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無線電里傳來急促的呼喊聲。

「我在吶!」

啊!真想對著離自己最近的大樹發泄一下。只是閉眼假寐一會兒,結果連一分鐘都不到,通信聯絡官那負責任的呼喚聲,就接踵而至,還是那種你不回復就不死不休的節奏。

起身,扶著自己的脖子左右活動了一下,脊椎骨發出嘎巴嘎巴的輕響。抬頭望了望天空,嘆了口氣放棄了那種要發泄一下的想法。因為,空中幾隻攜帶魔法水晶的獅鷲正在盤旋著,我可不想自己的那「光輝形象」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既然還活著,那就趕緊繼續任務吧!]

那個瘋子的聲音,依舊讓人感覺那麼討厭。

「是是是!」

我用近乎發牢騷的語氣回復著,然後閃身跳到樹上。連人帶機甲兩百多斤的分量,讓樹榦發出吱呀呀的

*聲。說起來,現在的狀態感覺又一次回到剛開始執行單兵任務得那段時光。

不過這次面對的,不是同行,而是重騎兵。

感覺執行追擊任務的也是人也是一個瘋子吧,那種厚實的盔甲配上騎士槍,居然沒頭沒腦的就著迷一頭扎了進來。

想要當孤膽英雄么?我還是真是佩服他的勇氣。不過,很快我就否定了我之前的想法。應該用藝高人膽大來形容他。

馬步很輕快,似乎並沒有因為這種障礙物叢生的森林而影響到自己的節奏。突然冒出的樹榦之類的也是恰到好處的剛剛躲過去。乍看,讓人感覺很狼狽,其實多觀察幾次你會發現,這是只有高手才有的動作,沒一次閃避都能精確到分毫,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

這倒是勾起了我想要會會他的想法,主要是想知道一下自己現在到底提升到什麼程度了。

不過,在這之前我需要再往森林更深的地方前行一段。

一路上,我故意留下一些足跡線索,好讓後面追擊那位的騎士不會突然失去追擊追擊的目標。

終於在一處已經看不到天空的林地里,我停止了前行的腳步並返回地面。一邊感受著之前在穿著機甲在樹間跳躍的感覺,一邊等待著那位騎士大人的到來。

終於,馬蹄聲漸傳漸近,然後是盔甲碰撞的鏗鏘之聲。

很好,沒有一見面就立刻衝上來,這是高手才會有的判斷。

因為同樣戴著那種騎士頭盔,所以我看不到他在發現我的時候,是否是吃驚的。只見他翻身下馬,從馬背上取下自己的盾牌,然後用另一隻手拔出腰間的佩劍。緩步走到離我五米開外的地方,停下了腳步。

「您似乎一點都不吃驚呢!」

在這裡我用了敬語,要知道騎士也是貴族階層,而且從他那塊鑲金的龍紋遁來看,對方應該不只是騎士。或許比騎士更高也說不定!

「你一路因為我過來,不正是為了這個么?」

冥之帝后逆襲 哈!居然被發現了,有點尷尬呢!

[安娜上尉!請解釋下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因為監視水晶無法轉接畫面,這樣在一號倉庫觀察轉播的達官貴人們多少有點不高興。無線電里很快便傳來了問責的聲音。

「啊!請等我一下!」

在等到那位騎士的點頭允許后,我的右手習慣性的按在耳邊的位置(其實就是機甲的手臂放在頭盔接近耳朵的位置)。

「我這裡有點私事要處理,請給我十分鐘的時間!」

說完后,直接將裝載在機甲上的無線電接受系統關掉了。

無線電的另一端,一群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觀測班成員,一臉懵逼的看向他們的主人賈巴爾。

「去,告訴那些白痴們,就是監視水晶出了一些狀況,讓他們等候十分鐘。」

「是!」

豪門庶媳 「魔力監測設備設備還能接收到數據么?」

「報告,除了不能接收到畫面外,其它一切都正確。」

「那就把這次的事情,當成一次實戰演練,利用數值變化,對現場進行分析。要知道戰場上可不會什麼時候都可以監測到畫面的。」

「是!」

原本忙亂的觀測班,再次恢復到正常狀態。

森林裡。

「對自己就這麼自信?」

「說實話,我只是想確認點事情,如果我想離開,您還真攔不住。」

騎士苦笑著,說道,「看來我也成了你的實驗對象了呢!」

「抱歉,有點趕時間。那麼,請恕我無理了。」

說完話的那一刻,後背上的武器架發出嘎查一聲輕響,巨劍開始順勢下落。然後,身體下壓,伸手向後準確接住巨劍,一氣呵成。

「無妨……」

騎士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話只說了一半,就放棄了。因為這一刻他真的理解到,我之前那句話的含義了。

由於用力過猛,雙腿的肘關節發出咯吱吱的抗議聲。

因為是試用劍,並無開鋒。所以,第一次試探我選擇了跳斬。

騎士則側身弓步,將身體完全縮在那面盾牌之下。

「噹!!!」

雖然則是試探性的一處即分,但是武器間碰撞發出的哐啷聲,還是差點震聾我的耳朵。我猜那位騎士大人也是同樣發的感受吧,以至於他半天沒反應過勁兒來。

之後的幾次攻擊都是,騎士盡量保持身體存在過大的動作。雖然只是重複著,盾牌格擋、上揚,重劍劈砍這種看似簡單的動作。但每一次都很精妙的擋下我的攻擊。

說實話,如果不是因為擔心巨劍里的核心部件會損害,我力氣可能會更大一點。

持續七分鐘的攻擊,沒有一絲的停頓,而且速度一次比一次快。騎士明顯開始跟上不節奏了,雖然他一直保持原地不移動的姿勢。

「停!」

騎士喘著氣說道,「是我輸了!」

挽了個劍花,將巨劍再次插回到武器架上。

「騎士大人承認了!」

由於還有幾分鐘,我很好奇的問道,「我想知道,騎士大人現在是什麼等級。」

「嗯?」

騎士明顯一愣,看起來他沒想到,我會突然問這個。仰頭伸手摸著下巴,那看不見的鬍鬚,想了想數道。

「如果按冒險者的等級來定位的話,我的個人等級是白金,而我的騎士團等級是山銅。」

「唔!」

果然還是好弱啊,戰勝這樣的人物,也沒什麼好值得自豪的呢!

「您好像並沒有出全力吧?」

我還是不死心的想確認點什麼,畢竟他的格擋技巧可不像是白金級的。

「其實,是你沒有出全力才對!我只是依靠那些技巧勉強撐下來的。」

……

[指揮所呼叫阿爾法07,聽到請回話。]

[指揮所呼叫阿爾法07,聽到請回話。]

原本騎士的形象越來越模糊,最終視線轉換成一片漆黑。

海浪聲,魚腥味,以及遠處不時炸響后衝天的火光。我的思緒終於恢復了正常。

原來是走神了。

「這裡是阿爾法07,通訊良好,請說。」

[獵狐已經離開,可能執行突襲任務了。]

「了解!」 演習場的「友誼比賽」,其輸贏是好玩懸念的。一方面,賈巴爾繼續證明自己的作品足夠優秀,也好讓帝國在武器的後續開發改良上投入足夠多的金錢。另一方帝國也急需要有個大殺器,來執行帝國的「跳棋計劃」,而賈巴爾開發的這件武器系統,正好滿足了其所需要的各項要求。

所以儘管不是安娜所心甘情願的選擇,依舊在演習結束,機甲重新換裝完畢后緊急出發了。任務是在開戰後,破壞紐茵蘭的魔法護盾以及和安臘贊的雙相傳送陣。南方軍的信息管制中心再次將幽靈阿爾法的呼號授予安娜。

再一次執行單兵任務,這對於安娜來說並不陌生。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環境北方雪國,變成了亞熱帶叢林。

在到達第一目的地后,將機甲掩藏后。然後,在帝國視事先安排間諜接應之下,很輕鬆的我便混進了城中。

脫下軍裝的我讓自己恢復了身體年齡應該有的神情,集市上對每一件物品都保持著高度好奇的表情。猶如歡快的金絲雀,一會這裡看看問問,一會哪裡瞅瞅摸摸。一點看不出身上有一絲的軍人氣息,反倒像是個剛從家庭的牢籠之中解放出來的千金小姐。

(帝國那幫人在搞什麼鬼,派一個小丫頭片子過來。算了,只要給錢,其它都無所謂了。)

跟在安娜身後的人,此時臉色變得青一陣紫一陣的,感覺自己這次是跟錯東家了。但是,一想到對方許諾的錢,心情又變的好了許多。

兩人就這麼在一前一後就集市先逛著,在外人看來這一定是那個國家的貴族千金帶著自己的管家私自出來遊玩了。但是,誰也沒有注意到兩人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紐茵蘭某處的民房內。

「不知道你尊姓大名啊?」

我翻看著對方給我的資料。地圖上,詳細標註了各區域的駐兵的人員配備、換防時間、駐防人數,地圖都做了相應的標識。

深度試愛 其實我該謝謝這位剛被帝國策反的紐茵蘭中的居民。地圖詳細程度,估計連我這個經過專業訓練的人,都自嘆不如。

不過,對於這中見錢眼開,出賣自己國家的人,我一向沒什麼好感。問名字,也只是順嘴一說罷了。

而對於發展間諜一事,帝國一向是本著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原則。

「約翰·路易斯·巴戴。」

「哦。約翰!」

「你要叫我路易斯,約翰可不是你這眾人能叫的,記住了!還有……」

約翰似乎對別人怎麼叫自己名字這件事很是在意。說話間,端起桌子上的弓弩,指著我的腦袋。

雖然我只是順口那麼一說,並無其他意思。但是對於被人拿東西頂著腦袋的種事,我可沒要忍下去的意思。

左手突然握住對方的弓弩,這樣做可以保證對方即使扣下扳機,弩箭也不會射出去。同時右手一個肘擊,擊中約翰的腹部。

約翰完全沒想到對方會動手,一個肘擊的疼的他差點趴在地上。手中的弓弩變戲法班的出現在安娜的手裡。

在約翰反應過來之前,我朝著其面門便是一腳。欺身上前,跪坐在其胸口上,同時將弓弩頂住他的面門。

「你是想說,在這裡你不歸我管呢?還是我要聽你的命令呢?」

面對弓弩上已經裝好的,寒光閃閃的弩箭,約翰聰明的放棄了掙扎。只是臉上,還是一臉的不服氣。

「這可就難辦了,小約翰!」

我故意用戲謔的口氣加重了最後三個字,同時手握弓弩射出一箭。擦著對方的頭皮釘在了地面上,然後立刻上膛,將弩箭移到了其下體的位置。

冷情boss,非誠勿擾 「我……我認輸!」

「哼!」

我冷哼了一聲,起身走回到椅子上坐下,將散碎的弓弩配件一併扔到了地下。也正是這起身後再坐下的幾秒鐘時間裡,我分解了那把弓弩。而這種操作,直接讓約翰放棄了再對我下手的想法。

「這種東西,記載腦子裡就好了!」

在約翰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我直接將地圖撕碎並燒毀。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

在火光的映襯下,約翰感覺看到的不是個人類女孩,而是一個惡魔。

「您,這是要去哪?」

「該你知道的,我會告訴你的!」那意思是,不該問的別問。

說完,我轉身離開了農舍。

為了確認地圖的真實性,零離開前,我特意去了趟王宮。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紐茵蘭的王宮除了內宮和后寢外,其他地方多少是對外開放的。

不過你要象徵性的掏點費用。其管理模式,有點像當今某國發展的皇家旅遊項目。

因為進王宮遊玩的,多數是其他國家的人,所以我在裡面並不是很起眼。又或者是我被當成了某位皇親國戚的家屬了吧。混雜在遊玩的人群,衛兵啥的都不這麼注意我。

來的路上,我特意撿了不少小石子,此刻我一邊走,一邊將附魔標記的石子丟到各個角落。然後,在是隨著人群,大大方方的離開了王宮。

此時,天已經暗了下來。按著原先的部署,我回到機甲的隱藏地點。等到天玩黑下來之後,我便要出海。

因為那個時候,海上基本上就再無商船了。而紐茵蘭的戰船,也是盡量避免晚上出海的。

——片外劇情。

紐茵蘭的王宮,國王奧力斯塔正坐在花園的石質桌椅上,欣賞著今晚的月色。妻子早逝的他膝下只有一個女兒,為了不使女人受到任何委屈,他並沒有再立王后。這在眾多的王國之中絕對是少有的。

「尼羅!你還記得白天的那個小姑娘么?他和莉奧米娜一模一樣。」

尼羅,一個精幹的中年男子。也是國王的近衛侍從官。主要是負責國王的個人安全。

「您肯定是有想自己的女兒了,要不我寫信給她,讓她回來陪你兩天。」

「不!還是讓她在安臘贊好好學習吧!我只是絕得那個女孩很特別,你有沒有發現那個女孩,瞳孔顏色是不一樣的。」

國王擺手阻止了自己侍從官的舉動。

「陛下的意思是?」

「我猜她應該是某國皇族的人,如果再見到她,希望你可以帶她過來,就說是我想請她喝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