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母親和父親都沒有教過孩子修鍊,只想讓這一家三口能夠安安樂樂的生存下去,但是這個孩子在修鍊方面幾乎不用別人去教,自己天生就會修鍊,而且還會神族和魔族的神通。

孩子非常自負,一直不聽父母的勸告,經常和人爭風鬥狠,結果引起了神族的注意,一個人族的孩子竟然能夠使用神族的神通,這無疑是讓神族有些隔閡,難道現在的人都能夠修鍊神族的神通了嗎?

在仔細觀察之後,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原來這根本不是人族的孩子,而是一個半神半魔,父親和母親的罪行也被發現,母親當初就被神族格殺,而父親卻被釘在了神族的神柱之上,永世不得超生。 孩子目睹了母親被殺的全過程,這對於孩子來說無疑是一個噩耗,而孩子在父親的拚死掩護下才從神族的手裡逃脫,孩子很後悔,後悔自己不應該爭強好勝,顯露自己的能力,因為自己給家裡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在那個時候,神族和魔族都發出通令,要殺掉孩子。

沒有了家,孩子一個人漂泊,隱藏身份,在生靈面前都不顯露自己的能力,孩子在妖族一直默默的修鍊,直到孩子修鍊有小成的時候,才在妖族裡面嶄露頭角。

雖然在妖族,但孩子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因為神魔兩族的勢力太過強大,遠遠超過孩子的想象。

而孩子生存的目的就是報仇。

妖族雖然實力強大,但遠遠比不上神魔兩族,而且妖族沒有神魔兩族團結,一般都是各自為政。

孩子也在妖族開始慢慢的建立自己的勢力,在妖族之中,孩子建立的勢力慢慢強大起來,因為孩子是半神半魔的原因,修鍊的速度非常快,自身的實力也非常強悍。

不僅如此,孩子完美的繼承了神魔兩族的神通能力。

在妖族的那些日子裡,孩子要做的就是每天增強自己的實力,使自己建立的勢力更加強大。

孩子不知道活著是為了什麼,只知道自己是為了報仇而活著,家破人亡,這些都是神魔兩族造成的。

於是在妖族裡面,漸漸的有了跟神魔兩族作對的情況,神魔兩族剛開始也沒有注意,因為妖族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

也是因為如此,孩子也漸漸的成長起來,實力越來越強大,就連神魔兩族都沒有辦法輕易能夠殺死他。

他的眼睛,黑炎藏星辰,一雙眼睛能夠使用黑炎,這黑炎也叫焚天之炎,連天都能燒破。

而在眼睛的引導之下,能夠溝通天上的星辰修鍊,對敵的時候,群星墜落。

在妖族裡面,這雙眼睛是威名赫赫,而孩子的能力不但是眼睛。

半神半魔的真身,**不死不滅,精通九十九種神通。

半神半魔在妖族的勢力逐漸強大,為了要向神魔兩族報仇,半神半魔挑撥起兩族的戰爭,兩族的關係本來就不好,而且神魔之戰,從古自今,一直都有。

而半神半魔成功的促成了一場神魔之戰,而這一次神魔之戰,是空前的,是世界起源以來,神魔兩族最為慘烈的一場戰爭。

神魔兩族都損失慘重,實力大不如前,而妖族卻在慢慢的崛起,半神半魔迎娶妖族之主的女兒,成為了新一代的妖主。

開始了他的復仇之旅。

神魔兩族在一段時間后一直養精蓄銳,不再多管外面的世界,這個時候,不僅僅是妖族崛起,人族也迅速的崛起,而妖主帶著他手下的十大妖將,向神魔兩族發出挑戰。

在這場挑戰之中,三大神王,四大魔帝,都死了一半。

後來神魔兩族達成一致協定,共同擊殺妖主,不管是神族還是魔族的實力都是非常強大的,更何況兩族一起聯合,妖主手下的妖將卻開始背叛妖主,而妖主也在神魔兩族共同擊殺。

在這個時候,妖后卻挺身而出,為妖主贏得一點時間,進入輪迴之道,等待著某一天的蘇醒。

而妖后被神魔兩族封印在了冷月大陸上面的冰天凍地裡面。

「你是半神半魔,妖族之主?」宋青的張大了嘴巴問道。

「曾經是,現在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老者有些滄桑的說道。

「我才不信呢,就你這樣,還半神半魔,還妖族之主,簡直太扯蛋了。」宋青說道,什麼神族魔族妖族,這些東西宋青都沒有接觸過,宋青只知道有人族,還有妖獸,當然還有魔獸。

雖然魔獸是有點奇怪,但最多也就是妖獸變異而來,哪裡有什麼神族魔族妖族的,簡直扯淡。

「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你肯定不會相信的,但事實就是如此,因為你是我的轉世,你要承受的東西,會比你想象之中的還要悲慘,如今不就是嗎?你的眼睛就被人奪走了。」老者白了白眼睛說道,我說了這麼多,這傢伙竟然還不相信,浪費我一番口舌,孺子不可教也。

呸!呸!呸!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罵他就等於罵自己。

「半神半魔,妖主,既然你這麼厲害,為什麼一雙眼睛還被人搶走了?什麼狗屁黑炎藏星辰,除了能夠偷看女人洗澡,簡直沒有其它的好處。」宋青賭氣的說道,雖然宋青對於老者說的東西有些不敢相信,但老者給自己卻是非常親切的感覺,就有一種莫名的聯繫,按照老者說得就是自己是他的轉世。

說實話,現在宋青的眼睛已經沒有了,難怪宋青會這樣說,你想啊,你的眼睛這麼厲害被人搶走了,你不會心痛嗎?

「什麼?你竟然用來偷窺,我以前怎麼沒想到啊!你是我的轉世,擁有我的部分能力,但是別以為這樣你就不用努力了,要是被人知道你是我的轉世,到時候,失去的就不止一雙眼睛了。」老者聽到宋青說拿來偷窺的時候一副懊惱的樣子,可說著說著又變得嚴肅。

「那現在沒關係嗎?奇瞳的能力可是很強大,要是被別人得到了……」宋青有些緊張的說道。

「沒事,我們的眼睛不是誰都能夠使用的,像這種移植的眼睛會有很大的副作用,特別是奇瞳。」老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現在宋青的實力還不強大,等強大以後再拿回來就是了。

宋青砸吧砸吧了嘴說道:「我現在什麼都看不到了,等於一個廢人,我要怎麼才能參加城比打敗林索?」

「雖然看不到,但可以感知,在璀璨星空下,有很多人也是瞎了看不到東西,也是一樣能夠成為強者,你現在最好修鍊精神,可以提高感知,這樣的話,就算沒有眼睛,你一樣可以。」老者有些無奈的說道。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怎麼可能一下子修鍊成功,老者現在是靈魂狀態,也就只有自己提升宋青的感知了,這樣一來,自己又要沉睡了。

到時候就不一定再能夠像這樣和宋青說話了。

當宋青慢慢蘇醒的時候,宋青就會擁有老者的記憶,兩個人也就融合在一起,在也不分彼此,現在宋青還沒有蘇醒,還不了解那些東西,而且要讓宋青蘇醒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往事已隨風,宋青,我只想再見一下妖后,其它的事情也已經過了千年了,而你有你的人生,因為我的原因,你的道路必然不會一番風順,以後我會在身體深處沉睡,只有當你面臨死亡的時候才會出現。」老者畢竟不能過多的幫助宋青。

「前世,難道你又要沉睡了嗎?我要怎麼樣才能使你見到妖后?」宋青疑問道,這是自己前世的願望,自己總要挺他實現,也是為了自己。

老者看了夜空,冰盤似的冷月高懸空中,淡淡的月色從窗戶流進來,是房間顯得更加清淡、優雅。

「變強,變得更強,讓這片大陸再也不能阻擋你的腳步,你要記住,當年我的神魔真身的各個部分散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你要湊齊神魔真身,這個世界也沒有多少生靈能夠奈何得了你。」老者說著,伸出自己手掌,放在了宋青的額頭之上,突然老者透明的身體一下子都進到了宋青的腦海之中。

宋青感覺到了前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額頭上,然後好像有什麼東西進入了自己的腦海之中,豁然一下,宋青感覺自己的腦海充滿了光亮,而這些都是因為自己的前世使自己的精神感知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

宋青細細的感受著自己腦海之中的變化,突然感覺自己能夠感受到自己周圍的東西了,即使沒有眼睛,宋青也一樣能夠感知到周圍的東西。

如果現在有人查探宋青的精神就會知道,宋青的精神一下子強大了很多倍。

宋青知道,肯定是因為前世的原因,使得自己的精神感知才一下子提升這麼多,不過現在宋青只是想著前世的往事和前世對自己說得一番話語。

前世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能夠和妖后再次見面,而妖后就在那一塊冷月大陸上面,按照前世的說法,這裡是第九大陸,要去冷月大陸,宋青只有增強自己的實力,才能去到冷月大陸上面。

最後前世說自己要找到神魔真身的各個部分,湊齊神魔真身,這樣才能增強自身的實力,不過,這神魔真身的部分到底散落在哪裡,宋青也不知道,這覺得冥冥之中會有感應吧。

畢竟神魔真身和自己有些聯繫,不過這塊第九大陸有沒有,宋青是真的不知道,現在宋青想的還是去參加城比,打敗林索,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城比不同於族比,族比只能是世家子弟才能參加,而城比只要是越陽城界內符合條件的人都能參加。 秋風又起,樹枝樹葉交織出金色的穹窿,落葉遍地,踩上去很柔軟,好像此時此刻有一種不勝的涼意。

越陽城,城西坊市,某一處院子。

這是一個雅緻秀麗的院子,院子裡面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這個男子光潔白皙的臉龐稜角分明,烏黑深邃的眼睛,濃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長發如墨散落在白衣上,身後背負著一把寶劍。

赫然這個人是劍修,越陽城劍修的人數並不多,整個劍盟的人加起來也只不過十多個人,而這些人都是從大乾王朝那邊流亡過來的,大乾王朝的子民對劍情有獨鍾,因此在大乾王朝劍修並不在少數。

而越陽城所在的地方是離火王朝,離火王朝的修鍊體系就比較複雜,煉體、劍修、御靈、道法都有,但各自有各自的地盤,名義上都是離火王朝統治的地方。

但是除了朝廷直屬的地方,其它的地盤只要每年繳納賦稅,朝廷也就不管。

當然,朝廷要出兵打仗的時候,作為地方的各個城主也要出兵相助,說白一點,離火王朝實行的就是分封制。

而各個城主就相當於諸侯,諸侯要聽命於天子,但諸侯的手下只聽命於諸侯。

離火王朝的情況雖然有些複雜,但是整個王朝還算是穩定,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王朝背後有宗門的支持。

在院子站立的男子臉色憔悴,這個人正是劍盟的老大,宮河,這幾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讓他實在是心力交瘁。

本來以為攀上了城主府的高枝,只要努力為城主府做事,他們劍盟就可以在城主府生存下去,雖然不一定能夠出人頭地,榮華富貴,但是能夠在越陽城安身立命也就行了。

但是沒想到城主府根本就沒有把劍盟放在眼裡,沒把劍盟當做一回事,城主府頂多就是把劍盟拉進來一起做事,讓劍盟多死幾個人,簡直就是玩弄劍盟。

「老大,去黑木叢林的竇星波、葉昊、葉靈雪都死了。」一名劍修有些悲傷的對著宮河說道。

宮河聽到這個消息,心裡頓時憋得慌,特別是聽到葉靈雪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些頹廢,早知道城主府不懷好意,現在後悔已經遲了,宮河也是在事後得到消息說越陽城的城主對於劍修是極其的殘忍。

因為那個城主在沒有成名的時候被劍修斬傷過,一直以來城主對劍修就不太好,一看到劍修城主就會想起當年的一劍之仇,不然也不至於古長老在宋家隱藏這麼多年。

豪門交易:總裁,請剋制! 要不是宋家給古長老*庇護,恐怕古長老早就是死在了城主府的手裡,雖然古長老擁有臨境五層的實力,但對於城主府還是不夠看。

「城主府是想玩死我們劍盟,當初我們就不應該逃到越陽城這個鬼地方來。」宮河看著院子裡面的樹木說道。

大乾王朝發生了那樣的大事,他們都躲過了一劫,沒想到,在這越陽城要栽一個跟頭,更何況以他們劍盟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只能被人牽著鼻子走。

劍盟滿打滿算也就十多個人,也就宮河一人是臨境高手,而且只不過是臨境第二層,這樣的實力,恐怕世家隨隨便便出一個臨境高手就能滅了他們的劍盟。

更何況是城主府呢?

「老大,我們離開越陽城這個地方吧,這裡不是我們能待的地,再這樣下去恐怕我們整個劍盟都會覆滅。」這名劍修哀求道,竇星波、葉昊、葉靈雪都是他的好友,他們的死對這名劍修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宮河嘆了一口氣說道:「不是我不想走,只是我們走不了,我們一走,城主府就會直接派人來截殺我們,死得就更快了。」

宮河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呢?聽說這次黑木叢林的事情還死掉了一名臨境第五層的劍修,雖然宮河不認識古長老,壓根就沒有什麼關係,但他們都是劍修,臨境五層的劍修都掛掉了,看來下個就輪到自己了。

「要不,我們和他們拼了,反正橫豎都是死,早死晚死一樣死。」這名劍修臉上帶著一點堅定的神色。

宮河搖了搖頭:「我們不能拚命,恐怕我們連城主府都沒有進去,就丟了性命,好死不如賴活著。」

「好一句好死不如賴活著,作為一名劍修,若是失去了劍一般的鋒芒,那你在劍修一途算是廢了。」一個洪亮的聲音傳入兩人的耳里,那名劍修感覺這個聲音震耳欲聾,連耳膜都要震破了。

雖然宮河的修為比那名劍盟成員要強,但是他心中的震撼遠比那名劍修要大,來人的實力非常強,宮河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敵是友,要是憑自己的實力恐怕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就在宮河心中震撼無比的時候,院子里突然多了兩個人的聲音,一男一女,男的三四歲的樣子,穿著一身威武的鎧甲,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而女的卻是非常漂亮,身上散發出一種迷人的魅力,這還是宮河在越陽城地界看到的最漂亮的女人。

剛才的聲音分明就是那個威嚴的男子發出的,他的實力堪稱強大,煉體就是修鍊身體,身體都可以當做武器,就連聲音也不例外,要是在聲音之中加上那麼點靈力,恐怕以那名男子的修為,自己的手下會被聲音給震死。

宮河看到這一男一女實在不敢懈怠,連忙恭敬的說道:「前輩是誰?不知道來我們劍盟有什麼事情?」

「我是宋白山,想必你也聽說過我的名字,我兒子宋青的那件事你們劍盟知道多少?」宋白山一字一句的說道,宋青身中劇毒,雙眼被奪,實在是凄涼得很。

宮河一聽這話,連忙向著宋白山躬身:「宋前輩,宋青之事,我深表遺憾,這一次,我們劍盟也死了三個成員,也一時不知道怎麼辦。」

「難道你事先就知道這件事?」宋白山試問道,在宋白山閉關期間,就有宋白山的暗衛向宋白山報告了家族裡面的事情,宋白山當時正是關鍵的時候,不能出關,便叫暗衛調查了一下。

發現這件事情和越陽城最近組建的散修組織劍盟也有一點關係。

別看宋白山在閉關,其實他什麼都知道,只不過在戰堂會議的時候,宋白山這才出關,這個時候又正好聽到宋家戰堂做出的決定,當下宋白山對宋家各位長老可是失望至極。

最後也只有語凝一個人陪在自己的身邊。

千萬不要認為別人傻,認為別人傻的人本身更傻。

宮河的臉一下子變得鐵青了,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我事先知道,但……也是迫不得已。」

本來心中不悅的宋白山,聽了宮河的話,反倒增添了慍怒,宋白山恩狠狠地瞪了宮河一眼:「你明明事先知道城主府要對宋青下手,你難道以為城主府會給你們劍修什麼好處嗎?城主平生最恨的便是劍修,他若是能放過你們才怪了。」

「我也不想這樣。」宮河說,「我們劍盟也一下子死掉了三名成員,城主府肯定會向我們劍盟下手的,只不過是早晚的事情了。」

宮河心中想道,現在城主府不放過劍盟,宋家又不放過劍盟,看來劍盟還真的是要遭此一劫了。

當初城主府派人來說,要劍盟派人一起去黑木叢林,好讓宋青相信,一般來說這些散修組織的信譽都是比較好的,因為散修組織的實力比不上那些世家,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散修組織可是逃不出世家的手掌心。

當時宋青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敢林索他們一起去黑木叢林,比較有散修在那裡,也不怕黑吃黑,到時候宋家找他們算帳跑都跑不了。

可沒曾想,他們跑都沒有跑,就已經被同夥的城主府給乾死了。

這算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