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此時的那座山峰之上,同樣是有著一些雄渾的靈力波動席捲開來,想來已經有一些頂尖實力的弟子,衝進了黑魔山的內圍區域,並且正對著那高聳入雲的峰頂衝擊而去。

顯然,他們都清楚的意識到,眼下的這種場合,誰能夠率先衝上那代表著榮耀的山巔,那麼拔得頭籌的機會也不會太遠,也就意味著有機會成為這屆東瀾聖地名額選拔賽上…最耀眼的第一人。

在那雲端處,正是崖玄等三位東瀾聖地的長老凌空而立,崖玄笑眯眯的望著那巍峨的山嶽,旋即視線不著痕迹的瞟了一眼那山頂處,嘴角的笑意,愈發的濃郁。

「這些小傢伙,倒是比我預想的沖的更快啊……不過,好戲才剛剛開始啊……」

……

森林之中,一道身影迅速掠過,他的速度極快,即便仔細看去,也僅僅只能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穿梭過密林,有著樹葉波動,而人影,卻已是在那剎那間遠去……此人便是楚澤!在近日連番的實戰下,如今的他已然是成了一般人都不可小覷的對象。

這一路而來,那些原來對他眼神不善的人也是收斂了許多,中途更是遇見兩批人馬火拚,但當他們發現楚澤的行跡時,竟然全部都是停了下來,然後任由他從戰場中央穿行而過,卻是沒有一人敢對他出手……

而這結果,顯然與之前被楚澤斬殺的一道道高階妖獸有著密不可分的原因。

楚澤腳尖在一截從密林中探出來的纖細樹枝上輕輕一點,其身體,便如鷹般飛掠而出……

接下來的趕路,雖說周圍出現的弟子數量愈發稀少,但有些弟子的氣息之強,卻是連楚澤都是有些訝異,不過同樣地,那些弟子在見到楚澤時,眼中也有著濃濃的忌憚,目光接觸間,便是立即遠遠遁去,那番模樣,顯然是不打算與楚澤糾纏,兩敗俱傷對誰都沒有好處……

對此,楚澤也沒有多想,但心頭倒是清楚,越往後難度就越大,這場比試不簡單,旋即他搖搖頭,也不再理會其他,加快趕路速度。

唰!

楚澤身影猶如靈猴般敏捷地自林間穿梭而過,旋即他抬頭望向遙遠處,按照他現在的速度,或許再有半個小時左右,便是能夠抵達黑魔山頂峰了,說不定趙磊他們就在前面了……

「嗯?」

身形掠過,楚澤眼神突然一凝,身形漸緩,接著落在一顆大樹上,目光望向前方的一片空地上,那裡,血腥之氣向四周蔓延而開,地面上,躺著數具屍體,鮮血染紅了地面。

……

「你想幹嘛?!」

森林深處,一片空地上,數道狼狽的人影湊在一起,而此時他們的目光,正噙著許些驚懼的望著前方樹枝上的一名男子。

這些人,楚澤竟並不陌生,正是趙磊與林萱兒及林家其他幾人,而與他們針鋒相對的正是羅厲和徐森等人。

讓楚澤有些驚訝的是,他們一眾人竟然會落得如此狼狽的模樣,而趙磊他們雖是有一些人,但也僅此而已,並未見到林修,負責有他坐鎮,也不至於被徐森羅厲逼成這樣。

「羅厲,你別欺人太甚,你敢傷我林家人,大哥以及我林家是不會放過你們的。」安靜的密林中響起了林萱兒的憤怒呵斥之聲。

「林修?哈哈,他早被獸潮沖得不知哪去了,指不定自身都難保了。」徐森陰笑道,「你們最好給我乖乖地交出靈值牌,我們也好說好了。」

「話說得這麼滿,難道是忘了如何敗在楚澤的手上了嘛?」趙磊呵斥道。

聞言,徐森抽了抽嘴角,臉色立馬恢復正常。倒是徐森羅厲臉色微白,顯然是想到了之前楚澤的兇狠模樣。

徐森看了一眼羅厲,對於羅厲的懼怕有些不以為然,高聲道:「死鴨子嘴硬,你們仰仗的人,目前是不大可能來得了的了,林家算什麼,我靈鷲修鍊館和羅家難道還會怕你們?」

「將各個出口守好,見到林修的蹤跡立刻示警!」羅厲輕聲對身旁的人說道。

羅厲話聲一落,瞬間山林中便是掠出十數道身影向著四周爆射而去,顯然這些全是羅家的參賽武者。

「嗖」

就在徐森向林萱兒等人走去的時候,一道清晰的破空之響驟然間響起,徐森止住了前進的身形。

徐森和羅厲聞聲看向那聲音來處。那裡,一道有些消瘦的身影緩緩而出。

「抱歉,我們還是來了。」來人淡淡的聲音,在徐森的耳畔響了起來。

這隱隱有些熟悉的聲音。羅厲徐森二人先是一怔,旋即身體瞬間緊繃起來,四道眼光死死盯著著那忽然出現的三人。

「林修。」定了定眼睛,徐森望著那來人,聲音中透露著一些驚喜,因為他最擔心的就是再次碰到楚澤了,他清清嗓子,旋即道:「想不到你還真的就趕來了,還以為你隨獸潮一起走了呢!」

林修抬頭望著徐森那不屑的神情,看了一眼狼狽的林萱兒等人,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喝道:「徐森,羅厲,你們竟敢圍困我林家之人,真是好大的狗膽,羅驚雲呢,叫他出來。」

「呵呵!就憑你林修么?我大哥需要出現的時候自然會出現,識相的話交出自己的靈值牌,不然的話,一會把你們打殘,怕是有不少的妖獸會很感興趣,還是說你們想跟楚澤一樣進入妖獸的肚子里?」

徐森挑了挑眉,不屑的看著林修三人。

「靈值牌都在這裡,只要你有本事儘管拿去就是,沒本事就給我滾開。」林修從身後摸出一個包裹,攤開一看竟是金光燦燦的不下十多枚靈值牌。

「別笑話了,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忘了自己是如何敗在楚澤的手下了啊。」林修淡笑道。

「嘿嘿!我當然不是楚澤的對手,不過被黑冥角蛇王追殺,你說等待他的將是會什麼後果?倒是你們,你來了又能怎樣,橫豎也是敵不過羅驚雲的。」 聞言,林修眼中冰寒,徐森的說的不錯,一個徐森還不是他的對手,但是若有羅驚雲在的話,勝負的確不大,不過,這不是他能夠後退的理由。

「敬酒不吃!」

見到林修依然沒有退後的打算,徐森眼中,也是掠過一抹暴戾之色,旋即他手掌向一旁的羅厲示意,目光落在楚澤身上,森然道:「既然你不識時務,那也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林修的目光,同樣是鎖定著眼神陰寒的徐森,眼下場中的實力看似林家等人處於下風,但真正讓他忌憚的,也就羅驚雲而已,既然羅驚雲不在,那眼下的困局對他來說也就輕而易舉。

於此同時,羅厲也是瞬間飛身,向著林修身後的林萱兒撲去,狂暴的靈力波動從體內迸發而出,帶著異嘯之聲,轉眼間已是轟上了林修三人。

而徐森這般的聲音不禁如此,之前四周警戒的數十人竟是也從密林的四周蜂擁而來,將三人的退路盡數封死,顯然徐森是鐵了心要將他們留下。

「轟!」

見狀,林修有些愕然,左手將包裹一引,輕易避過徐森那強攻的節奏,而後腳步向後一探,卸去那旋轉的力道,刺目的黑芒瞬間瀰漫在胸口,對著徐森的腦袋便是狂轟而去。

「林家的黑罡勁,我也想見識一下!」

目光陰寒地盯著那在眼瞳中越來越大的拳影,徐森卻是紋絲不動,待得那漆黑的拳影臨近腦門的時候,方才如毒狼一般迅猛出手。

「血煞印!」

一股股狂暴的靈力在徐森的拳頭之上迅速湧現匯聚,那等靈力波動氣勢竟是不輸於林修的黑罡勁多少。

「轟!」

兩股狂躁的能量悍然相撞,下一刻,一股以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以兩人為中心,狂猛的勁風的衝擊所過之處,竟是生生的將附近的草叢連根拔起。

「轟!」

狂暴的氣勁在林修和徐森的交手中不斷迸發,二人造成的破壞,將方圓十丈內的一切物體盡數摧毀,就連那遠處的十數道人影的包圍圈也在不斷的在擴大著。

「蹬蹬蹬!」

徐森倒退數十步,方才將林修造成的氣流抵禦而去,此刻的他略顯狼狽,華麗的青色長袍早已沒有了之前的光鮮亮麗,下擺上出現了若干細密小洞,皆是被林修的勁氣所致,而他嘴角的那抹血跡顯示,他已經有些受傷。

「徐森,我倒要看看今天他羅驚雲能不能來救你!」

想到此處,林修一聲怒喝,一柄暗紅色的長槍,也是憑空顯現,手臂一抖,舞出數道行雲流水的槍花,呼吸間,便是展露出一手不錯的槍法。

手中的長槍放出數尺鋒芒,磅礴的靈力波動蕩漾而開,下一刻,宛若一條蛟龍出海,對著徐森狂奔而去。

面度這種龐大的攻擊力,徐森眼中閃過一縷驚慌,心中百轉千回,一面祈禱著羅驚雲趕快出現,一面思襯著該如何接下林修這必殺的一擊,早已瞭然接下這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額頭早已滲出冷汗,。

而就在徐森呆立間,一道聲音陡然響徹,數道目光紛紛投向聲音的來源之地,那裡一青年靜靜而立。

「林氏火槍,來得正好!」話音才落,一道勁風自遠處襲來,打散了林修的攻擊。

「羅驚雲!」

見來人輕描淡寫的將自己的必殺一擊破去,林修眼瞳一縮,隱隱有著寒意涌動,極度陰森的聲音從喉嚨中緩緩而出,沉聲喝道。

衣袖一揮,羅驚雲便是來到這片場地上。這一出場,令得方才臉色慘白的徐森頓時傲氣了起來。而看到自家大哥來的及時,羅厲更是興奮不已,眼中儘是挑釁之色。

羅驚雲環視一周,眼角隨意的挑了挑,看著林修不屑道:「林修,交出你身上的靈值牌,我可以看在林家的面子上不為難你!」

「笑話,你也太自視甚高了,區區一句話就想讓我交出靈值牌,莫要以為地靈境中期巔峰就能通天了!」

面對羅驚雲的蔑視,林修也是震怒不已,自己怎麼說也是林家的天才,有著自己的傲氣,要是隨便就把靈值牌交出去,只怕林家的臉面要給自己的丟盡了。

「對付一名地靈境初期巔峰的武者,竟然需要地靈境中期巔峰和地靈境初期巔峰的聯手,羅驚雲,還真是給你們羅家長臉啊!」

林修言辭犀利,他知道目前他們已經是陷入羅驚雲的包圍之中,如果說沒羅驚雲的存在,己方還有著不小的勝算,但是當得後者出現的時候,勝利的天平已經傾向了對方,甚至可以說是一傾到底。

「林修,你林家與我並沒有什麼恩怨糾葛,要怪的話,就怪你自己多管閑事,非要跟楚澤站在一起,他還真是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羅驚雲手中長槍一抖,天地靈力瞬間暴動,手掌一握,強橫的勁氣波動傳盪而開,看這氣勢較之林修的要強上不少。

「一派胡言,你要戰那便戰,哪來這麼多廢話!」

見到羅驚雲煞氣瀰漫,林修眼中頓時掠過一抹冰冷殺意,體內的靈力也跟著暴涌而出。

「現在的我是地靈境中期巔峰,你不過剛晉陞地靈境中期,憑你的實力還想跟我斗!」

羅驚雲輕笑道,他的雙目中,閃爍著點點瘋狂,一想到林家要是沒了此次東瀾聖地的名額,林家那幫老傢伙抓狂的模樣,他心裡就暢快不已。

「既然你不願意交出靈值牌,那我只能麻煩點自己取了。」

羅驚雲目光有些貪婪的在林修的身上掃過,道。

林修的雙眸冰冷,靜靜的盯著羅驚雲,也不說話,長槍一抖,突然有著一道道赤色的劍芒從手中的槍尖之上噴薄而出,遠遠望去如同一柄燃燒著火焰的長槍。

赤色火焰吞吐,如同跳動的精靈,漸漸圍繞在林修周身,在旋轉間,釋放著一波波駭人的強大波動。

「槍斷泰岳!」

槍芒猛吐,在四周眾人驚駭的眼神中,一陣狂傲的勁風,率先向著羅驚雲的所在之處猛攻而去。 羅驚雲一劍斬出,強烈的刺目劍芒彷彿要將整個天空撕裂,四周的空氣在呼嘯的劍芒中瞬間炸響起來,隨著空氣的爆響,地面之上露出一個個尺許左右大小的坑洞。

面對羅驚雲這種兇悍無匹的氣勢,林修眼神一縮,頭皮發麻,顯然這般的攻擊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承受範圍,但是此刻卻是不能退縮,旋即他迅速催動體內的靈力,全數注入自己的長槍之中,赤色的火焰越發炙熱,彷彿能將大地炙烤。

「給我破!」

林修一聲暴喝,下一刻,便是變得如刀鋒般凌厲,手中長槍一抖,分出數道槍影,分別刺向了羅驚雲數個要害。

「鐺鐺!」

槍芒猛吐,在四周眾人驚駭的眼神中,一陣狂傲的勁風,率先向著羅驚雲的所在之處猛攻而去。

暴怒之下,那林修終於是不再有絲毫的遲疑,手掌一揮,一道道猶如火紅的光焰,在其周圍成形,散發著極為凌厲與強橫的波動。

「嗚嗚!」

槍劍閃動,凌厲的勁風,在地面上刮出一道道深深痕迹。

林修手中的長槍宛如一條怒蟒,穿掠挑動,竟也是將那羅驚雲的攻擊接了下來,只不過,那槍劍交觸時傳來的沉重之感,依然是讓得他面色微沉。

高手交手,動靜必然十分強烈,只見二人攻守之間,帶起漫天刀槍劍影,緩緩有著一種令人窒息的波動傳出。

望著場中那兩道在交錯間帶起刺眼火花的身影,一旁的林萱兒趙磊等人面色都是有些凝重與緊張,若是林修敗了的話,那他們的眼下的局勢會十分不利!

「鐺鐺鐺!」

一槍一劍,宛如長著眼睛一般,不斷地在半空中交觸,火花四射。

「叮!」

槍劍又一次相撞,清脆之聲響起,林修借勢強勁一推,劍身一折兩段,羅驚雲見狀手掌聚氣向林修拍去,勁力反彈間,兩人都是倒退了一步。

「嗤!」

而就在身形倒退的那一霎,羅驚雲眼神便是一變,兩步急跨而出,覆手一翻,手上便是出現一柄搶,接著他手臂以一種極為迅猛的仗勢快速抖動起來。

在他這般抖動下,只見得他周身的空氣,都是在此刻呼嘯了起來,一個肉眼可見,由無數槍影所匯聚而成的槍影旋風,飛快地凝聚而出,在靈力的灌注下,一種令人心悸的波動,從中擴散而開。

「林修,能夠逼得我將羅家槍施展出來,你即便是被我殺了,那也無憾了!」羅驚雲的雙瞳冰冷,他的嘴角,沖著林修露出一抹殘酷笑容,旋即腳掌猛然一蹬,身形竟是化為了一道殘影掠出!

「羅家,三疊槍……」

望著羅驚雲這般攻勢,林家這邊,不少人都是變了臉色,林萱兒俏臉上都是有些凝重。

清楚的人都知道,羅驚雲擅長用劍,但槍法也毫不遜色,眼下這羅家槍便是他的揚名招式。

「鐺!」

就在說話的剎那,那羅驚雲手中的長槍,宛如一根風柱般,暴射而出,最後重重地砸向那不遠處同樣是將體內靈力運轉到了極限的林修的長槍之上。

清脆而響亮的聲音迅速響起,兇猛的勁風四下擴散開來,將地面上的泥土都是掀飛而起,而林修的腳步,也是蹬蹬退後了數步,然後還不待他回氣,那種強橫的壓迫再度襲來,他不得不繼續竭力相迎。

「噗!!」

狂暴的壓力,讓得林修一口鮮血噴吐而出,眼中寒星閃爍,右手拄著深深插入地面的長槍,努力不讓自己倒下。

「我看你還能撐到什麼時候!」

見到林修如此負隅頑抗,那羅驚雲眼神也是一寒,槍影速度再次暴增,竟是直接對著林修的身體怒刺過去。

「哥,快逃?!」

望著那呼嘯而來的槍芒,林萱兒不禁焦急的叫喊起來,但是呼喊並未有作用,因為此刻林修連閃躲的體力都不剩,更別說是逃了,唯有那筆直的身軀依然不屈。

「現在想逃,沒機會了!羅厲,將他們幾人也給我圍住,我要讓林家此次無一人登頂!」羅驚雲冷笑一聲,陰聲道。

然而,他的聲音剛剛落下,陡然間,一道如同滾雷般的狂笑之聲,帶著龐大的靈力波動從林間呼嘯而來,眨眼間,一道黑色身影便是出現在了林修的身側,攜起林修一躍而起,同時手臂一探,一招揮出。

「擒龍手!」

一聲清嘯,一道不輸於那槍芒的勁氣波動赫然轟出,直接是狠狠的抓向那迎面而來的槍芒。

「轟隆!」

兩股雄渾的氣勁狠狠的撞一起,令人動容的靈力波動陡然間從兩股能量爆炸的中心席捲而開,徑直掠過山壁和巨樹,向著遠方蔓延而去。

攪動的氣浪,在眾人的眼中滾滾翻騰,一時間,大樹的折斷聲,巨石的爆裂聲,夾雜在一起,旁觀的眾人眼中無不充滿震驚。

「嗖!」

兩道人影落地,一紅一黑,赤色乃是林修,而黑色卻是剛剛趕來的楚澤。

楚澤方才在黑魔山下便是聽到了林修和羅驚雲戰鬥所產生的爆炸之聲,哪裡想到,剛到這裡便是見到完全處於下風的林修,便是瞬間出手將林修從那槍芒下救了下來。

「怎麼可能!楚澤你竟然還活著?」羅驚雲面色一變,一臉難以置信的道。

「楚澤,是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