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此外,與夏新竹的會面,也讓于飛知曉了雲城眼下的形勢,明晚如無意外就將再次進入葬龍絕地,留給於飛的時間僅剩下一天而已。

于飛驅車趕回鴻雁大廈,並聯繫上了秋鐵心,讓她也趕過來一聚。

下午兩點二十分,鴻雁大廈的會議室里,秋鐵心與羅芸初次見面,就感應到了彼此身上那相似的氣息,這是修鍊百花聖心訣的特殊感應,有著莫名的親切。

這一次的會議,召集了于飛身邊所有重要人員。

羅西、羅芸、陳婉霞、趙雲妃、宋曉月、秋鐵心、卓華、小和尚、明傑都一同出席。

「今天這個會議,首先是讓大家彼此熟悉一下,你們都是我身邊最好的朋友與最親的人,一旦有事情發生,可相互支持。我上午剛得到消息,明晚就會再入葬龍絕地,所以有些事情需要安排與商議。」

這個消息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于飛明晚就要離去,這也太快了一些。

「這一次再入葬龍絕地,你打算帶哪些人去?」

于飛沉吟道:「葬龍絕地乃大凶之地,目前還不適合帶你們進去。眼下,各方勢力虎視眈眈,都想讓我加入他們的團隊。而跟我從裡面出來的人,也是各大勢力的目標之一。」

眼下於飛身邊就卓華與小和尚兩人,如果于飛可以自己做主的話,他肯定把他們帶在身側。

但目前于飛是身不由己,他必須為羅西、羅芸、秋鐵心等人考慮,不能私自一個人悄悄潛入葬龍絕地,否則一些勢力可能會遷怒羅門與秋鐵心。

「你打算怎樣應付眼下的形勢?」

秋鐵心看著于飛,輕輕問道。

「下午青城派與峨眉派就會趕到雲城,此次再入葬龍絕地的團隊估計有十餘個,到時候視情況而定。從正常角度分析,只要加入的團隊實力足夠強大,作為引路人最初是會受到保護的。換言之,開始是很安全的,等到了後期,我會盡量把你們找回。」

這是于飛考慮很久得出的結論,除非人不在雲城,否則根本無法迴避這個問題。

「如果明晚大批修士進入葬龍絕地,那麼雲城必將恢復平靜。在此之前,羅門最好低調一點,將事情推遲一兩日。」 【四更送到,稍後還有兩更!】

我躺下之後沒多久就睡著了。

可能是因為太累了,這一覺睡得昏天黑地,而且還做了一連串的怪夢。

夢裡,我首先夢到的人,居然是那個鐵子。

這傢伙穿了一身筆挺的軍裝,甚至還穿著皮鞋,容光煥發地走到我面前,對我嘿嘿笑了一下,那神情很是莫名。

「鬼也有好有壞,記住了,人不害鬼,鬼也不會害人的,你小子,學著點。」

鐵子對我一通莫名的傻笑之後,丟給了我一句更加莫名的話。

我本來想要追問他一句的,但是沒想到一陣雲煙飄過,我居然是回到了老家門口的那片曬穀場上了。

曬穀場上曬著穀子,太陽光照得人眼睛都張不開。

迷迷糊糊中,我看到姥爺坐在場邊的樹前下「嗒嗒」地抽著旱煙袋。

「想學嗎?」姥爺眯眼抬頭問我。

「想。」我點點頭說道。這是我和姥爺曾經的對話。夢裡,居然又再次出現了當初的片段。

「為什麼想?」姥爺繼續問我。

「因為我想幫助那些冤屈而死的人。」我脫口而出,但是同時心裡一驚。

「哈哈哈,好,好,好。」姥爺看著我微微一笑,身影一晃,居然變成了鐵子。

「既然想要幫助冤屈的人,那你現在都做了什麼?你知道她有什麼冤屈嗎?」鐵子黑著臉問我。

「誰,誰有冤屈?」我皺著眉頭,不解地看著鐵子問道。

「嘿嘿嘿嘿,」結果鐵子這混蛋居然看著我一陣冷笑,被風一吹,煙霧一樣消散了。

「神經病,」我清楚記得我當時低罵了一聲,因為我心裡對鐵子的那些話很是不屑。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轉頭的時候,身後居然站著劉小虎。

劉小虎鐵青著臉,冷冷地看著我,接著竟然是一下子撲到了我的身上,抱著我的頭就是一陣暴打,一邊打還一邊不停地罵道:「我叫你打她,我叫你打她,我叫你打她!」

「啊!」

我被劉小虎打得火大了,一聲尖叫,一把將他推開了,大喊道:「她要害你,你瘋了嗎?我是為了救你!」

「嘿嘿嘿嘿,為了救我?」

結果,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劉小虎這傢伙居然也是對我一陣莫名的冷笑,接著居然是風一吹,一陣青煙一般消散了。

「都瘋了,都瘋了,,老子是幫你們,你們他娘的居然都怨我,我升!」

我看著劉小虎消失了,心裡不覺既憤怒又煩躁,站在打穀場上,雙手一叉腰,就開始鶯起街來。

不過,就在我正在罵街的時候,卻不想突然太陽的光芒變得暗淡了下來。

那光芒越來越暗,最後,太陽居然變成了月亮。

月光清冷,四下一片灰濛濛的水霧,我居然是站在了學校後院的那間低矮的小房子上面了。

這時候,我看到院牆外面有一條小河溝。

小河溝的兩邊都長著黑勉魅的灌木。

一個小女孩,扎著兩個羊角辮,穿了一身鵝黃的衣服,斜挎著包,正怯生生地溜著學校的牆邊向前走著。

小女孩應該是剛放晚學的,可能是為了抄近路,所以就走到了後院牆下面。

「嘿嘿嘿,」

這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對著那小女孩發出了一陣低沉的冷笑。

「啊?」那小女孩似乎聽到了我的笑聲,有些下意識地向我站著的方向看來,但是卻似乎什麼都沒有看到。

不過,雖然什麼都沒有看到,但是小女孩還是本能地感到恐懼,於是一轉身,撒開腿就向前跑去了,但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她剛跑了沒兩步,居然就被荊棘絆了一下,然後就直接撲倒在了地上。

「哇,媽媽,救命啊,嗚嗚嗚、」

小女孩摔到地上之後,由於本能的恐懼,已經是嚇得腿都軟了,在地上掙扎了好幾次,居然都沒能從地上爬起來。

我看著那小女孩掙扎的樣子,不覺為她感到心急,想要把她扶起來,於是就從院牆上跳了下去。

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跳下去之後,才發現,我居然不是站在院牆外面的,而是站在院牆裡面的,最讓我驚愕的是,這時候,我居然是已經伸出了一隻手,死死地抓住了小女孩的後腿了。

那小女孩之所以一直爬不起來,原來並不是因為她腿被嚇軟了,而是因為我一直死死地抓著她的腳腕把她往後拖。

「不,不要,不要,」這時候,我不覺拚命地在心裡大叫著,想要收回我自己的手臂,但是卻發現我根本就控制不了那手臂。

這時候,我再仔細一看,卻是赫然發現那手臂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手臂,那手臂又細又白又長,根本就是一條女人的手臂。

「哇哇哇嗚嗚嗚」

就在我正在遲疑的那麼一個瞬間,我赫然發現那小女孩已然被那條手臂拖到了牆根底下了。

寵妻指南:傅太太超甜 將小女孩拖到了牆根底下之後,牆壁裡面又伸出了第二條手臂,然後兩條手臂,就這麼一起掐著小女孩的脖頸,將她提了起來。

「嗚嗚,嘶嘶,咳咳,唔」

小女孩身體懸在半空,兩條小腿拚命地踢騰著,兩隻小手拚命地扒拉著自己的脖頸,想要掙脫,但是卻壓根就是於事無補。

這時候,我居然是站在了小女孩的對面,就那麼干瞪著眼睛看著女孩。

這時候,我才發現小女孩的後背是貼著牆壁的,那牆壁裡面伸出了兩隻手臂,就那麼死死地勒著她的脖頸,隱約地,我似乎還看到小女孩腦後的牆壁裡面居然還有一個黑色的臉孔。

「不,不,不要,求求你,放了她,放了她,」我看著小女孩踢騰的幅度越來越小小臉變得蒼白一片,兩眼開始越張越大,舌頭伸到了嘴外全身都憋得發青了,不覺心裡一陣的刺痛,幾乎是發瘋一般地沖了過去想要幫女孩掰開那手臂。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這麼一衝的時候,那勒住小女孩的手臂居然是突然一松把小女孩向我的懷裡扔了過來了。

我本能地抬手去接,但是卻不想接了一個空,那女孩穿過了我的身體,直接「噗通」一聲掉進河溝裡面去了。

「我」

我大張著眼睛直愣愣地站在當地,整個人都木住了,特別是當我聽到背後那聲「噗通」聲的時候,我的感覺就像是自己最親的人掉進了水裡一般心裡感到一陣劇痛和絕望。

https://tw.95zongcai.com/zc/20115/ 這時候,我緩緩地抬頭向那牆壁看去,卻是看到牆壁上一個黑色的臉孔,正在看著我。

「嘿嘿嘿嘿——」

那該死的鬼臉,居然也給我留下了一陣嘲弄一般的冷笑。

「啊—。

這時候,我再也無法按捺心中的憤怒,一聲尖厲的大叫,接著就憤怒地衝到了那牆壁前,也不管前面那團東西到底是牆壁還是鬼臉,總之抬起雙手,就是一通瘋狂的抓撓。

「混蛋,混蛋,殺了你,殺了你!」

我瘋狂地踢打抓撓著,恨不得一下子掀翻那堵牆壁,把那鬼東西拖出來大卸八塊!

但是,就在這時,一雙手臂卻是突然抓住了我的手臂,接著我就聽到有人喊道:「方曉,方曉,你醒醒,你醒醒,你怎麼了?」

「嗯?」

聽到那聲音,我猛然睜眼醒了過來,這才發現昏黃的蠟燭燈光依舊淡淡地燃著,房間里一片清冷,我還是躺在靠近牆角的墊子上的。

此時,田先生正滿眼關切地看著我。

「做夢了么?」田先生看著我問道。

「恩,」我有些木訥地看著他點頭道。

「做了啥夢了?你知不知道你剛才說夢話的樣子很瘋狂,好像要殺人一般。」田先生看著我,有些心有餘悸地說道。

駐馬太行側 「我,真的想殺人,」我看著田先生,本能地說了一句話,接著就艱難地起身,去查看劉小虎的情況。

「嘿嘿,殺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方曉啊,我看你可能是剛才晚上出去了,有些撞上了,來,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發燒了。」田先生聽到我的話,拿著溫度計,就要過來給我量體溫。

「不用了,我很好,沒事的,」我拒絕了田先生的好意,兀自走到了劉小虎的身邊。

此時,劉小虎緊正攥著拳頭,閉著眼睛,皺著眉頭躺著,正在吊水,好像也在時不時地說胡話。

「跟你一樣,一直說胡話,模樣也挺嚇人的,牙齒都咬得咯咯響,」田先生走過來,看了看劉小虎說道。

「不過,他和你情況也不一樣,他這是真的撞上了,叫都叫不醒,就是一直高燒。」 會穿越的道觀 田先生說著話,又把溫度計塞到了劉小虎的胳肢窩下面。

「田先生,你是醫生,怎麼也信這個?」我看了看田先生問道。

「嘿,我以前是個中醫,再說了,不是你說的嘛,這學校不幹凈,我也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好啦,你看這夜色也沒多久就要天亮了,你是不是再睡一會?」田先生拍拍手,在桌邊坐下來,看著我問道。

「不了,我不睡了,我有事情要做了。」我和田先生說完,低頭又看了看劉小虎,忍不住低聲在他耳邊對他說道:「你放心,我要是不滅了那狗東西,我就不姓方!」 (一更送上,。r/>

陳婉霞此言得到了羅西的肯定,他表示馬上停止一切活動,等風平浪靜之後,再繼續進行。

羅芸想到了一個問題。

「萬一你們選擇的團隊彼此敵視,在裡面廝殺起來,到時候豈不尷尬。」

「這是很容易發生,且很難避免的事情,到時候只能聽天由命,見機行事。」

于飛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可他也無法迴避這些事情的發生。

「我離開之後,會讓易晴雯幫忙留意你們的情況,必要時可以找她幫忙。雲妃與曉月要多注意安全,我會讓羅芸時常盯著你們。」

關於製藥廠的事情,于飛也在會上簡單提了幾句,然後便讓羅芸派車前往機場迎接青城派與峨眉派的高手。

小和尚與卓華留在羅門,于飛讓卓華儘快與許楓、木清雪取得聯繫,詢問他們的消息。

秋鐵心返回市局,于飛和羅芸一起前往機場,他想了解一下兩派的實力。

路上,于飛接到了易晴雯打來的電話,說雲城五大公子之一的萬金寶已經回到雲城,晚上將舉辦一個聚會,于飛也在被邀請的行列。

「都有哪些人參與?」

「基本上都是修士,大多是年輕人,時間是晚上七點,到時候你記得來接夢竹,你陪她一起去。」

「行,到時候我去接她。」

于飛掛掉電話,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易晴雯還真有把女兒嫁給自己的意思。

若是如此,于飛只要先把王夢竹搞定,然後再擺平易晴雯,就能一箭雙鵰。得到雲城這對最美的母女花,讓全城男人都嫉妒得要死。

想到這,于飛就興奮無比,這是每一個雲城男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

下午四點,青城派與峨眉派的高手搭乘同一航班來到雲城機場,剛一下飛機,秋雨、莫寒香就先後撥打了于飛手機。

這一次,羅門派出四輛商務車前來迎接,可謂準備充分絕命誘惑。

十五分鐘后。兩派高手同時出來,彼此有說有笑,一行十數人。

于飛站在出口等候,遠遠就朝秋雨揮手。

一行人中,就屬秋雨和莫寒香最是耀眼奪目。一大一小兩個美女如春花秋月,格外誘人。

看到于飛,秋雨雙眼一亮,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笑意。

莫寒香稍顯平靜,但眼底也閃過一絲異色,靜靜的凝視了于飛片刻。

距離越來越近,于飛已看清楚兩派之人。沒見到西門瑞雪的蹤影。

秋雨似乎看穿了于飛的心思,傳音道:「瑞雪在峨眉派靜修,不參與這一次的行動。」

于飛略感失落,但仔細一想也好。至少可以不用冒險。

此次,青城派與峨眉派各來了七人,除了秋雨、莫寒香外,還有之前來過雲城的張華峰、李波、龍劍南、將大川。

擁有六重天境界實力的張華峰負責峨眉派的這一次行動。龍劍南負責帶領青城派的高手再入葬龍絕地,尋找一劍傾城花夢舞。

因為雙方認識。簡單客套了幾句后,于飛便把兩派的高手帶往停車場,還把身邊的羅芸介紹給大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