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毀了。

就這麼毀了。

好端端的一顆太極金丹,千古都不曾出現一顆的太極金丹,就這麼被這小子親手毀了。

這何止是暴殄天物!

簡直就是作孽啊!

連修鍊千萬年的大能都不敢相信,也無法接受古清風親手毀掉太極金丹的事實,更莫說其他人。

蘇嫿望著正在燃燒的太極金丹,人早已嚇傻了,如同一座受到驚嚇的雕像一樣佇立在雲端,美眸中的驚恐駭然之色,比之見到神跡還要強烈一百倍。

這可是太極金丹啊!

是乃金丹中的王者,擁有上承真命的太極金丹,將來可能問鼎人王的太極金丹。

哪怕是在天界,仙魔也會為其爭的頭破血流,為了太極金丹,捨棄一身修為,逆天而行,輪迴轉世也在所不惜。

而他呢。

明明得到了天大的造化,成就了太極金丹,現在卻親手毀掉了。

為什麼?

究竟為什麼!

難道你怕渡劫失敗?

你連試都沒試,怎麼就知道一定會失敗?哪怕有百分之零點一的機會也要賭一把啊!

可是他沒有。

賭一把的膽量都沒有,直接就放棄了。

這是蘇嫿見過最令人震驚,也是最令人惋惜,最令人生氣的事情,沒有之一!

是的。

沒有!

這天下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比得上親眼目睹一個人點燃太極金丹更加令人惋惜的事情了。

這種感覺就像兩個人爭奪一件天地奇寶,最後卻被一個走了****運的傢伙搶到了天地奇寶,偏偏這個傢伙害怕懷璧其罪,最後把天地奇寶親手毀掉了。

這讓人如何不惋惜,又如何不痛惜。

痛惜的恨不得仰天長嘯,大嘆天道不公,命運弄人,為什麼自己沒有這麼好的機緣造化。

更讓蘇嫿無法接受的是,那古清風這個時候竟然還在自斟自飲,瞧著正在燃燒的太極金丹,臉上並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有的只是無所謂,就好像現在燃燒的不是他自己成就的太極金丹,而是一顆破石頭,看起來一點也不心疼,一點也不惋惜,一點也不後悔。

「如果我拿著這顆太極金丹的話,恐怕諸位以後都會睡不著覺吧?當然,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樣,既然如此,索性就毀掉太極金丹吧,就當這件事兒沒發生過,這樣以來,我能睡個好覺,諸位也能睡的安穩一些。」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太極金丹越來越弱,直至焚燒的乾乾淨淨。

古清風停止飲酒,揮手甩著太極金丹殘留的煙霧,淡淡的說道:「我心早已歸於平淡,至少,現在是如此,以後也打算如此,不過,你們應該清楚,天地之事,並不是你想就能如願以償,很多時候都事與願違。」

「如這太極金丹,我不想,但它偏偏孕育而出,我不知是真的造化,還是其他原因,也懶得去想然,有一點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訴你們,我累了,也不想再折騰了,天地之間的任何造化任何事都與我無關,我不想參與,也不會參與。」

「你們信也好,不信也罷,我不在乎。」

古清風的神情不知何時變得嚴肅起來,聲音也是如此,飲著酒,繼續說道:「今兒個毀掉這顆太極金丹算是給諸位一個面子,同時也希望你們給我一個面子,以後不要來打攪我。」

「該說的我都說了,不該說的也說了,咱們不妨把醜話說到前頭,如果你們讓我睡不好,我也絕對讓你們睡不好,你們讓我不好過,我也絕對讓你們不好過。」

「當年的事兒,該忘的我都忘了,不該忘的我也盡量不去回憶,至少,暫時沒有回憶的打算。」

「話已至此,諸位好自為之。」

雲霄中,不管是蘇嫿還是旁邊的諸位大能神識都不知古清風跟誰在說話,仔細探查之下,似乎也沒有其他人,難不成他在對五方大道劫源說話?通過這些劫源說給五方大道?這可能嗎?別說不可能,就算可能,他憑什麼敢跟五方大道如此說話?他算老幾?縱觀天地,又有誰敢跟大道這麼說話。

他憑什麼?

蘇嫿以及諸位大能可能不知道。

然,不管是天道之女還是魔道之女還是原罪之女都知道,其他人或許沒有這個資格,但是,當年腳踏九幽,焚燒九天,只手遮蒼穹的幽帝絕對有這個資格。 時至傍晚,夕陽西下。

太玄台坑坑窪窪,不是溝壑就是深坑,不是沙漠就是廢墟,放眼望去,一片狼藉。

原本聚集在此的修行之人早已在古清風的靈力混亂引發大地顫抖時慌亂撤離,但也只是撤離,並未真正離開,因為就在古清風離開之前,很多人都親眼目睹他幾杯酒下去修為境界從紫府一重提升到九重,更加詭異的是,當古清風飛到半空之後,沒過多久,浩瀚如海的靈力遮擋住了雲端天際,緊接著大自然就發生異變,而且隱隱有天兆異象發生。

沒有人知道怎麼回事。

有人猜測古清風在孕化金丹,而且引起大自然異象,必然是極為了不起的金丹。

很多人都仰著頭,張望著天空,也都想看看古清風到底孕化出了什麼可怕的金丹。

十多位元嬰老怪,十小潛龍、三十六華閣少主也沒有例外,儘管先前他們都受到古清風一聲之威的影響,震的元嬰受挫靈力混亂,不過並無性命之憂,此刻亦是躲到遠處等待著。

沒有了先前的狂傲、也沒有了先前的囂張,十小潛龍、三十六華閣少主顯得尤為狼狽,臉上都掛著憤怒與仇恨,以及無盡的不甘。

此次的他們先是聯手圍攻,沒有撼動古清風分毫不說,又被一聲之威震傷了元嬰,而後古清風靈力混亂,僅僅是靈力波動便震的他們連站都站不起來,可謂丟盡了顏面。

十小潛龍和三十六華閣少主無法想象,如果古清風再孕化出什麼大造化金丹,到時連報仇的機會恐怕都沒有。

https://tw.95zongcai.com/zc/63805/ 與此同時。

場內,藍菲兒、水雲若、火舞辰月等大小鳳釵也在原地等待著,她們也很想看看古清風這麼一位神秘詭異的傢伙究竟會孕化出何等可怕的金丹,本來在古清風飛向雲端的時候,他們也都跟了過去,奈何雲端的罡風太過強大,以他們的修為根本支撐不了多久,只能在原地等待著。

旁邊,火德也是一臉著急的來回踱步。

他也不知道雲端究竟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古清風現在的情況如何,只是大自然莫名其妙的發生異變,又出現天兆異象,讓他頗為擔心,擔心是不是古清風又孕化出了什麼可怕的金丹把劫難給招來了。

古清風一直將火德當作自己的親人,同樣,火德也是如此。

雖然古清風的存在早已不是火德能夠理解,但他依舊很擔心,生怕古清風再因為什麼勾當惹得老天爺不高興,降下審判就無法挽回了。

隨著時間而過。

夕陽漸漸消失,暮色開始降臨,可是仍然不見古清風的蹤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一陣騷動,好像有人在喊什麼仙子,火德張望過去,赫然在半空中看見一位女子正在緩緩降落。

女子一襲白衣,三千長發整齊飄落在身後,一張完美無瑕的容顏,傾國又傾城,氣質無雙,超凡脫俗,不是蘇嫿又是誰。

看見蘇嫿仙子出現,很多人都激動起來,尤其是藍菲兒、水雲若等人第一時間圍了過去,她們都知道剛才古清風和蘇嫿前後腳消失,仙子定然知道雲端上面發生了什麼,只是當她們詢問的時候,蘇嫿並未回應。

「蘇嫿姐,你的臉色好差,你沒事吧?」

藍菲兒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兒,內心很是疑惑,其他人聽她這麼一說,也忽然發現蘇嫿仙子的臉色很差,不止臉色差,整個人看起來都是渾渾噩噩的,一副受驚過度失魂落魄的樣子。

這讓很多人更加好奇,究竟雲端之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蘇嫿仙子這副樣子?

「蘇嫿姐,你……你怎麼了?」

藍菲兒等人關心的詢問,蘇嫿搖搖頭,沉著臉,默不作聲,像似還沒回過神來,精神有些萎靡,思維也有些混亂。

的確。

雲端之上發生的事情,遠遠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以至於現在精神還處於崩潰狀態。

浩瀚如海無窮無盡又源源不斷的靈力。

匪夷所思異常狂暴又極其恐怖的罰雷

千古太極人王之資又稀世罕見的金丹。

天兆異象五方大道又莫名其妙靜止的劫源。

神秘詭異風輕雲淡又如瘋言瘋語的古清風。

這一切的一切對於蘇嫿來說都無比震驚無比駭然,短短几個時辰,她所經歷的奇聞怪事比前世今生兩輩子加起來還要多,尤其是親眼目睹古清風孕化太極金丹,又親眼目睹古清風毀滅太極金丹,這其中的感受,至今都讓她無法釋懷。

「這個……仙子啊,古小子呢?他不會出什麼事兒了吧?」

火德也走了過來,瞧著蘇嫿臉色不對,本就擔憂的他,當即就意識一定出了什麼狀況。

「他……」蘇嫿遲疑片刻,輕聲回應道:「他應該沒事吧?」

應該沒事兒?

這算個什麼說法?

火德追問道:「那古小子人呢?」

「不知道,我下來的時候,他已經走了……你沒有見到他嗎?」

「沒有啊!我一直在這裡等著,沒見古小子的人影啊!」火德甚是擔憂,問道:「雲端上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啊!蘇嫿姐,雲端上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古清風呢?他是不是在孕化金丹?孕化成功了嗎?」

「蘇嫿姐,大自然異變,又發生天兆異象,是不是和古清風有關啊?他到底孕化的什麼金丹啊?」

藍菲兒等女實在好奇不已,不停追問著,只是讓她們不解的是,蘇嫿先是點點頭,又搖搖頭。

「仙子,古小子結丹成功了?」

看見蘇嫿又搖搖頭,火德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連聲音都顫抖起來,問道:「難道說……古小子結丹失敗了?」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蘇嫿又是搖搖頭。

這可把火德急壞了,既沒有結丹成功,又沒有失敗,這是什麼意思?追問之下,足足過了很長時間,蘇嫿才沉聲回應道:「他……先是結丹成功了,後來……後來……」

「後來怎麼了?仙子,你倒是說啊!」

火德著急,藍菲兒、水雲若等女也都瞪著眼睛,豎起耳朵聆聽著,不止她們,遠處的十多位元嬰老怪,十小潛龍、三十六華閣少主也都是如此。

「後來,他自己……又把……又親手把自己的金丹給點燃毀滅了……」 蘇嫿的聲音落下,場內眾人無不驚愕啞然。

什麼叫點燃毀滅了自己的金丹?

誰會如此愚蠢到剛剛凝結出金丹就點燃毀滅?

傻子嗎?

還是說凝結金丹的時候出了岔子,不得不點燃金丹來保住生命?

這種情況也不是不可能,凝結金丹畢竟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一旦出現什麼岔子,輕則紫府潰散,根基被毀,重則當場就會暴體而亡。

再一想古清風在太玄台的時候體內靈力極其混亂,這種情況凝結金丹本來就是大忌,此刻聽聞蘇嫿仙子說古清風凝結出金丹又不得不點燃摧毀,想來也是這個原因導致,意識到這一點,幾女都不知該說什麼好,亦有些同情古清風的遭遇。

而蘇嫿也並未做過多的解釋,腦海中直至現在還有些混亂,想不通古清風為何連賭一把的膽量都沒有。

懦夫?

古清風怎麼看也不像一個懦夫。

怕死?

為了太極金丹,絕對值得冒險一試,哪怕死,也是值得的,不然換做任何人都會後悔一輩子。

你說他為什麼就放棄了呢。

不止蘇嫿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遠在雲端之上的天道之女、魔道之女二人也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懦夫?

開什麼玩笑,如果當年威震天界的九幽大帝是懦夫的話,那麼這天地之間也沒有什麼勇武之人了。

外門大師兄 怕死?

當年諸般大道聯手審判都未能將他抹殺?如今五方大道,而且還只是劫源,別說抹殺,能不能撼動他的心神都是一個未知之數。

既然如此。

那他為何還會放棄太極金丹呢?

難不成真如這個傢伙所說的那樣,他累了,不想再折騰了?所以親手毀滅太極金丹,讓諸般大道看看他歸隱的決心?

真的是這樣嗎?

天道之女和魔道之女或許不知,但是,一直在另一端默默注視的原罪之女知道,這件事恐怕有些蹊蹺,也絕對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在她想來古清風可能真的累了,也可能真的不想再折騰了。

但是這個傢伙絕對不會親手毀滅太極金丹向諸般大道表明決心。

這種事情其他人或許做的出來,唯獨九幽大帝不可能去做,天地之間,任何人都可能向大道低頭,唯獨幽帝大帝不會。

這句話是她的一位朋友告訴她的,而她的那位朋友是古清風的至交。

她相信那位朋友的話。

更何況,古清風最後所說的那些話,乍聽起來像似低頭示弱的話,可是細想之後,又不對,更像一種威脅的話語,尤其是那句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說的也說了,如果你們讓他睡不好,他也絕對讓你們睡不好,你們讓他不好過,他也絕對讓你們不好過。

這明顯就是在威脅諸位大道主宰者啊!

他毀掉一顆太極金丹,壓根就不是什麼表決心,更不是低頭示弱,而是一種警告,一種威脅。

沒錯!絕對是一種警告。

原罪之女仔細回憶著,想起古清風還說過一句話,說他心早已歸於平淡,至少現在是如此,而後說天地之事,並不是你想就能如願以償,很多時候都事與願違,如這太極金丹,他不想,但偏偏凝結而出,他不知是真的造化,還是其他原因,也懶得去想然,有一點他非常肯定,天地之間的任何造化任何事都與他無關,他不想參與,也不會參與。

原罪之女呢喃重複著這句話,越呢喃,越覺得這句話似乎另有所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