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不錯,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提升修為。風波穀穀主的誕辰我也很感興趣,說不定還能碰到以前的故人呢。」

江楓想起了郁南熙等人,她們此刻應該就在風波谷當中,如果自己晉陞到了固元境的話,必然能夠參加這次誕辰,說不定就能看到她們。

「我就知道,你小子在風波谷里肯定有相好,否則的話不會這麼拚命提升境界的。年輕人,你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朱啟怪笑著看向了江楓。

江楓只是瞥了他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四人的目光依舊放在了那條真龍的虛影上,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風慢慢地停了下來。

緊接著,江楓便看到了從北山當中,升起了無數淡藍色的光球,緩緩飄到了空中。在這些光球之中,蘊含了莫大的生命能量。

「真龍開始吸收那些生靈的生命力了!」莫爺爺驚嘆地說道,江楓也點了點頭,生命力的感覺,他是最為熟悉的了。

「這些都是生活在北山當中生物的生命力,不管是妖獸還是普通野獸,現在都已經變成了最純凈的能量,最終被真龍吞噬。」朱啟撫著鬍鬚低聲說道。

真龍想要殺死這些生物非常容易,就算是那些厲害無比的妖獸,在龍威之下也難以生還。當那些生命力的光球飄浮到一定高度之後,迅速向真龍所在的方向匯聚而去。

江楓幾人雖然看不到那究竟是會是什麼樣的場面,但江楓自己能夠感受得到。真龍在為自己補充源源不斷的生命力,它本身的力量也正在恢復。

就算是他們站在了北山之外,也同樣感覺到了從真龍身上散發出來的龍威越來越濃厚,儼然有了神獸中的霸主的感覺。

當最後一團淡藍色光球消失之後,整座北山再次沉寂下來,江楓知道,裡面的一切生靈都死於龍口之中。

「吼!」黑色真龍再次發出了一聲巨吼,江楓便感覺到腳下開始了震顫,一股滔天的煙塵從北山當中散發出來。

江楓四人連忙抬起手來抵擋,煙塵漫天,他們的一切視野都被剝奪了。並且還要屏住呼吸,否則會被這些煙塵活活給嗆死。

好在修鍊者就算是閉氣許久,也能夠通過靈力存活下來。過了許久,這些煙塵才緩緩散去,出現在江楓等人眼前的景象,令他們再次震驚起來。

「北山,徹底的消失了。」胡三喃喃說道,江楓也是艱難的點頭。原本一整條北山的山脈,現在都蕩然無存,變成了一片毫無生機的萬里沙漠!

至於那條真龍,早就不見了蹤影,想來也是前往它該去的地方了。

「真是可惜。」江楓搖了搖頭,如果真龍還在,他一定會按照朱啟所說的,上前和它深深結交一番。

「莫爺爺,濁龍的精血我沒有弄到,但是這裡有一滴真龍的精血,就當做補償吧。」江楓拿出了裝著真龍精血的玉瓶,遞給了莫爺爺。

莫爺爺驚訝地看著江楓一眼,說道:「你的確讓我驚訝,沒想到一滴真龍精血都能拱手相讓。江楓,我和婉兒都欠你一個人情,以後我會讓婉兒好好報答你的!」

「那個胡三老兄,你想要的濁龍骨,我就沒有辦法了。」江楓抱歉地對胡三說道。

胡三撓了撓頭,不在意地說道:「那有什麼的,我就是開個玩笑。大不了,我自己去獵殺兩隻妖獸,重新做一個就是。」

江楓笑著點了點頭,正當他打算與三人告別,準備去煉製混天玉佩的時候。莫爺爺突然抓住了婉兒的嘴巴,把真龍精血直接灌到了她的嘴裡。

「爺爺你!」 莫爺爺突然做出了這樣的舉動,讓江楓他們都完全沒有料到,而且還是把僅有的一滴真龍精血讓婉兒給吞了下去。

這真龍精血那可是無價之寶,本來江楓以為莫爺爺是為了給自己延壽,才會這麼著急,但現在看來,完全是不是那麼回事。

「爺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婉兒服下了真龍精血之後,拼了命的想要給吐出來,但最後她發現根本就沒有吐出來的可能了。

因為真龍精血進入到腹中之中,瞬間就轉化成了一股純凈的能量,融入到了她的丹田當中,絕對沒有可能在轉嫁給他人。

「婉兒啊,爺爺已經老了,活不了多久了。」莫爺爺慈祥地撫摸著婉兒的頭髮,「打一開始,尋找濁龍精血的時候,我就是想讓你服用。在咱們一族當中,你是最年輕也是資質最高的一個,更是我唯一的孫女。如果能夠幫助你改變命運,突破修為,對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爺爺可不想看著你永遠止步在靈動境,最後慢慢老死。」

「果然是這樣。」江楓暗暗嘆了口氣,「為了延長自己的壽命,帶著孫女一起出來冒險,根本不是一個爺爺應該做的。他那麼迫切的想要得到濁龍的精血,肯定另有目的,沒想到是為了婉兒。」

朱啟點了點頭,說道:「濁龍的一滴精血,可以為修鍊者延長兩百年的壽命!而這滴真龍的精血,效果肯定更加逆天,說不定幫助錯亂一族打破天道的制約也不是沒有可能。」

江楓知道,錯亂一族遭受天道妒忌,修為擁有都只會停留在靈動九重天,無法再精進一步。如果真有辦法能夠突破這層枷鎖,恐怕就得把希望寄托在真龍這樣的神獸身上了。

「可是爺爺,我不要你死!」婉兒急得都快要哭了出來,眼淚就在眼眶中打轉,真龍精血無法從體內取出,讓她焦急萬分。

「乖孫女,爺爺現在不會死的,距離我的大限還有好幾年呢。說不定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還能尋找到延長壽命的天材地寶呢?」莫爺爺安慰婉兒道。

「找到延長壽命的天材地寶,那談何容易啊。想要煉製出一粒延長壽命的丹藥,都無比之難。錯過了真龍精血這絕妙的機會,以後恐怕就更沒有延長壽命的條件了。」朱啟搖頭嘆了口氣。

「那好,我們現在就去找,一定要為爺爺找到延長壽命的天材地寶!」婉兒擦了擦眼淚,拉起莫爺爺的手就要走。

莫爺爺連忙拉住她,說道:「不著急不著急,我們能夠得到這滴真龍精血,還得感謝江楓呢。如果沒有他,憑我們幾個,恐怕只會成為沙漠當中的塵埃吧。就算是成功殺了濁龍,也會被那些強大的妖獸和修鍊者給撕成碎片。」

「莫爺爺這句話說得沒錯。」胡三點了點頭,「如果那濁龍求的是我,我肯定不會搭理它,到頭來,那些妖獸蘇醒過來,把我們都給吃了!」

「這沒什麼,我也是大膽冒險一試罷了。如果不是運氣好,恐怕我就會連累你們,到時候咱們直接就被真龍給吃了。」江楓謙虛地笑了起來。

對他來說,殺死了濁龍之後,可以憑藉飛龍之翼逃走,就算是帶上莫爺爺他們,也有八成的把握可以逃走。

但畢竟那樣太過冒險,萬一有速度極快的妖獸出現,他們還是一樣得死。所以能夠跟濁龍打成協議,既有運氣也有幾分過人的膽魄。

「婉兒,你吸收了真龍精血之後,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這個時候,莫爺爺看向了婉兒問道。

婉兒仔細地感覺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那滴精血被吸收了之後,直接化為了一股能量,匯聚到了我的丹田當中。然後,就沒有其他的感覺了。」

「這不可能啊。」莫爺爺皺起了眉頭來,「龍血這種東西,效果肯定非常霸道,你會產生很大的反應才是。」

「莫爺爺,那真龍精血是真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檢查我的空間戒指。」江楓知道莫爺爺心中定是有所懷疑,連忙開口說道。

來自地球的旅人 莫爺爺擺了擺手,說道:「江楓,我並沒有懷疑你。你也感受到了,當我打開玉瓶的時候,一滴精血所散發出來的力量是多麼的強橫。起初被婉兒吞下去,我還擔心會撐壞了她的身體,都做想到了解決的辦法,但是現在……」

現在婉兒好好地站在原地,她無辜的大眼睛上,也透露出了迷茫。婉兒反覆查探自己體內的情況,可根本就沒有什麼異常。

朱啟也是皺起了眉頭,說道:「你給她的真龍精血肯定不是假的,那麼狂暴的力量被吸收之後,修鍊者應該有反應才對。難道我們錯過了哪個環節么,還是說這真龍精血需要真龍親自引發出來?」

「你說到引發,那我施展出霸氣,通過龍威的壓迫會不會有用?」江楓問道,「我在龍血床上修鍊了這麼長的時間,龍威早就融入到了我的體內,就算是不施展霸氣,我也能勉強調動。」

「你這個想法很不錯,龍血床內的龍威也極為純凈,和那條剛剛蛻變的黑色真龍相差無幾,甚至還會超過呢。對了,說不定正是那條濁龍察覺到了你體內的龍威,才會主動請求你。」朱啟分析道。

「很有這種可能性。」江楓嚴肅地點了點頭,現在回想來看,為什麼濁龍不請求別人的幫助,反而來請求自己,肯定是跟他體內的龍威多少有些關係。

「莫爺爺,說不定我有辦法能夠讓婉兒吸收掉的真龍精血徹底地發揮出作用來。」江楓主動開口。

重返2008年 莫爺爺眼前一亮,連忙問道:「你有什麼辦法?如果可行的話,現在就趕緊實施吧,能夠早點看到婉兒脫離天道的束縛,我也能早點安心。」

「實不相瞞,我已經通過特殊的修鍊方法,讓我的體內產生了微弱的龍威。說不定通過龍威,才能讓真龍精血發揮出應有的作用來。」江楓對三人說道。

「江楓兄弟,你可以不要嚇我,你說你體內有龍威?」胡三瞪大了雙眼,把江楓從頭到腳都給打量了一遍。

「不對啊,人類修鍊者的身上,怎麼可能會有龍威的存在呢?難道你是真龍轉化成了人形,實際上你是一條龍?」

「這傢伙的想象力還真夠豐富的。」朱啟都被胡三的言論給都笑了,「江楓,龍血床的事情,告訴你他們也無妨。反正這玩意里蘊含的龍威被你吸收光了之後,也就沒有用了。」

江楓點了點頭,便把龍血床的事情告訴了莫爺爺他們。胡三這才鬆了口氣,尷尬地笑著說道:「江楓兄弟,這樣的事情你就早點說嘛,還非得賣個關子。」

莫爺爺則是低頭考慮了一番,隨後看著江楓說道:「現在我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如果讓我和婉兒獨自尋找,可能根本就不會有什麼結果。江楓,你就試試吧。」

「好。」江楓點了點頭,隨後他便閉上了雙眼,將心神全部收回到了體內,感知那一律微弱龍威的動向。

在一團黑暗之中,江楓看到了一條金色的絲線,那正是龍威!他牽引住了龍威,緩緩地散發出了體外。

頓時間,莫爺爺和胡三還有婉兒三個都驚訝地瞪大了雙眼,他們一開始還有些懷疑。但在此感受到了龍威之後,這些懷疑都被一掃而空。

「這的的確確是龍威,只不過比之剛才的那條黑色真龍,從威力上來說倒是差了許多。不過卻要更加的純正,或許真的可行。」莫爺爺心中暗暗期待。

江楓操控著龍威完全覆蓋到了婉兒的身上,只見婉兒的俏臉上瞬間便流出了汗水,就算是一丁點的龍威,也讓這名精神力異常強悍的錯亂一族的族人有些受不了。

「婉兒,有感覺了么?」江楓睜開了雙眼,龍威被他順利的牽引出了身體之外,也不用再緊守心神了。

婉兒咬著牙,再次查探了體內的狀況,最後還是搖頭說道:「沒有,那滴精血進入到我的丹田裡之後,就徹底沒了蹤影。」

江楓這倒是有些犯了難,他已經牽引出來了龍威,但竟然還無法讓婉兒體內的精血發揮出作用。現在他也沒了其他的辦法,只好露出了抱歉地神情。

當他剛想要放棄的時候,朱啟便開口說道:「江楓,你試試把龍威直接灌入到她的丹田裡,這樣或許會有用。如果還不行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碰到那條真龍上了。」

「婉兒,我接下來會把龍威灌注到你的丹田裡,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你不要抵抗。」江楓輕聲說道。

婉兒看了她爺爺一眼,緩緩點頭。

見婉兒答應,江楓再次調動起了龍威,他小心翼翼地操控著,讓龍威進入到了婉兒的體內,並且在向丹田方向摸索過去。

江楓非常的專註,因為如果他有任何失手的話,龍威將會對婉兒的丹田造成巨大的破壞,說不定她因此就會徹底變成普通人。

冷汗已經順著額頭冒了出來,江楓的呼吸漸漸變得粗重。他操控著的龍威,已經鑽入到了婉兒的丹田裡。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丹田忽然產生了異樣,一道金色的光芒直接從中噴射而出。江楓連忙把龍威給收了回來,睜開眼,眼前被金光完全遮蓋住。

「婉兒,婉兒!」莫爺爺焦急地吶喊,他想要去拉住婉兒,但這道金光不僅僅刺眼,還形成了一股無形的力量,讓莫爺爺無法靠近。

而且從金光出現的開始,婉兒就沒了動靜,讓江楓也急切起來。如果婉兒有個三長兩短,那都是他造成的。

幸好,過了一會兒,儘管便慢慢地消失,婉兒那俊俏的模樣,再次出現在了江楓他們的眼前。只不過現在的婉兒和以前的所有不同。

「婉兒,你怎麼樣?」莫爺爺連忙過去,焦急地詢問。婉兒先是露出了一絲疑惑,隨後便高興起來,說道:「爺爺,龍血的能量已經被激發出來了。不過我無法一下子就吸收那麼多,現在形成了一個類似丹藥的東西,被我慢慢消化呢。」

「那就好,那就好。」見婉兒無事,莫爺爺長長舒出一口氣,感激地看著江楓,問道:「江楓,我和婉兒這一次多虧你了,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才好。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江楓笑著擺了擺手,示意莫爺爺不必客氣,隨後說道:「我打算先把混天玉佩鍛造出來,然後在提升到固元境吧。」

莫爺爺點頭說道:「那好,咱們找個安全點的地方,你鍛造玉佩,我們幫你護法。」

江楓考慮了一番,便答應下來。四人一路來到了江楓與莫爺爺和婉兒初次見面的地方,他直接拿出了青天劍匣,就打算鍛造。

忽然,一陣狂風颳了起來,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胡三和莫爺爺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江楓的表情也非常難看,那人對江楓他們伸出了手來。

「把東西都交出來吧!」 江楓等人一臉驚恐地看著突然降臨的人,正是先前逃走的飛龍鎮鎮長,此刻他的帽子上破了一個口子,目光冰冷已經做好了殺人的準備。

莫爺爺得知不妙,立刻準備起來,打算再次將飛龍鎮的鎮長給制服,但鎮長只是瞪了他一眼,說道:「我勸你還是不要那麼做,否則在你控制我之前,我就會殺了你。這次來,我只為了你們從真龍身上得到的東西,至於你們的性命,我並不感興趣。」

莫爺爺的身體僵硬在了原地,他也知道,如果讓鎮長有了準備,他再想要控制對方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加上鎮長修為極高,絕對有能力在瞬間就把一名靈動境界的修鍊者給秒殺掉,甚至連胡三都來不及阻攔一下。

胡三這個時候也攔在了眾人的身前,只有他一個人的修為達到了固元境,算是境界最高的人了。

但是真正實力上的差距,他要大大遜色飛龍鎮的鎮長,如果交手起來的話,胡三恐怕根本就抵擋不住鎮長的一招。

「我在飛龍鎮成為了鎮長,就是為了得到濁龍化龍這一天。 斬妖情劫:宿世不離 但我沒想到,竟然會被你這些螻蟻給陰了。不過那濁龍成功化龍,你們還沒死,肯定是得到了什麼好處吧。只要把東西交出來,就可以活命。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們什麼都沒得到,那樣只會死的更快。」鎮長陰狠地說道。

「我想你要的東西,已經取不出來了。」這個時候婉兒的膽子忽然大了起來,「一滴真龍精血被我吸收了,無法交給你了。」

鎮長的目光陡然變得銳利起來,他瞪向了婉兒,說道:「真龍精血竟然被你吸收了,真是暴遣天物。一個錯亂一族的傢伙,竟然還妄圖違背天道的旨意,痴心妄想。雖然精血被你吸收了,但如果把你給煉化的話,說不定還能有些價值。」

鎮長說完話,就像是根本看不到江楓幾人一樣,閑庭信步的走向了婉兒。莫爺爺則是護在了婉兒的身前,說道:「你要是再靠近一步,我就不客氣了。」

「不客氣?」鎮長眉毛一挑,大笑起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不客氣!」說完,他竟然化成了一道殘影,直接在眾人眼前消失。

等他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莫爺爺的身前,一隻手捏住了他的腦袋么,直接給提了起來。

莫爺爺在鎮長面前,就是被操控的一個木偶,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抗力量。處於這樣的狀況,他也無法施展自己一族的天賦。

「你們錯亂一族當真是危險的種族,看來有必要追問出你們的所在,然後再實行一次清繳了。留你們活在世上,就是一個麻煩!」鎮長的聲音十分冰冷,不帶有絲毫的感情,他的手掌正在用力的合在一起。

「你放開爺爺!」婉兒急忙大喝一聲,立刻施展出來了錯亂天賦。但鎮長的身體只是微微頓了一下,回頭瞪了婉兒一眼,婉兒便噴出一口血來,虛弱的倒在了地上。

「錯亂一族的天賦非常逆天,但是被強大的修鍊者察覺到並且施加反制的話,他們的精神力也會受到重創。江楓,依我看還是施展飛龍之翼逃走吧。」朱啟在江楓身旁建議道。

江楓看著被制住的莫爺爺和婉兒,心中也有些猶豫。但想到婉兒救過自己一命,他絕對不能這麼一走了之。

「你這個笨蛋,就算是留在這裡也沒有辦法。除非老子活過來,要不然沒人是這個傢伙的對手啊!」看到江楓如此固執,讓朱啟氣急敗壞。

江楓也知道,自己留在這裡,也幫不上忙。但是他也不能一走了之,否則的話,在場的人就都會被鎮長給殺死。

「慢著!」當鎮長就要把莫爺爺的腦袋給捏碎的時候,江楓立刻制止,「我身上還有一滴龍涎,你拿去之後,就放我們走。」

「龍涎?」鎮長挑了挑眉毛,看了莫爺爺和婉兒一眼,點了點頭。他的手指微微一松,莫爺爺便摔在了地上,趕緊過去查探婉兒的情況。

「小子,把龍涎拿出來吧。我答應你,只要是真的龍涎,到手之後,我立刻就走。我並並不像殺了你們,要不然我早就可以動手了。」鎮長看著江楓說道。

江楓冷笑一聲,說道:「你不那麼做,是擔心我們會把空間戒指毀掉,讓你什麼都得不到吧。龍涎就在這裡,希望你能遵守承諾。」

江楓把青天劍匣給召喚出來,再把龍涎從中取了出來,裝在了一個玉瓶當中。龍涎所散發出來的香味和一股強悍的波動,讓鎮長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很好,你把它給我,我就放了你們所有人。雖然這滴龍涎比不上真龍的精血,但是也足夠了。」鎮長顯得非常滿意。

江楓把玉瓶拿在手裡,慢慢向鎮長走了過去。鎮長則是站在原地,表面上他無所謂,但是心中卻也在做著防備。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颳起了一陣狂風,隨後天上便飛過了一道黑影。江楓停了下來,他抬頭一看,天空已經被一個巨大的身影給遮住了。

「這是!」鎮長驚呼一聲,「那條真龍怎麼又回來了!」他看了江楓一眼,臉上的表情十分難看。

「小子,沒想到你倒是有些能耐,好,我今天就先放過你們!」飛龍鎮的鎮長以為是江楓呼叫了真龍回來,他拔腿就跑。

鎮長的速度非常快,江楓幾乎只能看到一道殘影,如果真的動起手來,他絕對會在瞬間就被秒殺掉。

但頭頂上傳來了一道雷響,隨後金色的閃電從天而降。江楓聽到遠處傳來了一聲慘叫,似乎有人被閃電給擊中了。

「一開始我並沒有感覺錯。」一個威嚴的聲音傳了下來,巨大的龍威讓胡三等人都匍匐在地,只有江楓一個人沒有受到任何的壓迫。

他慢慢抬起頭,只見在那個黑影當中,伸出了一個龍的頭顱,這是剛剛離去的那條真龍,江楓頓時鬆了一口氣。

「你為什麼會趕過來?」江楓有些慶幸地詢問,如果不是真龍趕到,恐怕那鎮長得到龍涎之後,就會把他們都給殺了。

「我在你的身上察覺到了與我相同的龍威,剛才又感知到,便過來一探究竟。那個人已經死了,你不用再擔心。」黑色真龍對江楓開口說道。

「謝謝你幫了我,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江楓按照朱啟所說的,先跟這條真龍套套近乎,最好是能夠跟它成為真正的朋友。

黑龍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這裡已經不再屬於我了,我要去尋找適合生存的天地。你們修鍊者也是如此,等修為達到了一定程度,便會去尋找更加強大的地方。」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那我以後還有機會見到你么?」

黑龍微微點頭,說道:「你已經得到了我的龍涎,只要它還在你的身上,我就會感知得到。如果你找一名煉器師,還能夠與我進行交流。好了,我要走了,多保重我的朋友。」

黑龍說完話,它的身體漸漸上浮,最後雷聲炸響,它便在江楓的眼前消失不見。這樣的速度,就算是固元境巔峰的高手都拍馬不及。

「我的媽呀,可真是嚇死了。」胡三站了起來,清理乾淨身上的泥土,他剛才嚇得連狼牙棒都給扔出去老遠。

「那鎮長剛走就來了一條真龍,我還以為會被它一口給吃了呢。不過江楓老弟,沒想到你都能跟黑龍交朋友,真是有一套!」胡三再次對江楓豎起了大拇指。

「江楓,我和婉兒又被你救了一次。」莫爺爺把婉兒給扶了起來,走到了江楓跟前,「如果先前我們將濁龍殺死,也不會有現在被它救的時候了。這多虧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報答。」

「不知道怎麼報答?」朱啟露出了一絲壞笑,「江楓,你讓他把錯亂天賦傳授給你,這樣一來,就又多了一條保命的能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