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武侯階的有:西漠土族少主沙辰、南嶺天火學院導師祁俊、中州煉丹世家沐家家主沐宇、中州白蒼盟葉家家主葉蒼、數名北原勢力武者,

就這樣,即將擾亂北原秩序的混亂,由今晚商議逐漸拉開序幕……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天武歷:貳二年,三月初,

隨著除去東海以外其他各地域的混亂形勢逐漸明朗,不少人都以為北原能在長久持續的混亂中安然無事,然而這時涉及多方勢力的驚變一夜之間顛覆該想法,

這場慘烈的勢力對決,事後被人們普遍稱為,,古域驚變,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北原地域,寒風山脈,冰原城,

由於冬日空氣乾燥,只要沒有寒流南下,天空一般雲層稀少;今晚的月色也是由此明亮皎潔,唯有熠熠星光與刺骨冷風作伴,

在這樣平和的夜晚里,所有人都不知道,冰原城內集結有超過任何一流勢力的強大武者陣容,今晚秘密商議討伐古域的行動,

作為這次行動的主要策劃人翼青,在參與人員都來到商議地點后,覺得有必要先介紹下相關情況:「這次集結起來的原因,相信大家都已經清楚,接下來容我先介紹相關情況,」

「這位是古域的吳長老,」翼青抬手示意旁邊身影后,開始正式介紹所知的情況:「吳長老約莫半年前負傷前來翼島,並告知古域早已被血族完整掌控,當時由於我抽不開身來,便拜託顧院長幫忙調查,最後終於查明確實如此,」

「在座的各位都是所在勢力的領軍人物,如今集結的陣容面對古域完全沒問題,不過……」雖然集結起來的武者人員陣容強大,但翼青對現今情況仍感到不太樂觀:「不過我希望大家不要懷有輕視之心,畢竟血族的能耐這兩年是層出不窮,」

「下面…,」只見翼青再次抬手示意,將眾人的注意力引向旁邊身影:「下面就請吳長老來介紹下古域的大概情況,」

「咳…,」吳長老咳嗽后正色道,話語中也是充滿無奈:「我知道古域算不上一流勢力,那是因為族內沒有君階強者,不過如今的情況卻有所不同,據我所知白家長老白鶴半年前就已晉陞君階,同時他也是古域內最為擁護血族存在的人員,」

「現今的族長藍天雄,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實權,長老團幾乎都是白鶴在暗中自由操控,這意味著他幾乎掌控古域的所有力量,」吳長老講述的情況,讓不少人心中浮現這樣想法,,外敵並不是最可怕的,內患更讓人防不勝防,

「所以我們要面對的力量,很可能是有一名君階強者、數名王階強者跟剩餘的十幾名武侯階與武將階武者,如果再算上血族的話面對的力量很可能要翻倍考慮,」

吳長老突然說出不太樂觀的情況,讓房內不自覺的蔓延股沉重氣氛,不過這時葉蒼帶有疑問的問道:「前輩,能否冒昧的問一句,既然您是古域的長老,而且我也聽說其內有吳姓家族,那您看到時有沒有說服的可能,」

聽到詢問后吳長老下意識看向最後方,對問題不太想回答但好似又沒有辦法:「很抱歉,吳家…在半年前就已被…滅門,」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兩年前受到自己拖累的人已經夠多,但藍星沒想到伴隨的厄運還沒有結束;聽到吳長老講述出來的滅門實情后,坐在最後方的身子像是力量被瞬間抽空、呼吸也開始困難起來,

緊盯著昏暗中略顯佝僂的老者身形,內心的愧疚帶來無法原諒的自我譴責;接著看到吳長老抬手有所示意,藍星也是瞬間就明白他的用意,不斷搖頭示意自己沒什麼要說,

現今的族群早已讓人感到非常陌生,而且也不會再有人願意站在自己這邊;與其花心思挂念,倒不如淡忘無念……

另一邊,本想讓藍星進行發言表態的吳長老,看到不住搖頭后只好轉向身旁翼青:「翼族長,下面…就交給你了,」

如今相關情況已經介紹得差不多,不過翼青又覺得還有點需要提下:「各位,我與雷泰前輩之所以能抽身來到這裡,那是因為東海這段時間對抗壓力不大,不過我也因此收到條不太確定的消息,據說血族的血皇前段時間已前往北原,」

「血皇,,」這個近年來愈發響亮的名號,讓在場不少人紛紛發出驚呼,

察覺到略有不安的氛圍,翼青也不再打壓己方的士氣:「我的意思這只是可能的情況,如果他在古域那必定是場惡戰,屆時希望大家務必多加小心,」

「為避免夜長夢多,我認為將行動定在明晚藉助夜色進行強攻夜襲效果最佳,不知大家意下如何,」只見翼青說完自己的想法以後,看向這裡輩分最高的秦霸老人:「前輩,您的意思是,」

由於行動一直是翼青負責,而且他的計劃也合情合理,秦霸老人自然就同意下來;最高輩分的前輩都已發話,其餘人員自然就沒有異議,

就這樣,討伐古域的行動時間確認下來后,時間在商議具體細節、注意事項、分組配合中逐漸流逝……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

經過大半夜晚時間的商議,關於這次行動的會議終於圓滿結束;不僅分配好每組成員中至少有兩名王階強者帶隊,而且還有翼青與秦霸老人分別帶領的強力主攻隊,

為貫徹行動前盡量低調的注意事項,參與人員在結束后要分批陸續離開;不過在最後方某位青年率先動身離開的時候,卻有數位其餘人員同樣動身跟隨著離開房內,

『吸、呼…,』走出偏僻狹小的房間后,藍星不自覺的深吸外邊微冷的空氣;已經確定下來重回古域的時間,精神狀態隨之處於強烈亢奮中,

「藍星小友,」在即將準備再次動身時,身後突然傳來輕微喊聲;回頭看到的是位老者身形,他那健碩的肌肉在昏暗中也非常顯眼,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自從當初天聖山分別後,雷泰老人就對影魂念念不忘;可以使用雷擊的神秘青年,說不定就是以後雷族復興的希望,可奈何怎樣都搜尋不到他的蹤跡,

兩年前東海形勢開始緊張后,雷泰老人也無暇再顧及搜尋;直到前段時間翼青發出聯合邀請,讓人覺得參與的同時也可以順帶尋找,

先前會議中怕被人誤會並不重視才忍住沒問,如今會議結束雷泰老人當即忍不住追上問道:「藍星小友,影魂小友呢,他如今身在何處,他當初可是答應過我有時間會去拜訪龍島的,」

「影魂,他…他在兩年前,就…就已經犧牲,」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一名王階強者,就足以確立區域的一流勢力,同時帶來至少好幾代的興盛;一名君階強者,就足以確立大陸的一流勢力,同時帶來至少幾百年的強盛,

關於這次討伐古域的行動會議,讓葉蒼最為意外的要數血族的血皇可能出現在古域;單是一名君階強者就能給大陸帶來無法估量的混亂,就更不用說血族有著三名君階強者帶來的混亂局勢,

早在趕往集結地點冰原城前,葉蒼就有著令人不安的猜想:『血族應該會在暗中秘密謀划些什麼,雖說他們傳承武技的修鍊遲早會遭到眾武者的聲討,但無差別的對各勢力發起敵對混亂實在是有違常理,這是一條極有可能自取滅亡的道路,除非……』

這幾天突然浮現的大膽猜想,讓葉蒼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不、不會的,那樣根本不合理,應該是我想多了,』

經過大半夜晚時間的商議,關於這次行動的會議終於圓滿結束;對於自己與沐宇並未分配到實戰的小隊中,葉蒼也覺得可以理解翼青的分配,,一方面是兩人戰鬥經驗較為欠缺,另一方面又都是各自勢力的家主,

儘管這次行動自己很可能只是看客,但葉蒼還是想能夠有所幫助;想起這些天較為在意的另外件事,目光便鎖定在最後方的青年身影上,覺得有必要找他詢問確認下,

看到青年身影率先動身離開,葉蒼剛想跟上去詢問的時候,卻發現有數位人員同樣動身,詫異之餘也是決定待會再問,

走出偏僻狹小的房間后,視線自然的被老者身形健碩的肌肉吸引;雖然聽不到他們在談論些什麼,但也覺得自己是時候有些行動,

只見葉蒼最後找向與青年關係較近的人員,接著說出想要談話的打算:「紫雲,我有點事想問下你們,待會方便找個地方嗎,」

另一邊,身後突然響起的聲音讓紫雲猛地回頭,察覺到葉蒼示意的是正在談話的藍星,沒有遲疑的就應聲答道:「那我先去問下他,」

這一邊,葉蒼髮現如今四周的人員稍微有點多,為避免引起他人注意也是趕忙叫住提醒道:「等下,注意隱秘,」

雖然與葉蒼交流的次數不多,但紫雲感覺他作為盟友還是挺可靠的,思考過後便代藍星答應下來:「這樣吧,待會你來城外,我們在那等你,」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北原地域,寒風山脈,冰原城外,

對於葉蒼的整體印象,藍星仍停留在兩年前,而且大多是東海時期;所以當紫雲轉告說他有意談話,下意識就湧現多加戒備的念頭,

先前與雷泰老人的談話內容,給藍星帶來抵觸煩悶的心情,詢問話語隨之帶有明顯冷意:「你找我們…是有什麼事,」

想起自己在東海做過的事情,葉蒼對冷淡的待見也沒在意:「我聽說…你們之前調查過冰原城內是否有血族成員,而最終得出的結論是沒有,我想問的是…能夠確定嗎,」

詢問的話語讓藍星隨之一愣,沒想到對方也在意這件事情;雖然那晚的調查沒有任何異樣,但仍是無法完全排除有的可能:「不知道,但願沒有,」

得到的回答讓葉蒼毫無意外的點頭,隨後不管有沒有都先假設有來考慮:「這麼說的話,冰原城還是有血族成員的可能性,那麼明晚行動也就存在泄露的可能性,我這樣說你同意嗎,」

看到對方沒有遲疑的點頭認同,葉蒼立即接著往下說道:「如果聯合討伐的計劃已經泄露,那麼明晚的行動必將更加艱難,而且很有可能會導致失敗收場,既然你是古域的人,那麼你覺得他們收到消息以後,是會以怎樣的方式來實行應對,」

雖然不明白對方是從哪裡得知自己的身份,但藍星也已經開始思考他提出的可能情況:「如果他們提前得知行動消息,那麼必定會從『堅守古城』或在入口處『埋伏攔截』中選擇方案,由於古城聚集的人多,那應該會是選擇後者,」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葉蒼先前明明說有事找你們,如今他們卻將自己晾在一旁,這讓紫雲有種被冷落的感覺,更無奈的是聽不懂談話內容:『這不還無法確定嘛,怎麼說得好像已經泄露出去,』

「等、等下,」事態愈聽感覺愈嚴重,讓紫雲忍不住插話道:「照你們這麼說的話,那這事要不要告知翼大叔,」

「我先前有考慮過告知,但由於沒有任何證據,所以才來找你們驗證,」葉蒼這樣的回應,讓紫雲感覺自己就不該插話:「那現在該怎麼辦,又沒有方法可以驗證,」

計劃泄露與否帶來的影響截然不同,而且藍星也知道一旦確定消息泄露,出於安全考慮必將會取消明晚行動,,如果失去這次重回古域的機會,那下次又不知該等到什麼時候,

「……又沒有方法可以驗證,」紫雲陳述如今事實的話語,讓藍星突然下定某種決心:『既然沒有方法可以驗證,那就以已經泄露來考慮,與其糾結如何來驗證消息是否已經泄漏,倒不如制定個即使泄漏依舊可行的方案,』

消息泄露的情況剛才就已預想過,如今考慮的是泄漏后如何來應對:『除去取消行動的決定,肯定會有其他的辦法,將行動的時間稍微提前或延後,這樣會有效果嗎,』

在不斷的思考中,半年前的古域經歷也在腦海中閃現,隨後某個方案漸漸成型:「其實…古域還有個秘密的出入口,那是經過正式的族長傳承才會得知,我…我半年前就是從那裡出來的,」

藍星打破沉默的話語,瞬間讓葉蒼拍手叫好,不過也還是有著疑惑:「既然是秘密出入口,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詢問無意中就提及到敏感的話語,藍星雖然不想說但也還是解釋道:「我父親是上任族長,與吳長老關係很好,在他被關押期間,有告知吳長老出事的話,可以從秘密出入口離開,」

「原來是這樣,」得知具體的緣由后,葉蒼開始分析現今情況:「如果消息沒有泄露,那麼明晚的行動應該會很順利,但若是真的有泄露,秘密出入口也會成為制勝契機,」

「一起去找翼族長,去嗎,」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平靜的一天過去以後.行動的時間終於臨近……

氣溫隨著夜晚的到來開始驟降.夜空比起昨晚也是沒那麼明亮;晚上的平原通常是只有風聲作伴.但今晚卻有陸續的人員聚集而來.似乎預示著這裡即將有事情發生.

翼青抬頭看向略顯昏暗的天色.覺得雲層反而是夜晚最好的掩護;察覺這時臨近昨晚商議的時間.便暗中揮手示意四散的人員聚集.

「既然大家已全員到來.那我們現在就行動吧.以免遲則有變.」只見翼青查點完小隊后這樣說道.不過他卻非常清楚並非全員到來.其中那四人小隊正在其他的地方.

翼青這樣臨時起意改變預定計劃.提前行動給大家帶來不少詫異;不過倒也沒有人提出任何異議.都不約而同的靠攏向古域出入口.

古域入口位於平原北部的開闊地帶.是個看似非常堅固的拱形石門形狀;據已知的情報自去年入冬前閉域后.古域人員至今都沒有外出進行活動.

平原上除去風聲異常的寂靜.無形中就給人帶來緊張氣氛;翼青向旁邊的雷泰老人點頭示意后.內心不自覺的湧現出這樣的想法:『但願…不會出現最壞的情況……』

拱形石門接有塊巨大石碑.碑上刻滿奇異的陣紋符號;雷泰老人對其輸入武氣后.石門處裂開道門型的缺口.

經由昨晚的討論.缺口打開的瞬間翼青就有種強烈的不安.隨即身形率先進入其內.先確定是否有埋伏攔截.

場景的突變只帶來迎面的冷風.並沒有出現預想中的最壞情況;翼青鬆口氣的同時其餘人員也在陸續進入.不多時全員就已順利進入古域.

接下來.便在吳長老的指引下進發古城……

滴…時間回溯.視角變換:昨晚深夜.冰原城內.

由於明晚的行動事關重大.翼青也是不敢有絲毫大意;會議結束后仍在一遍遍梳理.生怕會有某些方面考慮不周..其中最在意的要數血族血皇出現在古域的可能性.前幾個月在東海與龍島族長龍毅聯手才勉強僵持.

翼青知道說出上述事情定會幹擾士氣.所以在剛才的會議中才沒有特意強調;儘管這次討伐行動非常隱秘.但策劃時間也長達好幾個月.難保中途就有環節已被察覺.

就算些許跡象還不足以泄露整個行動.但前段時間收到血皇離開東海的消息.讓翼青下意識就往最壞情況聯想而去:『如果血皇真的在古域內.那麼必定得與秦霸前輩聯手才能與之對抗.這樣會導致古域白鶴長老沒人牽制的局面.』

如今聯合的力量足以碾壓古域勢力.而且每個小隊只要不遇到君階強者.應該都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結束戰鬥:『若是出現那樣的局面.必定會需要兩個小隊前去牽制白鶴長老.這樣會導致戰局朝難以預料的方向發展.』

單是血皇出現與否.對行動進展的影響已是截然不同.然而卻還有三名青年前來告知消息存在可能的泄露.瞬間就讓事態的考慮複雜翻倍.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講述完剛才與藍星討論的情況.看到翼青沉默不語的凝重神色.葉蒼倒不覺得事態有那麼嚴重:「翼族長.消息是否已泄露還無法確定.不過關於秘密出入口的事情.我覺得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說完上述的提議以後.葉蒼很快出聲解釋理由:「如果行動消息真的已經泄露.那麼公開秘密出入口的事情.是很可能會同樣泄露出去的.」

只見翼青此時依舊沉默不語.葉蒼也拿捏不定他是否同意.不過還是說出剛才討論的方案:「翼族長.關於古域的秘密出入口.我們認為…可以在行動前再來公開.這樣的話就算想泄露也沒有足夠時間.足以達到奇襲的效果.」

「另外個方案是暫時不要公開.之後若在古域發生什麼意外.秘密的出入口可以成為退路.總結來說就是『攻』與『守』的不同使用.」

對於葉蒼他們講述的情況.翼青倒覺得不管是『堅守古城』還是『埋伏攔截』.只要血皇沒有出現就都問題不大;而一旦血皇出現在古域內.方案一能取得的奇襲效果會大幅降低.幾乎不用多加考慮就已經選定方案二.

就這樣.秘密出入口的出現.讓翼青感覺壓力不再那麼沉重……

滴…時間推進.視角變換.

雖然古域的秘密出入口已經選定為意外發生時的退路.但藍星並不覺得這樣就足以應對消息已經泄露的情況:『如果他們在入口進行攔截.倘若到時連古域都進不去.那還談什麼討伐..』

想到行動可能失敗或取消的情況.藍星就覺得自己有必要做點什麼.便在帶領翼青前往確定秘密出入口位置時說道:「翼族長.明天行動的時候.我想從秘密出入口進去.」

藍星想要單獨行動讓人詫異.不過還沒等詢問就接著聽到:「如果明天進入古域受阻.那我可以在裡邊引發混亂來減輕壓力.而且就算我出了什麼事.也不會影響退路的方案.」

單獨行動的危險性讓人有所顧慮.但聽他的話好像已經決定那樣做.翼青這時也不知該說他什麼好:「藍星.我知道你的心情很迫切.但我還有個比較擔心的情況.那就是血族的血皇……」

沒有辦法下翼青只好跟藍星詳述擔心的情況.儘管王階實力已經算是非常強大.但遇到君階還是毫無反抗之力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