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海沉沙丟下一番狠話,豁然轉身離去,整個大殿再次為之一震。

宇文成鋒目送海沉沙離開,隨後取出一張飛信卡,在上面寫了幾句話,將海沉沙過來興師問罪的事情告訴了范浪。

在范浪手中有另外一張飛信卡,宇文成鋒寫下的文字可以傳送過去。

當然,前提是范浪拿出飛信卡去看才行,要是他沒有看,寫再多也是沒用。

「范浪,你這次可真是捅了大簍子,海州甚至把海沉沙這種強者都派來了。能不能渡過此劫,就看你的造化了。」

宇文成鋒收起飛信卡,望向了天際,海沉沙剛剛破空而過,在天上留下一道水光粼粼的天河。 M國

姜小時元氣滿滿的站在寄宿家庭花園裡面呼吸新鮮空氣,她已經平安的在這裡度過了兩天,相信大佬已經不會在找她,她在也不用每天提心弔膽的害怕被大佬和諧,這種滋味簡直不要太爽,陽光,沙灘,自由。

「小時,有你的電話。」

「嗯,馬上進來。」姜小時伸了一個懶腰,轉身就跑進小別墅,拿著電話對著叫她的女孩道謝,「麥迪娜謝謝你。」

「不客氣,晚上我有一個聚會你要跟我一起去嗎?麥迪娜問。

「可以嗎?」

「當然。」

「我要去,麥迪娜你晚上等著我。」姜小時迫切的想結交到新朋友,想要快速的融入這裡的生活,那麼就要多出去走動。

「OK。」麥迪娜答應等她,就上樓去打扮,出席晚上的聚會。

姜小時這才跟電話裡面的人通話,「喂……」

「小時,是我,爺爺,怎麼樣在那邊習慣嗎?我打你電話你怎麼沒接,爺爺給你的錢還夠嗎?寄宿家庭的人還好嗎?你這丫頭去了就忘記跟爺爺報平安,爺爺擔心的整晚都睡不著。」

傅老爺子連珠炮的關心,讓姜小時心裡暖的不行,嘴角自然的掛著淡淡的微笑,「爺爺,我很好,您給錢我都還沒有用過,寄宿家庭裡面的人也很好,讓您擔心了對不起。」

重生九零:新時代 「小時,爺爺給你的錢你怎麼不用,你一個女孩子在外面,不要節省,沒錢了只管跟爺爺說,你是爺爺的心肝寶貝不要節約。」

姜小時,「……」自己才來這裡兩天也沒地方用錢啊!但是心裡還是暖呼呼的,一個人在異國他鄉有人關心牽挂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爺爺,我沒有節省,我剛來還沒有出去看走過,所以沒有消費。」姜小時解釋道。

「你要是有什麼不習慣的就跟爺爺說知道嗎?不要委屈了自己。」傅老爺子就擔心她在外面會吃虧不斷的在嘮叨著。

姜小時乖巧的聽著,偶爾也附和兩句,閑話家常后,老爺子提起了傅辰修,「小時,你五叔那裡你就不要擔心,他沒有找你,等過段時間爺爺會跟他說你只是去讀書,你這麼大了,他也會學會放手。」

姜小時本能的就不想提起大佬,因為一想起大佬她就忍住的後背脖頸發涼,但是老爺子現在提及她還是得回答,「爺爺,五叔沒有生氣吧?」

傅老爺子回想那天晚上,他那混賬兒子,面如修羅的站在他們面前,戾氣環繞的說,「我只問一次,小時在那裡?」

傅老爺子他們當然沒有跟他講,傅辰修冷笑了一下就轉身離開了傅家老宅。

沒有發脾氣,就只是那樣淡漠的離開,反倒讓傅老爺子心中感覺到不安,自己的兒子什麼脾性他還是清楚,他這個兒子心思之深沉,在他沒有同意之下,他們就把姜小時就給弄走,這件事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就翻篇。

所以他也是過了兩天才跟姜小時打電話。

「不用管你五叔,小時好好念書,有爺爺在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傅老爺子沒提傅辰修當時有沒有發火的事。 墓中墓的主墓室內。

范浪剛剛修鍊成軒轅骨,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只覺體內力量澎湃,充盈無比,恨不得找個出口狠狠發泄一番。

有了之前得到的三樣新寶物,又修鍊出了軒轅骨,范浪的實力上了好幾個台階,哪怕面對玄君也渾然不懼,除非是那種玄君的佼佼者,才能讓他忌憚。

之前他對千面人心懷顧慮,現在完全不當回事了,有十足的把握吊打千面人!

是時候出去了!

「抱歉,打擾了你休息,等我辦完事離開之後,會把出入口毀掉的,免得再有人打擾你。」

范浪跟死人說了句話。

「開棺者死!」這是棺槨的回應,他就會這一句。

「……」

范浪笑了笑,一步步走出了濟融潭,身上的潭水紛紛滑落,他輕輕一震,殘存的水汽盡皆消散,身上變得乾乾淨淨。

結界之外的幾人注意到范浪的動靜,一個個打起了精神,他們苦等了三天,總算等來了這一刻,看范浪的樣子,分明是要出來。

這三天,可把眾人憋的不輕,也氣的不輕。

陳老抬手示意眾人先別衝動,然後上前拱手道:「范少俠,這幾天你一直不肯理我們,也不知有何用意,現在肯出來跟我們聊聊了么?」

「沒什麼可聊的,事情都明擺著,東西都被我拿了,你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范浪終於開口回應,一副輕描淡寫的語氣。

這番話簡直能把人氣炸肺。

陳老的眼角抽了抽,另外幾人更是勃然大怒。

「范浪,你太讓老朽失望了,做人,不是你這樣做的。不會做人,不懂得信義二字,就算實力再強也是枉然。」陳老搖了搖頭。

一旁的岳秋涼拔刀出鞘,冷冷道:「陳老,別跟他廢話了,這小子就是個混賬,跟他說這些大道理根本沒用。他想獨吞,我們不讓,那就只能手底下分高低。」

「唉,不到萬不得已,老朽實在不想翻臉。」陳老搖搖頭。

「現在恐怕不是你想不想的事了,難道你沒感覺到范浪身上有點不對勁么,這小子看我們的眼神裡帶著殺氣啊。」另一邊的胡來喝了口酒,冷冷提醒。

陳老望向范浪,發現范浪的眼神確實凌厲逼人,而且身上散發著氣勢洶洶的威壓,正向著結界邊緣一步步走來。

這眼神,這威壓,擺明了是要動手,根本不留餘地。

陳老見狀,徹底打消了好言相商的想法。

這一戰,避無可避!

范浪一邊走,一邊進入人龍形態,化為了半人半龍的模樣。他背後的紫霄龍翼張了開來,暗紫色的雙翼呈現堅固的質感,隨著張開的動作,表面冒出了紫色的流光,在骨架以及翼膜上來回竄動,好似紫色的閃電。

他徑直穿過了結界,走向了已經亮出兵器的六人,之前的同夥,如今反戈相向。

已經不需要再去猜測誰才是千面人了,戰鬥能夠直接換來答案。

千面人一直按兵不動,肯定是要利用另外五名玄王來對付范浪,那就讓他稱心如意好了。

「看我不爽就出手吧。」范浪勾了勾手指,出言挑釁。

六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氣,現在終於可以發泄一下了。

「這小子很不好對付,我們一起上!」岳秋涼挽動寒光,大喝一聲。

另外五人紛紛應是,就連樂嫣紅都不例外。

六名玄王一起出手,從一開始就拿出了全部的實力,一個個施展出看家本領,統統攻向了范浪。

岳秋涼用刀,默劍客用劍,樂嫣紅甩動長鞭,陳老舞動雙拳,胡來揮起酒葫蘆,蒼雲的霸骨刺破手掌,直接以染血的霸骨進攻。

范浪以一敵六,毫無懼色,張開背後的紫霄龍翼,催高自身的速度,化作了一道模糊的影子,以完全凌駕在玄王之上的速度移動,閃身衝到了岳秋涼麵前。

當初他一拳擊敗岳秋涼,如今兩人再度交鋒。

這次仍是一拳!

只不過換成了別的招式,范浪在這三天里學成了爆裂龍拳,對著岳秋涼用了出來。

爆裂龍拳只有身懷人龍血脈的人才能施展出來,就聽范浪的拳頭響起了龍吟之聲,浮現出一顆龍頭虛影,狂暴的力量破開空氣,掀起了一道道漣漪。

當岳秋涼看到這個拳頭的時候已經晚了,這一刻,他忽然覺得范浪的拳頭比之前還要更快更猛。

轟!

爆裂龍拳!

岳秋涼的腹部結結實實中了一拳,皮肉爆裂開來,身體倒飛而出,大刀脫手落下。他一路飛到主墓室的盡頭,重重撞在牆上,這才止住去勢。

這個苦逼又被打了一拳,而且又是一招既敗。

雖然這次有好幾個人跟他聯手,但是並沒有改變什麼。

「噗……這小子……」岳秋涼吐了一大口血出來,差點一命嗚呼。

這還是范浪留手的結果,如果他使出全力,岳秋涼就不止是受傷那麼簡單了,恐怕已經變成了人肉拼圖。

另外幾名玄王根本沒有時間去關心岳秋涼,而是抓住機會進攻范浪,樂嫣紅手中長鞭破空,直奔范浪的脖子卷了過去。

范浪現在的速度大大超越以往,輕輕一閃就避開了攻擊,然後反手抓住了樂嫣紅的鞭子,用力將這個狐狸精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啊!」樂嫣紅驚呼一聲,花容失色。她近距離看到了范浪的眼睛,還感覺到自己被狠狠摸了一把,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范浪憐香惜玉了一次,施展出了織夢眼,讓樂嫣紅陷入了幻境。

以前他想用幻術困住玄王還很吃力,現在就輕鬆多了。

「一邊畫圈圈去。」

范浪編織了一個畫圈圈的夢境。

樂嫣紅的眼神變得獃滯,縱身一躍,脫離戰場,跳到了牆角處,蹲下來畫起了圈圈,那叫一個認真。

范浪輕輕鬆鬆的擺平了兩個玄王,掃視了一圈,鎖定了第三個目標——默劍客!

默劍客是嫌疑最大的人,此時他剛好持劍攻向了范浪,劍招樸實無華,化作一點寒芒,直取范浪的喉嚨。

范浪雙眼一亮,主動迎了上去,空手抓向了默劍客刺來的劍,將其一把抓在手中,捏得粉碎,然後再次施展爆裂龍拳,一拳轟向默劍客的胸膛。

這一招殺氣騰騰,如果千面人不想死,就必須拿出玄君的實力來接招。

范浪認為這一招足以將千面人逼得現原形。

碰!

然而結果並非如此。

范浪的拳頭正中目標,將默劍客打飛了出去,根本沒有遇到玄君水準的反抗。

這一剎那,他心裡咯噔一沉。

「我猜錯了!」 「嗯,爺爺,我會好好讀書的,也會經常跟你打電話,您老也要保重身體。」姜小時最甜的跟老爺子聊了一會兒,就把電話掛斷。

掏出自己的手機,拇指放在開機鍵上,秀眉淡淡的蹙著,糾結了一會兒,始終沒有用力按下開機鍵,把手機重新放回自己衣兜里上樓。

……

傅氏大樓

傅辰修半眯著眸,乾淨骨節分明的手指,翻動著手上的A4紙。

整個辦公室裡面寂靜的只能聽見他翻動紙頁的沙沙聲,羅亦心臟緊繃著看著自己家的老闆,「五爺,小小姐在M國,還未去老爺子幫她找好的學校報到,現在應該還在寄宿家庭住著。」

傅辰修把手中的A4紙放下,垂著眸子,黑軟的睫毛將他眸底的情緒遮掩著,讓人看不清他此時的情緒。

羅亦緊張的咽了咽喉管,鬼知道他這兩天是生活在什麼樣的水深火熱中,姜小時離家出走,不準確點說姜小時在五爺沒有同意的情況下,被老太爺悄悄的弄出國,還瞞著五爺,他為了查到姜小時的行蹤,就這兩天白頭髮都熬出了好幾根。

小小姐想出國就好好的出國不行嗎?為什麼要悄悄的,搞的他這兩天時刻神經都緊繃著,就怕一不小就會觸及到五爺的情緒,他不想接收到死亡凝視,可怕,太可怕了。

「直升飛機準備好了嗎?」傅辰修冷涼的聲音終於在沉默了五分鐘后響起。

羅亦在聽到傅辰修的聲音第一時間就站直了身體回答,「準備好了,五爺您現在就出發嗎?」

嘎吱——

座椅被挪動摩擦地板發出的刺耳的響聲,只見傅辰修高大挺拔的身軀往門外走,羅亦一刻也不敢耽擱的跟上去。

在心裡默默的為姜小時祈禱,他跟在傅辰修身邊這麼多年這是第二次見到五爺這麼生氣,第一次是小小姐拿著錢財去提親的時候,第二次就是現在了,上一次不知道姜小時用了什麼辦法讓五爺消氣了,這次希望她好運吧。

……

姜小時給自己畫了一個漂亮的妝容,把臉上的傷口給遮住,換上衣服下樓跟麥迪娜匯合。

「迪娜,你的朋友會喜歡我嗎?」姜小時有點小忐忑的問著麥迪娜。

麥迪娜挽著她安慰道,「小時,我的朋友都很好有好的,他們會喜歡你這個新朋友的,不要擔心,對了這次聚會我們之中有一個跟你來自同一個地方的男孩,你們可以認識一下。」

「好。」姜小時跟她聊著天就到了她朋友家。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朋友聚會,在一個後花園里BBQ。

麥迪娜帶著姜小時介紹給這次聚會的主人公,「愛彼,這是我的朋友叫姜小時,來自瑞城。」

「你好,美麗的小姐,我叫愛彼,瑞拉,歡迎你來到M國,希望你在我的聚會上玩的愉快。」男人說完話就對著姜小時來了一個熊抱。

姜小時知道這是M國的禮儀,也熱情的回應,「希望沒給你帶來困擾,你的聚會看起來很棒。」

「這是跟你來自同一個地方的朋友幫我準備的,你可以認識一下。」說著愛彼就對遠在游泳池的男人揮了揮手。

姜小時順著他的招手的地方望去,看著男人越來越清晰臉龐,小臉當場就僵硬了,怎麼是他啊! 猜錯了!

猜錯了!

從默劍客的表現來看,絕對不是玄君,真正的千面人面對這種危險的攻擊,不可能沉得住氣。

既然默劍客不是千面人,那就另有其人了。

戰鬥之中,根本來不及多想,范浪周身一震,化作護體氣罡,同時雙手結印,施展出心水滌塵,在默劍客的頭頂凝聚出一朵祥雲,往下淋撒著帶有療傷效果的水滴。

剛才這一擊太重,默劍客能不能保住小命還是個未知數。要是他死了,就算是范浪對不起他。

施展心水滌塵浪費了范浪的一些時間,陳老以及蒼雲從左右兩邊攻上,各自施展出不同的攻擊手段,拼盡了全力。

玄王畢竟是玄王,范浪躲閃不及,被左右兩邊擊中,來自左邊的攻擊,被他用左臂硬生生抵擋下來,來自右邊的攻擊,則是用紫霄龍翼的翼展擋了一下。

轟!轟!!

賴上監護人:萌妻有術 兩道攻擊宣洩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