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比如修行之法尚未傳開時,的確只設東西兩市,後來隨著社會發展,百姓需求增多,才有了除朝廷機構以外隨意設市擺攤的說法。

演變至如今,只要不是別人家的地方,報備官府登記註冊之後,在哪都可以開市。只是黑龍城乃千古名城,世家貴族頗多,你把店開在人家附近,擾人清凈,自然也是不允許的。

說來有些不公,但這就是權力。

權力就是:我讓你做,你才能做,我不讓你做,你就不能做。

簡稱:為所欲為。

正如這滿大街林立的商鋪,難道就沒有小家族和百姓的產業?

當然有,只是被各種明裡暗裡的手段給搞掉了,大部分都落入了五大家族之手。

「哎,難怪這房價這麼高,原來已經被壟斷了。」

一個時辰后,將整個東市逛了一圈,葉天這才明白他買不起門面的原因。

不過也只算一方面吧,這又不是現代世界,城裡住不起還可以住外面,大把的地方讓你建房子,來往的話有頭坐騎也不麻煩,幾百里路一盞茶的功夫也到了。

關鍵是人流。

海量的流動人群才是這裡地價昂貴的真正原因。

「怎麼辦?問了幾家,連個價都不肯報。」

王胖子也跟著犯愁,作為一個商人家庭之後,他自然不會只聽老掌柜的一面之詞,具體如何還是要親自來問問。

可問過之後更加不堪,一聽說要買店鋪,人都不帶搭理他的,直接抄掃帚趕人。

「無妨,船到橋頭自然直,先想辦法賺錢再說。」

葉天卻不怎麼擔心,不就是門面么?大把的靈石砸下去,還怕買不到?

真要買不到,那隻能說明還不夠有錢,不然你砸個幾億靈石看看,大把的人搶著把店鋪賣給你。

「可是……這各行各業都被本地家族壟斷了啊,咱們還差著好幾千萬呢,根本不是尋常手段能賺來的。」

王胖子自也明白這個道理,可賺錢又不是吹牛,吹多大就有多少,是要一塊塊靈石賺回來。

如果是幾十萬一百萬還好,有五百萬的啟動資金,並不是很難。

可幾千萬甚至上億……抱歉,真沒辦法,更別說還有時間限制。

葉天眉頭一挑,卻是被王胖子激發了靈感,他眼神一閃道:「尋常辦法不行,那就用不尋常的辦法,比如說……」

「賭!」

彷彿是明白了什麼,王胖子與他同時開口,一起說了同一個字。

要說如何賺錢最快,哪有什麼及得上一個賭字?

不說高賠率,哪怕是壓一賠一,只要能連勝,那也是呈幾何倍數增長。

雖然在葉天本人來說,對賭狗全無好感,但逼不得已之下也只得來一回了。

而且他要的不是賭色子憑運氣那種,是要憑自己的實力。

王胖子卻沒想到這一點,皺眉道:「可是怎麼賭才能百戰百勝?莫兄家裡就開著一家賭場,那裡面可都是有貓膩的,十個進去九個賠,賺那一個改天還得還回去,運氣再好也沒用。」

葉天搖頭回應:「我什麼時候說要去賭博了?我是要賭鬥!」

「賭鬥?」

王胖子一愣,旋即深吸口氣,瞪著他道:「葉子,你該不會是……要去斗獸場吧?別別別,那地方太危險了,咱們想別的辦法!」

可葉天心意已決,只道:「我的本事我自己知曉,這次來黑龍城開分店,也未嘗沒有歷練的意思,別忘了我師尊是誰,那可是上天入地無所不能,鎮壓九天十地,吞噬宇宙星空的無始大帝……」

王胖子還能說什麼,你就吹吧!

不過也知道葉天不是蠢人,該有的分寸不用他提醒,便也沒說什麼。

隨後一群人逛了會街,買點小吃,買了幾身衣服,便會客棧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見蕭鶴生帶著一個油膩膩的中年胖子來訪。 什麼玩意兒?

《母獸的配種技巧》?

看著面前笑嘻嘻的中年胖子,和手裡那本寫著七個大字的專業書籍,葉天眼睛一瞪,頗有些不可思議。

這年頭,連異界人民都搞起了基因雜交?還專門有人寫這種書……

不過翻開一看,上面的確寫著,類型相近的妖獸之間可以雜交,而且風險很小,因為如今的配種技術已經非常成熟。

「好吧……」

葉老闆只能無奈地看了眼大黑虎,心說二狗子,這回你爹也救不了你了,為了咱們的開店大業先犧牲一回吧。

見葉天點頭,中年胖子看看大黑虎:「那……這寵獸我便牽走啦?」

說著想起了什麼,從儲物戒中取出一袋靈石,交給葉天:「您點個數,裡面是三十塊極品靈石,和普通靈石三萬塊。」

葉天遲疑了下,看向一旁面帶微笑的蕭鶴生,想想還是拒絕了:「錢就不必了,就當是給大黑的營養費吧。」

「這……」

中年胖子頓感為難,扭頭向蕭鶴生請示。

蕭鶴生說:「便如葉兄所言,用最好的食材餵養這風魔虎。」

便揮揮手讓胖子退下。

胖子走後,葉天這才問蕭鶴生道:「蕭兄,不知在下拜託蕭兄打聽的事情……」

蕭鶴生無奈搖頭:「要與葉兄說抱歉了,這臨街的商鋪我都問過,無人要出售,唯獨轉角一條小巷裡,有家私宅要賣,地方比較大,但也很貴,原是本朝戶部左侍郎的宅子,因貪污公款被處死了,事發的時候還想逃,全家人被當場誅殺,血流了一地,不知葉兄可介意?」

話說這麼說,其實介不介意都是其次,關鍵戶部左侍郎已經是從三品的大官,那宅子還能小了?

據他父親說,幾天前就已經被另一家高官定下,只差付錢了而已,而這少年又來自邊遠小國,哪買得起這樣的宅子?

就算買得起,他敢嗎?

不過葉天的回答卻讓他意外。

「哦?那不知這私宅作價幾何?」只見葉天眉頭一挑,道:「人死如燈滅,我是不信死後有鬼魂,因此不忌諱這些,蕭兄不妨說來聽聽。」

「這……」

蕭鶴生略一猶豫,也就說了,想必對方得知內情后,也會知難而退。

葉天聞言卻是皺眉,五億靈石,這宅子得有多大?

但大點也好,省得將來再買,便問了一聲。

蕭鶴生道:「三進大院,九十間房,另有四個小院,兩處演武場,按市價起碼十億,因為是犯官之家,不祥之地,再折價處理,賣的靈石也是歸朝廷。」

葉天點點頭,這還差不多。

三進大的院子,近百間房,的確是有夠大了,比黑岩總店估計還大一圈。

「那行,回頭我去問問,不知這宅子要找誰買,又幾時付款,可有截止期限?」

「……找京兆尹,雲笙雲大人。幾時付款卻是不知,不過聽說是在競價,目前出到最高便是五億。」

蕭鶴生答道,想想還是警告葉天:「不過葉兄,這宅子你最好別碰,有人點名要了,不然怎會是這點價錢?你初來乍到,莫要惹了麻煩才是。」

葉天自也猜到這些,反問:「怎麼?上國權貴難道如此跋扈,連朝廷也管不住?我若光明正大地開業,還有誰趕來砸場不成?」

蕭鶴生苦笑:「這倒不是,只是明裡暗裡……罷了罷了,葉兄自己拿注意便是,蕭某告辭。」

說著便要出門,顯是不想與葉天再有瓜葛,免得將來惹禍上身。

當然,他也並不相信這少年能買得起那套宅子,別說五億,哪怕是一億,又豈能一般人出得起的?

好比他自己,手下管著兩家客棧,一家斗獸場,全部身家也才千萬出頭,買個廁所就頂天了,買房可差了十萬八千里。

「蕭兄且慢!」

不過卻被葉天給攔住了。

他回頭問:「怎麼,葉兄還有何事?哦,那寵獸待幾日後我自會派人送來,借種費也定然奉上,葉兄不必擔心。」

聽他這麼一說,葉天乾脆懶得算了。

本想和此人一起去斗獸場,看這著急撇清關係的架勢,還是自己去的好。

「那蕭某便告辭了。」

蕭鶴生離開客棧,葉天則是和王胖子等人吃了早飯,又在大街上隨便走了走,這才坐馬車來到了「蕭家斗獸場」前。

這家斗獸場建在黑龍城中心地帶,是一棟極大的建築,正面是斗獸場的大門和招牌,極盡豪華奢侈之能事,鑲金嵌玉都是基本操作,很多地方甚至是用各種妖獸魂珠來裝飾,而且以血色居多,乍一看有種瘮人的感覺。

但最特別的是大門設計,居然是一隻巨大無比的狼頭,正張開血盆大口,把兩排一人多高,鋒利無比的狼牙都給露了出來,再加上那雙碩大恐怖的血色狼眸,光遠遠看上一眼,就覺得心裡發毛,背脊生涼。

不過近看就好多了,裡面人來人往,隱約能聽見一陣陣打了雞血般的歡呼叫喊聲,顯然是在進行著某場血斗。

「葉子,這地方……怪可怕的,要不咱們還是別去了。」

來到斗獸場門口,王胖子當即打了退堂鼓,他已經能聽到裡面瘋狂的喊叫,一想到葉天要站上萬人圍觀的斗獸場,和妖獸進行血戰,就覺得心情緊張,頭皮發麻。

「姐,姐夫,胖子哥哥說得對,我們別去了。」

小雪兒難得和他站在同一戰線,也是抱著葉天的胳膊勸阻。

「放心,本老闆何許人也?豈會怕區區……不好!」

葉天卻一臉自信,並沒有覺得有多危險,正想安慰兩人幾句,突然見到一道小小的身影「嗖」一下跑了進去,是小蘿莉蘇蘇。

「蘇蘇妹妹,快回來!」

王胖子也看見這一幕,頓時大叫,葉天則顧不了那麼多,直接就衝進去了,陸凝雪恨恨地跺了下腳,只好跟了上去。

「吼吼!殺啊,殺了他!殺了他!」

穿過門口這段不短的通道,前面是一條橫向走廊,走廊對面大門洞開,有激烈的叫喊傳來,帶著瘋狂和嗜血的味道。

一行人跟著小蘿莉闖進來,入耳便是全場觀眾悶雷般的喊叫,同時前面有一座擂台,用鐵柵欄狠狠地圈了起來,約三百平方大小,裡面正在進行一場血斗。

交戰的雙方一個是人類武者,才三十歲左右,一頭短髮,穿著粗布麻衣,兩條手臂都裸露出來,是那種少見的古銅色,皮膚上油光混合著血液,在陽光下格外惹眼。

不過更醒目的是胸口位置,有一道比巴掌還大的血色抓痕,殷紅的鮮血汨汨而流,明顯是對手造成的傷害!

「吼——」

一聲怒吼猛然炸響,鐵籠中掠過一道巨大的黑影,凌空撲向這名人類武者。

是五階妖獸「鐵甲豹」,雖是豹類,渾身卻長著純黑色鱗甲,堅逾鋼鐵!乍看有種科幻般的機械感,但行動起來非常靈活,隔著十丈遠的距離一撲,立刻就到了人類武者面前。

那雙血色的眸子閃動著殘暴的殺意,一雙利爪更是幻化出兩道爪影,要將對手狠狠地撕碎!

「畜生,找死!」

而人類武者也是不甘示弱,怒吼一聲,便擊出一拳,一團熾烈的青色光波朝鐵甲豹衝擊而去!

不過葉天卻無暇關注這場戰鬥,敢在小蘿莉衝上擂台前,才將她一把抓了回來。

「小傢伙,你想幹嘛?沒事沖擂台做什麼?」

葉老闆皺眉訓斥,一手揪著小蘿莉後背的衣服,像抓小狗一樣把她拎在眼前,不滿地問道。

他倒沒有太擔心小蘿莉的安慰,區區五階妖獸,哪裡是小蘿莉的對手,大黑虎還不是五階?在小蘿莉面前連屁都不敢放,比小貓還聽話。

主要是小蘿莉身份特殊,來歷神秘,這斗獸場人多眼雜,萬一被人看出什麼問題,很容易招來禍患,這才是他著急的關鍵。

「阿蠻,阿蠻……」

可沒想到,小蘿莉比他更著急,指著籠子里那名人類男子一個勁地喊道。

「阿蠻?」

葉天眉頭一皺,這小丫頭在說什麼?

之前是「金秋」,現在又是「阿蠻」,到底什麼意思?

沒空多想,把小蘿莉強行帶了回來,與王胖子小雪兒匯合,這才找通道旁負責看守的蕭家武者問道:「這位大哥,找您打聽個事,這『阿蠻』,是否是一個種族?與台上那比武之人有何關係?」

倒也非問道於盲,小蘿莉雖然說話不利索,但基本意思還是能表達清楚。

叫「阿蠻」,就應該是認識台上那男子的身份,甚至還有些關係。

而蕭家武者負責鎮守此地,說不定能知道一些內情。

只是這蕭家武者並未直說,而是若有所指地瞅瞅葉天的手:「這個嘛……我倒是略知一二。」

「哦?那不知兄台……」沒說完便會過意來,掏出兩塊靈石遞給這名武者。

後者接過去掂量一下,這才看向葉天,緩緩說道:「兄台是外地人吧?這『阿蠻』吶,其實是上古蠻族的簡稱,咱們黑龍帝國位於大陸東域,已臨近茫茫東海,看似是……」

話還沒說完。

「吼!!!」

就聽擂台上傳來一聲無比狂暴的怒吼,震得人耳朵發痛,頭皮發麻。

抬頭一看,嚇了一跳,居然是那名人類武者,雙手撐住那鐵甲豹的上下顎,狠狠地將其撕成兩半。

「噗——」

妖血噴洒,漫天飄紅,兩半妖屍落下,內臟烏血流了一地,場面血腥至極! 葉天也是被震撼到了,或者說被刺激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