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江寂塵卻接著道:「你是想說,這跟送死沒有什麼區別吧?但是,這卻是我們唯一的辦法。」

「冥靈族的鎮族仙器,可以隔空億萬里進行打擊,所以,我們現在逃是根本沒有用的,最好的辦法,還是防守,利用陣法、禁制、仙器、丹藥…….總之,一切可以利用增強防守的,都要用上。」

「嘿,我倒是想不到,冥靈族為了對付我們,還真是連鎮族仙器也動用上了。」

江寂塵冷然地諷刺道。

而這時候,他盤腿坐下,無盡仙道靈石浮空,飛在江寂塵四周。

隨後,江寂塵雙手幻動,刻畫出神秘的光紋。

陣法、禁制。

江寂塵最開始的,是先布這兩種防守之道。

這兩種,就需要用到大量的仙道靈石。

但好在,這一路走來,江寂塵殺敵不少,身上仙道靈石龐大驚人。

再加上瑤嫣,身為醉風樓的聖女,她也是一個大富婆,身上仙道靈石,數量驚人。

這個時候,他們自然顧不得肉疼了,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江寂塵雙手幻動,快到極致,在身前四周,布下重重的防禦陣法禁制,直至所有的仙道靈石耗盡。

接著,江寂塵取出一件件防護仙器,利用萬器訣,布成防禦器陣。

神秘古盾、神秘護心護等等,防禦仙器,江寂塵都取了出來。

這是第三層防禦!

接著,江寂塵讓瑤嫣備好丹藥,隨時可用。

同時,他們全副武裝,身披鎧甲。

布置完這一切后,小灰也帶著骷髏軍團回來了。

(本章完) 整個過程,並沒有花江寂塵多少時間。

但此時,一道道身影,浮現四方,神念鎖定這裡。

「這小子果然還在這裡,沒有逃。」

「他必然是知道我們正在動用冥靈族的鎮族仙器對付他,自知逃走也無用!」

「所以,他們已經放棄了反抗,在這裡等死。」

四周出現之人,自然是冥靈族的修士。

他們通過冥靈族鎮族仙器,感應到了江寂塵所在位置,所以,都趕了過來。

他們要親眼看到江寂塵被殺死。

「哼,時間到了,可以發動攻擊了。」

「鎮器仙器下,江寂塵插翅難逃,必死無疑。」

「坐等看他被鎮族仙器,轟滅成渣。」

眾冥靈族修士,認定江寂塵、小灰、瑤嫣三個已無反抗之力,等著鎮族仙器殺至。

嗡!

摯寵逃妻:冷少謀婚設愛 就在此時,冥靈仙星上的虛空,激烈的顫動起來,似在破裂開來一般。

「攻擊開始了。」

冥靈族的修士,一個個驚呼出聲,感到非常興奮。

轟!

虛空破開,漫天劍光,跨越億萬里,從空襲殺向江寂塵。

這是冥靈族鎮族仙器,仙冥劍所發的劍氣。

而江寂塵、小灰、瑤嫣如若無視這些攻擊,他們盤腿坐於一方天地中。

咻,咻,咻!

劍氣如雨落下,刺向江寂塵。

然而,就在劍氣要刺至江寂塵身上時。

嗡!

層層光幕,驀然浮現,阻擋仙冥劍氣。

這是江寂塵布下的第一道防禦,陣法之道。

邊上,一眾冥靈族的修士看到這一幕,冷然一笑道:「無謂掙扎,單憑陣法,也想阻擋我冥靈族的鎮族仙器攻擊?痴心妄想!」

對此,冥靈族修士,自然不會相信,江寂塵布下的陣法可以抵擋仙冥劍氣了。

而確實也如他們所料,層層防禦陣法被破。

仙冥劍氣雖被削弱,但依舊強大無匹,非人能擋。

所以,冥靈族的弟子才會認為,江寂塵只是在做無謂的掙扎。

「哼,陣法已破盡,江寂塵該受死了。」

有冥靈族子弟得意地開口。

嗡!

然而,仙冥劍氣剛剛破開重重防禦陣法,江寂塵身前四周,再次一亮,重重防禦禁制浮現,繼續擋在冥仙劍氣前。

這一幕的變化,出乎眾冥靈族眾子弟的意料。

此時,他們都不由得臉色變了一變。

「該死的,這小子竟然還會禁制之道,而且,還不弱。」

見此一幕,此時已經有冥靈族弟子破口大罵了。

「不過,縱然是禁制,也擋不住仙冥劍氣。」

但是,冥靈族的弟子,對於鎮族之器,還是非常自信的。

所以,哪怕江寂塵啟動第二層禁制防禦,他們依舊認為江寂塵必是難逃一死。

咻,咻,咻!

不得不說,冥靈族鎮族仙器仙冥劍發出的劍氣,確實驚人的強大,哪怕隔空億萬里,依舊是強大無邊。

江寂塵布下的陣法、禁制兩道防禦,依舊無法磨滅仙冥劍氣。

很快,江寂塵布置下的防禦禁制完全被破,仙冥劍氣又弱了不少。

雖然,布下的兩層防禦,無法磨滅仙冥劍氣,但已讓它們的威能,減少了一半。

要知道,這可是耗盡了江寂塵和瑤嫣身上的所有的仙道靈石,才能做到這一步。

但是,哪怕只有一半威能的仙冥劍氣,也是威能恐怖無邊,非江寂塵能敵的。

這時候,仙冥劍氣已經臨近三人之身了,眼看著就要被刺滅。

「陣法、禁制都已滅了,江寂塵已用盡了手段,現在,該去死了。」

一眾冥靈族弟子大聲叫道,聲音中充滿怨恨之意。

「江寂塵,死!」

此言,得到了所有冥靈族弟子的呼應,此時,大聲叫著江寂塵死。

然而,下一刻,他們便叫不出來了。

因為,他們看到,就在仙冥劍氣要刺到江寂塵、小灰、瑤嫣身上時,四方虛空,忽然一顫。

一件件防禦法器,從虛空中顯化,完全把江寂塵他們包圍其中。

這是防禦器陣,由江寂塵操控,用神念進行催動。

防禦法器綻放光芒,連成一片,組成一片防護光幕,將江寂塵、小灰、瑤嫣籠罩其中。

啪!

仙冥劍氣最終沒有擊在江寂塵的身上,而是擊在了防護光幕上,暫時依舊無法傷到江寂塵分毫。

這是什麼情況?

眾冥靈族弟子目瞪口呆!

「該死的,竟然還有防禦,而且,這防禦還這麼強大。」

「江寂塵,他區區一個五品仙將境修士,他是如何做到的?」

冥靈族弟子陰沉地開口道。

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一種興奮之意,神情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放心,仙冥劍氣沒有那麼簡單,很快,器陣防禦也要破滅。」

但這時候,也有冥靈族修士如此說道。

而他聲音一落,果然,防禦器陣光幕破裂,最終碎滅化無。

啪,啪,啪!

連一件件防禦法器,都紛紛炸滅開來。

其中,神秘古盾和神秘護心境,也終於碎滅,不復存在。

但這時候,仙冥劍氣也只餘下了兩成的力量。

可是,哪怕只有兩成的力量,仙冥劍氣,也驚人的恐怖。

「哼,現在,該死了吧?」

冥靈族修士已經有人忍不住咆哮道。

咻,咻,咻!

而這時候,江寂塵卻驀然睜開,站了起來。

「口含丹藥,全力抵擋!」

江寂塵三人背靠背,形成三角狀,面對著仙冥劍氣。

此時,江寂塵手握霸天劍,身披封天鎧甲,抵擋仙冥劍氣。

幸好,這仙冥劍氣,還只餘二成威能。

若不然,他們休想抵擋。

江寂塵揮劍如風,個人抵擋下大部分的仙冥劍氣。

噗,噗,噗!

很快,江寂塵、瑤嫣、小灰身上都留下累累觸目驚心的傷口。

當然,小灰的傷口,則就是骨架出現無數的裂痕,隨時都要散架,靈魂之火變得無比暗淡。

很快,所有的仙冥劍氣被抵擋了下來。

不得不說,哪怕只是只餘二成力量的仙冥劍氣,也根本不是江寂塵能抵擋的。

也好在,冥靈族的鎮族仙器仙冥劍,因為催動者們的力量境界有限,只能發揮出仙冥劍三成的威力。

若是冥靈族老祖催動仙冥劍,江寂塵絕對沒有一絲的活命機會。

(本章完) 但即便只是仙冥劍三成的威力,在江寂塵做了充足的防禦之後,依舊差點殞落。

此時,他們的狀態非常不好!

看起來,身受重傷,虛弱無比,彷彿已經完全失去了戰力。

不過,還有一縷氣息不滅,說明江寂塵他們沒有死透。

四周,眾冥靈放修士,目光都在死死地盯著江寂塵。

總裁愛啃窩邊草 「他沒有死!」

「但是與死無異,只餘一息,我們任何一人上前,都可以隨手取之性命。」

冥靈族的弟子開口說道。

其實,他們的心中有著難以壓抑的震驚之意。

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在仙冥劍氣下,江寂塵竟然還能活著。

哪怕是只有一息未滅,那也說明他們還活著。

在此之前,他們認為,江寂塵他們必會被轟滅成渣的,甚至認為江寂他們已經放棄了反抗。

但是,整個過程,一切都出乎他們的意料。

「好,那我們上前補刀,將他完全殺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