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 日

王夫人本以為自己會多了一位可怕的助力,誰想到一切都是她自己太想當然了。

又過去了一天,此刻的她只想那人早些離開才好。

門外響起了王語嫣的聲音……

「娘!」

「進來吧!」

房門被緩緩推開,推開后又久久沒了動靜。

王夫人慢慢轉過頭來,臉上神色嚴峻,看着女兒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說道:「你想跟我說什麼?要是跟你表哥有關,那便不要說了。」

王語嫣聽到這話,開口道:「娘,你……你怎這般不待見表哥,就算你與姑媽不和,這事也與表哥無關。」

話一出口,她心裏也是怦怦亂跳。

王夫人眼光如冷電,掃了過去……

過了好一陣,才開口說道:「你怎知我與你姑媽不和,這話是誰告訴你的。」

王語嫣忽感委屈,眼淚瞬間流下,道:「誰能告訴我這些事,你不讓我離開曼陀山莊,不讓我接觸外面的人,誰能告訴我這些。」

聽的她的話,王夫人嘆了口氣道:「娘也是為了你好,世上惡人這麼多,你不會武功,又是女兒身,若在外面遇見惡人該怎麼辦?」

王夫人本以為自己會多了一位可怕的助力,誰想到一切都是她自己太想當然了。

又過去了一天,此刻的她只想那人早些離開才好。

門外響起了王語嫣的聲音……

「娘!」

「進來吧!」

房門被緩緩推開,推開后又久久沒了動靜。

王夫人慢慢轉過頭來,臉上神色嚴峻,看着女兒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說道:「你想跟我說什麼?要是跟你表哥有關,那便不要說了。」

王語嫣聽到這話,開口道:「娘,你……你怎這般不待見表哥,就算你與姑媽不和,這事也與表哥無關。」

話一出口,她心裏也是怦怦亂跳。

王夫人眼光如冷電,掃了過去……

過了好一陣,才開口說道:「你怎知我與你姑媽不和,這話是誰告訴你的。」

王語嫣忽感委屈,眼淚瞬間流下,道:「誰能告訴我這些事,你不讓我離開曼陀山莊,不讓我接觸外面的人,誰能告訴我這些。」

聽的她的話,王夫人嘆了口氣道:「娘也是為了你好,世上惡人這麼多,你不會武功,又是女兒身,若在外面遇見惡人該怎麼辦?」

王夫人本以為自己會多了一位可怕的助力,誰想到一切都是她自己太想當然了。

又過去了一天,此刻的她只想那人早些離開才好。

門外響起了王語嫣的聲音……

「娘!」

「進來吧!」

房門被緩緩推開,推開后又久久沒了動靜。

王夫人慢慢轉過頭來,臉上神色嚴峻,看着女兒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說道:「你想跟我說什麼?要是跟你表哥有關,那便不要說了。」

王語嫣聽到這話,開口道:「娘,你……你怎這般不待見表哥,就算你與姑媽不和,這事也與表哥無關。」

話一出口,她心裏也是怦怦亂跳。

王夫人眼光如冷電,掃了過去……

過了好一陣,才開口說道:「你怎知我與你姑媽不和,這話是誰告訴你的。」

王語嫣忽感委屈,眼淚瞬間流下,道:「誰能告訴我這些事,你不讓我離開曼陀山莊,不讓我接觸外面的人,誰能告訴我這些。」

聽的她的話,王夫人嘆了口氣道:「娘也是為了你好,世上惡人這麼多,你不會武功,又是女兒身,若在外面遇見惡人該怎麼辦?」

王夫人本以為自己會多了一位可怕的助力,誰想到一切都是她自己太想當然了。

又過去了一天,此刻的她只想那人早些離開才好。

門外響起了王語嫣的聲音……

「娘!」

「進來吧!」

房門被緩緩推開,推開后又久久沒了動靜。

王夫人慢慢轉過頭來,臉上神色嚴峻,看着女兒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說道:「你想跟我說什麼?要是跟你表哥有關,那便不要說了。」

王語嫣聽到這話,開口道:「娘,你……你怎這般不待見表哥,就算你與姑媽不和,這事也與表哥無關。」

話一出口,她心裏也是怦怦亂跳。

王夫人眼光如冷電,掃了過去……

過了好一陣,才開口說道:「你怎知我與你姑媽不和,這話是誰告訴你的。」

王語嫣忽感委屈,眼淚瞬間流下,道:「誰能告訴我這些事,你不讓我離開曼陀山莊,不讓我接觸外面的人,誰能告訴我這些。」

聽的她的話,王夫人嘆了口氣道:「娘也是為了你好,世上惡人這麼多,你不會武功,又是女兒身,若在外面遇見惡人該怎麼辦?」

王夫人本以為自己會多了一位可怕的助力,誰想到一切都是她自己太想當然了。

又過去了一天,此刻的她只想那人早些離開才好。

門外響起了王語嫣的聲音……

「娘!」

「進來吧!」

房門被緩緩推開,推開后又久久沒了動靜。

王夫人慢慢轉過頭來,臉上神色嚴峻,看着女兒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說道:「你想跟我說什麼?要是跟你表哥有關,那便不要說了。」

王語嫣聽到這話,開口道:「娘,你……你怎這般不待見表哥,就算你與姑媽不和,這事也與表哥無關。」

話一出口,她心裏也是怦怦亂跳。

王夫人眼光如冷電,掃了過去…… 前一刻,還淡定自若的金宇家族眾人,則是徹底傻眼了。

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這個看起來才二十左右的女人。

居然是宗師八重的修為!

要知道,就算是那些絕頂天才,也要四五十歲的年紀,才能踏入宗師七重!

八重,至少都有六七十歲的年紀!

面對阮青發出的強勢一擊,在廣場上站著的金宇長風也是傻眼了。

什麼鬼?

老天爺是在玩自己嗎?

這個女人明明和自己一樣的年紀,修為居然已經達到了宗師八重?

金宇長風甚至覺得這是一個噩夢,老天在和自己開玩笑。

不過眼下,卻容不得他再多想。

眼看著那一掌從天而降,金宇長風知道自己沒有退後的餘地。

全身修為再次爆發出來,拼了命的運轉體內罡氣,一拳朝著那巨大的手掌轟擊過去!

想要將對方抵擋下來。

抬手之間,一拳轟出,同樣有一股強大的罡氣爆發出來。

但是,和阮青的比較起來,金宇長風此刻爆發出來的力量,就實在太弱了。

好像小巫見大巫,完全微不足道!

兩股力量觸碰的一剎那,金宇長風發出的拳勁,就被恐怖的風暴湮滅!

大手朝著金宇長風當頭落下!

轟!

大地一顫,連帶周圍的建築,都劇烈晃動起來。

一股恐怖絕倫的風暴,從地面上升騰而起,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被這風暴殃及,金宇家族的成員們頓時倒了大霉。

實力弱小一些的,以及普通人,當場就被風暴卷的倒飛出去,慘叫不已。

而即便是武者,實力不夠強大的,也難受的想要吐血!

「這,這女人修為居然如此恐怖!」

「宗師八重,真的是宗師八重!」

「我的天,如此年輕的宗師八重高手,天下罕見!」

金宇家族的長老們,還能站在原地,承受這股風暴的肆虐。

但一個個臉色,都是變得無比難看。

他們沒有想到,阮青的實力居然如此恐怖。

這完全就是妖孽啊!

而阮鴻則是苦笑的站在後面。

金宇家族還看不起阮青。

連他們阮家自己,都非常忌憚阮青的存在!

很多長老都認為,阮青是一把雙刃劍。

雖然可以為阮家做很多事,但一旦恢復起以前的記憶,沒準就會和阮家反目成仇。

沒想到,最後他們的擔心居然變成了現實。

阮青不僅僅是恢復了記憶,而且是從一開始,就記得所有事情!

她之所以沒有和阮家翻臉,就是一直在隱忍!

在一片喧嘩之中,阮鴻再次走了出來。

他朝著阮青道:「阮青,你到底想怎麼樣?」

「現在,你已經是阮家的核心成員了,阮家的大小事情,你都有權利參與!」

「就算阮家以前有對不住你的地方,也不用斬盡殺絕吧?」

阮青冷笑道:「區區一個阮家,我還不放在心上!」

「即便我不打算回去了,看在你們收留我,栽培我的份上,我也不會對阮家動手!」

阮鴻一愣,沒想到阮青的想法是這樣的。

他疑惑道:「那你為什麼還要對金宇家族動手?」

「因為師傅的命令!」

阮青淡淡的說道。

這話說出來,阮鴻再次震驚了!

阮青的師傅?

阮青居然找了一位師傅?

要知道,在阮家的時候,可沒人有資格來指導阮青!

自從阮青十三歲踏入宗師,之後就沒人可以指導他了。

阮家也曾經給阮青安排過好幾個實力渾厚的師傅,但每一個師傅,沒到一個星期,就放棄了對阮青的教學。

那時候阮青雖然才宗師一重,但對武學的領悟,已經超過了絕大部分宗師五重,甚至六重的高手!

唯一缺乏的就是火候。

還有功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