符的變化。點化的人越多。他將越加完善武神道符。點化者修行的越深厚,他的獲利便更上一層。

武道如果按照神道來走,吸收信仰雖然是一個捷徑,但是卻把這條寬敞的大道走成了獨木橋。對於後來的武者,胡飛就必須盡全力抹殺。不像現在,幫助後來者,反而能拉大前後的差距。

這樣的武神之道,才是最正確無誤的走法。

胡飛點化了柳茜雪,便又在其他人自願的情況下再接再厲。先後點化玄奧**師、白凰飛劍仙、噩夢幸運星。接連得到法武、劍武、運武的三個變化,又有沉穩、跳脫、活潑三枚性格武符的收穫。

蔣天生回歸本名,也棄用了「玄奧**師」這一稱號。他向胡飛建議道:「武神,武之一道,乃是堂皇大道。你點化我們,已經是神王的威儀。不如乾脆直接建立自己的武道神系罷。」

建立自己的神知

這個設想讓胡飛的心猛地枰枰直跳起來。

不過他轉念一想,便又壓住了這個想法:「建立自己的武道神系,現在還為時過早。而且我已經加入了無限神系,雖然有因幡之白兔的存在,可以讓我違背神誓。但是我卻並不打算脫離。畢竟無限三祖神才是我們的庇護所。」

蔣天生笑了笑,道:「我提議你成就武神神系,卻並不一定要脫離無限神系啊。嘿嘿,奧丁神系之中,有華納、再薩神系。東方神系中有佛、道兩大神系。便是天堂神系還有光明天堂和黑暗地獄兩大派系呢。」

胡飛這一次。是完全聽明白了蔣天生的意思。當即笑道:「這的確是一個好提議。不過如何建立神系,我卻一竅不通呢。而且現在底蘊不足,這項提議還是暫緩罷

蔣天生想了一想,也點頭贊同道:「現在的確不是良好時機,也罷。就再等等吧 漢黃眾神都拋棄了神界。也算是掙脫了枷們久割譏傲該,已經完美地替代了他們原本的力量核心。

胡飛處理好這些事情之後,總算是舒了一口長氣。恰在這個時候。血腥戰神跑來找他。這一次這個吸血鬼親王,再也耐不住性子了。他直接苦著臉道:「武神你再不援手,只怕這裡的任務就要失敗了。到時候甚寶老大追究起來,我可得將責任推到你的身上了

胡飛很不滿對方的態度,瀟洒的聳聳肩膀,便道:「又不是我接的這個任務。我是無所謂的。再者甚寶和無限老人也都沒有通知我這件事情。我幫和不幫,全在我一念之間而已。」

血腥戰神楞了一下,這才恍然覺竟然還真的是這麼一回事情!

他急了,忙道:「武神,你要顧全大局。我們無限神系正值危難關頭。那約櫃正是四大關鍵所在。」

胡飛好整以暇,問道:「4大關鍵?這又從何說起呢?。

血腥戰神很不想費力解釋,不過如今情勢所逼,他只得道:「現今地球上,還余有四大戰團。分別在義大利的梵蒂網、埃及胡夫金字塔。美州紐約,南非開普敦。這四處地方,又分別由我、公會、紅袖添香公會」隙公會負責。其他地方我不清楚。但是此地此行,我必須得到約櫃。才好繼續進行接下來的計劃。」

約櫃這件聖物,其實胡飛也早有耳聞。

約櫃又稱之為法櫃,乃是威力至大的耶和華神系的聖物。可以夷平高山,摧毀軍隊,滅絕城市。約櫃之中,存有上帝耶和華親手書寫的兩塊「十誡。石板。乃是代表著人類和上帝的終極聯繫。此外貌似還有一些貴重物品保存在約櫃之中。

在胡飛看來,約櫃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神奇保險箱。只是他並不知道盅聖人要拿這約櫃有何用處。

胡飛問血腥戰神:「你敢確定約櫃就在聖彼得大教堂么?」

血腥戰神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我可以確定也不確定。我沒有見過約櫃,但是每當我親自衝殺突進時。就會有一股絕強的光明力量,附帶連我都無法抵禦的律令攻擊。總使我無功而返。我想,這世間除了約櫃之外,也沒有太多的物品有這樣的威力了。」

「難道你不覺得,阻止你的也許是虛空之中的失樂園么?」

這一次血腥戰神非常確定地搖搖頭。道:「不會的。這種情況在失樂園出現之前便出現過。而且如今失樂園已被所羅門大陣牢牢地封鎖起來,進退失據。不可能有餘力來阻攔我們的

胡飛聞言看向空中。那刀魔神所化的魔柱,仍舊繚繞著旺盛的魔焰。正是他們組成的所羅門大陣,牢牢地把持著這一方空間。即便是失樂園中的天使再大聲地怒吼,也突破不了這種僵局。

胡飛當然知道,早在他接受神界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是無限神系中的一員。他當然會顧全大局,但是怎麼個顧全法也值得考慮。

最起碼他不是那種因公廢私的人。

他望了望天空,回頭看向血腥戰神。驀地一笑,燦爛得讓後者心臟都突了一下。

胡飛緩緩開口道:「要讓我出手,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既然放棄了神界,堅持吸血鬼的道路。不如也放棄原本的力量。轉而修鍊我的武神之道好了

血腥戰禪聞言,立即跳起來,叫道:「絕對不能!我要修你的武道。無非凝聚成血武道符,可這你早就有了。再者就是期待我凝聚戰武道符。畢竟原先的那道戰武規則,捏在神的手上。」

「嘿嘿,這樣一來,我就從此成為你神系中的一員。再也沒有出頭之日。胡飛,我知道你野心甚大。已經在謀算無限神系之中,自家勢力的地個。我可以和你結成盟友。但是想讓我成為你的下屬,這萬萬不行!」

血腥戰神一口拒絕了胡飛的提議。胡飛摸摸鼻子,卻也不在意。

他剛剛不過是試探之舉,如果矇騙成功自然皆大歡喜。如果矇騙失敗,也不是什麼惋惜的事情。至少他知道血腥戰神對他的情況知之

詳。

這絕對是甚寶泄露出去的。否則一位剛剛接觸自己不久的中位神。怎麼可能知道自己這麼多的底細?

「甚寶此舉,在於制衡。我倒是可以理解。不過不讓你血腥戰神吐集點血來,我怎生甘心?」胡飛盯著血腥戰神。眼珠子轉動著。

「他怎麼突然這樣看著我?」可憐的血腥戰神當即就有一些驚疑不定,頭皮麻的感覺。

胡飛摸著下巴,上下打量著血腥戰神,意味深長地道:「老實說吧,你這身行頭不錯嗎!很拉風也

血腥戰神額頭滴平冷汗。

片玄之後,胡飛手中多了一堆的裝備道具。手鐲利「口言,奇幻世界出產,附有律令系防護法術,豁免切即赫報山六

天災骨鍾,魔獸世界出產,自帶吸血光環,近戰單位可將傷害的舊%轉化為自己的生命值。

吸血魔城戒,微型的吸血鬼城堡。可保存吸血鬼棺木。存儲吸血鬼兵隊。

項鏈死亡之星,內附所有黑暗系法術,乃是黑暗巫師的至寶,長年由黑暗公會會長保存。

凝血之袍,增加吸血效果。亦可令凡人偽裝成吸血鬼,具有吸血鬼的一切能力。

落日披風,免疫一切光明系法術。

胡飛敲詐過來的這些物品,居然除去天災骨鍾精英級之外,大多都是史詩級的裝備。然而最關鍵的還在於胡飛右手上抓著的一把劍。

嗜血之刃布拉格,烏黑劍身。 財色無雙 長約兩米寬五公分,劍柄處包著厚厚的布,布早已被鮮血浸透。握著它就好象握著鮮血一般。

這把名副其實的巨步」即便是以無限神殿的評價標準,也是在傳奇級橫峰。被這把巨劍擊中的人,血液都會被劍吸收。增強劍和持劍者的力量。即便被創輕輕的過,鮮血也會從傷口處不斷的湧出。

最為可怕的是,被劍戈小傷的人。將被迫和持劍者結成鮮血盟約。不得不終身效命於持劍者,成為劍奴。

但是胡飛一點都不滿意這樣的結果!

他把視線金部集中在血腥戰神的脖子處。他起初還未有覺,等到他扒了血腥戰神的凝血戰袍和落日披風,他這才感覺到一股隱晦至極的波動。

在血腥戰神的脖子處,掛著一枚漆黑如魔的項鏈。這枚項鏈呈十字形狀,不過是逆十字。跟天堂中的神器光明十字架,恰恰相反,互為對照。

胡飛當時便驚呼出聲:「這居然是神暗黑逆十字架!」

血腥戰神立即護住自己的這顆項鏈,道:「你可別打它的主意。旁的這些裝備你要去也就算了。這可是我晉件血腥戰神之時,甚寶老大親自獎賞給我的!」

胡飛舔了舔嘴唇,無奈作罷。他亦知道,神器這種東西,換做是他自己也是決然不會放手的。

只是令他嫉妒的是,等到他掠去了血腥戰神的吸血魔城戒。這位吸血鬼當時便道:「你要去這個戒指也不是不成。但是我得先將我的棺木取出來。」

然後血腥戰神取出了一個華麗至極的暗金棺木。

「這種波動,居然也是神器!這是什麼神器?」胡飛當即便將眼睛瞪得老大。

血腥戰神一臉的感慨,介紹道:「這是我們吸血鬼一族的最強神器一吸血鬼祖棺。我的吸血本能便是在裡面修鍊而成。你別看它外形頗實際上內里別有洞天。空間比這顆地球還要大得多。」

明飛當即無語。他自己好不容易得來一件神器草維劍。還被甚寶要了去,說是借用。反正因幡之白兔在自己手上。胡飛也不虞甚寶耍無賴,有借無還。但是他萬萬沒有料到血腥戰神手中。居然就有兩件神器!

這廝富裕得,怎麼不叫胡飛眼紅?

血腥戰神見胡飛看向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危險。連忙叫道:「武神。你莫要望了我們是同一陣營的神明。現在大劫之時,正當我們團結精誠合作之時啊!」

胡飛置若罔聞,眼神卻越加深沉。

血腥戰神心中懊悔:「我咧個擦。這個武神太危險了!沒有想到他換了一個身軀,尖力就遠遠地過我了。東方有句話說得太對了,財不外露,財不外露啊!」

想到這裡,血腥戰神又連忙補救道:「這個吸血鬼祖棺,只有吸血鬼才能使用。武神你得去了也沒有作用的。便是這黑暗逆十字架,盅聖人親自留言。只有在我的身上,才能起到關鍵作用。武神你不要亂來!更不要用這種眼光看著我了!」

胡飛周身一震,眼神驀地清明。

「算了,你就留著這兩件神器好了。至於這些裝備,我就收下了。按照神誓,只要我奪來約櫃。這些裝備就永遠歸我了。血腥戰神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說著。胡飛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血腥戰神輕輕地喘了一口氣,表面上欣喜地說道:「當然不會反悔。武神,你去展行義務去吧。遲恐生變。」

實際上,暗地裡卻咬牙切齒:「等到這個任務完成,我就閉關!總有一天我要越你的神級,然後把今天的恥辱加倍討還來。武神你低估了約櫃的強大,按照我的估計。這件聖物搞不好就是神器一級的存在。嘿嘿,到時候你實力大損,奪回了約櫃。我再把這些裝備再敲詐回來。生活。簡直是不要太美好啊

聯晚上還有一更喀。 工腥戰神在汝邊打著小一算焉,胡飛亦在心中玲「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陰謀?那約櫃如果這麼好奪,你不早就奪了?我且看看情勢,大不了用一次因幡之白兔罷。這些裝備不要白不要啊。可惜我原本還打算借用他的逆十字架神器。但是剛剛突然心血來潮,讓我察覺到此舉的巨大危險」嘿,以此觀之,盅聖人未必對這血腥戰神安了好心

在神、聖人眼裡,所有的存在都不過是他們的棋子罷了。血腥戰神終究是差了胡飛一籌,還未有感覺到自己的危機。仍舊抱著兩個神器洋洋自得。

胡飛也不說破,他穿上凝血戰袍,披散落日披風,手持嗜血之刃。再掛上死亡之星項鏈,戴上吸血魔城戒,以及調和宣言手鐲。再將天災骨鍾吞入胸中葫蘆空間。頓時腳下溢出一道血紅色的吸血光環。

他身材本身便魁梧至極。那兩米長的巨劍到了他的手中,反而只是顯得小巧了。這一身行頭換上去。倒真有些吸血鬼獵人的感覺。胡飛當然還有一些其他裝備。但是各個都有東方神靈的印記在裡頭,每次使用都會被其現。現在還不能使用。

「神靈使用神器,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關鍵還是我底蘊不夠深厚。這些行頭也就只好將就了。」胡飛雖然眼饞血腥戰神手中的那兩件神器,但是卻因為心血來潮的本能神通的關係,不去動這份念想。

否則以「借。的名義,布神誓,有很大的可能要愕來那件項粱

器。

「還是先去試探一番,看看能不能奪得約櫃。如果難度過大,我便帶著這些裝備離開便是。量他血腥戰神也不敢怎樣!」想到這裡,胡飛扛上巨劍,來到陣前。

血腥戰神從未有下達停止攻打教廷的命令。因此吸血鬼、狼人、黑暗巫師仍舊在不斷攻擊著用犧牲和鮮血,前赴後繼地洗刷著教廷牢不可破的防線。

巨人胡飛的出現,拉風的裝備。極酷的造型,立即引了教堂內部的一陣慌亂。隨即便有數十個精英護駕騎士。從後背線上抽調出來。又有五六位白衣主教,加入進去。

胡飛見此,皺起眉頭。他倒是不懼怕凡人的這等戰鬥力量。只是他從教堂內部,感應到一種蓄勢待的磅礴能量。

他用千里眼本能神通望去,也只能望見一片浩瀚磅礴的萬里光海。看不清教堂裡面的摸樣。

不過,這也足夠了。

「裡面的約櫃,我敢肯定,必然是神器一級的物品。只是無人主持的神器」我究竟是要出手還是直接放棄呢?」胡飛陷入猶豫之中。

後排的血腥戰神,見胡飛遲遲不肯出手,立即催促喊道:「武神。還請一展神威!」

「也罷,如此翻臉也為時過早。不如先沖陣一番,試探虛實,再隨機應變。胡飛聳聳肩,正要邁步衝刺。

忽然他神情猛的一變,動作頓止,抬頭看向高空。

血腥戰神見胡飛得了好處,卻不出力。正欲加緊催促,忽然也感應到上空的變化,面色猛的變得難看至極。

「這個是」什荊」苗苗睜大了眼睛,望向高空。只見那青灰色的天際,忽然出現了數以千萬計的紅色光球。如同一顆顆隕石,從天而降!「千里眼!」胡飛動用本能神通,立即現這一顆顆的隕石,居然是一座座閃著銀色光澤,蜷縮在一起的機械巨人!

而後,血腥戰神也意識到了這一變化。當即急急喊道:「這是機械神系針時地球的全面進攻。武神。你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胡飛冷哼一聲,身形巋然不動。

機械神系的進攻,血腥戰神顯然知道,但卻並未告知於他。如今情勢不明,他若是在魯莽衝動,豈不是自己找死?

血腥戰神見胡飛一動不動急的直跺腳。大聲威脅道:「武神,你再不動手。

小心神誓懲罰!」

胡飛掌握這因幡之白兔,對這話置若罔聞,神情更是好整以暇。

血腥戰神眼中血紅凶光頻頻閃動,他見胡飛真箇不動,只得冷哼一聲,向手下命令道:「收兵。」

片剪之後,那數以千計的機械巨人,帶著紅色的長長焰尾,降落到地面上。

其中正巧就有一枚,直接朝胡飛這個地方而來。

還未接近地面,劇烈的風壓便吹的胡飛身上的落日披風,呼啦啦的擺動起來。

那原本繚繞著高聳魔焰的刀根魔柱,倏忽一下,全部收斂,遁入虛空而去。失樂園虛影,以肉眼可見的度變得凝實起來。聖彼得大教堂爆出一陣猛烈的歡呼聲。

然後在胡飛的冷笑聲中,一顆巨大的機械巨人轟然砸下。

教堂之中亦爆出一道恢弘的潔白能量光柱,頂住機械巨人,並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消融掉大半個機械身軀。

胡飛慶幸不已,幸虧剛才沒有魯莽出手。否則自己也會有點小麻煩了。

舊是讀樣的反擊,反而引了周圍範圍內數顆機械巨人的性據;他們有的改變降落軌跡,有的已經降落到地面上的,也正大踏步地向這裡奔襲而來。

胡飛耳中全是人們震耳欲聾的慘叫聲、驚惶聲。他完全可以想見。此時的地球已經陷入了全面的恐慌之中。雖然政府一直將先前的妖魔大劫,保持在一個盡量秘密的信息封鎖當中。好教普通人毫無知覺。

但是現在,機械神系的此番大舉進攻,讓這些政府再也遮掩不住。紛紛啟動類似龍組的特殊機關,以車薪杯水來企圖撲滅這場巨型災難。

約櫃之中爆出來的白色光柱。只能頂住一位機械巨人。它雖然是神器,不過沒有神來主持,仍舊揮不了多大的力量。

而這每一個機械巨人,都相當於神級為o的神性英雄!

約櫃擋得住一位巨人,卻擋不住接踵而至的幾位機械巨人自殺性質的聯手。聖彼得大教堂被數顆機械隕石,一齊轟破。

什麼紅衣教皇,白衣主教,甚或者精英護殿騎士,都在瞬間化為灰飛。

血腥戰神在一旁看得大為懊惱。原來他早就已經將對方消弱得不成樣子,只是外強中乾,否則哪裡會被機械巨人如此輕易攻破?

「原來我距離成功,只有一層薄紙而已。現在對胡飛來講,連那層薄紙都沒有了!」戶想到這裡。血腥戰神懊悔地難以附加。

巨大的爆炸翻滾出衝天的火舌和氣浪。一個柜子一般的長方形物體,被沖刷出來。砸在地面上,撞出幾個深坑之後。滾到胡飛的腳下。

「嗯,這個就是約櫃?。胡飛看下去,只見眼前的櫃狀物品,長約米,寬約巧米,高和寬度相等。通體散著白金光暈。在約櫃的頂部,是兩個金翅天使展開雙翼,遮蓋著約櫃的蓋子。

在約櫃的每個角匕各有一個金環,華美而又精緻。一股隱晦至極的波動隱藏在約櫃之中。

胡飛立即明了:「這件約櫃,絕對是神器級別。而且作用也只是保管一些更重要的物品。神器級的保險柜,嘿。天下恐怕也只有此一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