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殺意起,楊羽的修為向中貫根本就發現不了他的存在,就在他將無柄劍刃對著華青的時候,楊羽已經寄出九隻青羽鏢對著向中貫的每一個部位。

若是他真對華青出手,那麼在他動作的前一刻,楊羽不介意將其斬殺。

計劃失敗或是勝利,對他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華青的性命!

半個呼吸,向中貫便到了華青腳邊,此時的華青一張臉雪白,看不出一點點血色。

揚起的劍刃頓了頓,細看之下,他似乎能夠感應到,華青已經沒有了生命。

想起之前的種種,要不是這女人被福少爺挾持,給自己創造了時機,說不定現在,死掉的就是自己。

這樣想,他便對華青起了那麼一點點的感激之情。

隨後,劍刃慢慢放下,握在手中,心中遲疑了一下,他便彎下腰去,用另外一隻沒有握劍刃的手。

見之,楊羽心中更是著急,氣憤,懊惱,煩悶,各種心情交織著,直到向中貫的手從華青的臉頰之上收回來。

要不是見向中貫沒有對華青做什麼,不然楊羽也會將他殺了的。

竟然敢摸他的夫人!!

彎曲的身子慢慢直立而起,向中貫再小心翼翼的往四處看了看,確定沒有人之後,他這才再將視線落在華青身上。

頓了頓這才喃喃自語道:「已經死了,看來是被嚇死的……也對……」

說著他自顧自的點頭,慢動作的往後面退去,又繼續道:「這樣也不用我動手了,唉–」

不知道為何,他竟然會嘆息一聲,連自己都沒有發覺。

感應到殺氣消失,自己已經不再受到威脅,華青終於重重的鬆了口氣,在向中貫離開自己距離三五步之後,感應不到自己生之氣息之後,她這才對著草木長長的吐了口氣。

眯眼看,那原本還留著做人證的侍衛也失去了生命。

華青蹙眉,心中無奈,看來事情並沒有如願。

漸漸的,向中貫略帶單薄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華青的視野之中,往山外走去,沒有走多遠,便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最終失去了意識。

數個呼吸之後,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伸出手探了探,知道他還活著,他這才再往前去。

過了一會兒之後,他這才在華青面前停下腳步,心中一動,慢慢俯身下去,輕輕半跪在她面前,隨後才緩緩伸出手去,帶著心疼的意味,輕聲道。

「何苦要做到這種地步,青啊,你差點將我嚇死,知道不?」

聽到熟悉的話語,華青這才將之前的防護收回,漸漸的睜開了眼,見到滿是擔心的楊羽,難得的展開了笑顏。

見她還笑得如此雲淡風輕的,一直擔心的楊羽心中就變得更加鬱悶,正想再埋怨些什麼,華青突然眯眼問道。

「救兵來了吧?」

沒想到她問的是一句無關緊要的話,楊羽眼神落寞,默默點頭,慢吞吞的回答道:「這才他們派了最精銳的關家侍衛來,估摸著一盞茶功夫后,就要到這裡了。」

「嗯。」

華青點頭,這倒是在她的意料之中,和向中貫的習性溫和。

見她往前面看去,楊羽也順著她的視線看去,隨後才回答道:「他沒死,只是因為血流太多,加上體力耗盡,暈過去了。」

「看來這一次並不在你我計劃之中,本還打算將此事了結之後回去窺探一下暗界之中的情況,誰知道那木簪竟然碎裂了。」

官天的事情,她一直耿耿於懷,就算剛才在危機之時,她也不忘記官天的事情。

「如此,估計他是真回不來了。」

楊羽接話,說起來還真是有些可惜,官天不在,他們對付百鬼劍君又會吃力許多。

「時間已經不多了。」

華青悵然,楊羽在心中默算了一下,這才說道:「三到七天吧,最遲七天之後,百鬼劍君就能恢復如初,若是他沒有進行攻擊,那必然是去煉化其它的屍體去了。」

「落城的人又在離奇消亡,和之前關義那小子在銅錢鎮說的一樣,看樣子林初也沒有將他的風水僵停滯修鍊。」

百鬼劍君與風水僵,都不是一般能對付的,風水僵容易對付些,但是很難尋到他的確切所在。

「我們還是先將風水僵解決了吧,萬一……」

這是最可怕的猜測,楊羽一直擔心著,華青自然是明白,默默點頭道:「確實,若是讓他們合二為一,那麼更難對付了。」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華青突然快速問道:「剛才的,你都保存下來了吧。」

楊羽點頭,眼中帶著意猶未盡的笑意,仿若是厭惡一般,這才說道:「明晚,我會讓這東西出現在福少爺府上。」

「如此,關家便亂了,接下來,該收拾破雲宗了。想必玉冠那小子已經準備好,他說要將破雲宗和城主府一同拉上,讓他們一起亂套呢。」

「依照他的智力,應該能做到的,這些事情我們就不要操心了。交給小輩去做就成,現在主要是想想如何對付百鬼劍君的事情。」

楊羽覺得,這些日子,華青心神用得越來越多,自從與官天相識之後,她變得凡事都要親力親為,否則好像都不放心似的。

這樣也使得她花在他身上的心思越來越少,也是因為此,他才討厭官天的,現在他還略微有些厭惡楊玉冠,不過,又沒有辦法。

拜師九叔 他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無法分身乏術。

見他似乎不樂意,華青自然是明白,掩嘴一笑,突然探出頭去,在他的眉梢輕輕印下一吻,在楊羽錯愕的目光中,她又輕輕說道。

「你先離開,今晚,我就獎勵你……」

言語輕柔溫存,帶著華青一貫的魅惑之意,這話,楊羽自然是明白。 見她羞澀模樣,他也不好多說,於是輕輕的點頭,同樣在她額頭印上一吻,這才道。

「他們就快來了,我先離開這裡。」

說著他順手指了指自己之前呆過的那個樹梢,快速道:「我就在那裡,能將這裡看明白。」

「嗯,估摸著他們發現我是屍體的話,應該會將我扔在這裡,喂狼。」

華青微微一笑,楊羽轉臉,一雙眸子火熱,接話道:「那不是正好嘛,嘿嘿……」

她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再多說,而是認真吩咐道:「你我的靈力都花費得差不多,等一會兒,若是他們將我丟下,你便帶我回去吧。」

「當然!」

楊羽毫不猶豫的點頭,看著華青再次將自己生之氣息藏匿,觸摸她的肌膚,發現她冷得好似屍體一般,他這才放心離去。

他之前感應過,趕來這裡的人,比之前被福少爺解決的侍衛要厲害很多,雖然只有四人,不過足已超過這裡的十二人了。

這樣的情況,自然不能大意,不能讓別人發現華青還活著,否則事情會再變得複雜的。

楊羽躍在那樹梢,默默地望著這裡的一切。

陽光從樹梢之中透出到地面,血水四處流淌,時間過去屍體上的血液早就已經不再流淌,略微凝固的血液,在地上,看起來觸目驚心。

血色液體,在陽光下泛著寒光,將這四周的景物淺淺的烙印在上面。

楊羽抱著手臂看著,心中亦是覺得寒冷。

他與華青都不喜歡殺人,但是現在,為了落城的穩固,這些人是有必要犧牲的。

時間堪堪過去,四個侍衛在倖存的一個侍衛的帶領下,正匆匆忙忙的往這裡來,一個個目光之中露出焦急神色。

向中貫還不能死,只因為現在向中貫還是關青衫面前的紅人。

這裡五人腳步匆匆,那邊臨水亭附近,官天與御火添靈獸也同樣腳步匆匆。

一人一靈獸在臨水亭後方的樹林之中,分開尋找,尋找有水源的地方,尋找那引路鯉所在之地。

而另外一邊,蠶蛹蝴蝶往地下挖掘,往的方位正好是從無雙宮對岸的河道穿過,再直接往破雲宗的方位挖掘而去。

因為是在地下非常深邃的地方,所以沒有人會發現。

此時已經到了半上午,過去了數個時辰。

在華青楊羽心中,是肯定官天回不來了。

他們不會想到,官天已經另外一個地方出來,並且在尋找引路鯉的所在地。

果然,一盞茶左右時間,那倖存的侍衛,終於帶著急匆匆的四個精英侍衛到了這片血地。

他們先是分開尋找向中貫的所在地,在急切尋找了數個呼吸之後,他們終於在一片大石頭後面尋找到了昏迷的向中貫。

這裡距離福少爺的屍體,正好相反,如此,便能洗刷自己殺掉福少爺的事實。

之前向中貫是這樣打算的,他已經昏迷過去,自然不知道接下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待他們確定向中貫還活著,將其背負起之後,不遠處又聽到了侍衛驚聲尖叫。

原來在尋找同伴屍體收斂的途中,他們發現了福少爺的屍體。

同時,在草叢之中,他們發現了福少爺滾落的頭顱。

眼球凸出,帶著無法置信的神情,不甘的模樣,是他最後的存留。

先前倖存的侍衛見之,驚叫了一聲,在眾人各種猜測之下,他便將自己所見說給了他們聽。

那四人聞言,都一致認為,福少爺一直對自己的修為有所藏匿,否則也不會發出如此強悍的力量。

這不是偶然,這是必然的,說明福少爺一向在扮豬吃老虎,他很厲害,否則這個問題沒有辦法解釋。

因為這四人已經很厲害了,但是,也無法做到突然變得那麼強悍,強悍到可以一人殺死十幾個侍衛。

而現在他們所討論的就是,如此強大的福少爺,又怎麼會被人殺死了,同時,連頭顱都被人割下來了。

這一切的種種,成了謎團。

就在眾人猜測之際,另外一邊,一直獨自尋找的侍衛呼喚了一聲,眾人這才發現被亂草掩蓋的,華青的屍體。

此時,他們才將剛才的話題停住。

有人過去探了探,仔細分辨了一下,最終確定這女人是一具屍體,並且,已經死了好久,連身體都冷透了。

這個時候,大家的視線這才回歸到這漂亮女人屍體上來。

見眾人七嘴八舌的模樣,那倖存的侍衛便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了另外四個人聽。

他所知道的,就是在之前,大鐵鎚和福少爺戰鬥,向中貫被福少爺的軟劍划傷腰部之後的事情,後面福少爺是怎麼死的,他是一點都不清楚。

隨後,他們在屍體堆里,同樣發現了之前倖存的那個侍衛。

那個膽小的侍衛,擅長治癒傷口的侍衛。

同樣,他也死了,同時,他的屍體在這裡,而他的頭顱也到了草叢之中去。

眾人面面相覷。

如今在這裡,活著的除了他們,就只有昏迷過去的向中貫了。

華青他們自然是排除在外,因為據他們英明神武的推斷,在打鬥發生后不久,華青因為膽小見到血腥這一幕,就已經嚇死了。

她身體的冰冷,加上身上沒有外傷,就是最直接的證據。

如今,線索到這裡就斷了。

事情怎麼商量都沒有結果,眼看時間過去,眾人便離去了。

屍體在野外,也懶得收,將一些可用的武器收走之後,他們便背負著昏迷不醒的向中貫離去了。

如今的事情,也只能等向中貫醒來,再一問究竟了。

當然,福少爺的屍體他們也一併帶走了,比較福少爺的死可不是一般的事情。

對於采雲是關三少爺丫鬟的事情,他們都不清楚,但是按照關青衫喜歡美人兒的習性,這事情,八成是真的。

如今福少爺已經死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讓關青衫知道,商量出一個對策來。

否則,關家就麻煩了。

時間慢慢過去,五個侍衛帶著兩具屍體遠遠的離開了這座山脈。

培訓班那些事 良久之後,確定不會再有人返回,楊羽這才折回,回到了華青身邊。

此時的華青以為靈力耗盡,已經暈了過去,整個人猶如屍體一般,不見絲毫血色。

看樣子這一次,她是真的用盡了全力。

將自己的靈氣傳入華青身體,見她面色好了一些之後,楊羽這才抱起華青,往另外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那裡,與之前侍衛離開的方向相反,雖然用的路程要多一些,但是,卻安全許多,至少不會有人看到。

「事情,結束了吧。」

楊羽回頭,看了看那滿是血液的草地,微微搖頭,隨後抱著華青徹底消失不見。

遠處,一座小巧的宅院掩映在樹木之中,鳥兒飛過,樹影之下,有兩個丫鬟作伴,正在拔出院中的野草。

因為距離這裡極遠,她們又不敢私自離開,於是這裡發生的事情她們根本就不知道。

同時,她們也不知道,她們一直等待著的主人,在不久前,已經殞命。 分頭尋找的官天與御火添靈獸在不久之後,也再一次在臨水亭匯合。

此時已經過了半上午,陽光已經落滿整個樹林,隱隱約約有些覺得燥熱,連蟬都開始鳴叫。

自從靈蓮果事件結束之後,已經沒有人再從落城或者其它地方趕來北翼山脈,所以此時臨水亭是一個人都沒有。

加上無雙宮火災事件,除了最初來看熱鬧的人與湊熱鬧的人之外,現在這裡是一個人都沒有了。

臨水亭之中,依然是一副蕭條的景象,落葉滿地,隨著清風飄動。

官天將落葉從石凳之上輕輕揮掉,在石桌上輕輕吹了口氣,一陣灰塵飄散,四處都是。

御火添靈獸就在他的腳邊,見他坐下它這才將所見稟報給官天。

除了在一些難尋的山洞或者崖下,見到一些逃難的人之外,以及那些尋常的溪流水潭之類的,御火添靈獸再也沒有見到任何與之不同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