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王曉欣拉了拉顧萌萌的小手,心中無比愧疚的說:「對不起,讓你經歷了這些磨難。還有,謝謝你把他還給我。」

顧萌萌看著眼前這個一直被自己喚做「老爹」的獸神,心裡有點彆扭。

影視世界無限傳送門 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顧萌萌沒開口,萊亞卻眯了眯眼,往前一步擋在了顧萌萌和威爾斯中間,一臉防備的問:「小萌萌,他是誰啊?」

還給她?這三個字怎麼聽都有姦情。

眼前這個雌性雖然不認識,但容貌卻僅遜色顧萌萌一兩成,而她身旁的那個蛇獸看起來強大無比……還?難道在他和爾維斯「死去」期間,顧萌萌搶了人家的雄性? 想到這種可能,萊亞臉色瞬間沉了許多。轉頭看著顧萌萌的目光里都帶著複雜。

他不知道自己「死」了多久,如果是許多年的話,萌萌身邊不能沒有人照顧,眼前這個獸蛇足夠強大,有他照顧著顧萌萌,至少不會被欺負……

可是他心裡真的很不舒服啊。

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有別的雄性給她做飯,給她做衣服,喂她吃飯,抱著她,哄著她,甚至還可能……

結侶三四年,顧萌萌對萊亞有足夠的認識,他大多時候都是笑眯眯的,能讓他變臉的人真的不多,所以現在看著萊亞臉色瞬間百變,顧萌萌用腳指頭想也知道他在想什麼,於是連忙搖頭否認,道:「我不認識他,我真不認識他!」

「真的?」萊亞仔細的看著顧萌萌的小臉,思考著她因為自己和爾維斯醒了,所以不再需要這個蛇獸了才把他「還給」人家的可能性有多大。

見她一雙紅紅的眼睛里全是誠懇和迫切,這才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道:「認識也沒關係,我和爾維斯回來了,你身邊不需要別的雄性了。」

王曉欣想說什麼,還沒來得及開口,威爾斯就發了難,一蛇尾巴將萊亞抽到了一邊去,道:「小奶狐狸,老子沉睡期間脾氣太好,把你給慣著了是不是?不需要別的雄性?我兒子挖了自己的膽換她一條命,現在又舍了自己一條命幫她把你倆換回來,你現在說顧二萌不需要別的雄性?啊?」

萊亞被抽出去老遠,捂著自己的胸口站起來,原是以為這蛇獸是要向顧萌萌的伴侶挑戰以爭取結侶權的,所以萊亞原本也抱著拚死一博的準備。

可是這話……

怎麼聽著聽著就變味了?

顧萌萌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威爾斯,小心翼翼的問:「你是……小屎?」

「嗯。」威爾斯極度不耐煩的應了一聲,應完了又覺得憋屈,轉頭看著顧萌萌道:「顧二萌你把眼睛給老子睜大了瞅瞅,這才是老子本來的樣子,像屎么?像么?啊?!」

這暴躁的小脾氣,嗯,是小屎無誤了。

顧萌萌吸了吸鼻子,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感動的想哭。

夜少的二婚新妻 她在一天之內失去了所有重要的人,然後又在同一天,她重要的人一個一個的回到了她的生命里。

那種失而復得的喜悅讓她鼻尖發酸,揉了揉鼻子,顧萌萌一邊哭一邊笑著懟道:「你得顯個本體,盤一下,我才知道像不像屎……」

威爾斯也不含糊,直接現了本體,在顧萌萌面前盤成了砣。

他不是以前的屎黃色了,而是泛著銀光的白色,就像是墨托山脈上千年的冰都結在了他的鱗片上,煜煜生輝,高貴冷艷。

顧萌萌搖了搖頭,道:「不像了,不像屎了……像懶洋洋的頭髮……像麥當勞的冰激凌……像白色的屎……」

剛化成人形的威爾斯正想替自己正名,叫顧萌萌以後都不準叫他小屎,結果就被顧萌萌最後補充的那一句給嗆了一口,指著顧萌萌的鼻子吼道:「顧二萌!」

------題外話------

大家也看出來了吧?這文開始收尾了。

最後一程,大家會陪我一起走完的,對吧?

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明天見~ 顧萌萌抱了抱威爾斯,吸著鼻子說:「小屎,恭喜你終於復活了。」

威爾斯被顧萌萌突如其來的煽情打了個措手不及,嘖了一聲,一臉嫌棄的戳著顧萌萌的腦袋把她戳回了爾維斯的懷裡,道:「當著我雌性的面隨便抱我,你不要臉我還要呢!」

顧萌萌噗嗤輕笑了一聲,乖乖的窩回了爾維斯的懷裡。

停頓了兩秒,顧萌萌的目光開始四下尋找,不見旁人,於是皺了皺眉,問:「格瑞翂呢?不是說威爾斯完全復活以後他就不用再鎮著墨托山脈,可以一起複活了么?他人呢?」

王曉欣抿了抿唇,素手輕揚,便有一團迷霧聚攏又擴散,而那裡便站了另一個雄性。

耳朵上向上生長的羽毛宣告著他的種族,顧萌萌不認識這個雄性,但卻認識他的翅膀。

那冰一樣的翅膀,曾經長在她的肩上。

顧萌萌下意識的回頭,用力調整了一下肩胛骨,發現那對翅膀真的不見了。

所以,這是物歸原主了?

「小雌性,又見面了。」那雄性看著顧萌萌,目光清冷,不怒不笑。

這副樣子,很熟悉。

初次見到格瑞翂的時候,他也是這副孤傲不可一世的樣子。

「你……你就是在墨托山脈上鎮守了千年的那個飛禽?」顧萌萌揣摩著問。

雄性點了點頭,道:「我叫塞繆爾,是曉曉的雄性之一。我在墨托山脈山頂見過你,受一個小雛鳥的託付,對你照顧一二。」

小雛鳥……

相比千歲高齡的他,十歲的格瑞翂確實是小雛鳥……

「那格瑞翂呢?即然你都醒了,那格瑞翂為沒什麼一起來?」顧萌萌追問。

塞繆爾好整以暇的看著顧萌萌,良久才道:「我留在墨托山脈守的是威爾斯的本體,威爾斯復活了,我自然就跟著復活了。不過你們家那隻小雛鳥,守的可不是威爾斯。」

「啊?」顧萌萌不明所以。

塞繆爾瞄了威爾斯一眼,然後回答道:「命運是何其的相似啊,當年曉曉如何對你,今天這丫頭就如何對你兒子。而你當年如何選擇,你兒子也同樣……都說蛇獸天性涼薄冷漠,莫不是因為所有蛇獸的痴情都被你們父子倆給佔了?一樣的甘願將自己四分五裂散落獸世沉積千年以成全愛人,嘖嘖嘖,還真是感天動地啊。」

塞繆爾說完,又轉頭看向顧萌萌,道:「墨托山是一座火山,你知道吧?」

顧萌萌點了點頭,她看過墨托泣血,所以知道墨托山脈其實是火山。

塞繆爾又繼續說道:「關閉時空之門,需要將獸王級別的實力獻祭。拔其毒,緼於深海;挖其心,藏於沙漠;抽其血,隱於森林;奪其魂,匿於石崖;割其膽,凝聚成淚;萃其精魄,延於血脈;鎮其真身,焚在墨托。水深火熱四個字,將折磨他上千年……直到,下一任獸神使者降世,如你一般,集齊七寶,讓他解脫。而在此期間,能保證他的身體扛得住墨托山脈的火山岩漿的焚燒而不毀的,就是鎮在山頂的那隻靈鷲……千年前的我,千年後的格瑞翂,都是如此。」 顧萌萌身子一矮,道:「所以,我只能等。等到千年過後,有人如我一般意外穿越,而她又恰巧願意幫我集齊七寶救斯內勀和格瑞翂?」

塞繆爾走到王曉欣身後,拉起她的手,親了親她的手背,道:「你挑選的這個獸神使者,可不如你聰明。」

王曉欣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抽回了自己的手在他腰上擰了一把,然後走到顧萌萌身邊道:「你真的以為,你是意外穿越,然後碰巧集齊七寶的?」

顧萌萌一怔,眉頭輕輕蹙了蹙,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她理不出什麼頭緒來,但看著王曉欣的表情聽著她的話,總覺得事情並不是巧合。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巧合都是別人的精心安排。」王曉欣低了低頭,唇角有一絲苦澀地說道:「從你遇見斯內勀開始,就已經推動我的布下的命運輪盤。從獸神之淚,到海洋之吻,再到後來的其他五寶,你難道從沒覺得彷彿有一雙手,在推著你前進,逼著你不得不如此么?」

顧萌萌點了點頭,她每一次去尋七寶,自願的情況都很少。

獸神之淚是斯內勀為了救她強給的。海洋之吻是為了解池軒的毒……

每一次都好像有著迫不得已的理由,就如王曉欣所說,好像一直有一雙手在背後推著她前進。

可是……

「斯內勀是你的親生兒子,你怎麼捨得?」顧萌萌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王曉欣,她真的想不通,她明明知道要得到獸神之淚斯內勀將要面對什麼,這個當媽的是怎麼下得狠心?

王曉欣似乎並不意外顧萌萌會這樣問,於是她了笑,回答道:「你不知道么?在獸世,只有自己的伴侶才是一家人。兒子……呵,他是你的雄性,是你的家族成員,不是我的。我這個當媽的,能為他做的就是盡量為他爭取你的好感,所以我拉著你陪我看電視,讓你看到他對你有多好,就在剛才,我還試圖勸說你放棄爾維斯和萊亞,留在現代好好的跟他過日子。可惜……你選擇,不是他。他受苦的根源在於他自己還不夠好,至少沒有好到讓你不顧一切的愛上他。」

顧萌萌的心啊,彷彿被磨盤碾壓著一般的難受。

她搖了搖頭,道:「不,你說的不對,斯內勀沒有不好,他很好,很好。」

「他很好,那你為什麼不要?」王曉欣不答反問道。

顧萌萌一噎,沉默了許久,淡淡道:「我……會等他。」

她有漫長的一千年可以用以思考,她對斯內勀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感。

還有格瑞翂,她可慢慢的想清楚,千年之後她要如何面對他們倆。

王曉欣也不執著,只是點了點頭,道:「有你這句話,便不辜負我那傻兒子的一片痴情了。」

王曉欣拉著顧萌萌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道:「你已經集齊了七寶,是新一任的獸神了。而我,也終於可以不再過問獸世的一切,安心的跟我的伴侶們過逍遙自在的日子了。這一次,是我第一次以真面目示你,卻也是永別。我的故事徹底的落下帷幕了,接下來的篇章,由你執筆續寫,而我……不再參與。」 顧萌萌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王曉欣帶著威爾斯和塞繆爾如一團霧一樣在她眼前消散開去。

而威爾斯只留下了一句:「顧二萌,珍重。」

便隨王曉欣一起消失了。

從獸王谷的相遇到斯內勀死後她的離開,小屎的追隨,她們每年都會分別兩次,每次顧萌萌都有一種依依不捨的惜別之情。

而這次,永遠不會再見,顧萌萌卻反而心中豁然。

或許,是因為以往每次的分別,都意味著小屎要一個人面對一段孤獨的歲月。

而這一次不同,他的身邊,有他愛的人。

他們彼此等待了一千年,情比金堅。

看著小屎看王曉欣的眼神,顧萌萌知道,就算不分別,小屎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也沒空搭理她了。

更何況……

千年之後斯內勀復活,要讓他管威爾斯叫一聲爹……恐怕是要打到一個日月變色吧?

顧萌萌依在了爾維斯的胸口,緊緊的抱了抱他,道:「老公,今天的一切都變換的太快了,我覺得特別不真實,就像在做夢一樣……」

爾維斯親了親顧萌萌的小臉,道:「這裡是夢境,你現在當然是在做夢了。」

顧萌萌獃獃的看了看四周,點了點頭,笑道:「也是,可不就是在做夢呢。可是老公啊,如果我們現在醒來……你還會在的,對不對?」

爾維斯抓著顧萌萌的小手親了親,道:「讓你傷心的事情,我不會再做第二次了。」

顧萌萌這才點了點頭,然後一隻手拉著爾維斯,一隻手拉著萊亞,緊閉了雙眼,一陣習以為常的失重墜落感,讓顧萌萌心跳如擂鼓一般。

一切平穩,顧萌萌卻不敢睜開眼睛。

鼻息傳來淡淡的血腥告訴她,她已經回到了獸世,蛇王谷的山洞裡。

可是……

可是……

萬一睜開眼睛看到的還是爾維斯胸口一個大窟窿,萊亞七竅流血的趟在地上怎麼辦?

顧萌萌整個人都在發抖,她後悔了,她不應該醒來的,哪怕那是一個夢,她也應該在那個夢裡睡死過去。

「小萌,睜開眼睛。」熟悉的聲音,只用了一段簡短的話就安慰了顧萌萌的不安。

她瞠開雙眸死死的盯著爾維斯,然後目光立刻下移,看著他的胸口。

舒了一口氣,顧萌萌這才笑了出來:「謝天謝地,你沒事……萊亞,萊亞?!」

「我在這兒呢。」萊亞醒來之後立刻就變了一回身,將自己臉上那恐怖的血痕清理乾淨了,此刻正是一副半獸姿態,擺著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步一步走得風情萬種,伏在顧萌萌膝蓋邊上,托著腮道:「小萌萌,聽說那個幻境只有獸王才進得去,你都不好奇……我怎麼會在那裡么?」

顧萌萌頓了一下,然後唇角不自覺的上揚,看著萊亞笑問:「你……?」

萊亞點了點頭,道:「或許你不信,但克厄的獸神之淚在我這兒。」

顧萌萌皺眉,不明所以。

萊亞坐直了身子,道:「左胸的第二根肋骨,那是克厄的獸神之淚。你剜他心的同時,他將這根肋骨給了我。」 「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顧萌萌不解,第一反應是:「死都死了,還有什麼陰謀詭計?他又要如何害你?死都不放過你的意思么?」

萊亞雙手扶住顧萌萌的肩膀,讓她冷靜下來,淡淡道:「不,不是為了害我。而是為了助我成為獸王,護住我的心臟,這是他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他讓我別說,我也答應了,可是……他畢竟是我的親哥哥,無論他再怎麼扭曲,再怎麼不堪,至少這件事……我不想讓你誤會他。」

顧萌萌沉默的低了低頭,道:「克厄他……好像是故意激怒我的。」

萊亞輕笑,問:「怎麼想到的?」

顧萌萌:「他臨死前,告訴了我如何解開他和池軒之間關聯的魅心……就好像是故意在讓我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情況下殺了他一樣。 老公,先纏爲敬 當時是氣狠了,現在想想,他好像是故意激我的。」

萊亞點了點頭,承認道:「是啊,他說的沒錯。在惹你怨恨這件事上,他真是天賦異稟,得天獨厚。」

顧萌萌猶豫了一會兒,抬頭看著萊亞問:「我是不是……殺錯了人?」

「沒有。」萊亞回答得斬釘截鐵,摟了摟顧萌萌,道:「他活得乏了,唯願一死。死在你手裡,也算是求仁得仁了。雖然對你來說他或許已經不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但是對獸世的其他人來說,他仍然是惡貫滿盈。你殺了他,算是為民除害了。」

顧萌萌摸了摸心臟的位置,道:「可是,還是覺得很不舒服。我是因為他殺了你和爾維斯,一怒之下才……可現在你倆好好的,他卻死了,我就有一種錯殺了良民的感覺。」

萊亞想了想,道:「克厄?良民?不是吧……他雖有苦衷,但那些年折磨我可是真的。而且爾維斯的悲慘童年也跟他脫不了干係。池軒跟你骨肉分離,之間還鬧得離心離德讓你哭得那麼傷心,也都是真的。這其中隨隨便便的一樣,都足夠成為殺他的理由。」

萊亞將顧萌萌放進了爾維斯的懷抱里,然後雙手扶著她的肩膀,直視著她的眼睛,道:「我把克厄所做的事情告訴你,不是為了讓你愧疚,而是為了讓你不再恨他。我恨了他十幾年,我知道在恨一個人的時候,自己有多痛苦,我不想讓你品嘗這份痛苦,所以……他即然已經死了,那麼所有的過去就一筆勾銷,前塵不計。饒恕他,也放過你自己,好不好?」

顧萌萌微微的點了點頭,道:「好,我不恨他。前塵往事,一筆勾銷。」

「真乖。」萊亞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親吻了顧萌萌的臉頰,道:「還有一件事,要提前告訴你。」

「什麼?」顧萌萌問。

萊亞和爾維斯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後才緩緩開口道:「七寶集齊,開了時空之門。所以你體內的獸神之淚和天空之戀……都沒有了。你現在沒有獸王實力,和當初穿越過來的時候一樣,只是一個柔弱的小雌性,所以以後再遇事的時候,不能再往前沖了,要乖乖的躲在我和爾維斯的身後,知道么?」

------題外話------

這是克厄最後的求而不得。

他想讓顧萌萌愛他,但顧萌萌不愛

他想讓顧萌萌恨億,但萊亞不讓

他想讓顧萌萌記得他,可一個即不愛又不恨的陌生人,能記得幾天?

遺忘,是註定的…… 顧萌萌嘗試著釋放威壓,果然什麼都沒有了。

呵呵一笑,無奈道:「好吧,大女人的人設本來就不適合我。何況現在我的兩個男人都是獸王了,還要威壓幹什麼?」

萊亞見顧萌萌沒有因此而失落,心情稍好了一些,但接下來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那就是……

「天空之戀也沒有了,所以生這個孩子的時候你一定會很疼,所以……」

顧萌萌一把捂住自己的肚子,瞪著眼睛道:「別的我都不說了,但是你要是敢打我肚子的主意,我跟你拚命的。」

他就知道會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