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然而」最先靠近山門的數十人走到門楣下的時候,面前的空氣中卻是異變陡生,他們的周身突然被淡淡的青光籠萆住,而後幾乎同時被青光給拋了出去」直接摔倒在數十丈外。剩下的人見到這副情景,頓時明白過來,這山門一定另有玄機,當下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滿臉戒備的靠近山門。

只不過,他們雖然已經夠小心了,但接下來的情況依舊如此……絕大多數人都毫無反抗之力地被那青光給扔了出來。此時,幾乎所有的人心中都冒出一個念頭,難道,這道山門根本就無法通過?這也說不過去啊,如果是這樣」那對方也犯不著招收弟子還搞什麼考核了。另外還有人就忍不住心中想到,難道是要用強力的攻擊破開那山門上莫名的阻攔?可是,當這些人向著那山門發出自己最強力的攻擊之後,卻發現那山門毫無任何異狀」無比強力的攻擊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並未激起絲毫波瀾。不過」凡事總有例外,當兩千多人穿過那山門都沒成功時,終於有十來個人被青光籠罩之後,毫無阻隔地穿過了山門」來到了〖廣〗場之上。這時,人們才明白過來」這山門並非像他們所猜想那般,不能夠強力破除或者闖入,卻是類似篩選的方式。

實際上,這些人的猜想基本上是正確的,這道山門上早已被歐陽萬年略施小計動了些手腳。這是一個很神奇的陣法,凡是接近山門的人都會被陣法籠罩」然後被那青色的光芒查探自身資質與根骨。凡是資質與根骨不合格的人,都會被陣法發動的青光給丟出去,凡是合格的人便可安然無恙地走進山門內」來到〖廣〗場上。

我在時光深處忘記你 當時設置考核內門弟子的方法時,歐陽萬年說起這個陣法的妙用,連紫風主神和林百羅這種見識廣博的人都驚的目瞪口呆,更遑論是其他人了」自然是震撼無比。

許久之後,當兩個時辰過去了,招收內門弟子的考核才終於完畢了。經過最後統計」參加考核的十萬個五星惡魔以上的強者,順利通過兩道考核,最終站在〖廣〗場上的」只有區區八百人

隨後,烏山登上高台,面帶微笑地宣布考核結果,同時恭喜〖廣〗場上排列成方陣的八百人成功通過考核加入炎黃宗,成為炎黃宗第一批內門弟子。

山門外,沒有通過考核的人捶胸頓足好不懊惱,〖廣〗場上通過考核的人揚眉吐氣,興高采烈」當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憂。

緊接著,歐陽萬年登台,面帶微笑的掃視過全場,見眾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身上之後,才緩緩開口說道:「我相信,在場的所有人都很好奇,為何我炎黃宗會用這種古怪的方法和標準來考核招收門下弟子吧?」

歐陽萬年的聲音傳遍周圍數百里方圓的地域,上百億人的注意力都被他的話語吸引住了,天際爆發出一陣聲震九霄的洪流「是的」

歐陽萬年微微一笑,望著那通過考核的八百人,說道:……首先,第一個標準是五星惡魔的實力。這個很好理解,我們炎黃宗的內門弟子,只要精英,不要弱者只有強者才有資格進入宗派內部」而且也必將會被我炎黃宗培養成更強者」

聞言,那八百通過考核的人頓時面露喜色,驕傲地挺直了胸膛。在他們心目中,這位有著法則大圓滿實力的白袍少年的話,就是對他們最大的鼓舞與肯定

「其次,第二個標準,便是注視炎黃宗的石碑娶持一刻鐘。這是因為,但凡能夠凝望這塊石碑而堅持一刻鐘不倒下的人,皆是心志堅毅之輩。也只有心志堅毅之人」才能心無旁鶩地專心潛修,才能在修鍊的道路走的更遠」

弄了一眼對此觀點深以為然並頻頻點頭的眾人,歐陽萬年繼續笑著說道:「,最後,第三個標準,便是通過我炎黃宗的山門。這個方法」便是檢查人的根骨與資質,只有根骨與資質上佳的人才能通過,才有資格成為我炎黃宗的內門弟子這個不難理解,恍如同樣是兩個六星惡魔實力的人」一個修鍊了數千萬年乃至上億年,而另一個卻只修鍊了十萬八萬年而已,那麼誰的資質更好便不言而喻了吧?」

經過歐陽萬年這麼一解釋」在場的眾人才終於明白過來,儘管對於石碑以及山門那些神奇手段還有些疑惑,不明白炎黃宗的人是如何讓石碑以及山門達到那樣的效果。但不明白歸不明白,至少這番解釋讓幫些沒有資格參加內門弟子考核與考核不通過的人,心中的沮喪才消散了不少。

這時,又聽見歐陽萬年繼續說道:,「自今日起,我炎黃宗將向各位敞開大門,非常歡迎大家加入我炎黃宗只要你滿足以上三個條件」那麼你便有資格成為我炎黃宗的內門弟子,有機會踏上更強的巔峰有機會成為縱橫整個位面的絕頂強者如果滿足不了以上的三個條件」那麼你也可以先選擇做我們炎黃宗的一名外門弟子,雖然待遇無法跟內門弟子相比,但外門弟子也有外門弟子的好處」諸如門規方面,外門弟子較之內門弟子是寬鬆了不少。還有一點之前已經說過,雖然是外門弟子,但只要你表現良好」而且於宗派有貢獻,那麼破格提拔成為內門弟子也是有可能的。」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雙眼再次熾熱起來,之前那批有自知之明集中到另一處本就沖著外門弟子而去的民眾更是嚷嚷著要加入。當然,也有不少人高呼回去必將刻苦修鍊,期望有朝一日也能加入炎黃宗,成為炎黃宗的內門弟子。

看到眾人踴躍入宗的熱情,歐陽萬年也是頗感滿意,烏山更是喜滋滋的派人去為那些准外門弟子登記造冊。

反正外門弟子又不會接觸什麼核心的東西,說白了就是招收一批打雜的屬下罷了,這些倒不用怎麼審核,只需要派人登記造冊,填寫一下資料便完事,其它的等以後再慢慢篩選管理。

當然了,即便只是簡單的登記造冊,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人太多了。儘管加入炎黃宗只是外門弟子,但別忘記地獄是什麼地方」那可是主殺戮的危險之地,而這些草根民眾每一天都過得提心弔膽的。怕強盜劫殺,怕被背景渾厚的人欺負,怕這怕哪的。現在炎黃宗卻提供了這麼一個平台,加入進去當今外門弟子,先別提會不會有出息之類的,就目前來說,混進炎黃宗,至少能保證不會再像之前一樣怕這怕哪,算是有了一個遮風避雨之所了。

眼看一切的發展都在既定的軌道,站在高台上的歐陽萬年便打算退下,將接下里的一應事宜交給烏山處理就可以了。可隨即他的眉頭卻微微地皺了皺,一直相當低調的紫風主神也發現了一撥大約上萬左右的人氣勢洶洶地向著炎黃宗趕來。

那上萬人顯然不是前來圍觀開宗盛典的,倒像是來尋仇報復的」更讓歐陽萬年感到有趣的是」那上萬人中竟然充斥著諸多七星惡魔級別的強者,甚至還有一個法則大圓滿強者

此時,歐陽萬年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嘴角掛著一抹欣慰,心中暗道:「當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我正想著開宗盛典上沒有什麼特別節目呢」這就有人來現場表演了」也好,正好殺了祭旗立威」三件事!!!()

第一件,隆重推薦風凌妞的新書《傲世九重天》,書號:1952707,風妞的名字就是質量的保證,已經不用再多言了,從直通車上點去看就是了。如果嫌字數少的就收書架養肥,當然,別忘記砸推薦票,看看能不能砸暈那丫的……

第二件,自從***有了飄紅這麼個功能之後,二蛇一直是當看客,結果今晚參軍給咱們少主來了一個飄紅,當了咱們的第一盟主,把二蛇感動得眼淚嘩啦啦的。上次在南寧因為電話沒存上而錯過機會,下次有機會再聚的時候,一定得好好喝上幾杯。

第三件,呃,少主需要什麼,你們懂的…… 于飛有些意外,想不到那群富二代還真有膽子,竟敢誣告老子。

「我很快就回來,別擔心,我會處理。」

于飛掛掉電話,翻了翻手機里的電話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

「霞姐,我是餘輝,你現在有空不,我有點事情……」

上午十點二十分,于飛回到學校,兩個穿制服的警察已經等候多時。

李雪梅、楊瑩、張宇華都在,張宇華正在與兩個警察溝通,但對方神情冷漠,看樣子並不領情。

「于飛,你涉嫌故意傷人,請跟我們回去一趟。」

開口的警察姓林,四十齣頭,中等個頭,臉色黝黑,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另一個警察姓張,三十七八歲,臉上還有一道疤痕,若非一身警服,真是有點像土匪。

「兩位是?」

于飛正在打電話,斜眼瞟了瞟兩人。

李雪梅介紹道:「這位是林警官,那一位是張警官。」

于飛神色漠然,問道:「有證件嗎?」

林警官眼神有些冷,象徵性的取出警官證,朝著于飛比了比。

「走吧,跟我們上車。」

于飛冷笑道:「你這樣晃一晃,當我的眼睛是顯微鏡,還是掃描儀啊?」

林警官大怒,張警官喝道:「夠了,快上車。」

于飛反駁道:「憑什麼?現在這個社會,冒充警察的可是大有人在。」

林警官怒笑道:「你小子可真是夠囂張啊,難怪該故意傷人。」

楊瑩生怕于飛吃虧,上前勸說道:「少說兩句,我已經給家裡打了電話,宇華那邊也聯繫了人,別把事情鬧僵,免得不好處理。」

面對楊瑩,于飛換了一副笑容。

「別擔心,公民有權利知道人民公僕是否真實。他們要真是人民公僕,自然會把證件給我過目。如果不是,何必理會?」

于飛這話合情合理,可放在此時此刻,無異於當面打臉,讓林警官與張警官都有些氣憤,卻又站不住道理。

「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然後乖乖配合,否則…哼…」

兩個警察極其不悅的將警官證丟給於飛,讓他看仔細。

于飛倒也不再出言諷刺,拿起警官證看了幾眼,手機還在通話中,直接報出了兩人的編號。

「查一查這兩位是不是假冒的,現在這種社會,沒什麼值得可信。」

掛掉電話,于飛把警官證交還兩人。

「走吧,上車。」

兩個警察臉色不善,眼神陰沉。

張宇華道:「我陪你去。」

楊瑩道:「我是當事人,我去。」

于飛拒絕了張宇華的好意,倒是帶上了楊瑩,畢竟她是當事人,有作證的權利。

坐在警車上,楊瑩握著于飛的手,顯得有些緊張與擔心。

于飛靠在桌椅上,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反而沒有絲毫在意。

張警官從副駕駛位置上回頭看了于飛一眼,哼道:「小子,很淡定啊,心理素質不錯嘛。」

于飛笑道:「比起你二位,我的心理素質自然要好上十倍。」

開車的林警官冷笑道:「現在你囂張,待會到了所里,你連哭都沒有機會。」

「是嗎?說不定待會哭的人是你們。」

楊瑩拉著于飛,讓他少說兩句。

這種情況下逞強,只會自己吃虧。

二十多分鐘后,警車開入了轄區派出所,于飛與楊瑩被請到了訊問室,由林警官親自訊問。

「說說你昨日故意傷人的過程,你為何要打傷四人?」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全文 于飛冷笑道:「問都沒問,就給我扣上一個故意傷人的罪名,你初中畢業還是小學畢業啊?」

林警官霍然站起,那眼神就像野獸一般,被于飛氣得有些頭腦發熱。

「好,真夠囂張啊。可你忘了,這不是大學校園,這是我的一畝三分地。」

林警官神態嚇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巨大的聲響嚇得楊瑩渾身一震,美麗的臉上泛起了驚恐不安的神情,小手緊緊握住于飛的手臂。

「這麼大的火氣,你不怕我偷拍,或是錄音。」

于飛笑的有些陰森,漠然的語氣中透露出了一股銳氣。

「你以為我會給你這種機會?這種小把戲我見多了,跟我玩這套,你還太嫩了。」

這時候,張警官走入訊問室,隨手把門叩上,要求于飛和楊瑩交出手機。

「憑什麼?」

于飛取出手機握在手裡,卻沒有絲毫交上去的意思。

「這是程序,拿來。」

張警官伸手就搶,卻沒有搶到。

「我再說一次,交出手機,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就在這時,于飛的手機響了。

于飛瞟了一眼,也不接,可林警官與張警官卻迅速衝來,要奪取他的手機。

訊問室外,這時候傳來汽車轟鳴的聲音。

于飛順手把手機丟給林警官,被他立馬掛掉了電話。

「說,什麼人打來的?」

林警官頗為警惕,多年的從警生涯讓他意識到了這個電話的重要性。

「你打開訊問室的門,馬上就知道是誰打來的了。」

于飛笑容冰冷,陣陣腳步聲直逼訊問室而來,一聽至少有數人。

張、林二人交換了一個眼色,隱約覺察到了不對勁,可惜一切已經來不及。

「開門。」

這時候,訊問室外傳來叫門聲。

「什麼人?」

張警官沒有開門,想先了解對方的底細。

「市局。」

簡短的兩個字透著一股寒意,林警官示意張警官開門,市局可招惹不起。

房門打開,從外面走入了五人。

四個身穿制服,最後一位是一個美艷的女人,正是霞姐。

「這是我的證件,現在請二位跟我回局裡調查一起案件。」

開口之人四十多歲,語氣冷漠。

林、張二人看了一眼那證件,臉上頓時露出了完蛋的神情。

「小子,你狠。」

林警官瞪著于飛,語氣中有著很重的怨恨,更多的是後悔。

「警察是很危險的職業,你上學那些年,老師沒有教過你嗎?」

于飛的回答讓人無語,霞姐與楊瑩都忍不住笑出聲來,被于飛的幽默給都逗笑了。

處理了兩個作風不正的警察后,陳婉霞帶著于飛、楊瑩離開了派出所。 第2第2

此時的羅雲心中一直在醞釀著一股滔天的怒火,這一個多月以來,他總是會暴躁無比,動不動就拿屬下的shi衛僕人出氣。可是,沒人敢反抗他,甚至這些被打被罵的下人還要腆著臉哄他開心。

沒辦法,誰讓他是地獄位面十大家族之一的卡羅家族的大少爺呢

一個多月之前,正在家族內潛修的他接到了屬下shi衛臨死之前傳回的消息,他的親弟弟,羅風在排山府的青山城附近被殺了。而且,連同羅風帶領的十幾位shi衛也全部身隕,一個活口都沒留下。

只是……暴怒之下的他動用了所有的能量與勢力去尋找那敢於殺死他弟弟,挑戰卡羅家族威壓的兇手時,卻最終一無所獲從那之後,他便無比的暴躁,心中總會無名火起。畢竟,就算他的弟弟羅風再怎麼紈絝,行為做事再怎麼惡劣不堪,可是終究是他羅雲的親弟弟,更是卡羅家族的二少爺如果讓他羅雲知道了是誰殺害了羅風,他發誓,一定會讓對方灰飛煙滅,靈魂永世承受煎熬

然而,這些還不算最糟糕的,更讓他火大的是,一個月之前,家族中有人在青山城附近發現了一處神石礦脈,而且還探明了這條礦脈其中蘊含著諸多的高品質神晶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卡羅家族家大業大,人口眾多,必須要不斷地尋找掠奪更多的資源與財富,才能保證家族的長盛不衰是以,得到消息之後,當時身為準家主接替人的羅雲便直接拍板下了命令,派出了上千名shi衛打前站,先去將那礦脈搶過來。 纏綿不休:天才寶寶甜心媽 爾後家族中再派去工匠與礦工,對礦脈進行開採。

儘管卡羅家族的勢力地盤在黑水城附近,來到青山城附近搶奪礦脈的確做得很過分,可是……誰讓卡羅家族有那個實力與資格呢身為十大家族之一,區區一個排山府主,他們根本不會放在眼裡。而且,羅雲也相信,排山府府主湯木那個圓滑有餘剛正不足的傢伙,也絕對沒有膽量敢跳出來指責他卡羅家族的所作所為。

可是,羅雲猜中了事情的開頭,卻沒能猜中事情的結局。

排山府府主湯木自然是不敢對他卡羅家族的shi衛指手畫腳,可是這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炎黃宗就太他**可惡了竟然有兩個修羅級別的強者,狠下殺手將卡羅家族的上千shi衛誅殺殆盡,只剩下兩個人倉皇地逃回了黑水城。

一想起這個新冒出來的炎黃宗,羅雲的嘴角就忍不住狠狠地chou搐那一千多名shi衛可都是他羅雲手下的jing銳班底啊更何況,對方既然敢對卡羅家族出手,就註定了要被卡羅家族滅殺的結局不過,羅雲雖然怒火中燒,恨不得立刻趕到青山城來將炎黃宗滿mén屠殺殆盡以泄憤,可是身為準家主繼承人的他,自然也培養出了相應的一些城府與耐心。是以,他並沒有急沖沖地帶著屬下shi衛殺向青山城,前去剿滅炎黃宗,而是集齊了上萬的jing銳shi衛,然後又從家族中挑選出兩個修羅級別的強者,這才動身出發。這兩個修羅強者,俱是卡羅家族的供奉長老,當年也曾是地獄位面叱吒風雲,強極一時的強者。

當然了,這些還不算結束,他還邀請了卡羅家族的聯盟家族――洛丹倫家族中的一位修羅強者,那就是洛丹倫家族的三少爺

當然了,羅雲其實還在心中暗想,如果能夠請來洛丹倫家族的驕傲,號稱地獄位面第一天才高手的卡博卡少爺前來助陣,那就更完美了只是,羅雲聽說自從上次井底湖尋寶之後,卡博卡少爺就離開了青山城,回到家族中潛修去了。那位卡博卡少爺的實力可是比他的哥哥們都要強太多了,據說早已達到修羅強者級別很多年了。事實上,卡博卡成功晉階法則大圓滿的消息,除了洛丹倫家族內部很少的幾個人知道之外,其他人是一概不知的,羅雲只知道卡博卡的實力達到了修羅級別。

雖然沒能夠邀請到卡博卡少爺前來助陣,可是羅雲還是非常滿意的,xiong中更是躊躇滿志,大有氣吞山河之風采。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算下來,此次他帶領的前去剿滅炎黃宗的隊伍,足足有上萬的jing銳shi衛,實力最低都是四星惡魔以上級別。而且,隊伍中還有三位修羅級別的強者,而他羅雲雖然只有七星惡魔的實力,卻也不可xiǎo覷,因為……他還有一個無比強大的底牌。

他相信,這一次哪怕那個炎黃宗真的有好幾個修羅強者坐鎮,他都可以讓對方灰飛煙滅更何況,一個名不見經傳的xiǎo勢力,怎麼可能會有好幾個修羅強者呢?所以……炎黃宗的覆滅已成定局

事實上,羅雲自己都覺得這次帶去的高手與jing銳實在太多,剿滅十個炎黃宗都綽綽有餘。可是,他就是要這麼做,他就是要用強橫之極的武力讓炎黃宗毫無半點反抗之力地被剿滅。這樣,才能讓大陸上其他的勢力看到他卡羅家族的強大,才能震懾住一些敢於對卡羅家族動心思的人,才能讓那些膽敢招惹卡羅家族的人明白,卡羅家族絕對不是阿貓阿狗都可以招惹的

近了,更近了……還有兩千里就要到達炎黃宗的總部了,羅雲的臉上漸漸lu出了微笑,彷彿已經看見了己方以摧枯拉朽之勢將炎黃宗上下挫骨揚灰。一想到這裡,他就覺得心中無比痛快,近日來的抑鬱都一掃而空

然而,當他看到面前那密密麻麻好似海洋一般的人群時,他的臉sè突然僵硬了,他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個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頭――

「難道,這炎黃宗竟然是個擁有數十億人的超級大勢力??」

此時,早就有機靈的屬下去探明了這些人的身份,得知這些人都是前來圍觀的青山城子民之後,羅雲才放下心來。與此同時,心裡更加認定自己此次帶這麼多人來是明智之舉了。畢竟,當著數十億的青山城子民面前,他羅雲帶著上萬jing銳與三個修羅強者以摧枯拉朽之勢剿滅炎黃宗,想必卡羅家族必定會聲威大震吧而且,也可以借著數十億青山城子民的嘴,向整個地獄位面的人發出警示,膽敢挑釁卡羅家族的無論是什麼勢力,下場都必定是灰飛煙滅

在數十億人震撼與畏懼的眼神下,羅雲意氣風發地帶領著上萬jing銳大搖大擺地穿過人群,來到了炎黃宗的山mén外。幾息之後,羅雲帶著上萬jing銳傲立在炎黃宗上方,面sè倨傲地望著下方炎黃宗內那寥寥數百人,眼中閃過一絲不屑與鄙夷。說實話,此時他的想法便是,區區一個只有數百人的xiǎo勢力,竟然讓他羅雲如此興師動眾,的確是有些xiǎo題大做了。

哼幾百隻螻蟻一般的人,竟然還要勞煩他堂堂卡羅家族大少爺親自帶領上萬jing銳趕路一個月前來剿滅,這炎黃宗的人死傷一百次都不夠他解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