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武凌天已經大概猜到了眼前之人的身份,能夠稱本帝的,那就只有冥域的冥帝了,雖然不知道冥帝是不是已經證道成為大帝,可即便不是,那也絕對是世間最頂級的強者。

他與冥帝無親無故的,他為何會用不死神葯救他,而且他又是如何進入冥域的,他心中充滿了疑惑。

冥帝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道:「你不必懷疑什麼,本帝能出手救你,不過是因為你那師尊說你有機會成為道祖,所有本帝才不惜用不死神葯下注,希望你別讓本帝失望,不然本帝可不會罷休的。」

「師尊。」武凌天又是一驚,暗道:「難道是師尊將我送到冥域的,他還認識冥帝。」

武凌天卻是一點也不謙虛,反而自通道:「前輩,別人能不能成為道祖我不知道,我武凌天這一世必成道祖,為武道之祖。」

「清虛跟本帝說過,你自創了一種修鍊體系,為武道,太古時期,我人族百道爭鳴,各種道統之間爭奪氣運,那是一個無比輝煌的時代,有道祖傳道諸天萬界,可惜,人族內鬥不息,讓百族有機可乘,將玄黃界封印起來,還利用天道來掌控人族,讓人族不得超脫。」

「自太古之後,我人族再無人成就道祖,雖然大帝證道天命,可不成道祖,終究會化為灰灰。」

冥帝說到人族的過往,由輝煌到落寞,武凌天聽得很認真,關於上古時期以前的事迹,都已經不可查,只有一些古老的存在才知道一些。

「前輩,我人族天驕輩出,為何就被無人能夠成為道祖。」武凌天心中有一個巨大的疑惑,那就是人族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位少年至尊,億萬年來,怎麼也會有天資超凡之輩出現,可億萬年來卻無一人成為道祖。

冥帝道:「你可知道天道。」

「自然知道,天道就是天地大道,是自然法則。」武凌天回道。

冥帝道:「你了解的正是大多數人所了解的,不過我口中的天道卻不是什麼天地大道,而是一個由百族製造出來怪物,此物為天道,天道掌控眾生命運,無情,冷漠,玄黃界每隔一個時代就會迎來一次大劫,此劫稱為滅世之劫,人族都會遭遇滅頂之災。」

「滅世之劫。」

「每經歷一個滅世之劫,天道的力量就會大增,如今玄黃界的天道已經經歷了兩千九百九十九個滅世之劫,最後一個滅世之劫,就是如今末法時代的劫數,此劫一但度過,天道力量就會達到一個不可測的地步,到時即便人族出現道祖,也不可能擊敗天道。」

武凌天終於了解到了一些秘辛,讓他對天道有了一些了解,如今的天道根本不是什麼天地大道,自然法則,根本就是一個滅世的怪物。

冥帝道:「你雖然擁有至尊體,先天道體兩種至強體質,天資也超凡,可這些也只能增強你成為道祖的機率罷了,至於最後能不能成為道祖,一切都是未知數,當初上古末期的玄黃資質堪稱萬古無一,距離道祖也僅一步之遙,可與天道一戰,他還是死了,不是他太弱,而是他還不夠強,無法與天道爭鋒。」

武凌天心中駭然,玄黃大帝竟然這麼強大,距離道祖僅僅一步之遙,不過他卻沒有泄氣,道:「前輩,世事無常,玄黃大帝沒能做到,並不代表我無法做到,我為眾生一線生機,天道將由我來終結。」

「你很猖狂,比當初的玄黃還要狂,一切還是拿實力來說話吧!只要你能夠度過本帝的考驗,你就能離開冥域,若是無法度過本帝設下的考驗,那你就只能成為冥域中的一個孤魂野鬼了。」冥帝對武凌天的狂妄有些不滿,太過狂妄的人往往都十分自大,看不清自己。

冥帝手一揮,武凌天身影消失在冥帝宮中。

一道人影從空中墜落,隨之轟隆一聲巨響,地面出現了一個人形大坑,掀起一片塵埃。

武凌天灰頭土臉的從坑中爬了出來,望了望四周,四處都是古怪的血樹。

「前輩,你給我的考驗是什麼啊!」武凌天仰天喊道。

隨之冥帝的聲音傳入他耳中,「第一個考驗,成為冥域年輕一代的最強者,提醒你一句,冥域年輕一代中堪比人界九世至尊的可不少,你若是能將他們一一打敗,你就可成為冥域年輕一代第一強者。」

「什麼?堪比九世至尊,還不少。」武凌天一驚,八荒中最強大的少年至尊也就才六世至尊而已,這冥域中竟然有九世至尊存在,他現在雖然戰力無匹,可也只有六世至尊的戰力,遇到九世至尊,恐怖一招都接不下,那才是真正的逆天,恐怖的存在。

「這冥域的水真是深。」武凌天可不敢盲目的去挑戰冥域年輕一代的強者,以他現在的實力,不要說招來九世至尊,哪怕是一個七世至尊,也夠他喝一壺的了。

突然,不遠處傳來了人的聲音。

「把他圍起來,別讓它跑了。」

三個冥族少年將一隻冥獸血狼給圍了起來,血狼發出一聲獸吼聲,朝著其中一人攻去。

「來得好。」被攻擊的冥族少年分擔沒有躲避,還十分興奮,一拳朝著血狼轟去,血狼被他一拳擊中頭部,腦袋瞬間爆開,一塊拳頭大小的血色晶石與血液混合在一起。

「阿虎哥,你越來越強了,這隻五階冥獸被你一拳就打死了,你一定能夠覺醒雷神血脈的。」

「那是,我可是要成為我們村內最強的存在。」叫阿虎的冥族少年驕傲道。

阿虎目光突然望向右方百米外的一塊巨石,喝聲道:「誰在哪裡鬼鬼祟祟的,給我滾出來。」

阿虎一拳擊出,恐怖的力量直接轟擊在巨石上,巨石轟然碎裂,一個人影走了出來,正是武凌天。

武凌天望著阿虎,阿虎的年紀與人族十五六歲的少年一般大小,可卻擁有不下於蛻凡六重天修士的力量,讓他有些咋舌,這冥域的人族太恐怖了。

武凌天道:「小兄弟,我。。。。。。。。」

「你什麼你,鬼鬼祟祟的,還長得這麼怪異,先吃我一拳。」阿虎直接打斷武凌天的話,將武凌天當成了一個異類,直接出手攻擊他。

「我長得怪異。」武凌天一怔,他哪裡長得怪異了,不過見到阿虎三人都是藍發碧眼,身高丈余,與他們比起來,的確是有些怪異。

眼看阿虎一拳就要擊中武凌天,在阿虎看來,武凌天很快就要被他一拳打成肉餅了。

可下一刻,阿虎那龐大的身軀直接飛了出去,而武凌天卻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阿虎。」其餘兩個冥族少年見阿虎被打飛,怒視武凌天,同時朝武凌天攻去,武凌天依舊是站著不動,不過他體外卻是出現了一道先天罡元形成的護罩,兩人一拳打在護罩上,攻擊的力量直接反彈回去,將兩人震飛。

武凌天來到三人面前,道:「你們三個的力量倒是不弱,可想要傷到我,還是回去修鍊個幾千年再說吧!」

阿虎盯著武凌天,道:「你到底是哪裡來的怪物,竟然這麼強。」

「我可不是什麼怪物,我和你們一樣,都是人族。」

「什麼人族?我們是冥族。」

「冥族。」武凌天一愣,難道這冥域的人族不叫人族,而是叫冥族。 武凌天哪裡知道,冥域建立的時間可以追溯到太古時期,而冥域的人族自然是太古人族,太古時期的人族可是各個天生體魄強大,沒有一個資質低弱之輩,經過無數歲月的蛻變,太古人族變為了冥族,亦可以說是冥族就是太古人祖,是最本源的一支人族。

阿虎好奇道:「你除了身高比我們矮了一點,頭髮,眼睛和我們不一樣外,外形倒是和我們相同,我怎麼從未見過你這個什麼人族,難道冥域又出現了一個新的種族不成。」

武凌天知道此事難以解釋清楚,道:「你就把我當成是你們的同類就行了。」

「我叫武凌天,你們呢?」

「我叫阿虎,他叫阿狼,他叫阿豹。」阿虎介紹了自己,也介紹了其他兩人。

「阿虎,阿狼,阿豹,怎麼都用動物的名字命名。」武凌天心中雖然奇怪,可也沒有去過多的詢問,名字也不過是一個代號而已。

阿虎崇拜道:「你看起來這麼矮小,可力量卻是好強大,我都不是對手。」

「你想學我的本事嗎?我可以教你。」武凌天感覺阿虎的體魄十分強大,根本沒有經過體系的修鍊,彷彿是天生的一般,這種體魄若是修鍊武道,是絕佳的好資質。

「好啊!好啊!」阿虎連忙點頭。

武凌天還是很少見到這般純真的人族,都說人心不古,其實是因為人族在紅塵之中心智不堅而造成的。

雖然初來冥域,可冥域卻是沒有一絲紅塵之氣,其幽冥之氣比人界八荒的靈氣不知高了多少個等級,堪比仙靈之氣。

靈氣亦分陰陽,幽冥之氣屬陰,而仙靈之氣屬陽。

阿虎三人帶著武凌天回到了他們的村子,這說是一個村子,還不如說是一個部落,太古老了,房子都是一些石頭堆砌而成,不過這些房子真的有些高。

在看看阿虎三人,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獸皮所制,武凌天感覺這冥域的生活水平還處於蠻荒時期。

「阿爹,我們回來了,還帶來了一個客人。」阿虎敞開嗓子喊道,聲音如同雷霆一般。

一個身高三丈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他走出來,都沒有看到武凌天,道:「阿虎,你說的客人呢?怎麼沒有看到。」

武凌天瞬間就尷尬了。

阿虎道:「阿爹,他就是我的客人,叫武凌天,他可厲害了,我和阿狼,阿豹都不是他的對手。」

阿虎的爹雷暴低頭望向武凌天,武凌天太矮了,只有他膝蓋那麼高,忽視他的存在也是情理之中。

雷暴見到武凌天這個模樣,眼中露出了一絲震驚之色,道:「你是人族。」

「你知道我是人族。」武凌天一愣,雷暴能夠知道他是人族,還是讓他有些意外。

雷暴道:「我們現在雖然稱為冥族,可相傳在久遠的太古時期,我冥族也是人族,我也因我是族長,才口口相傳,知曉一些秘辛。」

「你還是我第一個見到的人族,不過你太弱小了。」

在雷暴眼裡,武凌天的身軀太小,證明他的力量也很弱。

「是嗎?」武凌天微微一笑,身軀瞬間變大,化身千丈,雷暴在他眼裡,瞬間成為了一隻螻蟻般的存在。

「我現在還小嗎?」 擄愛成婚 武凌天笑道。

雷暴見到化身千丈巨人的武凌天,撲通跪倒在地,「拜見天神大人。」

部落中的所有人見到千丈大的武凌天,都紛紛震驚,隨之叩拜,「拜見天神大人,求天神大人賜福。」

武凌天瞬間蒙了,這是什麼情況,他連忙變回正常大小,來到雷暴面前,道:「你這是做什麼?快起來。」

「天神大人恕罪,是小的有眼無珠,冒犯了天神大人,求天神大人恕罪,饒恕我的族人。」雷暴身軀顫抖。

「我不是什麼天神大人,你們都快起來。」武凌天有些哭笑不得,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都把他搞蒙了。

武凌天沒辦法,只能道:「你們都都起來吧!我饒恕你們了。」

「多謝天神大人饒恕我等。」雷暴和其他人才起身,不過都十分恭敬。

武凌天抬頭望著雷暴,道:「你能和我說說,你們為什麼將我稱為天神。」

雷暴道:「天神大人,您跟我來。」

武凌天跟隨著雷暴,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石像面前,這個石像很大,不下千丈。

「天神大人,我們雷神部落乃是傳承雷神血脈,這就是雷神的雕像,我們雷神部落在無數歲月以前,也是一個強大的部落,可最後卻是落寞了,雷神血脈也沉寂了下去,雖然不知天神大人是傳承那一位諸神的血脈,可天神大人能夠化身千丈神軀,可見血脈很高。」雷暴站在石像面前,臉上充滿了虔誠。

「雷神血脈,諸神。」武凌天完全沒有搞清楚,他感覺這冥域知道許多上古之前的秘辛,隱藏著諸多神秘的東西,對冥域,他有了十足的好奇心,想要一窺其中的神秘。

「難道他口中的諸神是先天神靈不成。」武凌天有了一些猜測,於是問道:「你所說的諸神可是先天神靈。」

雷暴道:「自然是先天神靈,我也只是知道我們冥族都有著諸神血脈,天生就擁有強大的力量,甚至操控天地之力,我們雷神部落傳承的是雷神血脈,就可以操控天地間的雷霆之力。」

雷暴隨之施展自己掌控雷霆的力量,一道雷霆朝十裡外的一座山峰攻去,山峰轟然炸開。

武凌天有些震驚,這雷霆的威力足以輕易殺死任何一個入聖三重天的修士,而且雷暴還是隨意一擊,若是全力,恐怕實力更強。

在第一眼見到雷暴和這個部落的其餘人時,他就看出了,這些人的肉身十分強大,可卻沒有經過系統的修鍊,體內還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彷彿這股力量是天生的,現在他才知道這是血脈之力。

在八荒,人族也有許多特殊體質的人,如什麼靈體,仙體,聖體,神體。

這些特殊體質雖然不能掌控天地之力,可卻潛力驚人,一但開發出來,力量將十分強大,當初那帝一,將太陽神體覺醒到小成境界,力量就堪比真仙了。

不過人族特殊體質與冥族比起來,好像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武凌天猜測,八荒人族中那些特殊體質,或許就是諸神血脈演化而來的,至於真相到底是什麼,還需要他一步步去求證。

武凌天想要弄清楚這諸神血脈是怎麼回事,暫時留了下來,同時還將自己的武道傳給了阿虎等雷神部落的孩子。

這些人各個都是修鍊武道的絕佳資質,而冥域沒有什麼道統之爭,武凌天卻是有了計較,若是能夠以冥域為跳板,發展武道,等以後武道大成,必然能夠佔據絕對的優勢。

雷暴將我帶到了雷神部落大祭祀面前。

大祭祀活了萬年之久,是雷神部落活得最久的一個老人。

「大祭祀,天神大人來了。」雷暴對著一個身高近十丈的老者道。

大祭祀杵著一根巨大的木杖,望向武凌天,渾濁的目光變得炯炯有神,顫抖著身軀,道:「天神,不,你是主神,是主神。」

「主神。」武凌天又有些糊塗了,雷暴他們都叫他天神,現在這老祭祀又叫他主神。

武凌天道:「大祭祀,他們都稱我為天神,您怎麼又叫我主神,何為主神?」

「老朽能夠在有生之年見到主神大人,是老朽的無上榮光。」大祭祀臉上帶著濃郁的笑顏。

大祭祀道:「大人,他們稱你為天神,只是因為你能夠化身千丈神軀,天神能夠凝聚神軀,化身千丈,而大人您的血脈屬於本源血脈,那是屬於主神的血脈,主神是天地本源誕生的第一代生靈,誕生於天地之前,稱為先天神靈,我們則是將其稱為主神,主神掌控天地本源之力,威能逆天。」

「可是在很久遠的諸神時期,三千主神紛紛隕落,難道大人您是得到了某一個主神的傳承不成。」

聞言,武凌天有些震驚,這大祭祀好生厲害,竟然能夠知道他是先天神靈。

「大祭祀,你所說的諸神時期又是什麼時期,難道比太古時期還要久遠不成。」

「諸神時期是天地誕生后的第一個時代,相傳天地有三千大千世界,每一個大千世界都孕育出了一位主神,主神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隨後誕生了第二批生靈,那就是百族。」

「大祭祀,我人族也是百族之一,為何會有諸神血脈。」

武凌天將自己心神的疑問提了出來。

大祭祀詫異的看了一眼武凌天,道:「大人,您聽誰說我人族是百族了,我人族乃是諸神所造,不入百族之列。」

「什麼?我人族是諸神所造。」武凌天還是第一次聽聞人族是諸神所造,他不由想起了前世一個傳說,那就是人族乃是大神女媧所造,難道這個世界的人族並不是天地孕育,而是出自諸神之手。

「不錯,我人族乃是生命主神,匯聚其餘諸神血脈孕育而成,屬於第三批生靈,我們傳承諸神血脈,潛力絲毫不弱於百族,人族孕育比百族更快,讓百族十分忌憚,最後爆發了諸神之戰。」

「諸神之戰,難道是諸神之間展開了大戰。」

「老朽也只知道諸神之戰,至於諸神之戰是何原因引起的,我卻是不得而知了,畢竟太久遠了,我所知曉的都是一代代祭祀口口相傳,許多秘辛都斷絕了。」

武凌天有些遺憾,本以為能夠了解人族的歷史,現在看來,還得慢慢去探尋,不過能夠得知人族的起源,也是一大收穫。()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武凌天親自教導雷神部落的孩子修鍊,像阿虎,阿狼,他們雖然身高丈余,可也就相當於人族十四五歲的少年而已,還未成年。

武凌天頂著一個主神的身份,在雷神部落享受著最高等的待遇,雷暴這個族長對他更是畢恭畢敬。

「真武大哥,我修鍊到先天境界了,我成為先天武者了。」阿虎跑到武凌天面前,興奮道。

武凌天對阿虎在短短數日內達到先天一重天境界沒有絲毫的意外,阿虎的體魄十分強大,而武者後天境界就是鍛煉人的體魄,打下根基,只有達到先天境界,才算是踏上了武道的大門。

「阿狼,阿豹,你們去攻擊阿虎。」武凌天吩咐阿狼和阿豹聯手攻擊阿虎,看看他的實力如何。

阿狼和阿豹距離先天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遙而已,兩人聯手對付阿虎,一點也沒有占阿虎的便宜。

「阿狼,阿豹,你們來吧!」阿虎絲毫不懼阿狼,阿豹的聯手,反而有些期待,想要試試自己的實力如何。

「阿虎哥,我們來了。」

阿狼和阿豹兩人同時朝阿虎攻去,速度極快,即便沒有動用肉身之力,兩人的力量也突破了一萬斤的桎梏,不,應該說他們根本就不受到天道力量的桎梏,所修鍊出的真氣品質極高,真氣力量達到了一萬三千多斤。

阿虎的力量更是變態,直接達到了五萬斤,阿狼,阿豹兩人一個照面,就被阿虎擊退,不過兩人肉身強大,阿虎即便動用全力也無法傷害兩人。

阿虎震驚道:「真武大哥,你教我們修鍊的武道法門好生厲害,這麼短短數日就讓我們的力量增長了這麼多,若是一直這麼修鍊下去,我一定能夠變得更強。」

雖然力量增強得很少,可阿虎他們沒有修鍊法門,力量的增長都是跟隨血脈之力的覺醒來提升了,血脈之力越強,他們的力量就越強大,若是血脈之力無法提升,那他們的力量也會受到限制,永遠都不會提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