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王樂欣沒算過這筆賬,現在聽郝歡這麼一說,她都驚呆了!

我這麼厲害的嗎?

所以,我是不是錯好多億了?

郝歡呵呵一笑:“現在不覺得5000萬多了吧?”

王樂欣看着銀行卡,細聲細語地說着:“好像是不多了……”

郝歡問着:“那要不要給你添多一個0上去!”

王樂欣趕緊道:“不要! 魔幻科技工業 這麼多錢我拿了肯定會跑路的!”

“……”

你倒是敢說啊!

郝歡問着:“你知道爲什麼我會把那麼多重要的事情交給你去打理嗎?”

王樂欣回答:“因爲我是助理?”

郝歡正經道:“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你太蠢了,哪怕前面給你一座金山,你也不敢偷走一塊!所以我絲毫不用擔心你敢偷挪公款,更不擔心你會謊報製片成本,然後偷錢!這就是我爲什麼讓你負責公司財務,而不是讓李麗容負責的原因!”

王樂欣辯駁道:“這哪裏是蠢了!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跟良知好吧!”

郝歡強調道:“我是老闆!老闆說的都是對的!所以我說你蠢,你就是蠢!”

“哦……”

王樂欣無言以對,這就是官大一級壓死人的意思呀!

……

爲期半個月的年假開始後。

第二天早上,王樂欣開車送郝歡去機場,然後她開車回去準備一下,捎上父母跟妹妹,準備乘坐遊輪出海旅遊,過上一次不一樣的新年!

而郝歡回家後就開始宅了。

他得好好休息半個月,讓大腦放空幾天,然後再好好琢磨一下半個月後展開的《盜夢空間》拍攝工作。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新的一年到來,新的電影工作也即將到來!

年假結束後。

他們又得忙碌起來了。

《殭屍先生》的後期製作正常情況下,需要花兩個月的時間,到時候安排在清明節上映,郝歡覺得特別適合。

等王樂欣年假時陪家人乘坐遊輪出海旅遊半個月回來上班後,《盜夢空間》的片場佈置正好都安排妥當了。

於是,電影正式開機拍攝!

……

PS:寫着寫着忘了看字數,這章差不多6000字,懶得分成兩章了。 《盜夢空間》片場。

寬敞奢華的餐廳裏,擺着一張長長的大餐桌。

一個看起來就是成功人士的男人,正用着刀叉在吃着西餐。

在他面前,左右兩側呈三角形狀坐着兩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其中一個鬍渣滄桑的男子突然開口,說着:“最強大的寄生蟲是什麼?是細菌?是病毒?還是腸道蠕蟲?”

另一個男子額了一聲,開口想要打斷這個噁心的形容。

但鬍渣男子無視對方,強調道:“是一個想法!”

吃着東西的成功男人擡頭看着他,他繼續說着:“它頑強無比,感染性極強!你頭腦中一旦形成一個想法,那就幾乎無法抹去!

只要這個想法完整而被理解,就會深深根植在那裏,在大腦裏的某個地方。”

吃着西餐的成功男人總算開口了,他平靜地講着:“所以你這樣的人就來竊取嗎?”

另一男子應道:“對!在夢境中,你的意識會放鬆警惕!,如此一來你的想法便極意遭到竊取,這就叫做盜夢!”

拍攝現場。

沒有看過劇本,不知道電影故事內容的工作人員們總算知道爲什麼這部電影叫做《盜夢空間》了!

這一段拍攝過程,直接就告訴他們答案了啊!

郝歡這時打斷道:“老張,你吃東西時能不能優雅一點,慢一點!是覺得自己演技太好了,覺得可以一次過了,所以想出錯幾次,吃多幾次是吧!”

《盜夢空間》裏,影帝張樺飾演的齋藤是一個反派角色,就跟他當初在《無間道》裏飾演黑老大時差不多,而且最搞笑的是這兩部電影裏,他都得吃東西,而郝歡都針對他吃東西這個過程而斥訓他,這就有點讓人忍俊不禁了。

張樺這是第二次跟郝歡合作,所以對於郝歡的嚴格也是習慣了,只好訕笑地說着:“沒有的事,我平時很少用刀叉吃西餐,所以可能有點彆扭,下把我就沒問題了!”

“給他補一塊牛肉!”

郝歡吩咐着,隨後開始第二次拍攝。

進度追回來後,飾演男主角的明星演員說道:“齋藤先生,我們能訓練你的潛意識進行自我防禦,就算是最出色的盜夢人也無計可施!”

張樺切着牛排,不屑一顧地問着:“你憑什麼這麼肯定?”

男主演員回答:“因爲我就是最出色的盜夢人!我知道怎樣窺探你的想法,並找出你的祕密!我掌握了其中的竅門,我能教會你,讓你即使在睡着時,也絕不會放鬆警惕!”

張樺拿着裝着紅酒的高腳杯喝了一口,男主演員也拿起一杯紅酒,站起來說道:“聽着,如果你要我幫忙!那你就得完全信任我,對我毫無保留!

我得比你的妻子、你的諮詢師、甚至是任何人都更瞭解你的想法!

如果這是夢,夢裏有個藏有你祕密的保險箱,我必須知道保險箱裏有什麼,爲此你必須對我完全坦誠。”

張樺嗤之以鼻,露出不屑的笑容,他用餐巾擦了一下嘴,站起來,朝着外面一邊離開一邊說道:“祝你們今晚愉快,我會考慮一下你們的提議!”

“咔!”

郝歡打斷,說着:“整體來說還可以,但情緒上還需要再提升一下,尤其是老張,你起身離去前後的那種鄙夷不屑的笑容跟表情並不明顯,還差一點味道!”

張樺走回來,鄙夷不屑地說着:“那我現在這個表情明顯了嗎?”

郝歡嗤笑一聲:“可以!看來你對我那是發自內心的鄙夷不屑啊!”

張樺尷尬了:“我沒有!我這是一點就通,演出來的!不是發自內心的!”

“我管你那麼多!反正等會兒你如果演不出這個表情反應出來,就說明你就是對我感到鄙夷不屑了!”

郝歡再次吩咐着給張樺佈置吃的,開始第三次拍攝。

王樂欣身爲副導演跟助理,她除了負責其他設備的工作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學習郝歡拍電影。

因爲郝歡很是認真嚴肅地對她進行了要求,要她形影不離,目不轉睛地跟在身旁,不放過郝歡導演時的任何細節,認真學習郝歡的導演經驗。

所以,王樂欣現在就跟個認真學習的小學生一樣,端坐在郝歡身邊,盯着郝歡盯着的地方,記住郝歡每次挑演員們身上的毛病,以後也方便她拍電影時去挑毛病。

《盜夢空間》,就這麼緊張而刺激地拍攝着。

那些爆炸場面,那些世界崩塌般,需要在幕布空間內拍攝的鏡頭,都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

爲了追求完美,爲了追求真實震撼的視覺衝擊感!

爆炸場面,那是真的爆炸!而不是想着後期P一下爆炸的特效上去就行。

因此,電影的拍攝難度確實如郝歡所想所說的一樣,遠遠超於了之前拍的那些電影。

王樂欣總算知道爲什麼郝歡說這部電影,必須要她一起導演了,不然郝歡自己一個人導演,那他得累死!而且他除了王樂欣外,找不到第二個能懂他,能瞭解他這風格的導演了。

這就是他當初說《盜夢空間》需要王樂欣配合他導演的原因。

時間,隨着《盜夢空間》的拍攝緊張而又忙碌地流逝着。

……

一個月後。

《殭屍先生》的後期製作已經完成,成片製作出來後,直接安排了送審。

中午。

《盜夢空間》片場,演員們、工作人員們去領着盒飯,午休一個小時。

這次是郝歡跟王樂欣拍的除了《恐怖遊輪》外真正意義上的一部大製作電影!演員、工作人員、拍攝設備、道具片場等等都用得比之前拍的電影還多!

而他們流的汗水跟付出的精力也比以往多的多!

王樂欣捧着兩份盒飯過來,問着:“老闆,你要吃哪一個?”

郝歡隨便挑了一個吃了起來,王樂欣把紅燒肉夾給郝歡,說着:“我這份肉比較多,分你一點。”

郝歡嗯了一聲:“算你自覺。”

王樂欣夾了幾塊紅燒肉給郝歡後,這纔開始吃着飯,問道:“老闆,再過一個月能拍完了嗎?”

“應該用不了一個月了。”

郝歡吃着紅燒肉,說道:“《殭屍先生》好像是今天送審了吧?”

“嗯,早上已經送審了。”

說着,王樂欣遺憾道:“可惜最近太忙了,成片我都沒機會看。”

郝歡前幾天有檢查過還沒加字幕上去的成片,說道:“放心,我前幾天回公司時粗略看了一下,剪輯跟特效處理都沒問題,這部電影不會撲街的!”

王樂欣激動道:“真噠?那能超過《畫皮》嗎?”

“不好說。”

郝歡分析着:“《畫皮》的票房本身就偏高了不少,原本我覺得能有30億就已經很不錯了,結果最後剛好達到了40億。

而《殭屍先生》這部電影可以說是殭屍電影的開山之作,前面沒有人拍過這類型的電影,所以會有很多不確定因素。

或許票房會爆火,超越《回魂夜》的票房,達到50億級別。

也或許票房一般,只有幾億或者跟《開心鬼》一樣只是剛好突破10億。”

“哦……”

王樂欣扒拉一大口米飯,鼓着臉蛋道:“那也不虧了,能有幾億票房很不錯了,反正製片成本才7000萬元。”

郝歡用筷子頭敲了一下王樂欣的腦袋,說道:“有點出息行不行!什麼叫能有幾億票房就不錯了?《開心鬼》一千多萬製片成本,票房都11億了好吧!”

王樂欣突然瞪了一眼,兇巴巴道:“我媽說不能用筷子打人!會不吉利的!”

郝歡說着:“我小時候就經常被我爸用筷子敲,怎麼沒見我不吉利?”

王樂欣說着:“那只是不吉利一時,又不是不吉利一輩子。”

“迷信!好好吃你的飯吧!”

郝歡的語氣要多嫌棄有多嫌棄。

吃完午飯後。

午休時間一過,電影繼續開始拍攝,這時王樂欣捂着肚子找郝歡抱怨着:“你看!我肚子疼了!都怪你用筷子敲我頭!”

“你自己吃錯東西,腸胃不好還怪我了?要點臉吧!”

郝歡無語道:“想去廁所就趕緊去,實在太疼就去吃藥休息一下!”

“那你等我。”

王樂欣捂着肚子走了,郝歡呵呵一笑,等你?說得好像沒有你我就拍不了電影似的!

“準備!”

郝歡開始拍着,沒有王樂欣在,他照樣可以拍好,只是會累許多罷了。

半小時後。

“暫停一下!補一下妝!”

郝歡吩咐着,然後環顧一下週圍,王樂欣那蠢豬掉進廁所了嗎?這麼久了還沒回來!

他拿過手機,正打算給王樂欣打個電話,發現調了靜音的手機,王樂欣在十幾分鍾前發了消息過來:“老闆,廁所沒紙了!”

郝歡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他回覆着:“沒紙了你不會喊別人啊!你給我發消息幹嘛!”

王樂欣立馬回了四個字:“我不敢喊……”

郝歡拍電影時,那是全體肅靜,所有手機啥的都得靜音,誰都不許擅自出聲,所以郝歡知道爲什麼王樂欣這蠢豬不敢喊了。

他無語地對着一個女員工說道:“你去廁所給王樂欣送一下紙巾,這蠢東西上廁所沒紙,出不來了!”

噗!

衆人一聽,那是忍俊不禁了。

難怪都拍半個多小時了,也沒見着王樂欣這個跟屁蟲跟在郝歡身邊,原來是困在廁所裏了!

隨後,那女員工回來了,說着:“郝導,王導她上廁所太久,腿抽筋了,說要緩一下才能出來。”

“嗯,知道了。”

郝歡無話可說,他拿出手機,給王樂欣發了兩個字過去:“蠢豬!”

這真的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王樂欣不愧是獲得他欽點的“蠢豬”名號的存在!

5分鐘後,王樂欣一顛一跛地走了回來,看得衆人忍俊不禁,而王樂欣發現好像大家都知道她上廁所沒紙,還腿抽筋後,那小臉嘩的一下就跟蜜桃熟透了似的!

郝歡開口喊着:“別偷笑了,準備開始拍攝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