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10 日

江小凡聞言,卻是無奈地聳聳肩:「沒辦法,本來我也想放你一馬的。」

「誰讓你運氣這麼不好呢?」

聽到江小凡所說,男子神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大言不慚。」

「既然你自己過來找死,那就不要怪我。」

隨著對方話音落下,江小凡猛地見到對方身後,出現一隻黑色的蠍子。

而這個蠍子最為顯眼的地方,便是尾部。

只見蠍子的尾巴上,一個銀鉤,長度相當恐怖。

見到江小凡此時面色凝重,男子則是笑道:「黑毒蠍你應該認識吧?」

「至於它的威力……你馬上就知道!」

不等話音落下,只見男子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猛地朝著江小凡沖了過來。

「好快!」

在對方身形消失的瞬間,江小凡當即一愣。

對方的速度,要遠遠超出他的想象。

雖然先前在知道對方的基因生物是黑毒蠍后,江小凡就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

但對方的速度,依舊是超出了他的預料。

緊接著,不等江小凡的思緒落下,便是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迎面而來。

江小凡面色一沉,隨即對著前方的空氣一拳轟出!

同時火鸞鳥也是出現在了江小凡的身後。

只見火鸞鳥仰天嘶吼了一聲,隨即包裹在其身軀上的火焰,再度猛了幾分。

嘭嘭嘭!

一群轟出的瞬間,一道刺耳的聲響猛地傳來。

緊接著,男子的原本消失的身形也是在此刻顯現出來。

「呵呵,你的速度也不賴。」能夠清楚的看出,男子的表情上,有些許的驚愕。

不過隨即便是被笑容所取代。

「不過,你好像忘了什麼事情。」男子提醒道。

「嗯?」江小凡聞言,當即神色一驚。

不等他反應過來,只見同對方接觸的手掌,竟然緩緩變為了黑紫色!

「這是……」眼見著這種黑紫色逐漸由手掌開始向手臂上蔓延,同時一陣酸痛感,也是從手臂上傳來。

「難道你不知道,黑毒蠍的毒字,是白白叫的?」男子此時神情高傲地挑了挑眉,「如果你不想辦法的話,那麼毒素很快就會蔓延到你的身體各個部位,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就會全身潰爛,在劇烈的疼痛中死去。」 雞鳴天曉,城門打開,韓生如一支離弦之箭一般重進城門。那速度,恨不得多張兩條腿。

給守城的官兵都看懵了,剛才是什麼玩意兒跑進去了?

韓生知道李茂才家怎麼走,畢竟以前跟著劉太真的時候,劉老道可是要求他們,要把杭州城各家各戶有錢的人家都熟記於心。

都記住確實不大可能,但杭州城前十的富戶他還是知道的。

一路穿大街越小巷,半個時辰不到,他就跑到了李茂才家門口。

剛到李茂才家,正好看到李茂才老口子正站在大門口,正在和院子外面遠去的馬車揮手。

韓生看這情況,也不知道是送誰呢,不過不管送誰,好在瞧見正主了。

離著老遠就喊:「李老爺,李老爺,小道有急事要見李老爺!」

門口的家丁一瞧,這是誰啊,大早上是要搶劫是怎麼著?幾個人將衝過來的韓生一架,當時就給架住了。

李茂才也聽見有人叫他,回頭一瞧,疑惑道:「怎麼回事,何人喧嘩?」

韓生被李府的家丁架著胳膊,嘴裡叫喊著:「李老爺,小道有大事兒要跟你說,人命關天,您一定要信我,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聽韓生這麼一說,李茂才想了想道:「放他過來。」

家丁鬆開韓生的手,韓生急忙上前咽了口唾沫潤潤喉,又緩了口氣才說道:「李老爺。」

「你剛才說有人命觀天的大事兒要跟我們說,是什麼事兒?」

李茂才心說我們家也沒得的罪過誰啊。

見來這小孩兒年齡不大,一身道袍沾滿露水,頭髮亂亂鬨哄,身上還帶著幾根雜草。

這是上地里偷苞米被人攆了?

李老夫人瞧韓生這個樣子,有些於心不忍,這是多大的事兒急成這樣了。

她對道士還是比較有好感的,畢竟他乾兒子就是道士,所以瞧見道士比瞧見和尚要親切一些。

「小道長別著急,這麼早還沒吃飯呢吧,先進家來,我叫廚房給你備飯,邊吃邊說。」

「多謝老夫人。」

一行人進了李府,來到客廳,正好他們早上吃剩的粥饅頭大餅啥的還有不少,又吩咐廚房掂備兩個小菜。

韓生坐到飯桌上,他是餓急了,昨天一天沒吃飯,半夜又熬了半宿,見到饅頭像仙桃玉果,桂花粥就似玉釀瓊漿,啼哩吐嚕好一陣吃。

李茂才和夫人對視一眼,這是幾天沒吃飯了,給餓成這樣?

他們到不擔心韓生是騙子,過來騙錢騙飯的。畢竟家裡又不差這仨瓜倆棗的,被騙就當施捨又能如何?

一陣風捲殘雲過後,韓生吃飽喝足,心裡也有了底。

「唔~」韓生揉了揉肚子,呻吟一聲。

李茂才見他吃飽了,這才開口問道:「小道長放才說的人命關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可否與老夫細說?」

「這件事兒關於您兒媳婦,您家少奶奶的。」

老兩口一聽是關於兒媳婦的,瞬間緊張起來。

「哦,您詳細說說。」

韓生點點頭,說道:「是這樣,我叫韓生,是個遊方道士。」

他現在被劉太真開除了,又不算真武觀的人,所以才說自己是遊方道士。

「昨天晚上小道出城遛彎,回來時碰巧趕上城門關閉,被關在城外只能在城外頭將就一宿。在半夜聽見河裡有人說話……」

「嗯?」

「河裡面有人說話?」老兩口沒聽明白。

韓生見他們茫然的樣子,解釋道:「對,就是河裡面,就是城外面的護城河啊,河裡面。」

「你繼續。」

韓生點點頭,接著說道:「小道也納悶,誰大半夜在護城河裡洗澡啊,所以躲在暗處一聽。這才聽出來,原來是兩隻水鬼在聊天。他們聊的內容是,要來您家裡頭拿替身!

說要在明天,也就是李老爺壽宴上,附在少奶奶的身上鬧一鬧。」

老兩口這才聽明白,尤其是李老夫人,那可是看過「周文王手抄本周易八卦」的人,各種奇人異事知道不少。

她看了看李茂才,點點頭。又轉過頭來看著韓生說道:「多謝小道長前來相告。」

「您客氣您客氣!」

韓生啥時候見別人對自己這麼客氣過,弄得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以前做乞丐的時候被人瞧不起,後來當了道士一直裝逼的也是他師父劉太真,他還是頭一次單獨被人家尊重。

「小道我也是偶然聽到的,還望您能早做防範,若您實在不放心,您可以去北城北三街真武觀找一下真武觀的張小神仙,或者是飛來峰靈隱寺的道濟禪師,他們都是有大神通者,肯定能幫助到您。」

「感謝提醒,道長您現居何處啊?」

「小道現在還,居無定所……」韓生臉紅道。

李老太太笑道:「既如此,您就去城東李家老店先住下,那是我們家產業,吃住都算我們家的,等回頭事情解決完,我們還有重謝。」

「不用不用,小道也沒幫到您什麼,重謝就免了。」韓生連連擺手。

李茂才也道:「不可不可,道長不顧生命送來消息,該謝還是要謝的。」

三言兩語過後,李茂才叫人把韓生帶到酒店,吩咐人好生相待。

之後老兩口坐在屋裡,分析韓生的話。

「夫人,您覺得那小道士說的是真是假?」

「我覺得八成可能是真的。」

李老太太分析道:「他過來不求金也不求銀,要是一般的騙子指定會求點什麼。

但是他沒有,飯都沒吃就為給咱家送個消息。而且說道捉鬼的事兒上他也沒說別的,還讓咱們找小乙,他沒有把事情攬過去。」

「確實如此啊,老年間咱也聽說過有水鬼拿替身,弔死鬼找替死鬼的故事。他們上家附在兒媳婦身上一鬧,不管事大事小,只要咱們誰說兒媳婦兩句,或者打她一下,她一委屈就會想不開跳河跳井。」

李老太太點點頭:「正好,明天小乙也得過來,讓他幫忙盯著點,有他在,小小水鬼翻不起什麼大浪。」

李老太太對張小乙很有信心,現在北三街張小神仙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以前收他當乾兒子一是因為兒子和他的關係好,外加上她和張小乙同姓,瞧著順眼。沒想到,幾年的光景,人家搖身一變,現如今她也跟著沾光了。

李老爺點點頭:「希望如此吧。頭些日子聽說小乙去給周半城家裡降過妖,據說還是杭州城裡三大法師一起出手才給鎮住的。也不知是啥妖精,這麼厲害。」

「我聽說好像是什麼萬年妖王,吃人無數的主兒。」李老太太接茬道。

「我聽說是上古大妖,咱倆的版本怎麼還不一樣呢?」

「管他是誰呢,那麼厲害的妖精都給降了,小小水鬼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又落到江楓的身上。

江楓雖然沒想到這女人會來這麼一出,但是依舊沒有半點慌張,繼續喝自己的酒。

徐雅則是一臉得意的看著江楓,壓低聲音道:「怎麼樣?向我服個軟,我就幫你。」

她倒是也沒想過要害江楓,只是單純的勝負欲,讓她想看到江楓給自己低頭的樣子。

江楓看都沒看她一眼,搖頭道:「不用。」

此時,又是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眾人回頭看去,只見周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高台上走了下來。

他滿臉冰寒,身後還跟著一個沉默高大的男人,宛如一頭史前巨獸,身上散發著讓人生畏的氣息。

看見男人的瞬間,所有人不由瞳孔猛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