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焦作決定主動去找沈傾。

可是去哪裡找呢?

沈家?似乎不可能。

那沈傾會在哪裡了?

焦作直接登陸風雲文學網,私聊沈傾,約她間面。

見面的理由是,關於沈念念和沈家的事情。

瞪了足足一天,焦作才收到了沈傾的回信,只有一個字:好。 看著這一個字,焦作還是興奮了一番。

看來這個沈傾也不是多麼難纏啊,對自己肯定有想法。

這樣就好談了,憑藉自己兩世的經驗。

前一世的時候,焦作生活不算小康,每個月上班的工資付了房租水電費,吃飯,連女朋友都交不起。

作為程序員,他完全是給這個行業拉了後腿。

每天還是滿滿的加班。

最終猝死了!

前世焦作有個小愛好,就是喜歡看時事新聞。

所以焦作知道沈念念的成就,完全可以祝他一臂之力。

焦作也相信自己可以說服他們。

畢竟,焦作知道往後一個時段內國家和世界形勢的變化。

焦作在咖啡館見到沈傾的時候,內心還有一點兒的小竊喜。

雖然大家都愛咖啡館,但作者保證,這不是同一個咖啡館

嗯~o(* ̄▽ ̄*)o

焦作故作矜持,「沈傾,這裡坐。」

「找我什麼事,直接說,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更不喜歡你。」

沈傾拉開椅子就坐了下來。

「哈哈,咱們都是同班同學,沈傾你可真會開玩笑。」

「我為什麼要開玩笑?」

沈傾一本正經的問道。

「哈,我是想要了解一下,念念最近怎麼了?」

「沈念念怎麼樣難道你不清楚嗎?」

「沈傾你這是什麼意思?」

「按照你的能力,怎麼可能不知道沈念念發生了什麼事,難不成是看到沈念念這樣的了,你想要轉而追求我?」

原本有著這總想法的焦作,聽到沈傾這麼說,頓時掐斷了念頭。

「怎麼可能,我只是關心念念,畢竟你是念念的姐姐,你肯定要比旁人知道的多一些,而我也見不到念念,只能找你了,」

焦作的內心很是苦澀啊!天知道!

他找沈傾根本不是為了沈念念的事情啊!

這次沈念念很明顯毀了!

自己在沈傾的面前為什麼總是甘拜下風呢?

難不成,沈傾也是重生者?

絕不可能!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的重生者!

「沈傾,你相信人有來世一說嗎?」

焦作還是想要試探一下。

「當然相信,小說里不是說了,六道輪迴,地獄,靈魂。難不成你自己作為網路寫手,都不知道這些嗎?」

聽到沈傾這麼回來,焦作才鬆了一口氣。

這一關,真的是好難攻略啊!

「沈傾,我覺得我們之間有誤會。」

焦作還是很淡定的說著,

「什麼誤會?」

「你肯定是對我有誤解。」

「沒有,我對你那都是正確的解釋。」

「……」

「沈傾,其實我們可以做朋友的,你看看,我們的興趣愛好很多都相同,是不是?我寫武俠,你也寫武俠,如今我是武俠的大神,我相信你也很快就能成為大神了。我們聊天有這麼多共同話題,我知道你還細化唱歌對不對,我也喜歡,我還會寫歌,你要是喜歡,我可以寫歌給你。」

「停!焦作!我們是絕不會成為朋友的。道不同不相為謀。」

「傾傾啊,你對我還是有誤解啊!

我只是有些孤獨而已,所以性子孤僻,導致我不太會交際,或許讓你不開心了,我向你道歉。」

沈傾還沒說話,就聽到焦作唱起了歌。

「這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走。

有過淚有過錯還記得堅持什麼

真愛過才會懂會寂寞會回首

終有夢終有你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單過一聲朋友你會懂

還有傷還有痛還要走還有我

這些年一個人風也過雨也走

有過淚有過錯還記得堅持什麼

真愛過才會懂會寂寞會回首

終有夢終有你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單過一聲朋友你會懂

還有傷還有痛還要走還有我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單過一聲朋友你會懂

還有傷還有痛還要走還有我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單過一聲朋友你會懂

還有傷還有痛還要走還有我

一句話一輩子一生情一杯酒」

聽著焦作唱的歌,沈傾的臉色很是怪異。

焦作卻說,「這是我這幾天寫給你的歌曲,希望可以表達我的歉意。」

沈傾還是沒有說話。

焦作以為,沈傾肯定是感動了。

這麼好聽的歌曲,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能寫出來的。

焦作竟然把這麼好聽的歌曲,送給沈傾。

沈傾自然是感動的無法言表。

接下來的事情,自然是不在話下。

「這真的是你寫的歌?」

「當然是我,沈傾你對我的誤解太大了,不信你可以查一查,這真的是我自己寫的,我可以認證了版權保護了。」

「恩,這首歌很好聽。」

「那我們可以做朋友嗎?」焦作看著沈傾這麼喜歡,自然也覺得有了進展。

「還不可以。」

「你放心吧,不管你設置什麼難度的遊戲,我都可以通關,成為你的朋友。」

焦作很有自信的說著。

殊不知,這一切,已經裴衍生知道了。

「少主啊!那個男生長的還挺帥,唱歌也很好聽,少夫人聽著他的歌好像挺開心的。」

眼線站在裴衍生的身旁,說道。

「歌詞記下來了嗎?」

「少主,記下來了。」

「那你寫下來給我。」

眼線雖然一臉懵逼,還是將歌曲寫了下來。

裴衍生看著歌詞,呵呵冷笑,「就一首朋友?就想要追我的夫人?真是好笑啊。」

「少爺,那我們怎麼辦?」

「把這個人的底細,全部給我查清楚,晚上我就要看到資料。」

裴衍生坐在辦公室,心裏面有些不平靜。

這個世道是怎麼了,怎麼近期總是出來一些亂七八糟的人。

這種情況,在幾百年前也出現過,裴衍生可是親自收拾了一大幫自稱為是什麼重生者,穿越者,帶系統之類的人。

如今,又出現了?

這個天道,為什麼總是扔給自己一些爛攤子,讓自己收拾啊!

裴衍生有些不滿意。

真是麻煩事不斷。

「那你怎麼不覺得你媳婦有問題呢?」 「哼!我媳婦能有什麼問題,她可是我的媳婦,我尋找了幾百年才找到!她是天道的寵兒!」

「明顯就是你偏心,其他人就要殺掉,自己媳婦,就變成寵兒了?」

「我樂意,不滿意你出來打我啊?」

「你厲害,我走就是了。」

我自己媳婦有什麼事,難道我還不清楚嗎?

需要你一個大嘴巴,嘰里呱啦的。

很快,焦作的資料便出現在了裴衍生的辦公桌上。

裴衍生看著資料,笑著。

「好一個重生者,他以為他到了這裡就無法無天了?看來我必須給他上生動的一課!」

焦作被帶到裴衍生的私人監獄時,很是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什麼事。

關進監獄之後,焦作被餓了兩天。

第三天,才開始有飯吃。

病嬌大佬想讓我告白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要見你們老闆!」

焦作不停的喊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