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8 日

此刻,陳松都有些麻木了,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現在他整個腦子裏還是迷糊狀態。

特么,還以為要有一場血戰,都有可能犧牲幾個人,結果剛才的戰鬥,從開始到結束,才多久就要結束了?

都不到15分鐘,怎麼說,無法形容啊,太快了,太順利,不太真實了,簡直是看電影大片一樣,真不可思議。

可不是?陳凌這些人從沖入大門,到遞進突擊,再把貝爾所有手下幹掉,這一連串的行動,幾乎一絲停頓都沒有,直接就殺了進來,任何動作幾乎都是約定好的,都有種水到渠成的感覺。

這樣的配合,看起來就好像經歷無數次一樣,非常的順暢,而且一點破綻都沒有。

別說是貝爾一百多名精銳,就是再加幾百人,估計都不是陳凌這些人的對手。

陳凌這個傢伙在這段時間裏,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這麼厲害的手下?不,他為什麼會有這麼厲害的指揮能力?

陳松木木地看着陳凌,滿腦子都是黑人問號,似乎都沒有認識過陳凌一樣,看着他就好像看着一個戰場上指揮老練的老將軍。

沒錯就是老將軍,那氣場和神情就是那樣的感覺。

陳松想到這,腦海里閃過陳凌之前給他看過的五星絕密證件,才有點釋懷了,看來這個傢伙的身份已經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

也難怪啊,他手下有這麼恐怖的兵,他的實力肯定更加恐怖。

說實話,自己要是與這些人對抗,根本就支撐不了三秒,不,一秒都剛不行。

因為這些人的槍法、射速、實力都超過自己太多了,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國內的特種兵,都這麼恐怖了嗎?

可惜啊,當時因為身體的原因當不了特種兵,不然,自己是不是也有他們一半的水平了?

陳松本來對自己現在職位都很是滿足了,曾經還當着陳凌的面說過,自己的身份已經很高了,但一直到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在陳凌面前就是一個渣渣,根本無法比。

原來人家是低調啊!

過了良久,陳松才收起情緒,開始通知嘎子。

電話接通時,陳松平靜地道:「嘎子,過來接收這裏的宮殿吧,戰鬥結束了。」

「什麼戰鬥結束了?!」

電話那頭,張威聽到陳松的話,反口大吼起來,怎麼也不敢接受這樣的事實。

在他的眼裏,貝爾是非常厲害的角色,這裏一般的部隊都不敢招惹他們,而修羅他們過去才多久?半個小時不到,就收拾完貝爾的宮殿?

老子沒有在做夢吧?

張威根本不敢相信修羅他們已經打下了老虎貝爾的宮殿,繼續追問道:「陳松你不會糊我吧。」

陳松聽到張威的話,一臉苦笑,不敢相信是吧,哎,這怪不得他,事實確實有點不好接受,真的就像做夢的一樣。

愣了下,陳松重重道:「趕緊過來,那麼多廢話幹什麼,讓你過來就過來,這裏的宮殿都是你的了。」

「你小子都在金城混這麼久了,都把握不住這裏的勢力,真是弱雞。」

7017k 「哈哈……」紫天仰天大笑,見天道誓言成立化作血光隱入三人天門之中,「林天成,記住了,我等你三天,三天後我在冥界取你性命!屆時我必定踏平你們人境為你送行!我們走!」

林天成已經立下天道誓言,他也不擔心林天成敢毀約,到時候天道懲罰必然會叫他灰飛煙滅,結果都是一樣,所以他放心的帶人離開返回了冥界。

虛空之上,界域之門緩緩消失,林天成本身也有天珠,隨時都能打通界域之門,所以他也不擔心林天成會找不到入口。

看着紫天他們離去的背影,天魔等人站在林天成的身邊,眉頭緊鎖,「這個紫天比武冥王都囂張!看樣子是有十足的信心!」

林天成淡笑的點點頭,「我知道,不然他也不敢帶人闖入人境和我約戰!」

無念也是唉聲嘆氣,「院長,你糊塗啊,你不該答應他的約戰的,我們完全可以聚集人境所有勢力和他們血戰到底,我就不信咱們人族會鬥不過他們一群亡魂轉身之人。」

林天成搖了搖頭,長嘆口氣,「不行了,經之前數戰,無數的仙門都已經傷及根基,就像是之前上台的五行宗,他們門內之前也有一位無敵境初階的強者,結果也隕落在了冥界入侵的那場大戰之中!」

「現在的人族已經經不起任何風雨了,放心吧……我沒事的,我已經騙他們和我立下天道誓言,即便是他們有什麼陰謀手段也無法在我身上施展,只要我能擊殺了他們,勝利必將屬於我們!」

聽到這裏,無念無奈的搖頭,他清楚這樣的難度究竟有多大,想要擊殺兩位冥王,而且是在冥界!

但是,此刻除了相信林天成之外,他們沒有更好的辦法,誰讓唯有林天成方能與之冥王境的強者一戰呢。

林天成深吸一口氣,微微吐出口氣道,「你們放心吧,我的對手很可能不是紫天!我還是有點勝算的!」

「什麼?」無念等人紛紛詫異的看向林天成,不解的問道,「怎麼可能,他都立下天道誓言了,要是他不出戰,最後死的一定是他啊!」

林天成輕笑道,「別忘記了,還有一個人立下了天道誓言,只要她出戰,結果也是一樣,或許……他們會選擇車輪戰,但是絕對不會是紫天打頭陣,只要不是他打頭陣,我就有希望斬了他!」

聽到這裏,眾人都是一臉的不解,不清楚林天成的信心來源於哪裏,林天成也沒有解釋。

只有他自己清楚,紫天此人看似莽撞,實則心細如髮,他要是沒有看錯,空冥王應該已經受制於他了,否則不可能全程都如同手下一般跟在他的身邊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

而只要這二人之間有間隙,自己說不定就能從這方面下手做文章,讓二人內訌,最好的話就是將空冥王拉攏,到時候有這麼一個超級核電站在,還用怕他紫天?

當然,這一切都建立在三天後,自己是否能和空冥王達成某種協議,否則……三日後很可能是自己的忌日。

紫天冥王等人走了,但是卻帶不走眾人心中的陰霾。

「可惡,實在是欺人太甚,竟然敢直接闖入咱們人境要挾,這口氣我實在是咽不下去,諸位,大不了咱就和他們拼了!」

「唉……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先看三日後,林院長和那紫天之間誰勝誰負吧!」

天魔和靈月對視一眼,旋即紛紛點頭斬了出來,抬手示意四下安靜。

「諸位,先安靜一下,我神魔殿和萬仙盟一致決定,從今日起,奉道法院為聖院,反是我們宗門弟子,想要晉陞核心層必須在道法院進修百年方可回歸擔任!」

無念也在二人的推搡下站了出來,看着林天成,眼中閃過一抹激動,又痛心的神色。

「自今日起,道法院除名,正式更名道法聖院!」

無念乃是代理掌門,按理說是沒有這個許可權的,然而林天成為了當甩手掌柜,卻賦予了他足夠的權威,即便是現在道院更名,他也是才知曉,愣了愣旋即笑着拍手鼓掌。

其他人見狀紛紛響起雷鳴般的掌聲祝賀,當然也有人不忿。

道法院眼看就要黃了,結果起死回生不說,威望直接到達了史無前例的高度。

如今,更是更名道法聖院,甚至讓天河大陸兩家數一數二的仙門奉之為聖院,重視的程度更是史無前例!

「道法院成為聖院實至名歸,有林天成這麼一位聖人之姿的院長,稱之為聖院不為過!」

「沒錯,咱們九重天要是真的能出聖人,那除了林院長我不做第二人想!」

「林院長大義啊……只是……唉!」

擊殺冥王,拯救蒼生於水火,看似輕飄飄的一句話,實則有多難只有自己知道。

兩位冥王境的強者有多難纏,在冥界那樣的環境下有多兇險,這其中的事情在場的強者都清楚,可以說他們自認自己沒有這個本事。

然而,林天成卻站出來接下了這致命的邀約,並且還在寬慰他人。

林天成的自信,在外人看來就是為了不讓其他人跟着操心強裝出來的。

鳳儀掌門走到林天成的面前,「恭喜林院長,道法院在你的手中真是如日中天,可喜可賀!」

林天成微微一笑,「都是大家抬愛,當不得真!」

鳳儀莞爾一笑,但隨後又轉身道,「鳳儀仙門,自今日起奉道法聖院為尊,天地同鑒!」

此話一出,四方再次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林天成則是苦笑,「鳳儀掌門,這是何必!一旦我真的出不來,你這麼做相當於是引火燒身!」

鳳儀也是笑了笑,「你也說了萬一,那萬一你活着出來了呢?那我是不是賺大了,報了個大腿!」

林天成失笑,沒有多說什麼,對方的情意悄然放在了心中。

也正是因為有這些值得他守護的人在,他才有動力和紫天冥王決一神識,為了人族永不後退! 警報聲大作。

劉麒麟同樣倒在了血泊中,一動不動。

聽到這急促的聲音在整棟樓高聲鳴叫,乾瘦男子頓時有些著急的沖高個子壯漢喊道:「還有多久?」

「要一點時間!」

高個子壯漢頓時額頭冒汗:「我不喜歡這個聲音!它在干擾我的注意力!」

「你快一點,我去攔住那些人類!」

乾瘦男子身形一閃,便衝到了外面!

很快,外面便傳來了一陣陣鋼鐵相接觸的聲音…從外面的動靜來看,應該是駐守在附近的獵人們趕了過來,並且與乾瘦男子打上了。

趁著這個機會,高個子壯漢將注意力集中在陣法上,更快的激發了魔力水晶中的魔力。

大量的魔力頓時涌了出來!

他身下的陣法光芒也是越來越盛…

而在乾瘦男子離開后,劉麒麟的眼睛便睜開了,他小心翼翼的看著四周,在確定乾瘦男子已經出去了之後,立刻就爬了起來,並且沖向樓梯口…

「媽蛋!不就是遲到了半個小時嗎?為啥要讓我遇到這種事兒!」

劉麒麟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胸前的一個水晶吊墜…這是他偶然間得到的,一個能夠保命的玩意兒!之前在各種任務當中,救過他不少次,一直被他當成一個寶貝!

這個東西在觸發之後,可以一定程度的干擾到周圍生命體的精神,干擾的強度隨對方的實力不同而變化。

如果是一個普通人,站在劉麒麟面前,如果結結實實的吃了一記精神干擾的話,至少會陷入十多秒的混亂。

但剛才的那個乾瘦男子,在受到精神干擾后,僅僅只是眼睛一晃就恢復了正常,足以說明對方的強大…

當然,也有可能是劉麒麟本身的強度太低了。

不過,也正是那一瞬間的機會,讓劉麒麟躲過了致命傷!

現在他的背後僅僅只是有一道刀痕,血流了不少,但目前並不致命!

背後傳來的疼痛讓他直跳腳!

在脫離獵人的前線,轉為當守門人員后,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受過這樣的傷了!

「該死該死該死!」

劉麒麟一邊罵罵咧咧的朝著樓梯口跑去:「這些傢伙是從哪兒來的?移動速度這麼快,為什麼連一點魔力波動都沒有?」

不過,他的腳步在剛剛踏到樓梯口時,卻是下意識的朝著敵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此時此刻,乾瘦男子依舊在跟獵人們對拼,外面傳來的呼喊聲連綿不絕,看樣子可能是被拖住了。

高個子壯漢依舊在聚精會神的處理這面前的陣法,看著陣法逐漸涌動的魔力波動,好奇又一次湧上了劉麒麟的心頭…

不得不說,他雖然怕死,但也喜歡作死!

高個子壯漢身下的法陣肯定是個不得了的東西,否則也不會需要蓄力那麼長時間了。

「如果我能把他打斷的話…」

這說不定是一個功勞啊!

劉麒麟的心思立刻開始活躍了起來!

自己撞破了敵人盜取魔力生物的計劃!還及時的觸發了警報!這已經可以算是大功一件了!

要是自己能再打斷敵人這不得了的法陣,那功績和獎金,說不定能讓自己下輩子不用工作都吃穿不愁!

悸動…

讓劉麒麟的腳步停了下來,停在了樓梯口…

看著高個子壯漢聚精會神的模樣,劉麒麟咬了咬牙!

「富貴險中求!」

劉麒麟在稍稍猶豫了一下后,便朝著高個子壯漢走過去…

高個子壯漢閉著眼,全心全意的操作著魔力水晶,將魔力水晶中的魔力全部注入到陣法當中。

在感受到陣法當中的魔力波動越來越劇烈,高個子壯漢也是越來越安心。

但在幾秒鐘后…

他在睜眼看向前方的瞬間,一下子愣住了。

一個中年男子正鬼鬼祟祟的貼牆站著!滿臉的緊張…

而中年男子在看到高個子壯漢看向他的瞬間,笑著打了聲招呼:「晚上好~」

「???」

高個子壯漢在愣神的瞬間,頓時只感覺一股劇烈的精神波動落在了他的頭上!

他與陣法之間的聯繫!斷開了!

陣法的魔力波動在失去了控制后,立刻暴走!

高個子壯漢的精神力量顯然不如乾瘦男子,他足足停頓了兩秒鐘后,這才晃了晃腦袋恢復了過來。

在恢復過來以後,他第一時間便感受到了暴走的魔力,立刻想要接管控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