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檔案局有錢用,這一點梁晟武是知道的,作為主管全縣財貿工作的常務副市長,對於各單位的財務情況,大致是了解的,可就是在檔案局堆上一座金山,恐怕願意去的人也不多,畢竟檔案局沒有多少的政治前途,在行政單位工作,人家注重的就是政治前途,就是能不能升遷,這也是對自身能力的肯定和展現。

拿走了檔案局的賬目之後,審計局局長和分管副局長,包括經濟責任審計局的局長,專門到市政府來彙報了,審計局局長特意說了,這是市政府的要求,市政府秘書長曲達彬專門做出來了要求,所以審計局就按照要求做了,也不好詢問原因。

審計局局長一一說出來了曲達彬提出來的要求,包括嚴格審計賬目,如果存在問題,必須要找出來,而且要形成詳實的證據,不準徇私舞弊,不管誰說請。都不能夠放鬆要求,否則市政府會採取嚴肅的處理措施。

聽審計局長彙報的時候,梁晟武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沒有顯露出來驚訝,但內心的波動是相當大的,曲達彬提出來要求,只有可能是汪帆做出來布置之後。曲達彬才會這樣做的,否則不會如此嚴格的要求,而且對審計工作要求如此的嚴格,肯定是有著很明確的目的,就是發現問題,下一步可能就是處理個人了。

這也太奇怪了。檔案局的局長副局長,基本都是老實人,在官場上說不到什麼話,更不要說影響到市委市政府領導的權益了,他們巴結都來不及。

難道是市委那邊有領導提出來了要求。

梁晟武很快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這也是不可能的,如果市委那邊的哪個領導要求的。自己肯定是知道的。

彙報結束之後,梁晟武照例提出來了要求,那就是按照市政府的要求,嚴格進行審計,今後的審計工作也要這樣開展,要切實發揮審計的作用,找出來財務開支方面的問題,提醒市直單位管好錢、理好財。

審計局的領導。發現梁晟武也是這樣的態度,他們吃下了定心丸了,這一次的審計要動真格了,那就沒有什麼客氣的,其實審計人員每次都能夠發現問題,但好多的問題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要市委市政府打個招呼。也就算了,審計局沒有任何的處分權力,要麼將審計結果交給紀委監察局,要麼交給公安局或者是檢察院。

他們也想不明白。檔案局究竟做什麼事情了,按說幾個局長很是規矩和低調啊。

審計局的局長等人離開之後,梁晟武下定了決心,直接找到汪帆,詢問一下情況,有些事情自己還是要知道的,否則顯得被動,至少要知道汪帆的態度,如果說是例行的審計,或者說想找個典型,那自己可以說說好話,檔案局不是什麼要害部門,不具有代表性,真的以檔案局為典型了,對其他市直單位有影響,清水衙門檔案局都有問題了,那職能部門豈不是問題有天大了。

梁晟武要見到汪帆,還是相對簡單一些的。

市政府領導,核心就是汪帆和梁晟武,很多的事情,兩人之間的意見一致了,基本就這樣做了。

走進汪帆的辦公室,梁晟武手裡端著一杯茶。

看見梁晟武端著茶杯進來,汪帆笑了。

「老梁啊,每次看見你端著這樣的茶杯,我就有些嘀咕,你說都什麼年代了,你還端著這樣的陶瓷茶杯,外面的瓷都磨得掉了一些了,你就不能夠換個好一點的茶杯啊。」

「汪市長,我沒有錢啊,要不然你給批點錢,我去買一個。」

汪帆哈哈大笑了。

「你管著錢,一支筆,每年批出去的錢,多的是了,自己不好給自己批錢,要不然你寫個報告給我,我給你批准了。」

說笑幾句話之後,梁晟武進入了正題。

「汪市長,剛才審計局的幾個局長來彙報了,說到了檔案局財務收支審計的事情,我做出來了要求,強調要認真審計,早日拿出來審計報告。」

汪帆的臉上,帶著微笑。

「老梁啊,對檔案局的財務收支情況進行審計,是我直接要求的,事先沒有來得及和你通氣,你可不要有什麼意見啊。」

「不會不會,汪市長可不要這樣想啊。」

汪帆點點頭,為什麼對檔案局的財務收支情況進行審計,真正的原因,他是絕對不會說的,目前為止,知道原因的恐怕就是他和公安局的楊盛才了,這是絕密,無論如何都不能夠透露出去的,沒有及時和梁晟武通氣,汪帆也是仔細考慮的。

梁晟武是分管檔案局的,儘管一年到頭沒有關心過檔案局的工作,但開展審計的事情,牽涉到了幹部利益了,不知情的情況下,梁晟武很有可能提前打招呼的,這樣自己的計劃就不可能取得什麼效果了,所以必須搞突然襲擊,這樣才能夠真正發現問題。

至於說梁晟武會不會多心的問題,汪帆也是不擔心的,如果說對財政局、計委等單位進行財務支出審計,那肯定是要和梁晟武商議的,否則就是不尊重梁晟武了,檔案局這樣的單位,梁晟武根本就不會在意,頂多就是想想檔案局是不是什麼工作沒有做好。

「老梁,其實我也早想著和你說說的,只是上面的領導要求很緊啊。」

「怎麼,上面的領導注意了啊。」

「是啊,要不然我要求去審計檔案局的財務收支幹什麼啊,又不是什麼要害的部門,最近一段時間,有關檔案升級達標的意見很多,反映到上面去了,不知道為什麼被注意了,據說我們春山市的情況嚴重一些,其實其他地方可能也存在這樣的問題的,沒有辦法,我只能夠要求從嚴審計的,一定要發現問題的。」

梁晟武笑著點頭,內心裏面是不認可的。

汪帆說到的這個理由,過去的牽強了,上面的領導吃飽了撐的,會關心檔案局的事情,就算是在省直單位,檔案局也是排名在最後面的,從來不會引發大家的注意,就算是省檔案局局長下來檢查工作,自己這個常務副市長都不一定能夠陪著,最多就是吃飯的時候參加一下,喝下幾杯酒,萬事大吉了。

汪帆越是這樣解釋,越是表明這裡面有文章。

真正的原因,汪帆不會說,但這個真正的原因,不長時間之後,就會暴露出來的。

梁晟武不會深究,他還沒有傻到那樣的地步,檔案局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單位,出問題就出問題了,自己雖然顏面有失,但和那個還沒有公開的目的比較起來,不算什麼的。

梁晟武端著茶杯離開之後,汪帆的神情嚴肅了。

事情已經安排布置下去了,聽秘書說,這兩天的時間,檔案局的副局長和孫思維到處找人,想著了解情況,這樣的情況可不行,必須要進一步的嚴格要求,而且審計的情況,暫時不要對外透露,必須要保密。

汪帆拿起了桌上的電話。

很快曲達彬進來了,汪帆沒有啰嗦,對檔案局財務審計的工作,再次做出來了強調,要求曲達彬直接給梁市長彙報之後,將這些意見轉達給審計局的相關班子成員。

審計局的領導有些迷糊了。

一個副局長接到了檔案局局長打來的電話,本來是準備隔日去吃飯的,局裡的領導是清楚審計工作的作用的做法的,既然人家局長都打電話了,不去吃飯太不給面子了,萬一得罪了,今後不好相處。

曲達彬親自到局裡來,在班子成員中間,再一次做出來了強調,大家就知道,事情不對了,任何的關係都沒有作用了,必須認真審計,而且還要真正的找出來問題,提出來處理的建議。

吃飯的事情,那是不用說了,得罪檔案局的領導和受到市政府領導的批評,哪一個重要,這是不用做出來強調的。

在審計局領導看來,檔案局這次麻煩了,相關的人員,可能不僅僅是遭受到黨紀政紀處分那麼簡單了,弄得不好,有些問題,還有可能移交司法機關了。

到了這個時候,審計局相關審計人員開始高速運轉了,審計的工作開始保密了,局長甚至親自參加,親自聽彙報了。 第242章不要欺負我

這個玩笑開大了

陳陽沒有想到他那極品老媽會同意,本指望著自己的老媽會反對這份合約,但沒有想到結果出人意料。

陳靈那也是點著頭,認可這份合約。

陳陽看了眼慕傾怡,嘴裡說道:「我答應你。」

「簽字」慕傾怡說道。

陳陽拿起筆來,在合約上籤上自己的名字,慕傾怡也簽上自己的名字,隨後起身,「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走了。」

慕傾怡來這裡就是為了這份合約,那種有些傲慢的態度讓陳陽心裏面有些不爽,他總感覺自己這次心軟了,怎麼就會答應慕傾怡這看似很荒唐的要求呢

慕傾怡走出包間,杜萌跟在慕傾怡身後,嘴裡說道:「老闆,剛剛接到消息,方曠世本周三舉行訂婚宴會,為方世鐸和老闆你訂婚。」

「我沒收到消息。」慕傾怡說道。

杜萌沒有吭聲,跟在慕傾怡身邊走出飯店。

她是慕傾怡的助理,聽從慕傾怡的安排。杜萌知道慕傾怡會有自己的打算和計劃,她所做的只是把得到的消息告訴慕傾怡。

「爺爺,你說方曠世剛剛通知您……我知道了,我會去參加的,爺爺,您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

坐在車裡面的慕傾怡剛剛和她爺爺通過電話后,放下手機,淡淡地說道:「他是故意這樣bī我,不管我是否訂婚,他都是贏家……杜萌,給我準備一套晚禮服,我會過去的……順便通知陳陽。」

「他也參加?」杜萌問道。

「是……我早就想到會是這個結果,方曠世又怎麼肯放過我,由著他鬧去吧,他不是願意算計我,那我也算計他一次,雖然我不太願意這樣做。」

慕傾怡拋出這句話之後,就沒有再言語了。

杜萌心知慕傾怡已經有了主意,她也不再多問,心裏面依舊有些好奇,到底慕傾怡到底要怎麼做,至於那份合同,杜萌心裏面很清楚,但她始終都認為那不過是一種手段。

雙方假結婚,上面還列出了一些雙方的條款,這不像是一個協議書,更像是再談合同。

飯店的包間裡面,當慕傾怡這一離開,陳陽就已經抱怨起來,在他看來,這份合約確實沒有多大的價值,只是不清楚他極品老**想法,為什麼老媽會同意?

擦身而過 「媽,你怎麼會同意?」陳陽問道。

「很簡單…….因為你是我兒子,我太了解你了,你有一個相處對象至少還有機會結婚,要不然的話……。」

陳陽一聽,無語起來,難道這也算理由?

岳林山的身體不太好,自從彭元去世之後,岳林山就缺少了一名老朋友,他不服老也不行了。

岳林山明顯感覺到他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早有心退下來好好的休息。

只是他的職位讓他不可能說退下來就真的退下來,想起和蔣家爭權的事情來,岳林山暗暗嘆氣,現在的他,早已經沒有當初那股豪氣。

陳靈為岳林山針灸完畢后,她小心翼翼地收拾著東西,叮囑著岳林山要注意的事項。並不是所有的病都能治,就像老人很多的疾病,只能說維持,身體的器官再衰退,那些病並不是單一的一種疾病。

陳靈所能做得就是延長岳林山的壽命,針灸是通輔以中可以增強身體機能,延年益壽。

對於這種老年疾病來,針灸倒是比西醫要好用數倍。

陳靈已經為岳林山針灸了一個星期,岳林山的氣è明顯好了很多。

「不錯,我說岳老爺子,你現在是越來越讓我羨慕……。」葉凌飛和陳陽從外面走進來,陳陽和岳林山之間並不熟悉,倒是葉凌飛和岳林山之間的關係很好。

「羨慕什麼,我倒羨慕你們這些年輕人」岳林山說道。

「我還是年輕人?算了,我已經老了……岳老頭,給你介紹一個人,上次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陳陽,我的朋友……說我兄弟也好,總之呢,你多照顧一下,他的醫術很高明的」葉凌飛在岳林山面前沒有什麼好顧慮的,有什麼就說什麼。

「陳陽?」岳林山的眼睛在陳陽的身上看了許久,說道:「真想不到他這樣年輕?」

「怎麼,你還知道他?」葉凌飛問道。

「知道……卓老跟我提到過他。」岳林山的眼睛又在陳陽的身上端詳著,不住得點著頭。

「卓老?」葉凌飛微微一愣,隨即他想到了,笑道:「原來是他啊……他的孫子不是在東海市當市長。」

「就是他,上次我們見過面,閑談時,他提到了他孫子的病,就是多虧了陳陽,我早就想見見他,只是沒想到小葉你和他相熟……小陳,你似乎是陳陽的師姐吧。」

陳靈來為岳林山治病,從未提過她和陳陽之間的關係,在岳林山面前,隻字未提,但沒有想到岳林山竟然知道。

「他……他是我師父的兒子。」陳靈說道。

「這不就是了,我倒聽過原衛生部的張部長提到過陳石輝的大名,張部長一直都對陳石輝沒有能在國內從醫而遺憾,那可是他心中的痛,一直都說陳石輝是百年難得一遇的人才啊」

葉凌飛嘴裡笑道:「岳老頭,沒想到你什麼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就在我的面前裝糊塗?」

「那倒不是,小葉,你只是沒有問過我,我又何必說……陳陽,我倒是很期待你回國,有沒有想過在政fǔ任職,衛生部……。」

岳林山的話還沒有說完,葉凌飛早已經打斷道:「我說岳老頭,你別總拿什麼政fǔ來說事,我帶他過來就是想給你介紹一下,以後你要是有什麼病儘管找他,他的醫術那可是很高明的,另外呢,也托你多照顧一下,你知道我的,我現在在國外待的時間和國內差不多,哪裡有工夫照顧我這位兄弟。」

「這個是當然的」岳林山嘴裡說道,「我向來重視人才的。」

陳陽對當官的興趣不大,他總感覺在政fǔ裡面待著不舒服,不過,他倒不介意有些什麼顧問頭銜之類的,那些都是一些頭銜,雖然沒有什麼實權,但卻能用來嚇唬人。

他是被葉凌飛帶到岳林山這邊的,和岳林山這一聊,發現這名老頭倒不像他想象的那樣難以接近。

在岳林山這邊閑聊了一番之後,陳陽和陳靈、葉凌飛三人離開了岳林山這裡,眼看著就快到中午,陳靈直接提議三人去吃飯,也不需要回去國賓館。

葉凌飛笑道:「我那邊還有事情,這次我就是要帶陳陽認識下岳林山,晴婷還等著我過去,還是你們倆人吃飯吧」

陳陽倒是無所謂,去哪裡都可以,陳陽來北京本就是為了看他的媽媽,也沒有什麼事情。小唐果一大早就被方怡帶出去玩,偌大的北京城,有太多的地方可以玩了,陳陽不需要擔心小唐果。

「西餐吧」陳陽提議道。

這二人都在國外生活久了,吃西餐倒比中餐習慣。

北京,這座東方的古城,在改革開放之後,綻放出新的光彩。

想在北京城找到一家好的西餐廳那就跟在稻田裡面拾到一把稻穀般容易,都不需要考慮去哪裡,抬眼所看見的就是西餐廳。

開胃酒、牛排……。

這些都不需要陳陽點,陳靈已經點上了,她倒是了解陳陽的飲食習慣。

「靈靈姐,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你和我媽都同意假結婚呢……我總感覺我媽不會答應的。」

陳靈伸出手來,在陳陽的腦上按了一把,嘴裡說道:「小不點,你真夠笨了,難道你以為師母願意這樣做?她也是被你bī的沒有法子了,我們在北京是找到不少的nv孩,但我感覺那些nv孩子你一個都看不上,你就是一個心理有疾病的傢伙,就得找到一個能管住你的nv人,你現在明白了吧……。」

「不明白」陳陽把頭一晃,說道:「總感覺怪怪的」

「有什麼好奇怪的,自己仔細想去,要我看,你和那個nv人就是對手,你們誰都不弱,說不定你們將來還真的會是一對兒呢」

陳陽擺了擺手,連聲說道:「不會的,不會的,我對她是不會有感情的。」

「一名不會動手術的醫生怎麼成為好醫生,不要以為你是一個診斷學醫生就行了,要知道你以前可是最優秀的外科醫生……,都讓那個……算了,我也不多說,總之呢,這次的事情就這樣訂下來了」陳靈說話的口ěn不容陳陽質疑,甚至於有些時候,陳靈說話要比陳陽那極品老媽好用得多。

陳陽確實無可奈何,陳靈和方怡這兩名對陳陽很重要的nv人都這樣說了,陳陽也只能接受了。

不過,慕傾怡這事情對陳陽來講並不是什麼大事,他這次回國主要目的不是為了慕傾怡,「靈靈姐,我打算去東海市,假如不是你叫我來北京的話,我可能就要去東海市了。」

「東海市?哦,你的老家。」陳靈說道。

「我大伯目前在中海市開了陳氏中醫館,我是回到中海市才得知的,還沒有去看過,我可能先讓我大伯在中海市知難而退,再去東海市直接見我的……我的爺爺,陳氏中醫現在到了改革的時候,假如他們還是固執己見,我會按照我爸爸的遺願,就算讓陳氏中醫一蹶不振,也在所不辭。」

「哦」陳靈又「哦」了一聲。

「靈靈姐,你到底是和我說句話,你怎麼想的」陳陽問道。

好……。」陳靈說道。

「靈靈姐,你到底有什麼想法,倒是和我說說」陳陽又問道。

陳靈那雙俏眼看著陳陽,語氣忽然一提,說道:「你這不是廢話嗎,我把美國那邊的事情都結束了,大老遠的從美國跑回來,你以為我就是想讓陳氏中醫改一個配方……你當我是什麼不值錢的玩意嗎,小不點,我告訴你,我這次來就是為了幫師父報仇……你聽見沒有……。」

「聽到……聽到……,靈靈姐,你別揪著我耳朵,這裡人太多,別揪我耳朵……。」

陳靈鬆開揪著陳陽耳朵的手,又坐回了她的座位,又變得很淑nv起來。

陳陽著被陳靈揪紅的耳朵,嘴裡抱怨道:「靈靈姐,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你就不擔心你把些帥哥都給嚇跑了。」

「小不點,你少教訓我……說正事,再過三天,我在北京這邊的事情就處理完了,岳總理的病我只能控制,針灸不是靈丹妙什麼都能治,我結束完這邊事情之後,就去中海市,你不是說你大伯在中海市開醫館嗎,那好,我就去踢場子。」

「這可是現代社會,哪裡還流行踢場子的,你真是在美國待壞了。」陳陽說道。

「你說什麼?」陳靈的臉è一沉,「小不點,你躲了幾年的事情我就不說你了,你也不看看陳家的人都對我師父做過什麼,你能忍下這口氣我可忍不下去……。」

「靈靈姐,我知道錯了,先用餐……。」

陳陽手裡拿著刀叉招呼著陳靈用餐,陳靈也清楚,想要讓陳陽和她一樣對陳家痛下狠手,那還是有些為難陳陽,畢竟陳陽和陳家有著血緣的關係。這也是為什麼陳靈一定要到中海市的緣故,她要為師父報仇。

陳陽剛剛吃了一小塊牛排,杜萌就打電話過來,「陳先生,老闆讓我通知你,本周三晚上五點,她會接你,你要是沒合適的西裝,我現在可以為你準備。」

「讓她親口跟我說……我向來不喜歡b下面的小嘍啰,我歷來都是和b直接對話。」陳陽這句話讓杜萌有些意外,想不到陳陽還很有脾氣,杜萌稍微一停頓,就聽到陳陽說道:「在簽訂那份合約之後,她現在名義上是我老婆,假如她不擔心他們慕家名譽掃地的話,那就由著她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