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此時那些天才中一個拿著一把山水摺扇的偏偏公子走到林風吟身邊很是客氣地行了一禮,道:「這位道友我是畫聖閣的傳人畫軒,我觀你一身讀書人氣質與我畫聖閣之人頗為相似,看來你我應當是同道中人。」

「畫老,不知你覺得如何?」

在這畫軒身旁一直跟著一位白髮蒼蒼氣質儒雅的老者一看就像那種飽讀詩書的老先生,雖然面容和善但是他的目光卻是非常銳利,林風吟感覺到那畫老在看向他時有那麼一瞬間目光如劍。

「公子,你的眼光不錯,這位的確當的起天才之稱,若是能入我畫聖閣必成一代天驕。」

「甚至可與公子並駕齊驅也說不定!」

「哈哈哈哈,畫老,既然你也是如此覺得,那這位道友我們交個朋友如何?」

林風吟打量了畫軒和畫老一眼對他們都是有些看不透,他內心知道這些突然冒出來的高手肯定都是從秘境中出來的。

「好,風吟對畫公子和畫老也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好,風吟兄真是爽快,畫老,那我們走去風吟兄那裡小酌幾杯。」

「好的,公子。」此時這畫老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他對林風吟這種知進退識大體的風度很是滿意。

在那批天才聖子中有人本來還想收服林風吟,他能在這下界突破一道極限絕對是個天才,可是見到畫軒提前一步他們也就沒有出手,因為這畫軒雖然風度翩翩但是卻是他們之中最難纏的人。

「各位道友,這京城中大多是凡人還望各位多多海涵。」

林風吟面帶笑容的話大多數聖子都沒有理,那慕容懸很是全身氣勢散發盯著林風吟道:「你說那黑龍王去哪了?」

這慕容懸的語氣無比囂張,林風吟並沒有動怒,但是在他旁邊的畫軒聖子卻是開口了,「慕容懸,風吟兄現在是我朋友,你說話客氣點!」

此時慕容懸目露寒光盯著畫軒道:「畫軒,你是要為了這個下界之人和我為敵?」

「我說了他現在是我朋友!」

慕容懸此時很想出手但是他知道這個畫軒很難纏他並沒有勝他的把握。

最後他與幾個走的比較近的聖子冷哼一聲直接離去,那樣子囂張至極。

而另外幾個聖子雖然沒有和慕容懸他們一起但是也全部離去沒有一個願意接近林風吟,在他們眼中林風吟和畫軒已經將慕容懸那幾人得罪了,與他們接近不值得。

「風吟兄,不用理他們,雖然都是聖子,但是這些狂妄粗魯之人我是不屑理會他們的。」

「走走走,我們喝酒去,不要因為這些粗魯之人壞了我們的雅興。」

「你放心,那些人雖然很狂妄但是他們內心都有自己的傲氣,一般不會對普通人出手的,他們的目標是那黑龍王。」

畫軒似乎看出了林風吟心中的一絲擔憂說道。

「目標是黑龍王嗎?」

聽到畫軒的話林風吟露出了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 「報告門主有個恐怖的強者一掌拍碎了城東一家咖啡店。」

「哦,為什麼?」

「因為那咖啡店地下隱藏了一隻磨盤大的蟑螂妖,被他一掌拍死了。」

面對這個屬下的彙報林風吟有些頭痛,揮揮手道:「去吧去吧,這些都是小事,等龍王回來了我們再處理。」

諸如此類的事情接連不斷報到林風吟這裡,那群秘境出來的聖子對許多大家都習以為常的事情都無比好奇但是一不小心又會惹出禍事,對這群人打是打不得,罵又罵不得,讓他也是頭痛不已。

……

一個月後李沐白終於將那仙氣化劍訣修鍊成功,他的第二道仙氣終於化成了仙氣飛劍,隨後又是過了三天他的第一道仙氣也被分解凝練成劍。

此刻李沐白有信心,他的仙氣飛劍絕對比青龍聖子的要強,因為他們的仙氣根基不一樣。

而且這仙氣飛劍一成李沐白就感覺到他的兩道仙氣產生了巨大變化。

這第一道精之花仙氣凝練成的仙氣飛劍竟然由之前的透明之色變成了血紅色就像是鮮血凝聚而成血劍猶如實質一般。

李沐白可以感應到這血劍對斬殺肉身氣血有極為恐怖的威力,而第二道氣之花凝練成的仙氣飛劍變成了藍金色跟他體內的能量顏色一樣,而且還是保持著氣態看起來有些虛幻,但是這道仙氣飛劍同樣對能量元氣的斬殺威力極為恐怖。

隨後李沐白又嘗試將兩道仙氣飛劍融合成一道,可是融合之後他發現雖然這仙氣飛劍可以同時對肉身和能量元氣造成巨大傷害,但是與之前比威力下降了。

那威力並沒有單獨分開時那麼極端恐怖,倒是在某些時候會有奇效。

一出關李沐白就收到了楚雨茉秘密傳來的許多消息,消息中說她們已經和哼哈二將匯合在人類某座城市中隱居起來平安無事。

同時還有許多關於突然出現的大批降臨者的消息,那白虎聖子和玄武聖子已經出現,他們還用一份遠古天庭遺迹的藏寶圖拉攏了一大批其他聖子。

而朱雀一族的聖女降臨后並沒有跟他們合作而是單獨拉攏了一批聖子聖女也成為了一方恐怖的勢力。

李沐白知道家人平安后心中最大的擔憂除去,至於那什麼白虎公聖子和玄武聖子,現在的李沐白並不放在眼中。。

而且現在李沐白已經將那青龍聖子空間石內的所有物品全部清點,也發現了一張關於遠古天庭的殘缺路線圖和一枚散發著淡淡空間波動的符籙。

「這白虎公子他們手中的遠古天庭遺迹路線圖不知道跟我手中這張一不一樣。」

「至於這張符籙散發的空間波動跟當時佛子瞬移逃跑時出現的空間波動極為相似,這應該是一枚逃命用的空間符籙,那青龍聖子當時被他精神攻擊衝垮又被自己的天龍八音反噬根本沒來得及使用,現在倒是便宜了他。」

「那些降臨者這一個月都不知道把外面搞成什麼樣子了,是該出去看看了。」

李沐白一路騰雲駕霧向京城趕去,因為楚雨茉發給他的消息中說他在京城的龍王廟也被那些聖子給拆了,就連他的龍王雕像都被懸空山的聖子慕容懸一拳轟碎。

李沐白很想去見一見這慕容懸,無緣無故拆了他的龍王廟打碎了他的龍王雕像這筆債總該跟他算一算。

而且這批降臨者內心都是桀驁看不起他們這些地球上自然進化的「土著」,他準備去打滅他們內心這種桀驁。

半天之後李沐白悠哉悠哉飛到了京城,此時的京城還是一片雪白,積雪還沒有融化。

一到京城上空李沐白就散發出了龐大無比的精神力幾個呼吸間就將京城掃了一遍。

在京城中的那些凝聚出一道仙氣的聖子就像是黑夜中一道道閃亮的明燈出現在他的精神力感應中。

突然李沐白朝著林風吟住所那邊看了幾眼,眼中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

在李沐白精神力橫掃京城時,那些秘境中降臨下來的聖子不管是在做何事全部都是心中一驚,「這股精神力好龐大!是誰如此肆無忌憚敢用精神力這樣窺探他們?」

而在他們身邊的護道者也都是神色有些意外,隨後一道道強大的精神力出現向李沐白所在的天空飛速而來。

感受到從京城中出現的七道強大的精神力李沐白也是心中一凌,這些精神力竟然每一道都不比他弱,有幾道甚至還在他之上。

但是很快李沐白就發現這些精神力雖然不比他弱,但是並沒有他的精神力凝練,而且與他相比這些精神力都缺少了蓬勃的生機並不像是年輕人,這些都是那些聖子們的神通境護道者。

李沐白龐大的精神力立刻在身外形成了一圈精神壁障阻擋那些精神力窺探同時防備他們的精神攻擊偷襲,隨後直接向龍王廟降落而下。

那七道精神力一觸碰到李沐白身邊的精神壁障后全都沒有強攻立刻縮而回,同時那些護道者臉上全部露出了震驚之色。

因為他們雖然沒有看清那人是誰,但是他們的精神力在觸碰到那精神壁障時全都聽到了龍吟聲,而且他一來到京城直接就向龍王廟降落,這肯定就是黑龍王了,沒想到他的精神力竟然這麼強可以比肩神通者。

隨後一道道身影快速動身向龍王廟衝去。

李沐白降落在龍王廟原先所在之地,這裡已經被厚實的積雪覆蓋變成了一塊空曠的平地。

李沐白伸出右手一托,磅礴的能量出現這整片龍王廟地域覆蓋幾米厚的積雪全部被凌空托起,隨後在下一瞬間全部爆碎化為漫天白色「粉末」飄散京城。

在積雪消散后露出了下方已經變成廢墟的龍王廟,李沐白手一揮大片碎石被推開,埋葬在碎石下面的石龍碎塊在他的力量下全部懸浮而起被李沐白收進了空間石中。

而此時一道道流光般的身影快速出現在龍王廟周圍一共十五道將李沐白團團圍住。 那些極速出現的身影中全部都是一老一少同時出現站在一起,就算是跟慕容懸走的比較近的幾個聖子也是相互間隔著一定距離。

這些聖子們各個內心桀驁,但是他們並不蠢,並沒有完全相信對方,就算走的比較近也是時刻在相互提防著。

李沐白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林風吟和他身邊畫軒和畫老。

此時林風吟見到這麼多聖子將李沐白包圍而且還有他們的護道者,雖然知道李沐白很強但是心中還是難免升起擔憂之心。

「龍王……」

「風吟門主不必多說我都知道了。」

「原來你就是黑龍王,果然強大。」

「在下畫聖閣畫軒,見過龍王道友。」

在林風吟身邊的畫軒看著李沐白雙目之中精光閃閃,在打量了李沐白一番后他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李沐白的虛實心中立刻一震。

內心想到,「這黑龍王的實力果然強大,竟然也是天驕人物,值得一交。」於是立刻開口客氣地跟李沐白打起了招呼。

「哦,這位朋友倒是一身好實力。」李沐白說完這話對畫軒露出了一絲笑容,他看的出林風吟和這位畫軒聖子的關係不錯。

跟畫軒聖子寒暄了幾句后李沐白立刻又開口道:「不知這裡面哪位是懸空山的慕容懸?」

此時所有人都在打量這威名赫赫的黑龍王,在這裡的所有聖子都發現這黑龍王的實力真的很強他們單獨面對都沒有把握,因為他們都看不透他。

但是對他們來說這黑龍王再強也是一個人,不可能強的過他們神通境界的護道者。

若是這黑龍王識相的話還好說,若是不識相他們不介意讓護道者出手將這黑龍王直接鎮壓。

所以這些聖子在最初的震驚之後看向李沐白的目光中還是充滿著優越感和戲謔之色。

就算你崛起了又能如何,不管這黑龍王如何驚艷都不可能敵的過他們背後宗派的底蘊,想到這在這些聖子心中的一絲絲謹慎也是消除,就連他們身邊的護道者也是這般想法。

所以在李沐白問出誰是慕容懸的時候慕容懸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有些難看,他認為這是黑龍王要找他算賬,讓他有些顏面無光。

「哼,我就是慕容懸,就是我一拳打碎了你的龍王雕像,你又能如何?」此時慕容懸臉上的戲謔之色還沒有消散,他一臉高傲地盯著李沐白說道。

「哦,原來這位仁兄就是慕容懸啊,果然是一表人才啊,只是……」

聽到李沐白前半句話時慕容懸以為這黑龍王要服軟臉上露出了笑意,但是他話只說了一半而且李沐白臉上還出現了一臉感嘆的表情。

腹黑妖孽纏上我 慕容懸立刻感到不對,而且李沐白的樣子讓慕容懸心中極度不爽,冷聲道:「可是什麼?」

李沐白看著慕容懸感嘆地搖了搖頭道:「可是你的名字取得太差,這個懸字跟你的命一樣,今天也懸嘍!」

聽到李沐白的話在這裡除了慕容懸外所有聖子都是目露精光,身形紛紛後退。

李沐白說出這句話那慕容懸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了,正好他們大戰也可以見識一下這黑龍王和慕容懸的真實實力。

那白虎聖子在他們聖子圈內發出用黑龍王的命可以交換一張遠古天庭遺迹的地圖,對這張地圖他們都是很感興趣。

而另一邊林風吟一臉苦笑對旁邊的畫軒聖子和畫老道:「龍王就是這般,快意恩仇。」

李沐白話一落,在其他聖子後退時慕容懸卻是對李沐白產生了強大的殺氣。

「你在找死!」

慕容懸一聲暴喝后立刻出手,他雙手成爪,一根根手指都在瞬間變粗變長一道道漆黑的九幽寒氣在他雙手上蒸騰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向李沐白一爪抓去。

在外圍的那些聖子此時都在觀看兩人的戰鬥,慕容懸用出這一招立刻有人認出這是懸空山的絕頂攻殺秘術九幽白骨爪,那秘術的威力極為恐怖。

在慕容懸全力出手的這一爪下就算是一座山頭都會像泡沫一般被抓碎,幾個聖子都在心中盤算就算是自己面對慕容懸這一招也要全力以赴才能擋住。

而此時慕容懸已經出手反觀李沐白卻還是絲毫沒有動作,許多聖子都在心中暗笑,這黑龍王竟然如此託大,敢這麼面對慕容懸的凌厲攻擊。

這黑龍王身為下界的進化者雖然實力不錯但是見識太過短淺,他肯定不知道他們這些遠古門派聖子的恐怖實力。

在這一招下他就會骨斷經折被慕容懸碾壓,甚至許多聖子內心中已經想象出了這一幕。

但是真實出現的畫面卻是讓他們大驚失色,因為在慕容懸的九幽白骨爪即將抓在李沐白身上時李沐白竟然以他們都看不清的速度一拳轟在了慕容懸的九幽白骨爪上。

隨後一聲巨大的骨裂聲響起慕容懸的身影直接踉蹌倒退而出在大地上踩出了一排深深的腳印才止住。

而且他的右臂此時已經彎曲成了一個可怕的弧度,他的整條右臂已經被打折正在顫抖。

「這怎麼可能!」

不管是慕容懸自己或是其他聖子和那些護道者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因為這慕容懸在一眾聖子中並非無名之輩,他的實力在凝聚出一道仙氣的天才聖子中也是排在前列的。

但是他在用出九幽白骨爪下秘術下竟然接不住黑龍王一拳直接被打的整條手臂骨斷經折!

見到這一幕,慕容懸在遠處的護道者立刻就要上前對李沐白出手但是被慕容懸制止了。

他不相信他會如此輕易敗給黑龍王,他還有壓箱底秘術沒有施展,而且他在眾多宗門聖子面前也丟不起這個臉!

慕容懸心中一狠直接將自己被打折的右臂扳直,隨後全身能量爆發形成一道光焰衝天而上同時還有一道淡黃色的仙氣出現。

這次他直接施展了他的殺手鐧,他的氣勢在秘術的增幅下再度拔高一截達到了自身戰力的巔峰。

就在慕容懸的氣勢達到巔峰之時李沐白的身影瞬間從原地消失出現在了慕容懸面前,隨後還是跟之前一樣的一拳打在他身上。

這一拳李沐白沒有留手將自己的肉身力量全部激發一瞬間虛空都在李沐白的拳頭下動蕩起來,空氣更是被極度壓縮形成了白色的巨拳覆蓋在李沐白的拳頭上。

隨後在慕容懸難以置信的眼神中他的護體仙氣被一拳轟碎,他的護體能量更是被一拳打滅,而且他的胸膛都被一拳打的凹陷下去肋骨全斷。

但是這次慕容懸根本來不及倒飛出去就被李沐白一隻手掐住了脖子凌空拎了起來。

兩拳!

李沐白只是出了兩拳就將之前不可一世的慕容懸打成了重傷,生死任人宰割。

此時遠處一直在觀看戰鬥的各宗門聖子們都已經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就算是他們身邊的護道者都是差點將眼珠子瞪了出來。

難以想象這懸空山的聖子慕容懸在全力出手下竟然在黑龍王手中如土雞瓦狗一般不堪一擊!

此時慕容懸的護道者看到這一幕簡直是目眥盡裂,剛才慕容懸不讓他靠近要自己解決黑龍王,他覺得全力出手的慕容懸可以辦到,就算不敵他也有自信能攔得下來。

但是李沐白的實力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這黑龍王一出手速度和力量只能用恐怖來形容,他根本來不及阻攔慕容懸就已經被他打成重傷擒下。

「黑蛟龍,你識相的話就立刻放開聖子,否則我必定將你抽經扒皮讓你受盡痛苦而死!」

此時李沐白臉上還是帶著微笑,但是他現在的危險落在遠處的那些聖子眼中卻是冒著森森寒意。

下一瞬間李沐白面對遠處那慕容懸的護道者臉上的微笑轉變成了不屑。

同時手中恐怖的能量出現全部注入了慕容懸的身體中,在慕容懸的不斷慘叫中他的身軀開始膨脹起來,隨後直接被李沐白扔上了高空。

見到李沐白將慕容懸扔出他的護道者直接衝上高天將慕容懸接住,可是此時那慕容懸的身體幾乎已經膨脹成了一個圓球,在他的護道者將他接住的瞬間直接就爆炸成了血霧。

此時李沐白抬起目光看了眼天空中被慕容懸爆炸后賤了一身血霧的護道者道:「現在我殺了他,你又能如何!」 李沐白此話一出讓遠處所有聖子都是感覺到脖子一涼背後驚出了一身冷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