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然後,華燁告訴她,不用留在客棧守著,直接將烏桐小鼎放乾坤袋,無妨。

七七簡直不能更驚喜:還有這種操作?

華燁說:「你再買一個儲物物品,乾坤袋裡東西太雜,環境不好。」

七七連連點頭。

這個烏桐小鼎,買的太值了,幸好買下來了!

烏桐小鼎內置丹火,華燁也不需要費什麼心思,偶爾分分神瞄一眼,七七問得勤快了他還特不滿:「不信我自己拿出來看!」

七七嘀咕:「我這不是心急嗎?」

然後,又被華燁好一頓數落,說什麼定力不夠,心性不穩,七七頓時不敢問了,只是心裡吐槽:這和心性有關係?有關係嗎?她這分明只是等快遞的心情!

七七清點了一下財產,還有六十一塊中品靈石,五塊下品靈石,十個玉幣。

乾坤袋根據空間大小來定價,最小的十塊中品靈石能買下來,但華燁的意思是買儲物戒指或儲物手鐲,這玩意貴了,最便宜的價位也在七十到八十中品靈石。

七七再次感嘆:修鍊之路真TM燒錢!

根據今天跑街了解的市場物品價值,那些普通的糧食米面,其實不貴,一隻烤雞單買也就三十五玉幣,吃一頓帶肉的麵條十個玉幣也就夠了,那些帶靈氣的蔬果比較貴,但普通人誰吃啊,七七算了筆帳,一個普通人,一年下來,兩塊中品靈石就夠養活了,小日子還能過得不錯。

這貧富差距,也忒大了。

那些超級修真世家,得多有錢啊!

錢不夠,七七很煩躁,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睡覺!

以前,七七以為修鍊之人是不用睡覺的,狗屁,不睡會死人的,不過,成仙了就可以不睡覺了。

第二天七七睡了個懶覺,自從九轉訣再無突破之後,華燁再也不充當鬧鈴,叫她起床了。

對於凌晨四點起來練功,晚上十二點才能睡覺的作息時間表,七七是沒有怨言的,但是能睡懶覺的話,她一點都不會拒絕,她又不是自虐狂。

日上三竿,一開門就看見愛吃,七七看著腮幫子一鼓一鼓的,津津有味的愛吃,頓時覺得有點餓,恢復正常飲食之後,七七已經無法忍受辟穀丹。

七七說:「你找我?」

愛吃舔了舔手指,說:「等你,吃飯。」

七七說:「他們呢?」

超級小神醫 愛吃說:「有事,走了。」

好吧,那就又剩下他們兩個了。

七七下樓,要了五樣小點心和一碗肉粥,都不含靈氣,所以價格很便宜,只要一百玉幣。

認真算筆賬,其實也不便宜,早知道去外面的小攤吃了。

說起來,吃有靈氣的食物,對七七的身體更好,雖然九轉訣沒有進展,但是她的妖丹和經脈還是需要各種滋養。

這麼說起來,她在天劍派飯堂里吃的食物,全部都是含靈氣的,雖然靈氣很微弱,但是也是有靈氣的,價格比普通食物貴一倍不止:天劍派對外門弟子的栽培,也算是盡心儘力了。

但是,她現在要攢錢買儲物戒指,所以還是省著點花。

愛吃眼巴巴地看著端上來的食物,七七一個人哪裡吃得了這麼多,但是見識過愛吃吃飯速度的七七還是很認真地對他說:「每樣都要給我留一樣,不可以全部吃掉,知道不?」

愛吃眼睛亮亮的,乖乖點頭。

吃完早午飯,七七走出客棧,見愛吃還跟著自己,說:「我知道客棧在哪,你不用跟著我,我不會走丟的,再見。」

七七走了幾步,見愛吃還亦步亦趨地跟著自己,想想他的靈智,覺得也許說得直白一點他才能懂:「我說啊,我今天出門,不會買東西吃了,所以,不要跟著我,知道嗎?沒有吃的啦!」

愛吃歪了歪頭,說:「跟著你,不吃。」

鬼才信!

想起昨天愛吃在美食麵前邁不動腿的樣子,七七嚴重懷疑他就是被白風用美食拐走的。

七七攤手說:「可是我不想你跟著啊。」

帶他出門,要是又賴在美食麵前不肯走,她是買呢還是不買呢?和昨天不一樣,她現在是窮人,沒有閑錢了。

艾馳為難地看著七七,可是,白風叫他跟著她的。

七七把他推回客棧,然後風一樣跑走。

七七今天出門的主要目的,一是來確認一下儲物戒指的具體價格,昨天只了解了大概,二是看看哪裡回收丹藥的價格比較實在,她煉丹可不是為了自己吃。然後,七七後知後覺地想起一件事:她現在有老大在,完全不怕買到劣質產品,是好是壞他一眼就可以分辨。

真好!

七七從店裡走出來的時候,華燁說:「又跟上來了。」

七七回頭看了一眼,完全看不到蹤跡,她知道,愛吃隱匿起來了,憑她現在的實力,根本看不到,這是第幾次甩開他又黏上來了?

七七摸下巴,完全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緊追不捨:「老大啊,我怎麼有種自己被他當壞人監視起來的感覺啊?」

華燁呵呵笑起來,完全沒有否認。

七七:「為什麼啊?」

然後,七七就想到華燁在聚英堂里的閃電追人事件,心裡有一萬頭神獸奔騰而過,這事過不去了是吧?

所以,根本不是什麼巧合,他們就是故意和她一起來安山城的?

那她是不是應該高興,他們還允許她走出天劍派的大門,沒有直接把她抓起來?

七七道:「老大,他們不會是發現你了吧?」

華燁說:「不可能。」

那就好。七七認真想了想,覺得自己也有可能想多了,鶴軒,善安堂的副堂主,為了一隻小靈狐,派一堆人馬跟著她?

她絕對沒有這麼大的價值!

七七逛了一天回到八方客棧,笑眯眯地和愛吃他們打招呼,還給愛吃帶了小零食,一大包炒松子:磕不死你!

七七敏銳地發現,烏鴉東羽的臉色很臭。他以前也是桀驁不馴的樣子,臉上沒多少笑容,但七七還是能分辨,驕傲和懊惱兩種不同的情緒的。

遇到什麼事了嗎?

七七就當自己沒看見。

若不是華燁識破擅長隱匿和刺殺的赤秀娘,她還真把他們當成小夥伴了,既然知道了,七七自然不會巴巴地往前湊,吃完晚飯就回自己的房間休息了。

愛誰誰,她的事情做完了,就溜,就不信他們還真能追到天涯海角去。 第二天,艾馳跟著,七七把安山城南片的商鋪逛了個遍,還去旁邊的湖裡坐了半個時辰的小船,那叫一個愜意:哎呀哎呀,獸族什麼的也挺好,逛街什麼的,根本沒在怕的。

第三天,艾馳還跟,七七把安山城東片的商鋪也走了個遍,甚至惡意滿滿地邊吃邊逛,心裡痛快極了:讓你跟,讓你跟!

晚上回到客棧,七七笑眯眯地看著艾馳看向自己幽怨的眼神,一點負疚感都沒有。

這一次,她連零食都沒給他買。

哼!

然後,回過神的七七頓時覺得自己變幼稚了,她和一隻吃貨較什麼勁兒啊!

算了算了,看自己的丹藥去。

三十六個時辰馬上就要到了,七七守著烏桐小鼎,小心臟撲通撲通,簡直不能更激動。

華燁十分鄙視:「這種小事都不能以平常心待之!」

七七:……

這種事怎麼會是小事呢?全新的煉丹方法,現在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怎麼可能不激動?做人怎麼可以這麼雙標,你教訓我的時候心裡不激動啊?再說了,修鍊又不是要斬斷七情六慾,要是遇見事情啥感覺都沒有,那到底是個什麼境界?石頭?女媧補天的石頭還要動凡心去紅樓夢裡軟香富貴一番呢。

這些吐糟七七也只敢在腦袋裡滾一圈,她家老大是個寶,絕對不能得罪的。

七七掐著秒封了爐子,取出靈石:高考都沒那麼緊張。

回想穿越前的唯一一次高考,七七覺得,自己還是很緊張的。高考決定了她今後人生的走向,但是因為有三年充足的準備,她雖然緊張卻不慌張,但是現在不一樣,她緊張得要死,因為她沒把握,這一次一定能成,不然,今天白天也不會捉弄艾馳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老大什麼都好,又教她功法又教她煉丹,不僅救她的命甚至改變她的命運,他的大腿又粗又壯,她抱得很爽,又很忐忑。

不是自己腳踏實地獲取的成功,她怎麼就這麼不踏實呢?

不勞而獲,這麼好的事,她怎麼那麼慌呢?

七七深吸一口氣,捏訣,開爐。

淡淡的華光在解開爐子的那一刻溢出來,然後逐漸消逝,七七將爐子半傾倒,渾圓的丹藥,滴溜溜地滾到她手中,隱隱有葯香縈繞鼻尖。

七七喃喃道:「老大,我這是,成功了吧?」

華燁道:「唔,可惜材料不好,那幾味藥材都是下品。」

七七再次確認:「所以,這是成功了?」

華燁道:「自然,有我看顧,哪有失敗的道理。」

七七簡直要流淚:居然真的成功了。

她以前煉丹煉藥吧,不僅把老爹收藏的爐子炸了一半,甚至有九CD是形狀各異的廢品,還有零點五成是毒藥,剩下的那一丟丟,才是成功的,圓潤的,有那麼一點點功效的丹藥。

她要煉的是葯,又不是毒!

就這樣,娘親還誇她在煉丹這方面有天賦,她覺得老娘愛女兒愛到豬油蒙了心,睜眼說瞎話啊。直到老爹也不情不願地說她煉丹天賦還可以的話,她才信了一點點。

也許,煉丹,本來就是很難的事呢,她又是自己瞎琢磨的,能這樣,說不定,真的還不錯?

然後,現在七七知道了,老爹老娘根本就是在哄她啊好不好!果然可憐天下父母心,難為他們說違心話了。

七七捧著十粒圓溜溜的益氣丹,嘆道:「老大,你簡直就是個天才!」

天才?華燁想了想,還沒有人用這個詞來形容過他,不過,這個詞,他從陸大元那裡聽過的,滿臉崇拜的樣子。

華燁嘴角控制不住地往上飛:現在知道他的好了?

七七決定美美睡一覺,明天賣葯賺錢。

不過,穿越之後從未做過夢的七七,這一次,破天荒地一夜都在夢裡晃蕩。

自己變得無比美麗,那眼睛那小嘴,那大胸那細腰那大長腿,簡直撩人到犯規啊有木有!屁顛屁顛找學長告白,學長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正擁抱呢,正打算來個深情一吻,學長突然就驚恐地推開她:「你是誰?」咦,我是誰?七七摸了摸臉,黏黏糊糊的,一看,全是血!

正驚恐呢,又有電視台來採訪,說她中了五百萬,哦,不,是一千萬!咦,她什麼時候買了彩票?被推著進了兌獎大廳,錢到手,好像很多很多,這時候,又有人衝上來對她又打又罵:「她是個騙子!騙子!那是我的彩票!我那麼信任你,你居然搶我的彩票!我和你拼了!」

啊?

外婆?

外婆,你要相信我!我沒有!我沒有!七七趴在外婆的腿邊痛哭流涕。

外婆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嗯,可那是什麼?

七七抬眼望去,咦?是華燁。

華燁怎麼穿著西裝?頭髮那麼長,穿西裝還那麼好看,好像模特啊。

外婆說:我都知道了。

不是的,不是的!七七拚命搖頭!不知道自己在否認什麼。

華燁正閉目養神,忽然感受到七七魂體的不正常波動,他立即彈出七七體內,神識迅速檢查方圓十米之內,並無異樣,俯身查看,小狐狸的眉頭緊鎖,滿臉痛苦,嘴中還喃喃自語,說:「不……不……不」

不什麼不?

做噩夢?

華燁惱怒起來,這隻小狐狸的心境也太脆弱了,竟然在睡眠之時陷入夢魘之中!她又不是凡人!心境如此不堪,遇上可控制心念之人,豈不是立馬栽倒!

華燁第一個念頭就是回到七七體內,把她狠狠甩到床下,清醒清醒!

意識神差地,再次看向七七的痛苦面容時,華燁猶豫了。

他將手輕輕撫在七七的額頭,一下又一下地拍著,柔和的光流淌過七七的面頰,她臉上的痛苦神色,慢慢地消失。

這只是華燁的一魂一魄,在七七體內附著時,因為有七七的實體支撐,能發揮三分之一的實力,但是離開實體,能發揮的能力卻不多,但是做到安撫卻是可以的。

華燁緊緊盯著七七的面頰:原本還想著她畢竟年幼,又重未到過修真界,讓她玩樂一番,也不是不可以,誰知道,短短几日的遊樂,就讓她心境如此鬆動,被繁華迷住眼睛!

華燁惡狠狠地想:再不能放任她嬉鬧遊玩了!這隻小狐狸,就是欠磨礪! 七七醒過來,一骨碌翻身坐起,還有點懵,天還沒大亮,清灰的光透過窗戶紙,在地上投下一片陰影。

夢裡的事,歷歷在目。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句話,果然是有道理的。

如果沒有華燁,她不敢氣定神閑地面對晉鵬。

如果沒有華燁,她沒有把握能將益氣丹練成。

如果沒有華燁,她七七,什麼都不是!

七七最惶恐的,最害怕的,就是把自己的命運寄托在別人身上。她不能也不敢,所以,在學校學習時,從來不敢有一刻的放鬆,出來工作后,無論是加班還是出差,高強度的工作壓得她年紀輕輕就大把大把地掉頭髮,她也硬撐下來。

不是沒有抱怨,但是知道自己一步一步走向的是何方,每一步都很穩,很踏實,所以,不敢停。

無法遏制地對華燁產生了怨懟。

他救了她,可也完全攪亂了她的原本規劃好的人生,每一步都那麼虛幻,那麼不真實,那樣地充滿變數,不可把控,她又將會走向何方?

無法遏制地對這樣的自己產生厭惡和懷疑。

七七想到舅媽。

那個討厭她的舅媽,那個總是話藏鋒機的舅媽,那個不喜歡她,她也不喜歡的舅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