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江德沒有在意,同樣也是一掌拍出,一金一灰,兩隻金色的大手,在蒼穹之下碰撞。

轟鳴之聲頓時響起,兩人身上都是真仙巔峰的實力,但是兩人的對抗,卻是讓天地變色,根本不是真仙巔峰能夠展現出來的威力。

……

另外一面升龍宗中,洛天此時全身上下已經被神光籠罩,身上泛起驚人的威壓,原本那驚人的氣場,已經變成了金色的結界,神則流轉。

「有至寶又能怎麼樣?剛剛能抵擋住老夫的界域而已!」老者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雙手掐訣,陣陣的波動,從老者的手中飛出。

壓力再次增加,陣陣的爆炸之聲在洛天打出的天人道法之外響起,彷彿將空氣都壓爆了一般,洛天等人百丈之外彷彿成為了一片真空。

「縱然是真仙巔峰,乃至半步仙王出去也會被碾死吧,仙王強者怎麼這麼恐怖!」貂得助等人感嘆。

洛天臉上冷汗直流,金色的紀元之書,不斷的散發出陣陣的神光,充斥在洛天的全身,紀元之書本身也是開始緩緩的遊動起來,朝著洛天的識海之外飛去。

同時,一道道身影從遠處飛了過來,幾十萬人身上泛著強大的壓力,讓人升龍宗的弟子們臉色難看起來。

「四大宗門,又有人來了!」升龍宗的弟子們顫聲開口,眼中露出絕望之色,看著率先飛出來的,兩道身影,身上泛著半步仙王的氣息。

「怎麼辦?」就連南宮御清等人心中也是一抖,光是一個仙王就讓他們沒有反抗的實力,更何況,又來了這麼多強者。

「嗡……」就在人們絕望,在紀元之書即將飛出的洛天識海,已經露出了一角的時候,陣陣的波動卻是從蒼穹之上響起。

「咔嚓……」蒼穹炸裂,彷彿被擊碎的鏡面一般,一把青色的鎚子,從蒼穹之中飛出,朝著站在天空之上的那名仙王老者狠狠的砸了過去。青色的鎚子,看起來普通無比,彷彿就是一把打鐵的鎚子,但是那股驚天的氣息,卻是讓那名仙王老者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青色的鎚子,看起來普通無比,彷彿就是一把打鐵的鎚子,但是那股驚天的氣息,卻是讓那名仙王老者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在人們驚駭之際,那青色的鎚子,已經落下,狠狠的砸在了那薄薄的一層界域之上。

「轟隆隆……」轟鳴激蕩,震撼的是,老者的界域直接被鎚子直接砸碎一樣,化成道道的天地之力,朝著四周席捲。

隨著界域的碎裂,洛天眾人身上那股碾壓般的氣勢,也是消散,讓洛天等人長長的出了口氣。

「我的天,這鎚子,好牛啊!」貂得助等人失聲開口,洛天看到那青色的鎚子,眼中露出狂喜,停下了紀元之書的催動,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噗……」仙王初期的老者口中噴血,目光之中帶著驚駭,看向從蒼穹之中走出來的幾個身影。

一共五人,每個人身軀都很健壯,超出了常人太多,尤其是一個黑塔一般的青年,站在另外四個人中央,還要高出一大截。

「陸重!」老者開口,看向五人站在首位的老者。

「項澤,你在這裡欺負一幫小輩,是不是有點不要臉了?」陸重輕聲開口,眼中露出不屑。

而隨著陸重的出現,跟隨項澤一起來的四宗弟子,也是沒敢輕舉妄動,站在兩個半步仙王的身後,同升龍宗的弟子們對峙著。

「大哥!」黑塔一般的大漢,憨笑一聲,聲音之中帶著激動,飛身朝著洛天的方向沖了過來。

「戰鏢!」洛天輕笑一聲,看著陳戰鏢朝著自己衝來,座下的小車,緩緩的升起。

「嗡……」不過就在陳戰鏢剛剛抵達洛天身旁的時候,八道身影卻是擋在了洛天的身前,八把鐮刀升起,阻擋住了陳戰鏢的去路。

「這是我兄弟,不用擔心!」洛天看著幽冥八衛,輕聲開口,來到了陳戰鏢的身旁,臉上同樣激動不已,沒想到陳戰鏢竟然來了。

「又結實了不少,這些年過的怎麼樣?」洛天輕笑一聲,他知道陸重來了,那就好辦了。

「挺好的,就是太無聊了,也太熱了,天天被火烤著……」陳戰鏢憨笑一聲,身上的顏色倒是比之前重了不少。

「哈哈,戰鏢,現在真是厲害了!」貂得助等人也是哈哈一笑,來到了陳戰鏢的身旁。

「洛天!」孟雪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洛在了洛天的身旁,不過不同於陳戰鏢更加健壯,孟雪卻是比過去瘦了不少。

孟雪長相雖然不算美女,但是絕對不醜,之前都是給人一種英氣逼人的感覺,加上有些健壯,給人一種比爺們還爺們的感覺。

但是如今瘦下來,讓孟雪多了一絲女人味,尤其是兩條大長腿還有那豐滿,身材絕對屬於極品,讓孟雪更加有味道了不少。

雖然瘦了,但是洛天絲毫不懷疑,孟雪身體之中蘊含著的爆炸般的力量,絲毫不輸於陳戰鏢。

「嘿嘿,大哥,俺也有媳婦了,這就是俺媳婦!」看到孟雪下來,陳戰鏢難得的老臉一紅,撓了撓腦袋,沖著洛天開口。

「啥?」聽到陳戰鏢的話,貂得助等人臉上頓時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看著陳戰鏢,如同看著神人一般。

「厲害啊,兄弟,連孟雪都給搞定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心中一想也只有陳戰鏢這種能夠降服的了孟雪這個假小子了。

「沒有大哥厲害,大個哥可是有四個媳婦!」陳戰鏢嘿嘿傻笑,目光看向洛天。

「你說啥?」聽到陳戰鏢的話,孟雪頓時不願意了,比龍淵還要大上兩圈的大劍,朝著陳戰鏢狠狠的拍了下去。

「嘭……」陳戰鏢沒有躲避,被大劍狠狠的拍中,彷彿沒感覺到一般。

眾人有些無語的看著陳戰鏢,暗嘆若是自己這小身板被拍一下,說不定抗不住。

「好了,別鬧了!」洛天開口,將眾人的視線拉扯到了天空之上的兩人。

「陸重,我敬你是前輩,此事是我們四個宗門與升龍宗的恩怨,跟你沒什麼關係吧?」項澤開口,目光看向陸重,凝重無比。

仙王也有強有弱,而陸重當年成名之時,項澤還只是個半步仙王,而且陸重身為仙界第一煉器師,交友廣泛,有不少強者願意幫陸重,讓陸重欠他們一個人情。

「項澤,我跟升龍宗有些淵源,你現在離去我可以當成什麼都沒發生過,當然你若是執迷不悟,我也沒什麼好說的,手下見真章吧!」陸重冷聲開口,項澤在他眼裡,還真的不算什麼。

「不行,我四個宗門損失慘重,此事怎麼可能就此作罷!」

「陸重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別以為自己資歷老,我就怕你!」項澤大喝,聲音強勢,自己身後那麼多人,還有兩個半步仙王,一樣能將升龍滅個乾淨,而自己只要拖住陸重便好。「就是,不過是早幾天進入仙王而已,真拿自己當個人物了!」就在項澤的話音剛剛落下,虛空撕裂,一道身影從蒼穹之中邁出,身軀高大,身高跟陳戰鏢有一拼,一臉粗獷,眼中露出一抹戰意,目光看向

陸重。

「巨靈宗老祖,丁天工!」陸重和項澤同時開口,目光看向那個高大的身影。

「陸重前輩,此事我認為你還是不要管的好!」丁天工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同陸重對視在了一起。

「又來一個!」看到丁天工,洛天等人心神一震,感覺有些不太妙。

「放心,師傅那個老東西一個打三四個仙王還是沒問題的!」孟雪眼中露出不屑之色,目光看向丁天工和項澤,沖著洛天幾人開口。

「……」洛天幾人有些無語,不過聽到孟雪的話,心中卻是有底。

「師妹,說過多少次了,對師傅要尊重,不要老是老東西老東西的叫……」陸久山和陸心水臉上帶著苦笑,沖著孟雪開口,顯然孟雪這麼稱呼陸重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孟雪現在可是背景嚇人啊!」

「她爹是仙王,師傅是仙王,嘖嘖,戰鏢你可撿到寶了!」貂得助拍了拍陳戰鏢的肩膀。

「孟雪,你爹來沒來啊,要是來了,那可就穩妥了!」萬凌空沖著孟雪開口。

「應該會來吧,我給他發了消息了!」孟雪輕聲開口,眼中露出笑意。

「看來,你們兩個是真的執迷不悟啊,也好,老夫也多年沒有出手了,今天就活動活動!」陸重看到丁天工和項澤眼中的戰意,輕聲開口,青色的鎚子回到了陸重的手中。

「嗡……」丁天工和項澤兩人臉色凝重,看著手中握著鎚子的陸重,感覺陸重身上的氣勢大變。

兩人身上氣勢升騰,站到了一起,同時一股驚天的壓力在兩人的周圍朝著四周擴散,金色和青色的雙色界域朝著四周延伸。

「十丈……百丈……千丈……」轉眼間,雙色的界域便是擴散到了三千丈的距離。

「三千丈……這是兩人將界域之力融合到了一起啊!」貂得助等人看著那三千丈的雙色界域,站在洛天的天人道法之下。

陸重雙眼平靜,沒有絲毫驚訝,正常仙王初期的界域就是方圓一千丈的範圍,在這一千丈中,這仙王就是主宰。

而丁天工和項澤兩人將界域合併在了一起,自然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不錯啊,竟然有界域融合之法!」陸重輕聲開口,身上的氣勢開始緩緩的朝著四周擴張。

「轟……」下一刻陸重的界域出現了,陣陣的轟鳴之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彷彿一張雷網一般,朝著四周擴散。

「崩……」轉眼間,陸重的界域便是同丁天工和項澤兩人的界域碰撞在了一起。

驚雷激蕩,一道道雷霆不斷轟下,隨後破滅,兩道界域誰也不肯退讓,在那裡開始劇烈的碰撞起來。

「咔嚓……」就在眾人震撼之時,一聲驚天的碎裂之聲響起,那方圓三千丈的界域,轟然碎裂,被雷域所碾碎,丁天工和項澤兩人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怎麼可能!」兩人臉色蒼白,怎麼也沒想到兩人聯合在一起的界域都不是陸重的對手。

一道道的驚雷遊盪,轉眼間便是擴張到了四千丈的距離,將丁天工和項澤兩人籠罩,一股驚人的威壓,讓兩人臉色難看起來。

「快要接近仙王中期!」丁天工失聲開口,隨後身形閃動,想要逃出陸重的界域。

項澤也是飛身而起,他們知道,若是在陸重的界域之中,兩人也沒有絲毫機會戰勝陸重。

「嗡……」而就在兩人動身間,陸重動了,手中青色的鎚子爆發出陣陣的波動,被陸重掄動起來。

「嘩啦啦……」一道道雷霆在青色的鎚子上流轉,方圓四千丈的界域開始震動起來,無形的波動加持在青色的鎚子上。「亂劈風!」洛天心神巨震看著那力壓而下的青色鎚子,當初洛天看不清楚陸重揮出了多少錘,現洛天已經是真仙後期,而且亂披風錘法也小有成就。 一大碗由玉米面和紅薯做成的食物,被駱林吃得一乾二淨。

「紅梅!….明天「紅色小將」造反兵團,就要對走資派周延安進行批鬥!….早上,還得起個大早,寫大字報呢!…早點睡吧!….」

老爸駱世傑說著,起身脫衣。

「嗯!…我今晚陪兒子睡,我們團裡面,也要批鬥反革命,修正主意分子,鄭伊鍵這個大漢奸!狗特務!…」

老媽殷紅梅坐在駱林的小床上,一邊脫著衣衫,一邊語氣嚴肅的說。

在床上的駱林,聽到一陣無語搖頭。

心想,這都是些啥啊!啥叫修正主義分子?還狗特務?年輕的老爸,老媽,可真天真啊!

他知道這個年代,工人不做工,學生不上學,老師不上課。

一天到晚,就是「鑽山打洞」的搞批鬥,搞黑材料,整人。

當然,他們這些響應號召的「勞動人民」,每月工資可以照拿,雖然錢不多二,三十塊一個月吧,但是物價便宜到掉渣,菜才幾分錢一斤。

搞的那就是計劃經濟,啥是計劃經濟?駱林這倒是知道,後世的資料庫內的資料,齊全的很。

計劃經濟,顧名思義就是,有規劃、計劃地發展經濟。

從而避免了市場經濟發展的盲目性、不確定性等問題,給社會經濟發展造成的危害。

如:重複建設、企業惡性競爭、工廠倒閉、工人失業、地域經濟發展不平衡、產生社會經濟危機等問題。

缺點顯而易見,第一,對微觀經濟活動與複雜多變的社會需求之間的矛盾難以發揮有效的調節作用,容易產生生產與需求之間的相互脫節。

第二,不能合理地調節經濟主體之間的經濟利益關係,容易造成動力不足、效率低下、缺乏活力等現象。

常美嬌道︰“老板,您要是累了,就先睡一會兒,我這有被子。” 第三,計劃容易脫離實際,造成不必要地巨大浪費等等缺陷。

夜晚,就在老爸唉聲嘆氣輾轉反則中渡過了。

一夜無話。

清晨,在陣陣清脆的鳥鳴中到來。

老爸很早就起來出去了.老媽跟駱林做了早飯,看著他吃了才鎖了門出去了。

駱林這才認真開始打量了下自己這個家。

其實就是兩間房,鬱悶啊!

怎麼就落在了這個J8年代呢?我草!

從昨晚起駱林就下定了個決心。

一定要在這個混亂荒唐的年代里,保護好自己的家人。

不讓他們受到半點傷害。而這個前提就是要恢復他的「炎黃八法」。

在前世,他就是憑藉著他修鍊至九層的「炎黃八法」傲視全球聯邦。

「炎黃八法」一是本修真功法。

是他在一個地攤上,無意中得到的。

作為華夏聯盟的一個聯邦王牌特工。他可以說,在前世的世界里,囂張跋扈得不可一世。

名門隱婚:獨寵囂張小萌妻 就是仗著他的「炎黃八法」的功法,在前世修真門派基本,都稀少凋零了。

啥仙人?都是講高端科技啥的。誰還信神啊!

神仙,這種概念在那個年代基本就是個歷史傳說。

而他自從修鍊了這個功法可是說就是個活神仙。

當然,那個世界的人是不會承認的。

最多人為他得了啥外星的高科技。更不會說他是神仙之流。

但是作為駱林來說,他知道他修鍊的是什麼東西。

開始,他並不知道,這個功法的妙用。

但是隨著功力的增強,他感覺他身上的細胞開始變質了。越來越年輕,精力越來越旺盛。

在他四十多歲的時候,看上去才二十齣頭。

這都是這個「炎黃八法」的功勞。

這個時候,他才醒悟過來,這本功法沒有他想得這麼簡單。

以前還以為只是一本搏擊秘籍而已,後來他又翻閱來大量的古籍才明白。

這是一本修真秘籍,明白過來之後的他,在「炎黃八法」裡面發現了大量的奧秘。

所以,他才能世界各大聯邦逍遙。

直到有一天,被一個異能者的電能擊中,這還是他太囂張,託大的後果。

總認為自己天下無敵,看來還是要低調啊!

陰人,扮豬吃老虎,才是生存王道。

「呼!….」

對於這種簡陋之極的門鎖而言,駱林一根小鐵絲,就能極其輕鬆的打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