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特別是那三個在考核試卷上寫語錄的,更是在哪憤怒的指桑罵槐的在辦公室走廊上,怒罵著駱林。

「…有些人想幹什麼啊?一言堂?對正直的幹部,打擊報復?…竟然在偉大領袖的語錄上畫紅叉叉?…這是反動!就是反革命!!!….」

「對對!…太不像話了!心在怎麼能把這種….現行反革命分子…..搞到我們北河來當領導呢?…我要去省委申訴!!!….」

「我也去!我也去!…太氣憤了!對不對同志們!戰友們!….我們應該團結起來!…和惡勢力!壞分子作鬥爭啊!….偉大領袖XXX萬歲!….」

好傢夥!這三位可真是群情激昂,表情興奮,在市政府的二樓辦公室走廊上就喊上了。

整個走廊上,很多辦公室的們都是開著的,這三位的動靜的確也鬧得不小,這三位咋鬧起來了呢?

很簡單!他們三個成績出來的當天!駱林就宣布,他們可以回家了!汗!他們還沒反應過來,還以為駱林以為他們辛苦了,為革命奮鬥了N年,啊!恩!多休息休息!

直到過了幾天,市政府平時掛著光榮榜,告示欄的地方貼出了三個人的考卷,這也是駱林刻意而為,他這樣做就是要告訴這些官員們,那場運動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你們還在搞那些沒用的是代表不了什麼的,現在的時代,就是講究個個人能力的時代,駱林就是要告訴這些官員們這個道理。

當官的人,沒蠢人,自然醒悟了,就算是沒合格的那些人,也暗自下決心去了黨校好好進步,好好學習,不然,真的混不下去了,這三個人自然成了駱林的殺雞儆猴的那隻「雞」了!

誰知道!這三隻「雞」也不是好惹的!今天這不跑市政府來鬧事來了,這三個人都是副處,是管理文化部門的官員,這下直接被駱林給擼了,心有不甘,他們本身年紀,也快到了快退休的時候了,這下可算是撞在槍口上了,而且,他們還不知悔改,竟敢跑到這來鬧事。

「怎麼回事?….誰在這吵鬧?….」

一聲帶著威嚴,並不是很大的聲音,清晰的飄進了走廊上的每個看著熱鬧,各種不動心態的官員心裡,三個鬧事的人,這時也住嘴了,他們知道,他們把正主給招來了,駱林背著手,一臉嚴肅的從三樓樓梯口轉了進來,很多站在辦公室門口看熱鬧的人,全都瞬移般的縮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這下走廊上的三個人一下就顯露了出來。

「…哦!是你們三個啊!你們不在家好好反省!還跑到市委市政府機關單位來吵鬧?你們還是不是共XX員了?你們還有沒有組織原則了?哼!太不像話了!…幾十歲的人了!這麼不知羞恥的事情也做得出來?

….你們是不是對市委,對你們的考核不滿啊?….你們以為現在,還是搞運動的時候?喊喊口號,就能一帆風順?….告訴你們,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以後將是能者富!懶者窮的時代!…動動嘴皮子,就想過得好?做夢!

….特別是作為領導幹部的你們!你看看你們象什麼?….潑婦?….這樣的人還能帶領老百姓致富嗎?

….我看你們自己什麼都不懂!還佔著茅坑不拉屎!…還有臉在這吵鬧?還在這丟人顯眼?都幾十歲的人了啊?我要你們早就去撞牆了!….」

我擦!駱林可真夠惡毒的啊!這種話一說,那還真是氣死人不賠命啊!

「你….你….」

「你…我看你就是個反革命!!!」

翻臉了!這下可就是徹底翻臉了!三人中那個叫楊力的老頭,一臉極度憤怒的指著駱林,口水亂噴的破口大罵,臉色紅白交替。在各自辦公室的這些人員,全都立起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

駱市長和那三個老頭的吵鬧,讓他們感到了壓力!是的!要是不努力達到要求,這三個老頭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劉處長!去吧保衛科的楊振林叫來!把這三個人帶走!…太不像話了!這是國家機關!不是菜市場!…哼!…以後再發生這種情況!我看楊振林就回家抱孩子吧!….」

駱林根本沒把這三個老頭放在眼裡,背著手,看著眼從一右邊一個辦公室走出來的一個瘦高中年幹部,他知道這是綜合管理處的一個處長,叫劉震撼,好像他考核合格的其中一員。

所以,駱林對他還算印象深刻的。時間不長,市委大院的保衛科科長劉震撼,帶著兩個保衛科的幹事過來了,首先就跟駱林打了個招呼,接著也不多說什麼,直接走到那三個老頭面前,示意他們走人,自覺點,不要搞得大家難做啊!

劉震撼可是正宗的退伍老兵,也是前書記孫向前的二女婿,所以才把他搞進市政府內上班,當然,孫向前退了,不意味著劉震撼那就得走人吧?劉震撼對駱市長的身手很感興趣,特別是傳聞說他一手槍法簡直是神了!要知道有時候八卦的威力是巨大的,特別是從老百姓口中傳出來,那整個就變了個味了!

駱林站在走廊邊上的窗戶口,看著劉科長几個人跟著那三個還在那罵罵咧咧的三老頭,出了市政府大院,嘴角挑起一絲冷笑,心說,這三個人只是浮頭魚,更加陰險狡詐的人,還深藏著呢?不過,只要不破壞他的計劃就行,要是敢跟他玩花樣,搞名堂,那駱林是絕對就不會客氣的。

果然,晚上,那個罵駱林的三老頭之一叫楊力的處長,突然心臟病發,掛了!

不過,楊力的死倒是沒引起太大的波瀾,市政府還是做出了一些安慰和補償,畢竟人家沒功勞還有苦勞不是,喊口號也累人啊!汗!

第二天,省委那邊也打電話給尹海潮書記,無非是說,幹革命還是要講究工作方式的,不能吵吵鬧鬧不是?

而且對於不合格的同志也要關心和愛護,,,不能一棒子,把人都直接敲死嘛!

尹海潮能說啥?只能說好,盡量跟駱市長好好溝通,看樣子,省委那邊的人也知道駱林這個市長不好惹,現在打電話叫尹海潮做這個惡人,但尹海潮能不做嗎?

至於,駱林是不是真聽進去了,尹海潮可管不著啊!她知道駱林這樣做事,最後受到福利的就是老百姓,這也是她這麼堅決的支持駱林的原因,她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好官,清官,愛民的官!

所以,對駱林這些考核幹部的舉措,沒有絲毫的阻攔,反倒是很支持!雖然他感覺那些考核還真的有點那啥了!但是,起碼人家是為了老百姓不是?

市政府的那些去黨校學習的幹部們在考核后的一個禮拜,上路了,這次一共去了二十多個人,只能分批去,市政府雖然沒什麼事,但是,你也得讓黨校那邊,喘口氣吧?這邊考核的事情,倒是進行得很順利,可是投資的事情就麻煩大了! 第二天,省委那邊也打電話給尹海潮書記,無非是說,幹革命還是要講究工作方式的,不能吵吵鬧鬧不是?

而且對於不合格的同志也要關心和愛護,,,不能一棒子把人都直接敲死嘛!尹海潮能說啥?

九轉神帝 只能說好,盡量跟駱市長好好溝通,看樣子,省委那邊的人也知道駱林這個市長不好惹,現在打電話叫尹海潮做這個惡人,但尹海潮能不做嗎?至於駱林是不是真聽進去了,尹海潮可管不著啊!

她知道駱林這樣做事,最後受到福利的就是老百姓,這也是她這麼堅決的支持駱林的原因,她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好官,清官,愛民的官!所以,對駱林這些考核幹部的舉措沒有絲毫的阻攔,反倒是很支持!

雖然她感覺那些考核,還真的有點那啥了!

但是,起碼人家是為了老百姓不是?市政府的那些去黨校學習的幹部們在考核后的一個禮拜,上路了,這次一共去了二十多個人,只能分批去,市政府雖然沒什麼事,但是你也得讓黨校那邊喘口氣吧?這邊考核的事情,倒是進行得很順利,可是投資的事情就麻煩大了!

是的!棉紡廠的人鬧事了!有那幾個老工人帶頭,舉著標語,上書!變天了!勞苦大眾誓不低頭!好嘛!搞得跟「五四」運動是的。

也不知道是誰傳出去的消息,整個北河棉紡廠就跟炸了鍋似的!各種謠言滿天飛,什麼市政府叫銀行不「借錢」給廠子里了!什麼資本家要把廠子的人全都開除了!廠子就要垮了等等!

不過事實上,棉紡廠如果不是銀行一直幫他頂著,他早就完蛋了,產品沒銷路,貨物堆積,倉庫都沒地方裝了,每個月還得發十幾萬的工資!當然,那個年代十幾萬就很多了,而且這樣的虧損是長期的,銀行就算願意,那也背不住棉紡廠這樣搞啊?

何況,市裡面可不只有一個虧損的棉紡廠,還有幾個象棉紡廠這樣的國營企業,你說,銀行怎麼支撐得住呢?最後,還得國家掏錢來補窟窿,真是噁心循環啊!而這些人並不知道,還在那喊著口號。

現在那些由棉紡廠組成的遊行隊伍,也有幾千人之多,要知道在不是很寬敞的馬路上,幾千人的遊行隊伍那就相當的震撼眼球了,而且高音喇叭還不時傳出鼓動人心的口號聲,好嘛!要高不清楚的以為啥運動又來了。

「….這些人想什麼啊?…這些刁民!…不讓銀行繼續貸款的事情?….市長!…您看是不是動用軍區的…..」

「嗯!…這些不明真相的群眾,一時激憤是可以理解的!畢竟這關係到他們的飯碗嘛!…這可是大事!…軍隊還是要派的!你去給鄭亮打電話吧!…我出去跟他們說說!….」

「市長!…市長!您可不要冒險啊!」

「就是!現在外面可都給圍上了!…里三層外三層的!….」

市政府外,還真給這些遊行群眾給圍住了,遊行的,看熱鬧的,拿著高音喇叭在哪聲嘶力竭喊叫的,整個氣瘋是瘋狂而嘈雜吵鬧的。

不過,市政府的保衛人員也把大鐵欄杆大門給拉上了,這樣所謂這些憤怒的群眾只能眼看著市政府,而不是能直接衝進去搗亂,要知道,有句俗話叫做,法不責眾!我想大家都理解這句話的意思吧?

一張張營養不良,面黃肌瘦卻又長相老成的各色普通男女的臉,一一在緩緩走向大門口的駱林眼中閃過,這些人可真是長的「老成」啊!那十幾歲看得出二十多,二十多的看得出三十幾,哪像後世的人啊,四十的看得只有二十多,三十多的看不出,那就是營養的問題和心態環境的因素了,這個年月的人,過度單純和耿直,加上長期營養不良,那還有長的不老的道理啊?

要知道,那個年月一個成年人,一個月定量的油是四兩!四兩啊!老大!四兩你能吃啥?估計現在抄一個菜都不止放四兩油吧?

可想那年月,生活艱苦到了何種境地,還不改革那可不是好玩的,要知道,那個年月華夏國四周是眾敵環繞,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盯著等你華夏國完蛋呢!你以為啊!所以說,鄧老爺子的功績,可不是一般的偉大啊!

要不是他,現在各位還想當宅男,宅女?我看是苦男醜女還差不多!

棉紡廠的人並不認識駱林是何許人,見一個身材挺拔,俊俏嚴肅的年輕人,穿得十分的整潔,手裡還拿著個高音喇叭,不少圍在市政府鐵欄杆大門外的棉紡廠職工,都心中納悶,嘶….這是政府是不是沒人了?派個小年輕出來做啥?

「….請大家安靜!…你們知道圍攻國家政府機構!干擾正常的辦公秩序是什麼嗎?…告訴你們!這是犯罪!…我不管你們是聽了什麼謠言!不管你們是出入何種目的來到這裡!我希望大家理智點!馬上散去!…我叫駱林!…是北河塘山市市長!….現在你們散了!我就不追究你們的聚眾鬧事,圍攻政府機構…..」

駱林拿著喇叭,站在市政府前面一個花台的水泥坎子上,對著外面鬧哄哄的人群,開始跟他們做思想工作了。駱林的話音一落,外面的人的確安靜了很多,不過,估計是被駱林說他是市長的話,給震驚了。

的確,駱林這把年紀,在外面的人是不可理解的,你看看,都跟我家小三差不多大,好嘛!人家是市長?

這件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大部分工人那都是很驚詫的,他們也聽說了,好像市裡面,是新來了個市長,說是很年輕,不過傳聞畢竟是傳聞,眼見為實嗎!這一看,好傢夥!這也太年輕了吧?

「…..不行!我們要說法!…棉紡廠不能賣給資本家!….」

「對對!不能賣給資本家!!!…」

「…..打倒資本家!打倒資本家!….」

好傢夥!駱林的話不但沒有讓外面洶湧激憤的人群得到平靜,反而引起了這些人更大的反應,這一下駱林也火了,我擦了!你們這些人啊!真是自己要找死!好吧!你們既然要自尋死路,那就不能怪我了。

「…大家不要激動!大家請不要激動!…安靜!安靜!聽我說兩句!….咳咳!…大家放心!棉紡廠的事情!我們一定讓大家滿意!絕對不讓資本家把咱們的廠子給收購了!….大家請放心我以一個共XX員的身份向大家保證!….市政府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請大家散了吧!……」

駱林心中冷笑,表面上卻是滿臉和藹笑容額的對著鐵門外的憤怒人群,揮著手,對著喇叭大聲說道。

「…啊!…好啊!…哈哈….」

「我們勝利了!…我們勝利了!….」

「太好了!太好了啊!…市長太好啦!….」

「….滴滴….」

市政府外,那些棉紡廠的那些單純的老少職工們興奮了,一個個歡欣鼓舞的,能不興奮嗎?看到沒市長都怕了咱們了,這下老實了!不敢賣廠了吧!

黑壓壓的人群開始慢慢,緩緩的散開了,等到了市長的口頭承諾,那還有啥問題呢?一陣警笛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來,幾輛吉普車上掛著警燈的警車這時也開了過來。

駱林自然看到了,心中有點煩躁,果然是優良傳統啊!這裡沒事了,警察來了,有事的時候屁影子都沒看到一個!看來還真是有傳統的說啊。

「….駱市長!不好意思來晚了點……咳咳…前面堵車….所以….」

「…鄭局長!我看你們警察的辦案效率很有問題啊!…這些人可是公然圍攻市政府啊!他們眼裡還有沒有法律可言啊?還有沒有王法啊?….這件事情你一定要給我立刻著手調查!是誰!是誰鼓動棉紡廠的職工鬧事的!…找不到背後指使人!我看你這局長也就不用當了!….」

好傢夥!駱林這話可說得相當重了,要知道,鄭亮作為公安局長,而且還是市委常委之一,再說了公安系統一般都是高配,就是說雖然鄭亮是處級幹部,但是他可是享受副廳的待遇的幹部。

所以,級別上也只差駱林半級,只是這樣說話,鄭亮還真不敢在駱林面前炸刺,還得老老實實的點頭,他可知道駱林這個年輕的市長可不是好惹的,前段時間哪血淋淋的事實告訴他,這個市長絕對是個心狠手辣之人,而且,還是傳說中的內衛頭領,你要去惹這種人,基本上就是找死了,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去得罪這種恐怖的存在。

「是!…駱市長!放心!我一定把這件案子抓起來!…力爭早日破案,把破壞整個北河安定團結局面的罪犯,給繩之以法!…..」

「行了行了!…老鄭啊!…你知道就行了!這個事情可不是好玩的!很多雙眼睛,都在盯著看咱們北河改革的笑話呢!知道嗎?…改革之路任重道遠啊!….」

MD!駱林這廝也開始學會裝13了,還別說,你不裝還不行啊!那就不想一個大幹部了。一場圍攻是政府門外,鼓動棉紡廠職工鬧事的鬧劇,也黯然落幕了。

市政府大樓裡面的人,心裡也暫時落了地,這些人也是被運動搞怕了,要知道這麼多人一下子衝進來的話,做出什麼是不好說,運動那是的陰影還在啊,現在這些在市政府工作多人,一大半都是運動期間受過迫害,批鬥,關押,毆鬥過的人,這心裡有陰影是可以理解的。這些人見到駱市長單槍匹馬的就在門口,三言兩語的就把解決了,他們都沒想到,駱市長竟然說,不對棉紡廠進行改革了,他們都知道,一直以來,駱市長是要把棉紡廠這個老大難給解決的。

今天,難道因為這些人的脅迫,駱市長就妥協了嗎?大部分人都是這樣認為的,畢竟,幾千人圍攻市政府,那可不是好玩的,一個是影響太惡劣,而是,政府臉上也無關不是?要知道,這種行為,那就是老百姓不相信政府的行動了。

這對於那年月,講究為人民服務的政府官員來說,這就是狠狠的抽臉啊!這是難以忍受的行為,所以說,一方面,他們感激駱市長把場「危機」順利化解,另一方面,也想看下駱市長這個年輕人怎麼處理棉紡廠的問題,他們都很期待啊!畢竟,;駱林一來就是用一種極其強硬的形象來表象他個人的風格的,那麼現在呢? 「藍水仙,鮮甜可口,能養顏洗髓,只賣十金幣一瓶。」

「芥子花酒,獨特配方,能聚靈養神,閉關最佳,只要五十金幣一瓶。」

「羅蒂曼草水,傷筋動骨不用怕,一瓶痊癒,只賣一百金幣一瓶。」

……

青石鋪就的大街上,傳來各式各樣的吆喝叫賣聲,這些商家臉色漲紅,口沫橫飛,對自己的商品讚不絕口。

而在這人頭涌動的街道上,一道身上破爛不堪的身影,在街道上漫無目地的走著,他頭髮蓬亂,臉上黑乎乎,讓人看不清他的五官,走過之處所有人都捂鼻躲避他身上散發出的酸臭味道。

望著周邊那些嫌棄的白眼,那道身影並不在意,宛如已經習慣,當他走過一間包子鋪,肚子傳來咕咕嚕嚕的叫餓聲。

他捂著肚子,停在了鋪子前三秒,閉著眼聞著裡面宛如可以充饑一般的包子香味,一臉享受的模樣。

「哪來的乞丐,趕緊走開,別擋著老子做生意。」可還沒當他停夠三秒,裡面的店小二便凶神惡煞的走出來,把他狠狠推倒一邊。

「臭乞丐,再靠近,腿都打斷你。」店小二斜視鄙了他一眼,之後便大搖大擺的走回去。

男子在被推到的位置傻傻的坐了兩秒,那黑乎乎的臉上,掛起一抹自嘲的弧度,但只是一瞬間,他便恢復了平靜,好像剛才的事情只是一個小插曲,每天都在發生。

男子站了起來,雖然身上很臟,但他還是習慣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個月,至今都無法接受穿越這個匪夷所思的事實,他原本在一個蔚藍色的星球,有著很好的工作很好的收入,過著很好的生活,可是一切都停格在三個月前,他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以酒命名的世界。

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和酒有關,酒的概念在男子印象里一直停留在他以前的世界,那只是一種酒精飲料,除了醉之外好像並沒有什麼作用,反而害處更多。然而這個世界的酒,用處之廣范讓男子大開眼界,不但能治百病,解百毒,還能益壽養顏,洗髓健體,反正酒的用處繁衍到一種極度誇張的地步,你無法想象。

「你餓了吧,給。」當男子正準備離開包子鋪時,一陣清香迎風而來。

同時兩個白胖胖的肉包子帶著獨特的香味,在一雙美得驚艷的小手中遞到他面前,男子猛然抬頭,一張讓他永遠無法忘記的臉頰出現在他面前,精緻的五官,仟細的柳眉,美感十足的身材,在一身紅裙下驚艷的讓人窒息。

「你是不想要雙眼了嗎,眼睛望哪裡看。」在女子身旁,一名丫鬟指著男子看呆了的神情,語氣不善道。

「小魚,不得無禮。」紅裙女子把丫鬟拉的回來,步伐輕盈的來到男子面前,也不在意男子骯髒,直接把包子塞到他手中。

「吃吧。」女子展顏一笑,這個笑容讓捧著包子的男子有點臉紅。

「小姐,這種讓我來就行了,他那麼臟,別弄髒了您的裙子。」丫鬟捂著鼻嘴擋在女子面前,生怕男子再靠近她家小姐。

男子拿著有點發燙的包子,獃獃的看著紅裙女子,很久才從嘴中吐出兩個字:「謝謝。」

他知道這兩個包子對女子而言,或許只是善事一樁。類似他這種人,他相信女子應該幫助過無數,所以,他知道說再多感激的活都無法記入女子心中,他只有把這份恩情記在心中,他日以湧泉相報。

「這位小姐…..」男子上前想對女子說話,卻被丫鬟直接推開,丫鬟裂開小牙,嫌棄的道:「有話站在哪說就好,別靠過來,臭死了。」

「小魚,再如此無禮,就關你緊閉。」紅裙女子嗔怒的盯了丫鬟一眼,把她拉到一旁,對男子表示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家丫鬟太過無禮了,還望公子見諒。」

「就他那樣還公子…..」丫鬟吐著小舌,小聲不滿的道。

「沒事,確實是在下不是,冒犯到小姐了。」男子謙謙有禮的道,與女子保持一段距離才從包袱中取出一個很乾凈的瓶子,只有手掌大小,遞給女子,道:「我身上也沒有什麼貴重的東西,這瓶我自己配製的紅酒,便送給小姐,當是回報。」

聽到男子的話,紅裙女子還沒反應,一旁的丫鬟直接笑了起來:「如果你是酒師,相信也不用我家小姐施捨包子吧。」

因為男子說這是自己配製的紅酒,而能配製酒的人在這個世界被尊稱為酒師,是一個很尊貴富有的職業,如果真如男子所說,紅酒是他自己配製,那怎麼可能連吃包子的錢都沒有,這根本是不可能事情。

在丫鬟看來,這男子是在裝模作樣,只是想討好她家小姐而已。

紅裙女子這時候也是反應過來,她同樣懷疑男子的話,不是她不願相信,只是成為酒師的人,都是萬里挑一,身份極為尊貴,如果此人真是一名酒師,那怎會淪落到這番地步,如果是為了接近她刻意撒的謊,那反而會讓她反感。

紅裙女子禮貌性接了過來,隨手給了身旁的丫鬟,那般模樣,顯然她傾向酒師的稀有性,如果她在路邊隨便施捨一個人便是酒師,那才真是稀奇的事。

「既然公子是一名酒師,為何在此…..」後面的話紅裙女子沒有說出來,只是抱以一笑。

「為何在此乞討對吧。」男子把她後面沒說完的話補完整。

暴君的四嫁皇妃 紅裙女子沒有說話,宛如默認了他所說的意思。

男子抬起那髒兮兮的臉龐,平靜的道:「首先我不是酒師,只是喜歡喝酒而已,配製了一些不入流的東西,還望小姐不要見笑。」

一邊說著,男子吃起了包子,直接向街道外走去,在經過紅裙女子時,他停了一下,道:「而且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方式不是嗎。」

聲音落下,男子笑了笑,便穿過她們身旁,消失在街道的人群中。他知道他們現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說再說也沒意義,他只要幫這份恩情記在心裡就行了,畢竟這個世界酒師的身份確實太過尊貴,沒有人會相信一個酒師在路邊乞討為生的。

……

「裝模作樣,小姐你就不該理他。」眼見男子消失在人群中,丫鬟小嘴不滿道。

「好了,別說了,我們去酒仙閣吧,酒仙大會馬上要開始了。」紅裙女子並沒有把男子的話放在心裡,這裡發生的一切在她看來只是一個小插曲,或許幾天後她便忘得一乾二淨,所以她領著丫鬟直接趕往她們的目的地。

酒仙大會。 大部分人,,都是這樣認為的,畢竟,幾千人圍攻市政府,那可不是好玩的,一個是影響太惡劣,而是,政府臉上也無關不是?要知道,這種行為那就是老百姓不相信政府的行動了。

這對於那年月,講究為人民服務的政府官員來說,這就是狠狠的抽臉啊!這是難以忍受的行為,所以說,一方面,他們感激駱市長把場「危機」順利化解,另一方面,也想看下駱市長這個年輕人怎麼處理棉紡廠的問題,他們都很期待啊!

畢竟,駱林一來就是用一種極其強硬的形象,來表現他個人的做事風格的,那麼現在呢?

作為,市委書記的尹海潮也自然知道了這件事情,肯定是引起了她的高度注意。駱林回到自己辦公室,剛喝完茶,放下杯子,秘書劉建國就推門進來,說,尹書記叫他去下辦公室。駱林這又馬上趕到尹海潮的辦公室。

「尹書記!…有什麼事情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