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母親,就是在我出生不久之後離開的孟家,在孟家中大鬧了一場。那一場動亂,絕對是孟家幾代以來損失最為慘重的一次,死了很多人。

具體原因,父親沒有跟我細說,用他的話來說,過去的事情都過去了,不用再提了。

聽到這裡的時候,我有點忍不住了,問道:「母親現在到底在什麼地方?」

父親猶豫了一會,輕嘆一聲,臉色有點暗淡,輕聲說道:「妖族族地!」

「嗯?」我瞪大了眼睛看著父親,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我肩頭的三足鳥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父親,脫口說道:「放屁,我妖族族地從來沒有人可以踏足其中……呃,除非有妖族血脈!她擁有妖族血脈?」

「她本身就是妖!」父親喃喃說道:「九命妖族!」

聽到這話,我肩頭的三足鳥傻了,看著父親,有些獃獃的說道:「九命妖族?八大皇族之一的九命妖族?你在逗鳥爺呢?」

「她如果真的是九命妖族的話,怎麼可能和人類通婚?你沒被吸干,反而讓她替你生了個兒子,這他媽真是荒謬至極的大笑話了……」

三足鳥有點激動,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很好笑的笑話似的。

不過,看到父親那黯然的樣子,三足鳥眨巴眨巴眼睛,有些遲疑的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父親沒有回應,但是這種沉默也是一種默認了。

「不可能啊!沒理由啊!」三足鳥用翅膀揉了揉腦袋,一副很是費解的樣子,疑惑的喃喃說道:「如果九命妖族知道這事的話,早就滅了你們孟家了,怎麼可能還……」

話未說完,三足鳥突然一顫,像是想到了什麼。

「對了,問你個事,你們孟家的先祖擁有妖族的血脈對吧!」三足鳥瞪大了眼睛看著父親,急促說道:「你們先祖隸屬妖族哪一族?」

神醫小農民 純血的妖族和人類通婚,對於妖族來說是不可饒恕的。其後代絕對會遭受妖族的屠戳,除非是那種小族群的妖族,為了傳承血脈,和人類通婚,即使不能保持純血血統,也無所謂了。

三足鳥以為我們孟家的先祖血脈隸屬妖族小族群,但是現在看情況,似乎並不是想象的那樣。

錯嫁花心冷少 如果孟家的先祖真的只是妖族低等族群的話,九命妖族的族人早就派人過來抹滅孟家的存在了。

不止是三足鳥這樣想,我心中也有疑惑。

我心中的那隻凶獸,我感覺絕對不是一般的妖族,我也想知道我身上的血脈力量的源頭究竟是妖族的哪個族群。

可是,面對三足鳥的這個問題的時候,父親卻苦笑著搖搖頭。

「孟家始祖和二代所有族人都沒有留下任何的訊息,歷代以來,孟家血脈特殊,這一點有不少人知道。但是,孟家血脈的源頭,始終是個謎,或許只有家主才知道這其中的秘密吧!」

聽父親這話,我有點無語了。

想想那老家主的倔強,就算是我去問,他也絕對不可能告訴我的。

現在既然知道了母親的下落,我心中也無法平靜下來了,焦急的問道:「從哪裡可以去妖族族地?」

母親的情況,估計也和父親被禁足的情況差不多,我想去見見她,若是有可能的話,我想把她帶回來,一家團聚是我的夢想。

父親輕輕的搖搖頭,臉上痛苦之色更加濃郁,聲音有點沙啞的說道:「我知道你想什麼,但是不可能的,九命妖族不會讓你見她的,你去了也是送死……」

這個時候,三足鳥在我耳邊突然低聲說道:「鳥爺知道怎麼去,也能保證你能進九命妖族,至於能不能見到你母親,就看你的運氣了。」

我愣了一下,看了它一眼。

它沖我眨巴眨巴眼睛,低聲說道:「本來就想讓你去一趟妖族的,具體情況等回去之後再聊!」

說完之後,它就不吭聲了。

我深深的看了它一眼,沒有說什麼。

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情,之前中醫館後院中那幾個傢伙對我另眼相看,三足鳥還跟著我一起來嶺南幫我,我就知道它們絕對是另有所圖。

讓我去妖族?它們想幹什麼?

沒有在這個問題上思考太久,我看著父親,輕聲說道:「老爸,你知道天藏那本書是怎麼回事嗎?我血脈覺醒,似乎是跟那本書有很大的關係啊!」

「嗯,知道一點!」父親沉吟了一下,輕聲說道:「那本書是你母親帶來的,以前聽她說過一點,那本書關係重大,上面記載的符文和陣圖,似乎是某個地方的『鑰匙』。最關鍵的是,那本書的材料極其珍貴,據說是一位古老大妖脫變的皮製成的……」 歐洛微挑眉從鏡子里看了過去,輕輕了哦了一聲。

她的反應在方程美這裡,顯得太過於平靜,反倒是有些過於強裝鎮定。

方程美冷呵呵一笑:「歐洛微,這麼淡定,看來你是已經把你的那些金主,都給哄好了是吧。歐洛微,我可是知道你的秘密了,如果你要是不想讓這個秘密散播出去,你就得乖乖聽我話!明白沒有!」

歐洛微斜了一眼過去,然後收回視線,烘乾手后,連一個眼神也沒有給方程美,直接離開了。

方程美氣的在原地跺了跺腳,著急喊道:「歐洛微,別以為你裝出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實則心裡肯定慌張的要命吧。既然你這麼不在意,那麼,你的金主或許不會不在意吧,要是讓他們知道你出國前做的那些事……你說,他們會怎麼看你?

哎呀,我似乎已經看到了五年前的樣子。你被當眾羞辱,只能卑微的看著我,而我是一個勝利者!」

歐洛微的腳步不得不被她的話給停下來,方程美見狀,更加的肆無忌憚。

「歐洛微,或許你現在求我,我會幫你保守秘密,要是不求,我敢肯定,你的私生活會被放在斯蘭蒂全校的人欣賞。我相信,斯蘭蒂的學生,可是比十七中,還要多的多……」

聞言,歐洛微不緊不慢的轉過了頭,輕輕哦了一聲:「私生活?不知道方同學說的私生活,是什麼意思?」

方程美看歐洛微一副「不見證據嘴硬」的表情,從小包包裡面拿出了手機,點開相冊,高姿態的把手機甩到了歐洛微身上。

歐洛微沒有伸手去接,任由手機就在她的身前掉在地上。

按照手機質量來說,就這麼點高度摔下去,頂多也就是鋼化膜碎一些,但是方程美的手機就這麼摔下去,直接分成了兩半。

「噗嗤!」

歐洛微止不住笑意,笑了一聲:「方同學,現在市面上各大品牌的手機質量都好的很,你要不要跟進一下時代?換一個手機?不過我相信,方同學可是一個幾百萬的花瓶都能輕輕買下來,買一個手機倒不會那麼心疼吧。」

歐洛微哈哈的笑道,就差眼淚沒有笑出來了。

在方程美眼底,她這個是諷刺的笑,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壓根就不想笑,但是沒辦法,誰讓方程美欠教訓!

既然方程美這麼不怕死的敢來斯蘭蒂,也那麼不怕死的來挑釁她,那麼她肯定得好好招待一下,把她之前受過的傷害,全部一一還到她的身上。

沒人知道,那段日子,是她最為黑暗的日子……

各種辱罵聲,唾棄聲發生在一個十歲小女孩身上,那承受能力是得有多大……

方程美臉色直接黑了下來,憤怒的瞪著歐洛微:「歐洛微,你幹嘛不接住!很好,現在你得賠我一個手機了,快點拿錢,不多,也就一萬,我相信你的那些金主男朋友每個人給一點都有一萬,現在快點賠我,不然我現在就出去說!」

What?? 我體內血脈覺醒,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那本書。

本書融進了我的體內,然後身體深處就多了一隻莫名的凶獸,身體力量一天天增強……

我甚至懷疑,我體內的那隻凶獸,是不是和孟家的先祖有點關係呢?

若真的像父親所說的那樣,那本書是由古老大妖脫變的皮製成的,融合了那本書之後,在那股力量的刺激下,返祖血脈覺醒也不是不可能的。

雖然這念頭有點異想天開了,但是現在似乎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解釋了。

和父親聊了一會,最後扯到了離開這裡的話題。

父親猶豫了一會,輕輕的搖搖頭,說道:「我不能走!」

「為什麼?」我頓時急了,說道:「在這裡被禁足了二十年,還不夠嗎?」

我對於孟家,是真的一點好感都沒有的,說句實在話,我真的不想跟這裡有絲毫的瓜葛了。

父親的這個決定,讓我不解,若是不能給我一個解釋的話,我絕對不會同意他留在這裡的。

「我得留在這裡,只有留在孟家,我才能有機會提升自己的實力,到時候才能前往九命妖族那邊!」父親的眸中閃過些許的異樣之色,輕聲說道:「二十年來,禁足這座庭院中,並不代表我對孟家的事情一無所知了。我知道一種方法,可以讓人在短時間內擁有很強的力量,雖然付出的代價不小,但是對我來說無所謂了!」

「現如今,我也不用禁足了,可以試試了!短則三五月,長則一年半載,到時候我會去九命妖族那裡,接你母親回家!」

我怔怔的看著父親,心中有種不怎麼好的預感。

「什麼方法能讓人短時間內擁有強大的力量?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我有些緊張的問道。

父親笑了笑,揉了揉我的腦袋,微笑道:「放心吧,不會死的!」

不等我回應,父親輕嘆一聲,有些無奈的說道:「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讓我不能離開這裡,當年你母親在這裡大鬧一場,死傷不少,孟家很多人至今不能忘懷。就算是老家主宣布了以後不允許有人再找我們的麻煩,但是難保其中有些人暗中耍手段!我留在這裡,恢復自由身了,多多少少能震懾一些人!」

「你回去之後,安心等待即可,等我接回你母親之後,咱們一家三口就能團聚了!」

看父親的神情,我知道他已經下定了決心留在這裡了。

我想說點什麼,但是話到了嘴邊,卻說不出口了。

我心中也下定了決心,等回去之後,就讓三足鳥帶我去妖族族地。若是有可能的話,儘快帶母親回家,一家團聚。

當然,這個想法我沒有跟父親說,若是說了的話,他肯定不會讓我去的。

「關於你血脈的事情,現在整個孟家都知道了,等你離開孟家之後,保持警惕!」父親不放心的叮囑我,說道:「你的血脈覺醒,對於孟家來說是好事,但是對於孟家某些人來說,並不是好事!」

「嗯?」我疑惑的看了父親一眼。

「孟宇珩,主脈長孫,孟家年輕一輩最出色的天才!」父親沉聲說道:「他的野心很大,雖然你不會留在孟家,但是對於他來說,你是他成為下任家主最大的威脅,他估計會暗中針對你的!」

聞言,我緊皺眉頭,剛要開口的時候,站在我肩頭的三足鳥哼哼一聲,說道:「殺雞儆猴,來一個殺一個,殺到他們怕了,就行了。有的時候,武力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

三足鳥這戾氣十足的話,讓父親有點無語了。

父親看了三足鳥一眼,輕咳一聲,對我說道:「回去吧,等我消息就行了,不會太久的!」

我本想在孟家待幾天,陪陪父親的,畢竟多年未見,心中有很多的話想跟他說的。但是,父親似乎不想讓我在孟家多待,並且孟家現在這個情況,我確實也不想在這地方多逗留。

臨離開的時候,父親問我關於爺爺的事情,我很無奈的表示到現在都沒有爺爺的消息。如果爺爺知道了孟家現在的情況的話,也不用再躲了,問題是現在根本聯繫不到他,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

父親緊皺眉頭,低聲說道:「你爺爺拿了那本書二十年,上面的內容估計他早就已經熟記了。還有那口鎮魂棺,以我對他的了解,估計他是想鋌而走險了!」

「爺爺想幹什麼?」我問道。

父親搖搖頭,沒有回應我這個問題,思索了一下,看著我,沉聲說道:「這幾個月里,孟家死了好幾人,如果真的是你爺爺乾的話,這事就麻煩了!我忍了二十年,你爺爺也忍了二十年,他如果真的下定決心對孟家出手的話,憑他的手段,孟家二十年前的慘案估計會重演一遍了……唉,現在說這個也沒用,走一步看一步吧!」

說這話的時候,我們已經走出了庭院,正當我還想問點關於爺爺的事情的時候,發現庭院外不遠處孟子陽正微笑著看著我們。

「七叔!」孟子陽對父親打了聲招呼。

父親看了他一眼,輕輕的點點頭,說道:「正好,子陽你把你堂弟送出孟家吧!」

說著,父親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孟家沒有善茬,別輕易相信任何人!」

隨後,父親拍拍我的肩頭,溫聲道:「去吧!」

他轉身回庭院了,直到他身影消失在庭院中之後,我深吸一口氣,看向孟子陽,微笑說道:「來找我有事?」

孟子陽聳聳肩,笑著說道:「你的血脈震驚整個孟家,別人都在觀望,只有我這時候跑過來站隊抱大腿,我想什麼,你應該不會不知道吧!」

我輕笑著搖頭,說道:「孟家的事情,我不想摻合……」

「借你的勢而已,能給我大哥添堵,我就滿足了!」孟子陽打斷我的話,笑著說道:「我說過,我是在賭,至於以後能不能贏,以後再說,就算是輸了,也無怨了!」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輕聲說道:「你還真是個另類!」

「彼此彼此!」孟子陽苦笑,說道:「孟家家主位子給你你都不願意要,你比我還另類!」

對視一眼,我們同時笑了。

不管孟子陽這個人究竟如何,至少現在讓我感覺這個人挺對我胃口的,在孟家之中,也就是他能讓我看的順眼一點。

說笑間,我們聯袂在山莊內行走,走的不快,路上遇到很多人。看到我和孟子陽有說有笑,一副關係很好的樣子,那些人的神情都很古怪。

直到走到山莊門口的時候,孟子陽輕嘆一聲,看著我,笑著說道:「謝謝了!」

他在謝我陪著他演戲,演給山莊內那些孟家人看的,我也在努力配合著。

我笑了笑,說道:「各取所需罷了,我父親那邊,若是有什麼情況的話,給我打個電話!」

「嗯!」孟子陽輕輕的點點頭,說道:「走吧,送你下山,帶你在嶺南玩玩,領略一下這裡的風土人情!」

還沒等我回應,肩頭上站著的三足鳥直接開口了,「不用了,你小子回去吧!我們還有事要做!」

我和孟子陽都愣了一下,三足鳥給我使了個眼色,雖然不知道三足鳥是什麼意思,但是看樣子似乎是有什麼事不想讓孟子陽知道。

我對孟子陽笑著說道:「以後有時間再來,別送了!」

「行吧,一路順風!」孟子陽很識趣的沒有多說什麼,笑著揮揮手,轉身走回了山莊。

我獨自離開了孟家山莊,自山腰上下來之後,我忍不住問道:「咱們還能有什麼事?」

三足鳥瞥了一眼孟家山莊的方向,眯了眯眼睛,低聲說道:「你難道以為孟家中的某些人真的會讓你活著離開嶺南?」

我心中一凜,看了一眼三足鳥,沉聲說道:「他們敢在這裡對我動手?」

「沒有什麼敢不敢的,只要值得,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某些人也會做出很瘋狂的舉動的!」

三足鳥輕嘆一聲,看著我,哼哼著說道:「人心險惡,你小子還太年輕,這一次要不是鳥爺跟著來嶺南,你就算有十條命都得搭進去……不信?等一會你就知道了!」 歐洛微雙目微微震驚了起來,她不是沒有見過方程美的狡猾和勢利,但是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再一次的噗嗤笑了出來,歐洛微輕搖了搖頭,哀嘆了一聲。

方程美:「你笑什麼?」

「我啊,我笑某人真的太蠢了。」歐洛微無語的聳了聳肩:「真的,你已經刷新了我的三觀,哦不,應該是三觀早就被你刷新了。方程美,你以為我還是五年前那個任你欺負的歐洛微么?現在你也太抬舉自己了吧。實話跟你說吧,不管你手機是不是我摔的,我都不會賠償,麻煩動用你那個瓦特了的腦子想想,我歐洛微還怕你?」

方程美臉色僵了僵,惱羞成怒開口的說道:「歐洛微,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去告訴你的那些金主男朋友,說你在跟他交往的時候,還跟別的男人有染,你覺得到時候還會有人保護你么?還會有人給你撐腰么?歐洛微,不管是五年前,還是五年後,你始終都是我的手下敗將!你只能被我踩在腳底下!」

「是么?」歐洛微眯了眯眼眸:「那要不要打賭?賭你,能在斯蘭蒂待一個月,就算我輸,咋樣?」

呵,一個月,她都還嫌久了,最好是十天,不過,她在斯蘭蒂必須用最快的時間找到W,她可沒那麼多時間來跟她貓捉老鼠。

方程美細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說道:「可以,如果你輸了,你要當著全校的面,跟我道歉,並且說那八個字。」

那八個字……

聞言,歐洛微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抿了抿嘴唇,隨即抬起了一雙高傲的眸子:「可以,反之,你輸了,就要當著全校的面,向我道歉,並且說那八個字!」

方程美突然自信了起來,同樣高傲的抬起了眼眸:「可以!」

歐洛微:「這樣,怕你到時候輸了,不認賬,你還是錄音下來,或許視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