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然而等許曜出浴的時候,卻發現門外一片風平浪靜,居然沒有絲毫的戰意。

秦雪仍舊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看起來面色如常沒有了剛剛的敵意。

而宮本千葉也是坐在地毯之上,閉目養神繼續進行著自己的境界修鍊。

倒是千秋暮雪時刻也換了一身正常的現代服裝,身上穿著的是一套全新的紅白色長裙,看起來艷麗無比。

千秋暮雪看到許曜出浴后,連忙走了上去一把握住了許曜的手。

「這件衣服是剛剛東雲姐姐陪我去商場買的新裙子,好看嗎?」

她注意到了許曜目光之中的讚賞,雖然已經知道了許曜的態度,但不免還是要問上那麼一句。

「好看,當然非常的好看,簡直就是……仙女下凡。」

許曜自然也是毫不吝嗇的給予稱讚,千秋暮雪聽到了稱讚的話語后,臉上的笑意更加的濃厚。 囉嗦之前就跟我說過,在這個島上,什麼指示針都沒有用。

我想起這句話的時候,正拿着羅盤,看着裏面飛速旋轉的指針發愣。

擡頭看着天,四周都是樹,各種樹!天空中夕陽餘暉慢慢消失,黑夜即將降臨。

而我,走了一天,還特麼沒有看到海岸線!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擺在眼前,是的,我又迷路了!真是日了哈士奇了!

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自己跟自己嘔氣,我是按照囉嗦給我指的方向走的啊,爲毛不對?

這個時候,我徹底地理解到了智商不夠用的痛苦。我已經無計可施了。坐在地上拿腳邊的草出氣。

天很快就暗了下去,月亮已經露面了,還有許許多多的星星,我在城市裏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過這樣子的景色了。但是現在,這些美景,卻預示着危險就要到了。

我深吸一口氣,無意義地狂吼了一通,又爬了起來。

太陽都沒了,我更分不清方向了,只聽見四面八方傳來了不絕於耳的人魚歌聲。

歌聲移動的速度跟我行進的速度差不多。我還要再快一步,要不然容易被它們包圍起來。

這不容易做到,我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鑽。

幸虧囉嗦給我的淡水夠多。我的體力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實在不行,我可以爬到樹上去,不會有太多的危險。

走了大概一支菸的功夫,我有點兒喘,便撐着樹歇氣。

海風起,我忽然就看到,離我大概兩三米的正前方,一棵樹枝上,有什麼東西在晃。

樹枝上下襬動幅度有點大,傳來吱吱呀呀的聲音。

我驚了一下,打了個寒顫,直起身,站在原地觀察了幾十秒,才確定,這是一具屍體。

這島上有屍體已經不是新鮮事了,我嘆了口氣,定了定神,才動身向前走去。

這屍體並不是一具骷髏,好像還是一具溼屍,不知是不是風向的問題,我也沒有聞到屍臭。

天色已暗,樹葉遮擋住了屍體的臉。

越走得近,我越覺得這人身上穿的衣服眼熟。

我心裏一咯噔,我的直覺很少錯,這是我認識的人。

我停了下來,這種時候我總是要心理建設一下。做好了一萬個準備,我咬了咬牙根兒,快步走了上去。

囉嗦只給了我一個火摺子,我捨不得用,爲了看清楚,我徑直走到了樹底下。

擡頭望去,月光從樹葉空隙中投射下來,微弱的光束照在這屍體的臉上。

我驚愕得心頭一陣,趕緊捂着嘴退開了兩步。

我的娘誒!這…這不是我們那條漁船上的船長嗎!

英雄聯盟女魔王 他的臉上全是細小的窟窿,正往外淌着水兒,只見他露出來的皮膚上,全是密密麻麻地白色小肉瘤。

四下裏十分安靜。當我還在猶豫是不是要把他放下來的時候,只聽見旁邊的草叢裏傳來一陣水流聲。

我立刻就警惕了起來,孃的,那人魚兔崽子們,什麼時候跟着過來了?我沒聽見歌聲啊!

還跟老子玩聲東擊西!我有些岔氣,自言自語道:“老子在靈長類混了這麼久,哪能輸給水裏遊的東西!”

說着我也顧不上噁心了,趕緊發揮靈長類動物的特長。

這裏的樹木都是有氣生根的,像是榕樹的那種。氣生根垂下來,形成天然的繩索。

我拽着氣生根,腳蹬着樹幹就爬了上去。爬到了那個屍體之上大概兩米的高度上,我靈機一動,抽出匕首,把我樹幹周圍的氣生根,都斬斷了。

就在我爬上去的這一分鐘的時間,低頭再一看,整個地面上,全是一層淺淺的水。

緊接着,只聽見草叢裏悉悉簌簌地聲音,伴隨着響動,我第一次看見了那些人魚的真實相貌。

跟泡在玻璃棺材裏的那隻不同,這些人魚更像是魚類。它們上半身也都是佈滿了深色鱗片,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點點青光。

它們好像智商不太高,也不會擡頭,只會像狗那樣在地上嗅味道,我看不清楚這些東西的臉孔。

只能隱隱約約地看見,它們的手肘後方,都有一撮白毛。

我像只被一大羣獵犬逼入絕境的狐狸,蜷縮在樹杈的角落,屏息凝視。

就在這時,突然間,底下的騷動聲停止了。

我不敢動,瞥眼去看,只見幾隻人魚把我所在的那棵樹團團圍住。它們全都以一種怪異的姿勢,聚集在那具屍體旁邊。

我心說它們不會是要在我面前給他開膛吧,我想起了以前在家老媽破魚的那場景,暗自發誓,以後老子再也不吃魚了。

再噁心我也得忍着,要不然我肯定會被它們生鎬下去。

我捂住自己的口鼻,靜靜地看着。

只見在那一羣人魚中,慢慢地爬出來了四隻,這四隻體型比較大,顏色也有稍微的不同,比其他的人魚要淺。

四隻淺色人魚全都頭朝下,慢慢揚起尾巴,然後把整條尾巴都搭在了屍體的身上。

這是幹什麼?

我探出頭去。外面的月光亮一些,我眯起眼睛望了望,忽然,我看到,在魚尾下,竟然生出一大串白色的魚卵。

這些魚卵緊緊粘在屍體上,整個屍體的手腳上全都是疙疙瘩瘩的!黏液留滿了全身!

它們把屍體當作孵化器!!利用屍體腐爛的溫度和養分,讓小人魚出殼!

魚卵一出,空氣中瞬間散發出了一股子難聞的異味,好像是肉變質了的那種臭味。不,比這難聞一百倍!

我這下就忍不住了,哇地一聲,就吐了。

這一下,我就知道完蛋了,低頭一看,我正好吐在了正在產卵的人魚身上…

幾乎就是同時,只看見底下所有的人魚齊刷刷地擡頭,我暗想,這次估計會被它們日出屎來!

我露頭的位置十分顯眼,它們全都目不轉睛地盯着我,接下來的一秒,還沒等我想好該怎麼逃跑,我只感覺身下的樹一搖,樹葉刷刷地就往下落,我啊的一聲大叫,看張地面。我就驚呆了,好像開始升高了…

再一轉眼,那幾個人魚,居然把樹連根拔起了。

我心裏一沉,完了,嗝屁了… 「說好的去逛街,可不要忘了。」

千秋暮雪順勢的挽起了許曜的手臂,將他的手摟在了自己的懷裡。

平常的暮雪身上穿著的都是漢代服飾,此刻突然間換成了現代風格的長裙,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要去哪考慮好了嗎?」

千秋暮雪的臉上布滿了愉悅之情。

「啊,我想想……唔……」

許曜看上去淡定自若,實際上整個人都是虛的,他快速的翻開了手機,詢問了一下百度京城最合適去旅遊的地點。

「要不,去故宮?」

許曜看了一眼上面所列舉的第一個選項。

提到這個,千秋暮雪似乎想到了什麼,搖了搖頭說道:「那邊有其他家族的人,我們家族與他們不是很合得來,不想去見到。」

千秋暮雪所指的自然就是張家的人。

京城張家向來行事囂張,本來就看不起他們千秋家族,千秋暮雪自然也懶得去與他們的人打交道。

「那我再看看……」

許曜看著手機找了半天也沒一個好的選擇,有些地方這個季節並不適合前去,不然就是千秋暮雪不感興趣。

最後決定去溫泉度假村裡好好的放鬆放鬆,這個建議一提出來千秋暮雪就十分的感興趣。

破夢者 但千秋暮雪並不知道該怎麼去到這個地方,許曜其實也是一臉的迷茫。

先是叫了一輛車從郊區一路的回到了城裡,卻不想半路遇到了下班潮,整個車子堵在了九環道路上,一步一卡十分瀟洒,一停一頓十分飄逸。

兜兜圈圈又轉轉,好不容易來到了溫泉度假村,卻發現今天度假村根本不營業。

他們兩人順著地圖好不容易找到了度假村時,許曜看著度假村上貼著休業的紙條,差點忍不住要發動功法衝進去,找裡面的老闆好好的問問他們為什麼不努力努力!

「真是抱歉啊……難得出來一趟……」

看著千秋暮雪有些失落的神情,許曜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沒想到這個地方那麼不給面子,心血來潮的過來一趟,居然還停業整頓。

「算了,沒事的……其實能夠陪著你一起,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千秋暮雪沒有多言,而是緊緊的抱著許曜,隨後她似乎想到了什麼看了看周圍。

「對了,我記得附近有一個茶樓,那邊有個很大的戲台,就算是在晚上也會有京劇表演。好像是叫做一心茶樓的地方。」

千秋暮雪隱約都記得那個地方,在自己小的時候父親曾經帶她來過京城幾次,每次都會帶她來這個茶樓看京劇,並且留下一些評論。

「是么?那你還記得在什麼地方嗎?如果想去的話,我就跟你一起去看吧。」

許曜看到暮雪並沒有因此而過於失望,眼前也就亮了起來。

隨後就是千秋暮雪帶著許曜一起來到了茶樓,其實這讓許曜有些感到不好意思,明明自己才是在京城生活的人,結果卻要被千秋暮雪帶著自己去逛。

來到了茶樓上,很快的就有兩位服務員走了上來,將他們迎了進去。

「請問二位客官需要定什麼樣的位置?」

「來個看劇角度最棒的包間。」

怎麼說也算是帶著自己的女朋友來到這裡,許曜出手當然要大方一些。

服務員一聽就知道眼前的男子肯定是個大款,臉上的笑容簡直甜的如同抹了蜜。

「好的客觀,我們立刻就幫你安排,你要不要看看我們這裡的套餐,對了,如果是鑽石vip的包間,還能點戲。」

服務員在介紹完后,就帶著許曜兩人來到了包間之中。

「這是菜單,二位客官看看要吃點什麼。」

隨後許曜就拿起了菜單,與千秋暮雪一起看著,最後兩人點了一些小吃以及一些飲用的茶水,兩人就坐在位置上看著樓下正在咿呀唱戲的劇台。

其實許曜並不懂得怎麼看戲,那邊說唱的劇情他一句也聽不懂,只不過是單純的陪著千秋暮雪前來看而已。

千秋暮雪雖然可以看得懂樓下的戲劇,但是她的注意力也全部都放在了許曜的身上,心中想著只要能伴著許曜,無論是做什麼都非常的開心。

一曲唱罷,過了一會後第二場節目上台,是比較出名的霸王別姬。

千秋暮雪看著看著也漸漸的入了迷,注意力全在了那些正在唱調的角兒上。

許曜雖然聽不懂他們在唱什麼,但看著他們的動作和神情,也漸漸的能夠讀懂他們所要表達的意思。

此刻一個熟悉的背影映入了許曜的眼帘,這背影熟悉得讓許曜一下子就來了精神。

「張芸學妹?」

恍惚間許曜臉色一變,又仔細的瞧了瞧那背影,確實與自己的學妹無異。

難道自己尋找了那麼久的張芸學妹,此刻居然是隱身在了京城之中!

「我去上一下廁所……」

想到這許曜不知怎的找了個借口溜了出去,隨後以極快的速度就走下了茶樓,他順著自己剛才的記憶往前走去。

那背影極其似張芸的女子,應該是走到了大戲台的後方。

此刻周圍的燈光全部都聚集在了大戲台上,需要趁著天黑以極快的速度就來到了戲台的後方,走進去一看後方卻是別有洞天,裡邊是一個小院子周圍都是一些老宅樓。

而此刻一位曼妙的身影,正出現在許曜的視野之中,他看到了那位背影與張芸極其相似的女子。

此時那位女子正坐在了一處亭台之上,目光望著遠方樹上的鳥兒怔怔的發獃。

許曜緩步的走了過去,燈光掩蓋住了那女子的臉,在昏黑的地方許曜無法看清她的面容。

等到許曜來到她身後的不遠處時,那女子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稍微一回頭,這回頭的瞬間四目相對已成永恆。

這回眸的一眼立刻就抓住了許曜的心,這種心動的感覺如此熟悉卻又如此的陌生。

是她,在自己最弱小無助的時候給予自己庇護之人,雖然是許久不見,但許曜在看到張芸的第一眼時,立刻就認出了她。

「張芸學妹?」

許曜甚至還有些不敢相信的試探性的問了一聲?

「學……對不起你認錯人了,我並不認識你。這裡是茶樓的後台閑雜人等不能入內,請你快出去吧……」

張芸在看到了許曜的第一眼,差點就忍不住叫出了聲,然而一想到自己家族背後的勢力,又只能狠下心來裝作並不認識。

但是許曜在看到張芸的第一演就已經捕捉到了,他看到了張芸眼中閃過的那一絲喜悅之情,因此他可以判定,自己眼前之人正是曾經與自己同居的學妹張芸! 我眼前的世界開始傾斜,樹葉樹枝稀里嘩啦地打到了我的頭上、身上。

我急得眼淚直流,媽蛋啊,我雖是靈長類的身體,卻沒有猴子的靈活,只能死死地抱住那一根樹枝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