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歐陽玄將脖子一扭,剛剛好躲過了梓榮這一拳,感受著他拳頭上的靈力波動。

「居然土屬性靈力么。」,他皺了皺眉,感受到梓榮的靈力屬性后,歐陽玄時刻的保持著注意力,擔心他動手偷襲。

土屬性靈力防禦力較高,而且只要在大地上,就隨時可以藉助大地的力量,輔助進行攻擊,更是有一些專門需要在土地上使用的靈技,那攻擊力,也是不能小瞧,屬於比較難纏的屬性了。

「而且還是靈衛境大成,恐怕即將破境,還好我沒有猶豫,而是直接來找他,晚了,可能他就是靈將境,到時候可就遭了。」,心中的念頭流轉,歐陽玄立刻就判斷出他的靈力等階。

梓榮見一拳未中,並未收手,而是改為橫劈,向著歐陽玄的腦袋用力劈去。「哼,去死吧!」

「啪!」

感受到拳頭接近,歐陽玄頭都沒回,抬起左手,將梓榮的左手抓住,並將他攻擊的力道盡數化解,同時抬頭,在梓榮驚恐的目光中,暗影拳揮出,梓榮應聲倒飛而出。

砰!!

噗!!!

撞擊在身後的開鑿出來的山壁上,梓榮吐了一口鮮血,就在歐陽玄接住自己的手,並且盡數化解自己的靈力的時候,他的心中已經暗道不好,因為他從那個時候就知道,這個看著年齡不大,面相還有一些憨厚的傢伙,他的修為比自己要高得多!也許是靈將境,也許是更高級的境界!

心中驚恐令他的反應也慢了一拍,直到歐陽玄用出暗影拳的時候,他再想躲避,已經是來不及,或者說,根本不可能躲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打的倒飛而出。

「不可能!!」,梓榮的的心裡大聲的吼叫著,他不相信會這麼巧,有這樣的強者為那些在他眼裡與螻蟻差不多的人出頭。

但是眼前得事實,和自己的鮮血,都刺激著他的感官。

「為什麼會這樣!」,梓榮快速的爬了起來,顧不上感受疼痛,生怕歐陽玄抓住他的空隙,對他動手。

「我知道了!」,梓榮突然想起那個唐寧每一次安慰普通民眾的方式,就是貼一張告示,所謂的招募強者剿滅劫匪,實際上確實沒有任何好處的告示,「一定是他,該死的,早就叫他不要用那個辦法!這個該死的老狗!」

唐寧要是知道他這麼想,一定會氣的死而復活,跟他理論,畢竟他可是已經因為與梓榮同謀,被歐陽明先送去懺悔了。

但是眼下已經不可能再去找那個老狗算賬,要先處理好眼前得危機。「既然你不給我活路,我就要自己爭取!」

歐陽玄看梓榮吐了一口鮮血,又站了起來,就衝上去,一個側身,用力踢出,其上蘊含著恐怖的靈力波動,顯然是打算這一擊將他置於死地!

梓榮怎麼可能讓他得手,就在歐陽玄以為他已經是待宰的羔羊的時候,梓榮的手上出現了一把刀,土黃色的刀身,上面有著三個鐵環,鋒利的刀刃,刀背的尖端還有一段鋸口,泛著絲絲寒光。橫過刀身,用兩手架住歐陽玄側踢而來的攻擊,竟然將歐陽玄給頂回原地。

「竟然也有武器!」,歐陽玄心中一驚,「既然有,剛才不拿出來,看來是打算用來偷襲了…」他的心中也不敢大意,連忙將自己的長劍也握在了手中。

「說吧,你是誰。」,梓榮拿著自己大刀,「你是我得到這把刀來,第一個逼得我用出它的人。」

這把刀是梓榮一次劫掠一個強大的商隊而來,當初他也廢了很大的功夫,甚至差點付出自己的生命,好在最後贏了,看到這把刀與自己十分契合,便將之留了下來,偶然發現刀里還有一個刀技!這也是他能受到手下劫匪尊重的原因,實力強大!

「我是誰?」,歐陽玄冷笑:「我是來殺你的人!」

歐陽玄可不管他怎麼來的刀,提劍而上,直接就是劈砍而去,在長劍內注入了光屬性靈力,用光刃為自己開路!

「呵…」,梓榮看著歐陽明沖了過來,心中發狠,立刻運用起刀技,「裂地斬!」

「小心!」,聽到他喊出裂地斬,歐陽玄已經減慢了速度,影的聲音傳來,也讓他提高了警惕。

樓乙 只見梓榮一刀劈向地面,地面上立刻接連不斷的冒出一根根的地刺,直向著歐陽玄而去。

腳尖點地,連續退出數步距離,歐陽玄才離開了那突然冒出的地刺的範圍,但是感受著剛才的危機,卻仍然心有餘悸,「可惡,大意了。」

「你這一大意不要緊,我差點就跟你一起到地底下了。」,影翻了個白眼,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知道自己的大意,歐陽玄的心中暗暗後悔,好在沒有釀成很嚴重的事情,當下心中也是不敢有絲毫放鬆。

此時的梓榮也不好受,這一擊裂地斬,所需要的靈力十分龐大,以他現在才三十九級的靈力來說,最多只能用四次,可是眼下已經用了一次,卻沒有給對方造成什麼傷勢,而且恐怕也已經讓對方警覺起來了,已經起不到什麼好的效果。

「可惡,真是難纏…」

梓榮心中暗罵,腳下卻是不停,一部跨出,趁著歐陽玄後退的步伐還沒有停穩,向著歐陽玄提刀而上,「吃我一刀!」

歐陽玄一抬頭,看到梓榮提刀而來,心中不敢大意,連忙舉起自己的長劍,與梓榮的刀碰撞在一起。二人動用刀劍互相試探,在月光之下,閃爍著刀光劍影。

鏗鏘!

再一次將梓榮的大刀用長劍挑開,歐陽玄倒退而出,他明白,時間拖得越久,對這個梓榮就越是有利,也是不再遲疑,「看來不能留手了,晚了恐生變故。」 歐陽玄手握長劍,斜指地面,左手捏起劍指,摩挲過劍尖,眼中突然精光一閃,對著梓榮一劍刺去。

「哼,裝腔作勢!」,梓榮冷哼一聲,將大刀橫在胸前,將歐陽玄的這一刺給擋住。

叮!!

刀劍互相碰撞,由於歐陽玄的修為比他要高,梓榮吃力之下,連續後退幾部,但是手上卻是不停,反手一個上劈,同時又用出裂地斬,想要讓歐陽玄負傷!

「哼,等的就是你這一招!」

歐陽玄見地刺不斷的向自己而來,腳下一晃,施展流光步法,將之避過,繞到梓榮身側,再一次用出暗影拳。

「不好!!」

梓榮心中一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歐陽玄還會有步法類的靈技,來不及細想,只能耗費大量的靈力,進行防禦。

砰!!

在韓國 嗤………

梓榮受到歐陽玄的攻擊,橫飛而出,在地上擦出兩米長的土坑,手上的大刀更是被其丟到了一邊,此時也是身體難受,內心恐懼。

歐陽玄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而是乘勝追擊,一步跨出,現在梓榮身邊,同時長劍直至梓榮的咽喉要害!

「不要!!」,梓榮的瞳孔收縮,尖叫著向歐陽玄求饒,「不要!不要殺我!」

「那些商隊的人也這麼求過你吧?」,歐陽玄聽到他的求饒聲,想起了那土坑裡堆積如山的屍體和那些死去的孩子驚恐的面容,「那你有沒有給過他們活下去的機會呢…」

「別殺我!別殺我!」,梓榮似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只要你不殺我,我把錢都給你,還有那把武器,你拿去!都拿去!只要你不殺我!」

「還有!還有那個日初城的狗官!」,梓榮見到自己大勢已去,便是打算全盤托出:「是他!是他提供給我那些商隊的消息的,你要去找他,他那裡還有更多的錢。」

看著歐陽玄眼裡越來越森然的殺氣,他自己是屎尿橫流,錢算什麼,寶貝算什麼,什麼都沒有命重要。

只可惜,歐陽玄不是那種愛錢如命的人,更何況他也不缺錢,「你說的那個狗官,已經先你一步去向他們懺悔了,至於你,也馬上了!」

「什麼……你是說,他已經……!」,梓榮獃獃的聽著歐陽玄告訴他的事實,眼神變得一片死灰,他原本還想讓歐陽玄去找那個狗官,然後自己逃脫,看來自己今天是真的要栽了。

「哼…」,歐陽玄趁著梓榮失神的功夫,一腳踢出,將他的氣海踢廢。

梓榮只感受到眼前的一花,隨後在他的耳朵里聽到一聲轟的一聲巨響,他的氣海彷彿出現了一個大洞,他所有的修為都流逝一空,身體上的痛苦,與心靈上的壓力之下,居然暈了過去。

歐陽玄本想直接送他去跟那個狗官團聚,可是想到房間里的兩個女孩子,他並沒有直接這麼做,而是想交給她們處理,為了免除危險,這才將梓榮的氣海踢廢。

歐陽玄將昏迷不醒的梓榮一腳踢到房間里,那兩個女孩子還以為梓榮又進來了,嚇得互相抱在一起。

「放心吧,他暈過去了,而且氣海已經被我踢廢了,沒有什麼能力傷害你們了。」,歐陽玄紅著臉安慰道,隨後又拿出幾件自己的衣服:「先湊合著穿吧…」

「該去解決那些小嘍嘍了…」

兩個女孩看著歐陽玄留下的衣服,再看看倒在地上的梓榮,抱在一起哭了起來,「我們得救了…」

歐陽玄聽到房間里的哭聲,搖了搖頭,不再停留,下山將那些小嘍嘍這一個個的送到地下去,好在全都喝醉了,竟然沒有一個人反抗。

原先生,寵我! 「嗯,都完成了。」歐陽玄點點頭。

「你是笨蛋嗎?肯定有更多的人被關起來,你不留一個,怎麼救他們?靠你找到什麼時候?」影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額…」歐陽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居然把這件事給忘了!

就在歐陽玄苦惱的時候,一個劫匪嘍嘍走了出來,還一邊提著褲腰帶子,顯然剛才是去方便了。

「嘿嘿,還有一個…」,歐陽玄走了過去,一看,竟然是給自己指路的那個劫匪。

「兄弟…嗝,你…怎麼在這兒?」,那個劫匪顯然醉的不輕,嘴裡還在念念叨叨的問著歐陽玄。

「有件事要你幫忙…」,歐陽玄將手中的長劍靠上了劫匪的脖子。

感受到脖子上的涼意,與劍刃的鋒銳,那個劫匪彷彿清醒了幾分,「來人吶!來人!有刺客啊!來人吶。」

「你叫吧,你要是能把他們叫起來,我都要嚇哭了。」

劫匪心中一驚,頓時知道,自己往日那些稱兄道弟的同夥已經死了,「大…大俠,你有什麼吩咐。」

「帶我去找那些被你們關起來的俘虜。」

「是是是,馬上…馬上!」

半晌,歐陽玄跟著那個劫匪,來到了一個隱藏的很深的地牢,地牢里的環境十分不好,時不時的跑過兩隻老鼠。

聽到有人進來,裡面傳來一陣哭聲,

「放了我們吧!」

「行行好,放了我們吧!」

歐陽玄聽著這些人近乎絕望的哭聲,心中一揪。

「你的任務結束了…」,將那個劫匪送去與他的同夥們團圓,歐陽玄才向著裡面說到:「劫匪頭目已經死了,你們安全了…隨我出去吧…」

等他的話說了半晌,才有一個婦女從裡面慢慢的走了出來,看到門口站著的歐陽玄,和他身旁已經死絕的劫匪,對著裡面大喊:「真的!真的死了,安全了!我們安全了!」

歐陽玄看著他們欣喜若狂的樣子,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房間里的兩個女孩子換好歐陽玄給她們的衣服,但是由於之前梓榮給他們造成的陰影,還是完全不敢動彈,依然抱在一起,互相尋求著安全感。

歐陽玄帶著那些俘虜,來到了梓榮的房內,那兩個女孩這才向著他身後的那些婦女跑去,擁抱在一起,訴說著剛才的恐懼。

此時梓榮剛好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感受著空無一物的氣海,頓時眼淚就要嘩嘩的留下來,「我好不容易修鍊出來的靈力啊…」

「哼!」,歐陽玄看見梓榮醒了過來,冷哼一聲,「這個梓榮現在已經廢了,隨你們怎麼處置,我在旁邊保證你們安全。」

隨著歐陽玄一聲令下,他身後的那些婦女安慰完兩個女孩子,都走上前來。

「你們…你們要幹什麼!」

「惡棍,你也有今天!」

「我…我可是山大王!你們小心我對你們…」

他剛想說,小心我對你們不客氣,就有一個婦女,舉起了拳頭,向他的臉砸去,似乎是為了發泄心中的怨氣。

這還沒有結束,後面的人也不甘示弱,那兩個女孩子也從驚恐中恢復了過來。

「我相信,在我們之前肯定還有更多和我們一樣的同齡人慘遭他的毒手!」,年齡較大的女孩說著,看了一眼歐陽玄,歐陽玄那莊重的樣子,讓她的心頭,如同小鹿亂撞,但是一想自己的身份,又自卑的低下了頭。

另一個少女拉著她的手,二人一起走了過去,又請了一個婦女幫忙,將梓榮丟在地上的大刀一起抬到梓榮的胯下,重重的劈了下去。

「啊!!」

梓榮發出一聲極度痛苦又不甘的慘叫聲,又一次昏迷了過去。

「真狠啊…」,在歐陽玄精神河流內的影擦了擦額頭上不存在的汗…

別說是他,就是歐陽玄,也是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跨下發涼。

「…真可怕…惹不起…」 待得那些婦女打完,消了怨氣,歐陽玄才重新看見了已經被打的不成人樣的梓榮。

「嘖嘖嘖…」

看著慘叫著昏厥的梓榮,他忍不住搖了搖頭,心中沒有哪怕一點點的可憐,「這梓榮作惡多端,如今這個下場也是自作自受。」

「嘿嘿嘿,看來這個梓榮以後是做不成男人了…」,影不懷好意的笑著,「你乾脆別讓他做人了,超度了他,也省的他痛苦,嘿嘿嘿。」

「說的也是…」

彎腰,那把土黃色的大刀拿起,歐陽玄對著梓榮的脖子抹去,「我就幫你一次…」

「啊!」,雖然心中十分痛恨,但是真的看到梓榮被殺,那些婦女和少女卻也是不願直視,尖叫著捂住自己的眼睛。

感受著梓榮已經沒有了氣息,歐陽玄將他手上的儲物戒指摘了下來,精神力往裡面一探,「好傢夥,寶貝還不少,金幣也挺多的,如果不是看到了那些慘死的幼童,這些錢和寶物,倒是能買他一條命。」

歐陽玄不知道的是,還有更多的錢和寶物都被他給揮霍了,再分了一半給那個狗官,否則,以梓榮佔山當劫匪這麼多年,而且還有那個狗官提供消息,所得到的只會比這個更多。

「不過你既然死了,那我就把這些都替你分了!」歐陽玄決定好好的收刮一下,順便安排了那些被擄來的婦女和少女去山下,找一些吃的補充體力。

「對了,不是還有個箱子沒看嗎!看看去。」,影出聲提醒道。

「床頭的箱子嗎?」

「嗯…」

那個箱子是梓榮第一天來當劫匪的時候,從別人手裡搶到的第一件東西,他倒是覺得十分有紀念意義,所以保留了下來,平日里用來放一些雜物,和不知道幹什麼用的東西。

「這都什麼東西?」

箱子沒有上鎖,歐陽玄很輕易的就打開了箱子,裡面放著一些梓榮的衣物,歐陽玄還從裡面找出了一根皮鞭和一根沒點完的蠟燭,還有一根紅繩,和一雙襪子。

那襪子好像是從來沒洗過,散發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臭味。

「真噁心…」歐陽玄捏著鼻子,將之丟了出去。

「嘿嘿嘿嘿。」,影顯然是知道那些東西的運用,一邊壞笑著,一邊說到:「沒想到這梓榮口味還挺重,嘿嘿嘿。」

「廢話,他口味不重,能對那些女童下手嗎。」,歐陽玄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調侃影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嗯?」,突然歐陽玄在箱子的一個角落裡看到了一個揉在一團的東西,而且那個東西他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是…?」,歐陽玄將它拿了起來,平鋪而開,頓時驚訝道:「是另一塊地圖!」

歐陽玄連忙將自己上次在金煌拍賣場拍得的地圖拿出來做對比,質感竟然完全一樣。

「這張地圖…應該是第四張殘片。」,影摸了摸下巴,說到。

「第四張?」,歐陽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關於地圖的事情,他完全是不知情的,他不知道這張地圖到底是什麼東西,有什麼作用,只是上次在拍賣場聽了影的話,將它拍了下來,但是影卻至今不告訴他地圖到底是用來幹嘛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